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半个时辰前,天庭各处。

    “龙族于陈塘关作乱!各路天兵天将即刻赶往天威神柱,待命降凡尘。”

    陈塘关龙族作乱?

    有琴玄雅得到这个消息时,明显怔了下。

    她印象中,龙族富有四海,乃远古之大族,更是天庭的铁杆支持者,为何突然作乱陈塘关?

    但有琴玄雅并未迟疑,此时已平稳渡过金仙劫难的她,在天庭已算是绝对的中坚战力,更是因此前超级天兵计划,她每次登场,都能引起天兵天将的极高关注。

    士气增幅,瞬间拉满。

    背着已被长寿师兄拿去兜率宫中炼制了两次的火鳞剑匣,有琴玄雅对经常与自己搭档的几位天将轻轻颔首,就站在了‘神威天柱’之前。

    天柱之上,一只半丈直径的铜镜轻轻闪烁光亮,其内现出了陈塘关的情形。

    有琴玄雅紧紧皱眉……

    水淹陈塘关,千里化泽国。

    凡人躲藏在一座座山丘上,惶恐不安的情绪弥漫在各处。

    而一条条苍龙盘踞在空中,一名名龙首老者不断出手,轰击着陈塘关内的几道身影。

    有琴玄雅久居天庭,只是认出了那力竭的少年,还有自家师兄的老义子……

    虽然对师兄这么年轻,为何要收一个大叔做义子,有琴玄雅也是挺想不通的,但李靖年岁是不如师兄的,只是长得显老,这也无可厚非。

    且李靖乃度仙门出身,也算是自己的晚辈……

    有琴玄雅眉目间带出少许怒意,此时只是看铜镜,已开始生气。

    忽听一声呼喊:

    “神威天柱落点已定,各部速速降临,太白星君有令,结天罗大阵!若有龙族冲阵,杀无赦!”

    天庭云海之上,一根根天柱闪烁光亮,其上环绕着层层符箓,浓郁的天道之力不断翻涌。

    金光绽放,光芒撕开重重云雾,下落凡尘、连天接地。

    有琴玄雅与身旁几名天将同时向前踏步,双手展开,纵身一跃!

    降临。

    ……

    八部之神,十二部天兵天将,天道之力降临,天罗地网战阵。

    龙族尚未来得及做出应对,已陷入了天兵天将的包围圈中,而众天兵以百人为基,组成一只只‘网格’,凭借着各自仙力连通、天道之力加持,发挥出了远超他们自身修为的实力。

    天庭战阵发展至今,已是天庭的招牌,也是天庭的底气。

    而当李长寿拂尘挥洒,东海之上出现了一条条水苍龙封锁龙族退路,这数百龙首老者、数百龙族战将,以及数不清的虾兵、蟹将、仙蛟兵,齐齐感受到了莫大的压力。

    一种,天要朝他们压下的巨大压力。

    李长寿坐在云端,低头俯视着四海龙王方向,淡定地质问龙族是谁说李靖有罪。

    下方众龙族却是不敢回答,群龙归于阴云之中,接连现出本体,虽面对天庭已经感受到了无穷压力,但已准备好了一场大战。

    四海龙王各自保持人身龙首之相,驾云缓缓飞起。

    东海龙王仰头看向李长寿扮作的慈祥老者,淡然道:“太白星君今日,莫非要袒护李靖?”

    “袒护?”

    李长寿轻笑了声,回道:“那我重问。

    你们刚刚,是谁说要定本神义子之罪?”

    龙族尽皆息声,不少龙族仰头,对李长寿怒目而视,一根根鬃毛炸了起来。

    四海龙王身形齐齐向上飞了几丈,那南海龙王叹道:“星君,你如此肆无忌惮凭私情而定公事,未免有失天道公允。”

    李长寿嗓音一提:

    “那你们水淹陈塘、毁地千里,就是公允了?

    若非我此前提醒陈塘关,陈塘关内内外外数十万凡人躲避于山林地势高处,你龙族今日已是对人族宣战。

    那时,谁去对他们说公允二字,谁去对他们的亡魂解释,你们本是无辜,只是其他生灵不在乎你们生死。

    各位,你们想去欺凌人族时,就说强者为尊。

    此时天庭降临,在场九成九都是人族出身,你们就说天道有失公允。

    当真不会害臊吗?”

    有龙族长老道:“星君之辩,洪荒皆知,我等自不是对手。

    敢问星君,今日打算如何处置我等?”

    李长寿默然,天地间一片寂静。

    就此时,阐教群仙赶来,自陈塘关之外一字排开,天庭战阵裂开了一条缝隙,由他们飞入其中。

    广成子面色铁青,看了眼李长寿,做了个手势阻止众仙向前开战。

    “天庭,龙族,还请给我阐教一个解释。”

    “广成子师兄稍安勿躁。”

    李长寿缓声道:“今日之事,起于李靖三子、阐教三代弟子哪吒与东海龙宫三太子的冲突。

    龙族心有不服,违背天规天条,本是兴云布雨之神,而今却水淹陈塘关、危及数十万凡人性命。

    天庭当先处置此事。”

    广成子却道:“老师有法旨,欲杀我阐教弟子者,阐教上下当杀之。”

    李长寿问:“二师叔法旨何在?”

    “在此!”

    赤精子轻喝一声,于袖中取出一只金色卷轴,那卷轴之上飘出少许晦涩的道韵,凝成了一名道者负手而立的虚影。

    自是元始天尊。

    龙族一方,大部分龙族已是有些慌神。

    天庭施压若还可抵挡,圣人法旨降临、阐教作势要将众龙尽数留在此地,这未免……

    只是一个李靖与哪吒,就要让他们龙族如此多高手葬命于此?

    李长寿也是略微有些皱眉。

    阐教这边,是不是有些用力过猛了?

    圣人法旨都请出来了。

    今日压制龙族越发膨胀的心态是‘基础目的’,若是不能将龙族的仇恨点落在天庭上,自己这次的安排,只能算是半功。

    这犹不算完。

    忽听东海方向传来一声轻笑,就在李长寿凭神力凝成的漫天水龙之下,一抹云雾流转,四道身影自其内现身。

    当先一人,身着金色纱裙、插着金色朱钗,手中提着一把金光闪耀的宝剑,自是金灵圣母。

    在金灵圣母身侧,发出笑声的便是那身着铠甲、面露微笑的赵大爷。

    赵公明身后,云霄带琼霄款款而来,身周萦绕着淡淡云雾,刚一现身便吸引了不知多少目光。

    只见云霄仙子,身着款式简易的流云白裙,被玉带束缚的腰身衬出了纤秀的轮廓,却不会让人觉得有多妩媚,又有美自天成之感。

    截教八大弟子来了四位,现身的方位刚好是堵在东海龙宫上方。

    赵公明身周隐隐有二十四颗星辰闪耀,有一种乾坤天地都围绕在他身周旋转之感,越发高深莫测。

    龙族后路、最近的援军驰援之路,被他们四位彻底堵死。

    金灵圣母善战,定海神珠镇海,云霄仙子的混元金斗造化不凡,琼霄腰间挂着的金蛟剪也恰是龙族之克星。

    龙族本已艰难的处境,再次雪上加霜。

    赵公明喊道:“李靖贤侄不要怕,有怨就发、有冤就伸,天庭不方便办的事,找大伯做主就可!

    大伯可没有那么多顾忌,谁不服就打,打不过就躺下喊人。

    长庚,贫道兄弟也。”

    云霄仙子微微摇头,对自家兄长这般轻浮的作风有些不满,很扎实地先从袖中取出一只巴掌大小的玉像,催动其恢复正常大小,立在了身后。

    玉像掌心对准了四海龙王,各处吸纳灵气的禁制已随时准备。

    百倍灵气弩,蓄势待发!

    李长寿:……

    那就因势利导、顺势而为。

    “天庭行事,阐截二教各位师兄师姐还请暂时忍耐,若天庭需借二教之势,自不会与各位师兄师姐客套。

    今日,天庭会给人族、阐教一个合适的交代。

    四海龙王,尔等可还有辩解。”

    道道目光朝着那四位龙首老者汇聚。

    西海龙王叹了声,最先向前迈出半步,朗声道:

    “星君!此前西海龙宫遭劫,是星君出手救了吾性命。

    此前东海海眼被破,也是星君从中斡旋,玉帝陛下舍弃功德金身,为我龙族延了一命。

    龙族面对西方逼迫,自身已无多少气运,也是星君一力扶持,引天庭气运庇护龙族,让我龙族能有今日中兴之势。

    星君,是吾龙族过界了吗?

    是吾龙族中兴会危及人族了吗?

    天庭若要阻止吾等,为何不在吾等在东海起波澜时,就下令旨阻拦,为何要等此时?

    星君但凡只要现身出现在东海之上,吾等如何不会退去?”

    李长寿淡然道:“今日水淹陈塘,可是龙族受旁人蛊惑?”

    西海龙王默然。

    李长寿继续问:“今日龙族欲杀李靖哪吒父子,可是龙族受了何人挑唆?”

    四海龙王尽默然。

    李长寿的嗓音传遍天地间,传入各处天兵天将耳中:

    “今日之劫,不过源于龙族自身,源于龙族之不忿,源于龙族之自恃。

    路是你们所选,还要去怪旁人何时断你们退路,此言无道无理,甚是可笑。

    敖丙之死,你们觉得占理?可需我将当日的情形放在此地?

    你们自恃远古巨族,天庭砥柱,就要强杀李靖父子,觉得这般才能找回你们失去的颜面。

    可笑!

    你们今日之行径,与那西方教破海眼之举,又有何异!

    上古之末,龙族为人族图腾,龙族之品性在人族之间广而流传,现如今,你们忘了打碎洪荒本该有的愧疚,忘了那些龙族先辈永镇海眼时的毅然!

    贪图享乐,虚浮无根,在这天地之间作威作福,目空一切,罔顾公道!

    这样的龙族,又有何用!

    我亲手将你们推到了如今的位置,今日,我便亲手,让你们心中再有敬畏!

    天之下,生灵当共存!

    地之上,不该有豪强!

    此天庭之理!”

    李长寿手中拂尘扬起,周天各处闪耀出璀璨星光,十二部天兵齐声呼喝,乾坤震颤之间,天兵天将手中兵刃互相连接,化作天罗地网,将这片天地彻底封禁。

    随之,李长寿缓缓起身,须发随风飘舞,自身缓缓下落。

    那群龙族高手一个个欲言又止,四海龙王各自叹息,沉默不语。

    李长寿身周云雾消散,独身一人站在空中,苍老的面容之下,浑身涌动着绝强的力量。

    “那些喊着要哪吒自刎,要取李靖性命的,都站出来。”

    李长寿冷笑了声:“怎么,龙族现如今,还有了欺软怕硬的习性?路是你们选的,连后果都不敢背负吗?

    你们今日水淹陈塘,莫非只是想耀武扬威。”

    “星君,我等理亏,但今日为了龙族之尊严,得罪!”

    一名龙族长老低喝一声,身化龙行,对李长寿直扑而去!

    这长老一动,此地众龙族面色复杂、却一个个现出龙身,对李长寿飞驰而去。

    天兵天将见状,立刻就要出手镇压;

    阐教众仙见状,各自已是祭起法宝!

    而那云霄仙子、赵公明等,更是身形向前,已要从侧旁阻击众龙族。

    但李长寿那淡定的嗓音,如定心丸一般,让他们齐齐停下动作。

    “各方退避,本神独战。

    道境不如我者,再多也无用。”

    话语声中,李长寿右手五指张开,对准下方飞驰而来的一条条巨龙。

    均衡,存于虚实之间。

    东海之上,一股股水浪炸散,李长寿背后太极图轻轻旋转,均衡大道得了先天至宝加持,瞬间席卷方圆数万里之地。

    那群由水神神权之力凝成的水龙,凭空出现在李长寿身后。

    均衡大道,强行剥夺一条条龙族的实力,均衡于这些水龙之上。

    而后加持天道之力,加持阴阳二气,加持天罚之力,加持李长寿之意念!

    嘶吼声,龙吟声。

    在此地生灵满是震撼的目光中,数百条苍龙自李长寿背后飞窜而出,对下方龙族飞扑而去,天地间宛若竖起了一面巨大无比的水镜。

    镜内镜外、龙影倾轧!

    此为,太白压龙。

    ……

    半日后。

    星光依稀,天兵天将的仙光将陈塘关的夜晚照耀得如同白昼。

    数十条苍龙的尸身悬浮在空中,数百名龙首老者各自负伤,被封禁修为,盘坐在四海龙王身后。

    此时,四位龙王也是各自负伤,尤其是东海龙王,犄角都断了一半。

    李长寿于空中负手而立,气息悠长、银白长发不断飘舞。

    这一战,四位龙王与几位龙族实力最高的长老自是没有尽全力,而李长寿也手下留情,只杀了数十条目中凶光最盛的龙族高手。

    而这一切,都是前奏,都是铺垫,都是为让龙族感觉到足够的压迫感。

    李长寿接下来要说的,才是真正的重点。

    “龙族,求生还是求死。”

    众龙族尽是低头不言,东海龙王缓缓叹息:“生。”

    “既如此,我再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

    李长寿背后闪耀出一颗闪亮大星,星光照在四海龙王额头,打下了四只金色的五行烙印。

    “传我水神令。

    龙族限期整改自身,禁过度享乐,禁盲目自大,禁压迫海族,四海龙王三年后来天庭述职,言说整改之事,接受天庭指派仙神监察。

    今后,若龙族有违天规之处,一律从重惩处。

    凡俗水系各水神之位,由天庭定期选拔考核生灵委任,不再局限于龙族自身。

    凡俗兴云布雨之权收归天庭,通明殿自有旨意随时降落,若多毫厘,重罚,若错时辰、错区域、错分厘,斩。

    龙族自今日,停功德千年,偿今日水淹陈塘之过。

    天庭斩龙台自今日起,随时待命。

    望尔等勿忘今日之教训,龙族并非富有四海,龙族只是在偿还当年之罪过,镇压海眼。

    天道此鉴,天罚当悬。”

    李长寿言罢,一抹水蓝色神光自天地间荡漾开来,天道之力化作道道仙光降临四海各处,化作枷锁的虚影,套在了龙族脖颈之上。

    李长寿微微摇头,道心深处,元神招来一只‘石碑’,将上面的‘四’字缓缓抹掉。

    刻下了个‘五’字。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我真没想重生啊》 《万族之劫》 《剑来》 《地球第一剑》 《洪荒二郎传》 《临渊行》 《三寸人间》 《龙族1·火之晨曦》 《龙族2·悼亡者之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