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阐截初战第二日,云雾弥漫的三仙岛上。

    截教八大弟子除却无当圣母之外齐聚于此,喝了几杯茶,吃了点碧霄做就的点心,就开始谈论起了此前之战。

    多宝道人向后一瘫,有气无力地抱怨着:“这事,也太难了。”

    砰!

    金灵圣母一拍石桌,骂道:“大师兄,你当真就不该说那些话,就该与他们直接开战,打个痛快!”

    多宝手一摊,问:“那,西方教两个圣人来了怎么办?”

    金灵圣母顿时有些语塞。

    侧旁静坐的云霄略微思索,轻声道:“是否可想个办法,让圣人不参与圣人弟子之征伐?”

    “不可能,”赵公明倚靠在凉亭石柱旁,“之前阐教为何不断袒护西方教,就是在这里等着。

    二师伯算计的太深,咱们这些小弟子不是对手啊。”

    琼霄哼道:“反正觉得有些过分。”

    龟灵柔声辩解了一句:“其实归根结底,也是咱们仙人太多,阐教那边压力比较大呢,不然二师伯应该也是很慈祥的。”

    碧霄小声叹道:“大师伯若是能支持咱们就好了。”

    “大师伯只会在后面帮取得优势的一方,”赵公明道,“这个咱们之前讨论过了,大师伯的目的定是保住道门更多元气。”

    七位男仙女仙顿时陷入沉默,各自思索。

    赵公明笑道:“咱们也别这般悲观,大劫又不是不能扛,大不了,贫道去紫霄宫一躺。”

    轰!

    空中突然传来闷雷声,赵公明哆嗦了下,忙道:“躺那表示对师祖老人家的无限敬意……”

    那股淡淡的天威这才消散。

    碧霄噗嗤一笑,其他几位仙人也是一阵莞尔。

    金灵圣母苦口婆心地叮嘱道:

    “你呀,现在已非此前那般,圣人大教不起争端。

    你现在躺在阐教门前,他们怕是眼都不眨就把你剁了。”

    赵公明抚须轻叹,言道:“开个玩笑,我这套路比较适用于非大劫时期,现在已经不行了,咱们跟阐教,已彻底撕破脸。”

    多宝道人嘀咕道:“对了,你俩的事,啥时候对教众公布?”

    赵大爷怔了下,金灵圣母先是微微皱眉,又低下头去,虽然表情极力保持镇定,但耳根却是瞬间红了起来。

    碧霄与琼霄对视一眼,后者轻轻眨了下眼,前者立刻会意。

    碧霄道:“大哥,我觉得你有些过分了。”

    赵公明挠挠头,笑道:“这个,是有些过分哈……过分啥?哪里就过分了?”

    “拖着婚事呀,”琼霄双手一摊,“金灵师姐与你结成道侣这都多久了,你却还藏着掖着,我们金灵师姐怎么想?”

    “就是就是!”

    碧霄完全不给赵大爷开口的机会,又道:“现如今大劫当前,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要爆发全面大战。

    你总该给金灵师姐一个交代。”

    “这……”

    云霄轻轻皱眉,轻喝一声:“胡闹。”

    琼霄、碧霄、赵公明、多宝道人双腿齐齐一软,还好都是坐姿,不然差点就撑不住身形。

    云霄叹道:“此时刚有教中仙人因大劫赴死,并不是谈这般事的时候。”

    “云霄师姐此言差矣,”龟灵圣母笑道,“我倒是觉得,此时教内上下人心惶惶,都知那西方教二圣站在阐教一方,咱们哪怕再人多势众,怕也难抵西方教二圣之力。

    更何况,大家都知咱们截教没有镇压气运的重宝,大劫可能会是受损较重的一方。

    我倒是觉得,咱们不如借着为公明师兄与金灵师姐操办婚事,冲冲喜,给大家打打气。

    让大家觉得,咱们这些大弟子都没慌,他们心里自然会多些自信。”

    云霄静静思索,随后含笑颔首,言道:“这般倒也可说得过去。”

    “咳!”

    多宝道人清清嗓子,言道:“为兄说几句。

    为兄觉得,现在咱们截教迫切需要一场喜事,可以给阐教那边发个请柬,最后试试能不能挽回下三教关系,找到其它破局之法。

    当然,估计是悬,但咱们也该努力下,如此才可无愧于心。

    云霄师妹跟长庚师弟是暂时凑不上了,长庚现在主劫,师祖和大师伯肯定不允在这个节点。”

    云霄淡定地端起茶杯,若非是纤指有轻微到不可观察的颤抖,当真是看不出她道心的羞涩。

    赵公明看向金灵圣母,后者却是略微扭头,小声道:“你看我作甚……”

    “那、那个,咳!”

    赵公明清清嗓子,站起身来,凝视着金灵圣母,“金灵,可吗?”

    “婆妈!”

    金灵圣母一拍桌子站起身来,盯着赵公明道:“结成道侣就结成道侣,办个婚事就办个婚事,何必这般畏畏缩缩。

    当年我不想对外言说你我之事,就是怕金光师妹心底有些介怀。

    如今金光早已知晓了,倒也不必继续隐瞒。

    何时操办?”

    赵公明眨了下眼,双手轻颤,忙道:“我、我去问问长庚!我去问问长庚!”

    “问长庚作甚!”

    金灵圣母目中有些不满,“咱们俩的事,自是咱们俩做主。”

    多宝道人却道:“此事当问长庚,他坐于大劫之外,看事比较全面;咱们身处局中、难免会被天道干涉。”

    “哼,”金灵圣母似是找到了合适的台阶下,抱怨一句,“他呀,对他长庚老弟比对我上心多了。”

    几位仙人不由莞尔。

    云霄道:“此事莫要咱们商量就定下,还是先请师尊定夺较为妥当。”

    “师尊早就盼着了,”多宝道人嘿嘿一笑,“不如这样,咱们分头行动,让公明去与长庚联系,云霄你与金灵去请示师尊。

    咱们几个,去各处讲讲道,先稳定下教内士气,再在讲道时,对大家提起公明与金灵之事,让大家有个准备,不至于收到请柬时过于突兀。”

    碧霄喜道:“总算能……”

    “你在家写喜字,”云霄淡定地道了句。

    碧霄那张小脸上的笑容立刻僵硬,小嘴一扁,差点哭出来。

    她太难了。

    ……

    “大婚?现在这个节骨眼?”

    碧游宫,通天教主听到之后着实愣了下,随后仰头大笑,笑了足足小半天。

    “妙啊!妙!

    贫道的弟子就该如此洒脱,什么大劫,什么劫难,那都是浮云。

    准,为师当然准了,就在这碧游宫,大大方方的办!

    对了云霄,你让长庚给为师写段有深度有内涵的贺词,记得尽快。

    大婚一应用度,碧游宫自取。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台阶下,云霄不由轻轻摇头,低头领命而去。

    待云霄走后,通天教主笑声渐渐停下,慢慢坐在台阶上方,轻轻呼了口气。

    这位圣人老爷没什么高深莫测的表情,也不喜欢端什么架子,此时却难得露出几分忧愁之意,抬手抚了抚自己的长发,对着台下一阵愣神。

    “师尊……”

    通天教主喃喃着这两个字眼,不知想到了什么,笑容有些苦涩,又有几分洒脱。

    天庭,小琼峰,湖边草屋中。

    李长寿愣愣地坐在书案后,看着面前的传信玉符。

    这是给赵老哥的紧急传信符之一,制作比较繁琐,不过也不是什么贵重物件。

    刚刚老哥说的是什么?

    大婚?跟金灵师姐近期大婚?

    这,封神大劫都开打了,现在想起大婚了,早干什么去了?!

    不是,截教一边都是啥脑回路?

    阐教此时都在商量着如何坑杀截教弟子,截教弟子那边一拍脑袋——咱们冲冲喜吧!说不定就转运了!

    绝对是这样!

    他就算没在‘案发现场’,也知道必然会有这种话出现。

    李长寿抬手揉了揉眉心,有点无力吐槽。

    心底泛起了重重念头,又不由乐了几声。

    罢了,老哥既然想大婚,那自己自是要全力支持。

    这是跟封神大劫无关的事,不会涉及大劫运转,道祖也不会干涉自己的行动。

    ‘是自己心胸不够豁达?还是老哥心太大了?’

    李长寿长身而起,背负着手,溜达出了木屋,朝着棋牌室逛了过去。

    棋牌室中,灵娥迅速停下手中搓牌的动作,扭头看向林间行走的师兄,小声道:

    “我师兄来了。”

    “来就来吧,”钟灵嘀咕道,“快开快开,一把就把之前输的赢回来!”

    “嗯……”

    灵娥捏着自己小下巴轻吟两声,“师兄在笑呢,也不知怎么回事,之前看师兄总觉得很忧愁,现在看师兄,咋觉得师兄突然就开心了呢。”

    有琴玄雅眨眨眼,这也能感觉出来吗?

    为什么她觉得,长寿师兄一直都是微笑的表情,仿佛三界任何难题都难不住他一般。

    正此时,李长寿身影几次闪烁,已是出现在了棋牌室内。

    “娥,弹个曲儿来听。”

    “哎~”

    灵娥答应一声,立刻站起身来,甩出两只纸人化作少女,在一旁收拾古琴和锣鼓。

    李长寿撸了撸袖子,笑道:“我来替你打两圈。”

    熊伶俐、有琴玄雅、包括钟灵,此刻都是微微一呆。

    钟灵轻吟几声:“你……彻底放弃跟道祖扳手腕了?”

    “嗯?”李长寿笑道,“我跟师祖没有任何矛盾,只是我有时候必须代表生灵立场发声,这是自身大道决定的。

    因为现在天道对生灵形成了比较强的压力,所以我的大道必须去均衡掉这份压力,才能获得道境增长。

    我挺崇拜师祖的,说心里话。”

    钟灵翻了个白眼,一副‘信你才有鬼’的优秀表情。

    有琴玄雅问:“师兄不忧愁阐截之事了吗?”

    “愁归愁,日子还是要过的嘛,”李长寿熟练地架起了玉牌,侧旁已传来了悠扬地曲调。

    李长寿道:“其实也是有件喜事,藏了这么久的公明老哥与金灵圣母的喜事,终于要开始操办了。

    可喜可贺,当喜当贺。”

    熊伶俐眨眨眼:“那表兄你啥时候大婚呀。”

    灵娥琴声瞬间错拍,有琴玄雅低头不语,一旁钟灵看看左右,在桌子下踢了熊伶俐一脚。

    “小孩子家懂什么!摸牌摸牌!”

    李长寿笑而不语,倒是没正面回应这个问题。

    哗啦啦的声响中,棋牌室渐渐恢复了此前的欢声笑语。

    灵娥在旁又是弹琴奏曲,又是煮茶温酒,前前后后的不断忙活,却是颇为欣喜。

    顺带一提,刚才赵公明问李长寿,近期何时适合举办大婚,李长寿并未给出答案,只是说稍后去帮忙问问,看看哪天是吉日。

    其实,此时洪荒中,也就俗世讲究时日的吉凶。

    天道运转、星象挪移都是有内在的规律,与吉凶并不挂钩,也就白泽这般先天大神通,能够预测吉凶,或是透过卦象看某事吉凶的占比。

    但李长寿是何人?

    天庭普通权神!

    他选了个看着不错的日子,去了天庭‘星辰司’一趟,大手一挥,定下这日为洪荒通用吉日,宜婚嫁、无风雨的那种。

    一点小权限,不值一提,完全不值一提。

    李长寿本体出来一趟,自是要把各种事一口气办了。

    他特地招回了敖乙,将吉日写在红纸上,让敖乙这个截教弟子去截教送信。

    又去了姻缘殿,与月老交流了下先天大能婚配之事该如何操作。

    月老作为天庭资历最老的那批仙神,自是有些门道,一听是太白星君的老哥赵公明要大婚,顿时拿出了看家本领。

    无中生有造泥人。

    一对姻缘泥人就这般摆上了,虽然没有任何天道约束之力,但月老还是给他们打了个漂亮的死结。

    无他,图个吉利。

    李长寿随后去了凌霄殿,对玉帝陛下当面提起此事。

    最近一直不曾现身的玉帝顿时也来了兴致,笑道:“这截教,当真让吾刮目相看,而今大劫当前,竟还能如此洒脱。”

    “大抵教风如此。”

    “长庚你说,吾当送公明哪般贺礼较为妥当?”

    李长寿笑道:“陛下,天庭不适表示什么,若要送贺礼,还是通过瑶池那边,派去一二仙子就可,天兵天将不宜现身。”

    玉帝仔细思虑了一阵:“长庚言之有理,对了长庚,你……大劫之后,可否在天庭多留百年。”

    “这,”李长寿做了个道揖,“小神多谢陛下偏爱,但后面之事,小神也说不准。”

    “唉,”玉帝摇摇头,“罢了,吾也不好多勉强你,长庚若是有任何疑难、困惑之事,都可随时找吾言说。”

    “多谢陛下,”李长寿与玉帝对视一眼,这君臣露出几分相似的微笑。

    一切尽在不言中。

    说到大婚,那必然是要准备贺礼。

    公明老哥跟自己羁绊太深,礼物送的轻了,那绝对拉胯;可一味追求价值多高,又显得颇为俗套。

    可自己还能给赵公明老哥什么贺礼?

    大劫不灭?

    这个倒不是不能考虑,虽然很有挑战性,但太过抽象。

    世上可有那么一份恰到好处的贺礼,既显得情谊深厚,又不会落入俗套之中,还能对老哥有所增益的。

    自己最擅长的……遁法?

    这是寓意让赵公明老哥摆脱婚姻的束缚,躲得远远的吗?

    送宝物?

    自己已经给了一把乾坤尺,此时能送出手且能对老哥有增益的宝物,并没有几件,比如准备日后给李靖的塔。

    托塔李天王的塔还是不能乱送的,万一牵扯出什么奇奇怪怪的因果,岂不是害了老哥。

    李长寿本是想换个思路,给一份让金灵圣母开心的贺礼,但他扭头就发现,灵娥已是给金灵圣母准备了一件华美的衣物。

    自己总不好跟自家师妹争创意。

    诶?

    有了。

    李长寿眉头一挑,突然想到了一点好物。

    自己可以炼制一些丹药,再去五庄观求两个人参果,奔个好寓意,弄个‘枣生桂子’的洪荒高端版本!

    嗯,九转金丹搞两壶,这东西最是实用。

    坐骑也可以考虑,给老哥弄个威风点的坐骑,接新娘子也有气势。

    如果是凸显诚意,还可以动手做个木工玩具,给老哥以后哄孩子用……

    与此同时,敖乙一路风驰电掣赶赴金鳌岛,辗转进入碧游宫、寻到赵公明后,将手中的红纸递了上去。

    赵公明拿着看了眼,双手一颤,开心不已。

    “定下了!定下了!婚期定下了!”

    碧游宫内的截教仙齐齐精神大震。</div>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我真没想重生啊》 《万族之劫》 《剑来》 《大奉打更人》 《地球第一剑》 《洪荒二郎传》 《临渊行》 《三寸人间》 《龙族1·火之晨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