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长老近来可好?”

    “长庚怎么想起来这边了?你现在可是一顶一的大忙人。”

    三千世界,临天殿势力范围,一座宁静的小千世界中。

    栽培了各类灵草毒草的法阵田圃旁,一老一青正闲庭散步。

    老者拄着铜皮拐杖,精神头比之前好了许多;

    满头长发也从之前的接近全白,恢复成了如今的灰白,身形虽还是有些枯瘦且佝偻,却多了几分生机萌动。

    自是此时已成了临天殿毒长老的万林筠老爷子。

    万长老负责产出杀敌用的毒丹,这毒长老的名声,只比仙盟的吕岳弱了三分。

    当然,用万林筠长老的话来说,他在吕岳前辈面前,也就是个初学者、小毒童。

    之所以名声起的快,部分原因,也是吕岳才能炼制的大罗毒丹,在实际斗法中很少用到,应用最广的天仙级毒丹,万林筠与吕岳炼制的效果相差不多。

    加入临天殿后,万林筠长老越发滋润。

    平日里既有白泽的暗中关照,临天殿的权利核心又都是万长老的后辈;这位躲在临天殿暗中的长老,日子既舒坦,又枯燥。

    万林筠长老身旁的,便是李长寿的一具纸道人。

    他自白泽袖中而来,化作了度仙门时的模样,提着几样白泽做的酒菜,想来找万长老喝杯酒。

    听万长老如此调侃,李长寿也不免有些感慨,笑道:

    “瞎忙罢了,想念长老就过来看看,这里倒也僻静。”

    万林筠长老扭头露出几分温和的微笑,李长寿虽然有些心理准备,此时依然不免微微有些……惊喜。

    万长老的招牌微笑,已经没那么吓人了!

    虽还有婴孩止啼、伶俐哆嗦之功效,却也足够让心里没鬼的生灵,感觉到一丝丝不经意间划过的温暖。

    多跟旁人打交道,确实能克服一些社交方面的‘小问题’。

    万林筠长老道:“你这可不是瞎忙,天庭如今管理三界,而你是玉帝陛下最为信任的权神,还是二阶正神。

    你若是瞎忙,这天地间,还有谁是在做正事?”

    李长寿:……

    确实是瞎忙,最近一直都在放烟雾弹,包括来这里,见见此前对自己关照颇多的长辈,也是迷惑天道计划的一部分。

    做出一副,自己随时可能离开洪荒的态势。

    顺便也是对天道施压,表示自己会不顾一切,在接下来的大劫出手救赵公明。

    博弈嘛,除却双方出招拆招,‘眼神’和‘态度’也是无比重要。

    做人不能忘本,也不能忘恩,度仙门除却自己师父齐源,李长寿最感激的便是这位万长老。

    李长寿笑道:“长老对如今的临天殿可有不满之处?”

    万长老温声道:“我不过是炼毒丹的长老,如何能说这般话……

    若说不满,也确实是有的。

    这临天殿如今势力扩张太快,堂口已经不知多少,小半大千世界小千世界都有临天殿的踪迹,不免就会出现良莠不齐的情形。

    所以,临天殿早早就设置了一个主掌刑罚的天刑殿,定期巡查各处。”

    李长寿纳闷道:“这般不妥吗?”

    “妥自然是妥的,”万林筠长老叹道,“但去巡查的也都是炼气士,但凡有这般打交道,就会有徇私、就会有枉法。

    天刑殿之内,已处理了几批处置不公的炼气士,以至于现如今谁都不敢去天刑殿任职。

    我就想,是不是能够想个法子。

    这不,我集合九十九种毒虫,炼制出了一种毒丹,这毒丹可增进修为,但每百年或者千年,需要一颗辅丹用以缓和毒性,不然便是金仙也要化作血水。

    我自是满心欢喜去将这丹药拿给殿主,却被殿主训了一顿……你看看,这不是白忙活了。”

    李长寿:……

    洪荒版·三尸脑神丹?

    啊这!

    “长老,这般要不得!”

    李长寿忙道:“此丹还是早些毁了较好,丹方万万不得流出去。”

    万林筠长老紧紧皱眉,低声道:“殿主也是这般言说……可这般,为何不能用?”

    “被施了毒丹之人心中会作何想?必是心中不满、且不爽利,定会酿成无边灾祸。

    且临天殿要做的是均衡,绝非控制、掌控。

    我们为何要掌控那些心不在临天殿之人?

    他们要走何必强留?若是连这般信心都无,临天殿早晚要坍塌。

    临天殿从最开始得我命令组建,发展至今日,靠的无非三板斧。

    财、律、信。

    财为修道资源,律为对内对外严明的纪律,信一是指诚信,二是最关键的信念!”

    李长寿苦笑着摇摇头:

    “若是连信念都丢了,临天殿不如原地解散。”

    万林筠长老细细思索,随后叹了口气,将袖中本想跟李长寿分享的玉符直接掐碎,又将自身记忆中的一小节抹掉。

    李长寿对长老做了个道揖:“弟子多有冒犯。”

    “是我有些冒失,”万长老叹道,“唉,我终究只是喜好炼丹,不懂这般大宗大教该如何运转。

    长寿,此事稍后还请你跟殿主说一声。”

    “长老放心,”李长寿含笑点头,做了个请的手势,双手揣在袖中,将话题引到了如今三千世界的形势上。

    能感觉出,万林筠长老也比之前健谈了许多,说起仙盟和临天殿的摩擦,也是颇感为难。

    临天殿是天庭所设,这事已是半公开的秘密。

    ——队伍大了,总归会露出些蛛丝马迹。

    但因为天庭迟迟不表态,三千世界中的香火神国已所剩无几,临天殿和仙盟不可避免产生了一定程度上的对立。

    天庭是要两条腿,还是要一只‘独角兽’,对仙盟和临天殿的兴衰至关重要。

    万林筠长老问:“长庚,你是如何想的?”

    “这个……”

    李长寿本有些犹豫,稍作思索又觉得这般蓝图并非什么秘密,明眼人都能推测出来,也就索性说了下自己的规划。

    “就当前而言,三千世界还不能安定下来。

    生灵大劫正在持续,此前三千世界折损的生灵,填补了很大一部分的劫运,若三千世界迅速平稳了,大劫之力或许会反噬此地。

    什么时候安定下来,具体要看天道所显。

    临天殿和仙盟,我是有意让他们化作两个阵营,彼此间互相竞争。

    临近五部洲的大千世界和小千世界,由天庭出兵镇守,组成对五部洲之地的护卫层。

    仙盟和临天殿各自收缩如今版图,或是维持此时版图不变,一步步减弱对大千世界的掌控,只维护公义道德,给散修们留下足够的修行之地。

    大劫之后,中神洲会出现大片荒废山门,三千世界的炼气士进入此地刚好可填补这个空缺。

    现如今天庭已经把控住了进入五部洲的通路,尽量将心术不正、所修之法偏于掠夺的炼气士隔绝在外。

    这些都涉及到大劫之后的天地格局,天庭通明殿早有备案,玉帝陛下也已准许。”

    万林筠长老深以为然地点点头。

    听着就感觉十分厉害。

    “度仙门能出你这般弟子,当真……各代师祖足以心慰了。”

    李长寿含笑摇头,见前方树荫下有个石桌,便邀万长老一同过去,拿出白泽做的几样小菜,继续饮酒闲聊。

    说一说度仙往事,聊一聊繁华三千世。

    在毒丹的炼制上也会起少许争执,但总体也算颇为愉悦。

    待星空投影在这片天地之上,李长寿自是有了离意。

    李长寿道:“长老,此后若听闻有关弟子之事,不必紧张,也不必多挂念,弟子自有完全准备。”

    万林筠长老目中流露出几分思索,对李长寿微微拱手。

    李长寿低头做了个道揖,对万林筠长老轻笑了声,这具纸道人自内而外被火光点燃,身形化作灰烬随风消散。

    万林筠长老怔了一阵,略微有些出神,随后负手眺望星空,于夜风中静静出神。

    ……

    “小玖!”

    一声轻唤,一道黑影从侧旁飞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与坐在阁楼台阶上的身影闹成一团。

    场面一度不可描述,圣光与方格四处乱飞。

    笼罩此地的大阵之中,回荡着那银铃般的咯咯笑声、略带喘息的求饶声,让情形走向颇有些诡异。

    “咳!”

    “咳咳咳!”

    几声干咳从大阵边缘传来,与酒玖闹成一团的江林儿立刻跳了起来,嘴里还喊着:“谁敢乱闯圣女居所!”

    话音刚落,江林儿就是‘呀’了一声,惊喜道:“长寿!你咋过来了!”

    长寿?

    酒玖连忙起身,朝李长寿所在之地张望,又手忙脚乱低下头来,收拾着刚才被江林儿弄乱、此前参加临天殿大会穿着的黑纱仙裙。

    江林儿倒是一身战甲、英姿飒爽,姿态颇为不凡。

    李长寿含笑等了一阵,待那边两人各自站起来,这才负手向前。

    “师祖,师叔。”

    “诶嘿嘿嘿,”江林儿双眼眯成了月牙,眼珠左看看、右看看,随之就朝着后面退了两步。

    “哎呀,那个富贵儿就是离不开咱,咱这就过去跟他说些夫妻间的私密话了!”

    江林儿说完就要跑,但李长寿的嗓音已是追了上来。

    “劳烦师祖,将此时在此地的度仙门大家都请过来,我有件事要跟大家商量。”

    酒玖不由轻轻眨眼,江林儿抬手用力晃了晃,身形朝远处飞射而去。

    李长寿看向酒玖,上下打量了酒玖一番。

    酒玖不知是做贼心虚,又或是出于某种复杂的心理,将脚上踢踏的那厚鞋跟‘拖鞋’踢掉,光着玉足站在那,抬手在耳旁理了下发端,略微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你、怎么突然过来了。”

    “自是有事来寻你,”李长寿笑道,“临天殿也是多亏了你,才能有今日之规模。”

    酒玖俏脸上泛起少许红晕,又颇为得意地抬头道了句:“那可是!

    咱们的名头,现在在三千世界也够响亮!”

    李长寿问:“师叔,若我离开洪荒天地,去混沌海中定居,此时定下的有我和灵娥,后面应当会有云霄与白先生。

    你是否想来与我们凑个热闹?

    这也是我今日要问各位的问题。”

    酒玖轻轻眨眼,小声问:“我可以去吗?”

    “为何不可?”李长寿眯眼笑着,嘴角笑容颇为温暖,“不过,若是决定跟我们几个离去,洪荒天地将会对你有排斥之力,很难再回来。

    外面终归是颇为寂寥,就算能建造一个仙境,有些许生灵,也终归远远不如洪荒繁华。

    不过若是我能堪破一件事,或许能去另一个繁华世界……不提也罢,那都是很久之后的事了。

    师叔,你怎么想?”

    “这个,”酒玖轻吟几声,“如果有酒有丹能跟你们时常说上话,那我肯定是想过去。

    这里的烦心事当真太多了,想喝酒睡一觉都要找闭关的借口。

    算……算我一个吧!”

    李长寿含笑点头,言道:“那小琼峰上的草屋,算师叔一个。”

    “咳,”酒玖淡定地点点头,老气横秋地道一句:“你且在这等,我去看看,到时候带些什么行李。”

    言罢转身就朝阁楼内飞遁,半路撞在门框之上,将门框砸出了个大大的破洞,随之又闯入了乱糟糟的房中,惊起一连串哐当叮当。

    李长寿:……

    不多时,忘情上人王富贵、板上钉钉江林儿,酒依依、酒施、酒玖,到了此地与李长寿相见。

    李长寿并未遮掩,直接说了自己要离开之事,并问他们谁想一同离去。

    忘情上人此时已非原本只知修行的性子,坐在殿主之位上这么多年,也算体会过了何为‘权势’,何为‘一言定旁人生死’。

    他并未多问,沉吟几声便道:“本来,我已有了退隐之心。

    如今临天殿已是完全步入正轨,殿主之位只要不是个权欲熏心之人,都可让临天殿保持最少数万年稳定。

    这些年,我对林儿忽略了许多,便想寻机会早早归去。”

    江林儿笑道:“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林儿跟着富贵儿走!”

    酒乌忙道:“长寿,就算归隐,有必要离开这天地吗?”

    “师伯,此事并非那般简单,”李长寿正色道,“其实这非归隐不归隐的问题,若是想留在临天殿继续做下去,自可安然无恙。

    若是想退出临天殿,因为我的关系,怕是会有些厄运。

    故,现在的选择只有两种,留在临天殿继续为天庭做事,不必多想,天庭自不会亏待师伯。

    若想离开临天殿,就直接离开洪荒,随我一同最是稳妥。”

    “那就跟你一起,”酒乌笑道,“就是我跟施施修为不足,去混沌海可能难以生存。”

    “这个无妨,我会做好万全准备,”李长寿面露正色,将一枚枚玉符送到了几人手中,“你们要带谁一同离去都可。

    这些玉符,三枚为一套,若破一枚,就立刻做准备。

    若破两枚,就迅速集结,然后赶往玄都城出入口,等我消息。

    若是三枚同时碎掉,不必管其它,各自赶往玄都城入口,能走一个是一个,我会安排人在那接应,或是亲自在那里等待。”

    忘情上人皱眉问:“情形已紧张到这般地步了吗?”

    “火云洞人皇此前曾伐天,但效果并不理想,”李长寿道,“此事天庭出手阻隔,未在三界扩散,但情形确实已危急到了这般地步。

    稍后会有数个节点,我可能会跟道祖闹翻,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不过大家也不必担心,若我败了,你们顶多是被修改少许记忆,忘了我的存在,只要自身不染业障,天道也不会随意抹杀生灵。

    天道终究是天道,几条基本准则必须遵守。

    当然,它已经可以不去遵守。”

    几人顿时有些呆,李长寿拱拱手,并未多说,身形自行化作一片片落叶,堆了满地。</div>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我真没想重生啊》 《万族之劫》 《剑来》 《大奉打更人》 《地球第一剑》 《洪荒二郎传》 《临渊行》 《三寸人间》 《龙族1·火之晨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