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周营大帐内,周国嗣子姬发坐在主位,武成王黄飞虎、周国太师姜尚左右入座,下方两排数十只座椅也坐了个满满当当。

    右侧一排座椅以姬旦为首,多是‘姬昌百子团’成员,算是周国的众权贵。

    左侧就厉害了,广成子、赤精子、捆绑爱好者黄龙真人、太乙真人、玉鼎真人,还有文殊、普贤、慈航叛教预定三人组,道行、灵宝**师、清虚‘没存在感三人组’。

    仅有那惧留孙缺席了这般大事。

    此时惧留孙还在洞府内受灾,唯一能做的,就是调教此前收的挡灾徒弟土行孙。

    除却十二金仙,云中子等法力高深的福德金仙也自不会缺席,各自能带出门的弟子,也都在他们身后站着。

    毕竟,这十绝阵已成了压在他们头顶的大山。

    一压还是十座!

    不去破阵,便是输了这一阵。

    丢些脸面还是小事,若是让截教一方开始积累胜势,阐教因此陷入颓势,很可能就会影响大劫走向。

    现如今的形势,是大劫对阐教略微有利,劫运都缠绕截教去了。

    文殊叹道:“这大阵,为何如此难缠?

    贫道推演百日,丝毫找不到破阵之法,似乎只能以力破之。”

    玉鼎真人道:“生门套死门,十阵互衔接,破阵自非易事。”

    “着急干啥,”太乙真人笑道,“他们摆个阵咱们非要去闯?当没看见不就是了。”

    “这不合规矩,”赤精子道,“斗法对阵便是这般,对方画下了道,咱们当接着,不接恐怕让三界炼气士耻笑。”

    太乙真人悠然道:“自古都是笑输家,能赢就是好办法。

    这是在两军对阵,又不是咱们仙人斗法。”

    广成子皱眉看了过来,太乙真人耸耸肩,老老实实封了嘴。

    众仙当下你一句、我一句,纷纷出谋划策,言说破阵之法。

    太乙真人又忍不住道:“咱们何不直接布个十二金仙阵,让对方也来闯阵,莫要忘了,咱们才是防守的一方。”

    众仙眉头轻皱,各自沉吟不语。

    这也没提前准备,突然之间还真有些仓促。

    踩着风火轮、伴着混天绫的小哪吒,用怀中火尖枪的枪尾戳了戳太乙,传声道:

    “师父,您这样容易没朋友,我爹说了,要与人为善、少说多做。”

    太乙真人默默挪了挪仙臀,朝玉鼎真人身旁靠了靠,目中写满了不以为然。

    有鼎,怕甚。

    一袭青蓝长裙的慈航道人,此刻轻叹了声,也道:

    “十天君本身法力并不算太强,若捉对斗法,自不是咱们的对手,这般大阵必是有高人指点……

    当真有些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广成子苦笑道:“贫道总算明白,为何长庚师弟近来一直不现身;他应是早就知晓,咱们会遇到这般难题。”

    黄龙真人道:“师兄,话也不能这般说,这连环大阵不一定就是长庚传授。”

    这位老龙龙话音刚落,就听得军营之外传来一声大吼,却是那十天君之赵江,正在十绝阵内叫阵:

    “百日之期已到!你们再不来破阵!我们可就过去了!哈哈哈哈哈!

    咱这十绝连环大阵本就无解,你就是去请来传授我们此法的长庚师弟,也是毫无解法!

    哈哈哈哈!

    本阵,无懈可击!”

    阐教众仙:……

    黄龙真人一时间颇感尴尬,低声道:“要不,贫道去请长庚师弟赐个破阵之法,不然也太不公平了。”

    太乙真人嗤的一笑,强忍着没开口。

    广成子看向主座上的姬发,后者立刻会意,拿出说了大半年的套话,声泪俱下地喊一声:

    “各位仙人,还请救救我们周国!

    那帝辛无道暴虐,杀我祖父、囚我父王,又酷刑忠良、残害师长,而今已是天怒人怨、人神共愤!

    还请诸位仙人体谅我周国立国不易,护我周国子民免遭帝辛屠戮!”

    这番话语,姬发已是说了不知多少遍;

    但每次说出来,都有自身的意义。

    这让阐教师出有名,能够占据道义二字,他们只是应邀前来相助,并非是有意干涉凡俗之事。

    “善,”广成子缓声道,“既如此,我等今日当商议出应对之策,破了这十绝大阵,让商军兵败如山倒。”

    姬发起身行礼,随后就老老实实坐在原位,不多言说。

    那武成王黄飞虎,虽有变种‘五彩神牛’做坐骑,但自并无法力,也就是个善谋善战的凡人武将,这时也不好开口。

    姜尚扶须沉吟几声,却说出了一番独到的见解:

    “此十绝连环阵虽难对付,但并非真的无解。

    夫仙阵之道,皆有阵基变化之理,连环阵虽强,也有诸多阵基为基础。

    若是能探明其中灵力运转之方式,阻隔天绝阵对其他九阵的灵气支撑,连环阵自可减弱三分。

    只是……这般要十位高手去尝试,尚无三分把握,未免太过凶险。”

    “我再去阵中转转吧,”杨戬沉声道了句。

    “瞎转悠啥!”

    太乙真人扭头瞪了眼杨戬,低声道:“你就是个三代弟子,莫要乱出风头。”

    杨戬低头抱拳,并未再多言语。

    那文殊道:“咱们可是要去多请两位高手前来?”

    “还能去请谁?”黄龙真人苦笑道,“咱们总不能请老师出山吧?可这十绝阵,圣人之下谁还能破?

    十阵相连,当真太过霸道。”

    “可否将他们引出来?”云中子扶须轻吟,“若是不得入阵,就让他们出阵。”

    “这十位道友并非都是赵江那般,”赤精子道,“贫道与秦完打过照面,此人行事缜密,并非那么容易诓骗之人。

    他们有大阵做凭靠,为何要外出跟咱们较量?”

    太乙真人淡然道:“那倒不一定……莫看贫道,贫道此前已是为咱们阐教出过力,打了个头阵,今日就不必让贫道也去做这个恶人了吧。”

    广成子叹道:“师弟此言差矣,此事关系教运,何来恶人之说?”

    太乙真人摇头不语,广成子倒也不好再多说。

    于是,周军营中再次愁云惨淡,只能把免战牌挂的更高一些,士气无比低迷。

    那商军营前,十绝阵中。

    赵江又叫阵数次,话语一次比一次挑衅,阐教一方只是按兵不动。

    秦完这老大哥一声招呼,十天君凑在天绝阵,商议该如何向下行事,叫阵无应的赵江也是有了些火气。

    赵江道:“咱们来之前不是商量好了!

    只要将周国兵将打掉,咱们承受业障也就承受业障!

    大不了混沌海一躲,他们阐教算计不就落空了!”

    “此言差矣。”

    秦完正色道:“商有八百诸侯,灭了周一家又有何用?他们阐教再选一家支持,言说商君无道,几年便是另一个周国。

    再说,屠戮凡人本就不对,军中之事,让两军交战决出胜负就可。

    咱们此时已是占了主动,若是强杀凡人,自会落下口实,主动就成了被动。”

    “那该如何是好?”赵江急的一阵跺脚。

    金光圣母看着各位兄弟,正色道:

    “他们不入阵,咱们就在这干等着?

    后方大军也要消耗粮草,咱们才是出兵征讨的一方。”

    “无妨,”秦完叹道,“我已传信闻仲师侄,让他尽快放出消息,言说阐教仙在咱们十绝阵中一败涂地。

    这般,试试能否逼他们前来破阵,最好能擒住他们十二金仙。”

    红水阵阵主王变定声道:“大哥,直接杀了就是!还跟他们客气什么!”

    “十二金仙已是二师伯的亲传弟子,也是阐教的核心,若是直接打杀,怕是会引来二师伯怒火,更恐直接爆发圣人之战。

    阐教有西方教支持,师尊并不占优。”

    秦完沉声道:“咱们只是凭借阵法得了一时之利,不可盲目自大。

    将十二金仙捉住,拿回碧游宫中,阐教还有何面目与咱们再争长短?如此,大劫便可找些两教记名弟子入封神台。”

    金光圣母却道:“此时当不可存这般念头,咱们若是能灭杀几个十二金仙,才能将阐教打痛!”

    烈焰阵阵主柏礼道:“要不,废了他们修为就是,留他们性命,如此也算留一点缓和的余地。”

    “也好,”秦完缓缓点头,“各位贤弟贤妹且去阵中安守,若有人闯阵,就先伤后废,万事留一线。”

    “善。”

    “行吧。”

    “俺们听大哥的就是。”

    金光圣母等九位仙人起身做道揖,各自化作流光,飞回十绝大阵中。

    秦完轻轻叹息,目中流露出少许忧虑,静静思索一阵,更是惆怅。

    他也是当真没想到……

    他们的十绝连环大阵,竟能有如此高的上限,直接拦下了十二金仙。

    其实不只是秦完想不到,截教一方,明显也没做好这个心理准备。

    堂堂阐教十二金仙,对应他们截教八大弟子的高手,竟被截教核心弟子都不算的十天君,摁在了岐山不能动弹。

    这三个月,多宝道人笑口常开,没事就与赵公明喝点小酒,暗中商议一二。

    可惜,正当截教仙集体请命驰援十天君,看阐教热闹,通天教主又有法旨传下。

    法旨所言:不可妄动。

    明明是优势,却要守家,截教众仙自是难以理解。

    多宝道人虽隐隐感受到了师尊所承受的压力,却还是带着几个师弟师妹,去碧游宫后山求见通天教主。

    看到通天教主于竹林中静坐的身影,他们几个做弟子的道心齐齐一颤。

    那里,圣人老爷两鬓多了两缕白发,眉目间带着满满的忧虑。

    通天教主面前摆着的卦盘之上,几颗卦石稍显凌乱,似是被人故意拨乱。

    “师尊……”

    多宝道人轻唤了声。

    “怎了?”

    通天教主头也不回地问着。

    多宝小声道:“秦完师弟他们将阐教难住了,十绝连环阵一出,阐教一方束手无策,咱们是不是全力驰援秦完师弟他们。

    如此,咱们赢过阐教的胜算……”

    通天教主手指轻颤了下,却陷入了沉默。

    不多时,通天教主道:“他们违背为师之命外出,你们为何还要去驰援。”

    多宝忙给龟灵圣母使眼色,龟灵圣母连忙向前,跪坐在通天教主身侧,柔声道一声:

    “师尊~您别生气嘛。

    咱们明明能赢得过阐教,大家都想去跟阐教较量一番,兴许打得他们服输,大劫就自己破了呢。”

    一直紧绷着脸的通天教主顿时破功,有点无奈地看了眼龟灵圣母。

    通天教主道:“你们当真是年少不知畏,师尊不是在忍让,只是不想让你们去送死。”

    赵公明问:“师尊,您可是没有把握,去接下西方教双圣与二师伯?

    我们几个合力,也能拖住那西方教二圣人一阵,并非毫无胜算。”

    “你太小觑你们二师伯了。”

    通天教主缓缓叹了口气:

    “道门三友之中,道境最强自是你们大师伯,但你们大师伯此前已通过长庚,表明了他对封神大劫的态度,就是让为师与你们二师伯自行处置。

    宝应该知道,你们二师伯是多想将你们扫出门庭,将为师捉回昆仑山的小院中,训斥几个元会。

    你们不必抱有任何希冀,我这位二师兄对你们下杀手时,不会有半点留情。

    盘古幡一出,为师该如何护你们?

    除非为师能借来你们大师伯的太极图,不然根本无从抵挡,那混沌钟又不肯留在为师身侧。”

    多宝道人小声问:“四剑挡不住吗?”

    通天教主道:“开天斧斧刃沾染无数混沌神魔之血,之所以会化成幡旗,是因它但凡化作任何兵刃,天地都承受不住。

    你们可知,为何大劫劫运,如今绝大多数都缠绕在了咱们截教身上?

    咱们这边弟子太多是一部分原因,老师不想与你们二师伯对立,就是另一部分原因。

    青萍与四剑虽锋,天地犹可承受,且四剑的威能大多在那阵图上。”

    说到此处,通天教主缓缓叹了口气。

    “你们一直觉得,西方教那接引准提,是与你们二师伯联手对付咱们截教,因为截教弟子太多,他们合力才可抵消这部分压力。

    自然,为师也是这般说的,本意是想让你们大师伯主持公道,偏向咱们这边。

    实际上,接引、准提只是想去巴结你们二师伯罢了,他们自上古就经常巴结。

    给你们看吧。”

    通天教主左手前推,一圈烟雾迅速凝成,其内现出一幅画面。

    【四处氤氲的灵气让画面略微有些模糊,漫天乱战的神魔似乎在争抢什么宝物。

    画面正中,一名中年道者被数十名先天大能围攻,嘴角冷哼一声,甩手握住一把长幡。

    中年道者手臂一晃,道道灰色剑气涌动;

    幡旗飘舞,数十名先天大能身首异处,各自强横的元神化作混沌气息,又迅速降解为纯粹的灵气。

    随之,这中年道者落在斗法最激烈之地,面无表情挥动幡旗,一道道剑气划开此地战局,那群先天大能成片成片的陨落,其余见状立刻奔逃。

    仅有少数几道身影,能勉强挡下这般剑气,却丝毫不敢向前。

    总算,中年道者停下步子。

    他站在一颗葫芦藤之前,收起了手中那面看似平平无奇的古幡,对着侧旁做了个道揖:

    ‘师兄先请。’

    氤氲气息微微翻涌,一名老道盘坐在蒲团上缓缓现身,抬手摘走一颗紫金葫芦。

    中年道者露出几分温和的微笑,言道:

    ‘师弟再请。’

    侧旁,一名背着剑的青年道者含笑而来,摘走了其上一颗看着最顺眼的葫芦。

    而后中年道者取走了另一颗,留下了四颗,看也不看那些欲扑过来抢夺宝物的身影,转身漫步而去。

    ——《三清摘葫芦纪实》。】

    画面消散,通天教主扶着额头盘坐在蒲团上,低声道:

    “还是传令下去,谁都不要妄动,也不要乱出仙岛。

    若出仙岛成了劫灰,后果自负。

    为师自认能敌过你二师伯,却无法在你二师伯手中护下你们。

    假设最极端的情形,为师与你二师伯一同出手杀对方的弟子,你们应当最先没了。

    这只是最极端的假设,你二师伯虽然凶巴巴的,但也不至于大开杀戒。”

    通天教主目中带着几分安然,温声道:

    “为师并非不敢一战,只是舍不得你们,你们八个切记,绝对不要去挑衅你们二师伯。

    公明,金灵这些时日如何了?”

    “还在罗浮洞养着,弟子将洞彻底封了,”赵公明道,“弟子怕她过来会闹出些事端,还是不让她得知这些事为好。”

    “看好金灵,她性子最是急躁,安心养胎就是。”

    通天教主摆摆手,几个弟子也不知该如何劝说、如何出谋划策,只能低头做个道揖告退。

    那中年道者,当真给了他们太多压迫感。

    暮然间,多宝、赵公明、龟灵、无当,都感受到了莫大的压力。

    只是一个二师伯,已是让他们几乎喘不过气;而此时已可确认的是,那西方教两位圣人,必会相助二师伯。

    赵公明眼皮突然跳了一下。

    他道:“我先回去看看金灵的状况。”

    多宝问:“可需为兄送你?”

    “不必,”赵公明笑着拿出一只纸人,轻轻晃了晃,“长庚帮我做了几只纸道人,我在金灵身边放了三只。

    只需找个地方打坐,心神就可挪过去。”

    多宝:……

    突然找到了,自己宝库中下一件藏品!

    ……

    与此同时。

    岐山之西数千里,一座高峰顶端,手托【七宝妙树·青春剪枝版】的老道,嘴角微微撇了下。

    “十绝阵,区区十天君,哼!”

    他目中略带轻蔑,轻蔑中又有着几分不耐。

    随后摇身一变,化作了一名白发苍苍、手提一盏古灯的道者,轻捻白须,驾云朝周营而去。

    还未落地,老道当场吟诗一首:

    “本自莲台清净生,无扰无忧逍遥身。

    大劫垂落生灵寂,心有菩提还本真。

    今自西来广度法,明日归隐未施恩。

    天地无量穷造化,吾道长安法长存。

    呵呵。

    贫道提灯,特来相助诸位阐教道友,议破十绝连环天煞断命阵!”

    阐教众仙顿时一愣,这老道吟诗时,他们的仙识才发现他踪迹,只凭这一点就能断定来着绝对是高人。

    这一刻,阐教众仙的智力水准得到了直观反应。

    太乙真人先是嘴角轻轻抽动,身体朝着玉鼎真人靠了靠,故作不耐地道一声:

    “哪里来的野道人,啥地方也敢乱闯?”

    虽然很想直接开口说个‘滚’字,但终究还是从了心。

    饶是如此,那含笑而来的老道,瞬间就变了面色。

    “不可无礼!”

    广成子立刻站起身来,瞪了眼太乙,快步朝着营帐外而去,“这位是贫道请来相助的高人,各位师弟师妹莫要失了礼数,快随为兄外出迎接。”

    那‘提灯’老道这才面色稍缓,朝坐在椅子上动也不动的太乙真人和玉鼎真人,颇有深意地看了几眼。

    黄龙心底本就有点郁闷,此刻禁不住在旁嘀咕:

    “啥高人啊?还能高的过三教大师兄?贫道怎么就没听过?

    道长安、法长存,口气还不小,当自己是圣人老爷不死不灭。

    哼,看到时下不来台的是谁。”

    玉鼎真人顿时有些无奈,只得在旁加了句:

    “家师,元始天尊。”</div>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我真没想重生啊》 《万族之劫》 《剑来》 《大奉打更人》 《地球第一剑》 《洪荒二郎传》 《临渊行》 《三寸人间》 《龙族1·火之晨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