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李长寿走在大军侧旁,看着那重重叠叠的身影,目中总归有些不忍。

    他背后,姮娥略微不解地在人群中搜寻着,找寻着自己道心的那一块缺失。

    行走在大军最前方的燧人氏,身形颤颤巍巍,如同即将熄灭的烛火,却犹自迎风傲立。

    号角声息止,这似乎没有尽头的乾坤隧洞,在燧人氏脚下无限延展,只有整齐划一的脚步声、车轮滚动时的吱扭声回响。

    好多年了吧。

    ‘首领,这里找不到吃的了,大家快撑不住了。’

    ‘还能撑多久。’

    ‘六顿、七顿,最多只能七顿了,走到下个地穴也要七天功夫,现在不动弹,我们可能就要饿死在这了。’

    ‘别急,妖族的大军还没撤,粮食的事,我再想想办法。’

    佝偻的身影盘坐在潮湿的地穴中,看着面前的木柴与木棍,低头缓慢搓动着。

    那时候总是想,这东躲西藏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呢?

    …

    ‘只有这一条路了吧。’

    老人看着手中火炬照耀出的碑文,抬手抚过碑文上的一行行字眼。

    ‘首领,让我们来吧。’

    ‘我是最强壮的,是族内修为最高的,唯有我能抵住魔祖残魂侵袭……’

    老人低声说着,目光中满是坚定。

    ‘首领这太凶险,若你抵不住!’

    ‘那就杀了我,把我尸身化成灵气,培养下一个首领。’

    那张大手摁在石碑上,将那面石碑直接捏碎,浑身被黑芒吞噬,双目却始终坚定、不屈。

    区区,魔焰。

    …

    天穹下,连绵起伏的宫殿,无边无际的妖族大军笼罩着整个天空。

    大地之上,无数手握兵刃的男女老少静静站着,那股怒意却要冲天而起。

    在最前方,在最前方。

    有三万被黑气夹裹的身影,他们吞噬着无尽的光明,燃烧着滚烫的红色焰火,狂热的目光注视着最前方那道苍老的身影。

    儿郎们啊……

    把你们的性命交给我,把你们的信念留给后来者。

    魔气入我魂,血染妖神兵。

    天空是妖族的,大地是巫族的,人族有的只有同伴,只剩下你我,我们向前去,是为了让我们的子嗣不用东躲西藏,让我们的后人,堂堂正正地站在这片大地上去眺望天空!

    薪火不息!

    薪火不息……

    ‘是了,剑呢?’

    乾坤塌陷出的火焰隧洞中,走在最前方的老者,抬手摸向自己空荡荡的腰间,而后又想到了什么。

    前方,混沌海泛起层层波浪,老者目中的回忆之色渐渐退却。

    忽听雷声阵阵,有无边雷霆汹涌而来,被老者身前涌出的火焰轻易搅碎。

    又见湮灭之风自四面八方吹起,老者抬手画下了一个简单又玄妙的符号,风声息止,归于静寂。

    他身后,无数英灵前行着,沉默着,额头燃烧起了微弱的火光,让他们无惧混沌气息的撕扯,无惧乾坤的挤压。

    目光依旧坚定着,一如他们曾经面对死亡的那一刻。

    一缕缕能催生心魔的道韵充斥在通路各处,却无法撼动这些英灵半分。

    他们为唯一的信念而活。

    他们已只剩最后的灵与执念。

    就如同前面那位老者,躺在湖底眺望苍穹,他们无时无刻都在眺望着那个老者的背影,等待着他振臂一呼,等待着他指向何处。

    战车上,轩辕黄帝居中调度,一股股心念传达下去,战阵在前进中不断变化。

    紫霄宫,就在前方。

    他们要面对的,将会是这个天地间最强的意志;

    他们所为的,就是发出人族该有的呐喊!

    无所谓牺牲与否,他们早已是书上的古人。

    燧人氏脚步不停,不断出手挡下隧洞中出现的道道攻势,用火焰抵御着来自隧洞之外的无穷压力。

    李长寿目中有几分不安,他身形一闪,径直出现在大军之前,快步追上了燧人氏,跟在侧旁。

    “前辈……”

    “不必说,我大概知晓,”燧人氏温和的一笑,“你有你的难处,能为人族发声已是让我十分欣慰。

    人皇既已成人皇,便是我人族的脊梁,天道无理压制,已如屠灭我人族。

    我族不曾亏欠天道,何以受此侮辱?

    当伐之。

    只是你要记得,稍后无论发生什么,都护好自身。

    还有,道祖终究不可轻信。”

    李长寿微微攥拳,有些大胆地出手扶住燧人氏一侧臂膀,一缕缕讯息迅速传递了过去。

    那是他的心声,也是他部分算计与筹谋中,有关人族之事。

    燧人氏眉头紧皱,扭头看向李长寿,脚步都是一顿。

    但随之,他继续向前,突然轻笑了声,旋即又反手拍了拍李长寿肩头。

    “你很好,去做吧。

    记得今日莫要出手,按你计划行事,我们这些老的先上。”

    “前辈,晚辈心有愧。”

    “莫要婆妈,人族不需这些,去吧,后面的路还是你们这些后来者去走。”

    燧人氏手臂挣开李长寿的搀扶。

    后方轩辕黄帝点出一朵白云,李长寿低头叹息,迈入云上,与后方的姮娥一同落在轩辕黄帝的车架,站在黄帝背后。

    这位统领英灵三军的传奇帝王扭头看了眼李长寿,带着几分笑意,而后继续眺望隧洞尽头的宫殿。

    “前辈又要拼命了。”

    李长寿默然无语,闭目平复心境。

    天庭,凌霄殿。

    白衣玉帝静静坐在宝座上,身着金色战甲,手握天帝之剑,下方静静站着百位正神。

    一方宝印在玉帝面前轻轻旋转,其上散发出无穷尽的天威,而在宝印下方投影出一幅画卷,便是人族英灵大军行走于漫漫隧洞之中,朝紫霄宫而去。

    下方,众正神保持着沉默,他们此时也只能沉默。

    木公目光复杂地凝视着那些身影……

    曾几何时,他也是其中的一份子,只是最后侥幸得活,被某位圣人放入了天庭中。

    唉,今日已无当年血性,可体内流淌的,依然是人族之血脉。

    “陛下,”有正神低声道:“天道相召,让天兵护卫紫霄宫,咱们若此时再不动身,怕是要贻误战机……”

    “陛下!”

    木公双腿一弯跪伏了下去,定声喊道:“天庭天规,以天道赋予之神权,建立三界秩序,护卫天地与生灵!

    并无护卫紫霄宫一说!”

    众殿臣齐齐一惊。

    木公紧紧闭着眼,浑身在不断轻颤,道心拧巴成了一团。

    他、他不要命了简直!

    噹!

    白衣玉帝将手中宝剑拄在身前,淡然道:

    “等道祖旨意。”

    众神继续保持沉默,那名此前开口的武将也低头跪伏了下去,身体一动不动。

    侧旁王母凝视着玉帝的面庞,嘴角露出几分温暖的笑意。

    圣人道场,玉虚宫、碧游宫,道道流光飞射而来,两教大弟子各自齐聚,却被自家老师告知差不多的话语。

    元始天尊说:不可妄动。

    通天教主言:不要激动,这是人族与天道之间的因果,你们出手也无用。

    圣母宫中,女娲圣人坐在大殿中,斜靠在自己的宝座上,手指抵着光洁的额头,目中流露着几分焦虑。

    龙宫,海眼,一条条老龙抬头眺望着平静如无事发生的苍穹,注视着那些逆天向上的虚影,目光大多有些复杂。

    乾坤隧洞。

    前方的路径突然变得空旷了起来,原本应该出现在这里的天兵天将,并未现身。

    玉帝陛下……

    李长寿心底暗自道了声谢,身前的轩辕黄帝突然高举轩辕剑!

    吼!

    无数英灵的低吼声,宛若上古凶兽的低吟。

    燧人氏抬着颤巍巍的手指,再次画下了一个字符,一道火光蔓延开来,将混沌气息径直驱赶。

    火有燎原之势,竟将看似还在极远处的紫霄宫卷入火焰笼罩之地。

    分不清,是燧人氏将紫霄宫拉至近前,还是将他们送到了紫霄宫之前。

    脚下蔓延出无边大地,混沌气息如潮水般退却,头顶出现了低矮的‘天空’,人就立在天与地之间。

    燧人氏脚步不停,逼近紫霄宫。

    “唉……”

    一声轻叹,一只一丈直径的蒲团先行现身,而后一缕缕流光环绕,那魁梧老道的身影显露于紫霄宫前,皱眉注视着燧人氏。

    道祖,鸿钧!

    鸿钧道祖缓声问:“人皇今日何来。”

    “伐天。”

    燧人氏身周出现一缕缕黑红交织的火焰,枯败的身形面对这般天地间的最强者,犹自不弱半分。

    鸿钧道祖眉头紧皱,沉声道:“人族如今为天地主角,放眼望去,天地之间尽为人族之地,人皇为何还有不满?”

    燧人氏双拳慢慢攥紧,道:“天道何以欺我族后辈人皇,何以辱我族圣母女娲。”

    道祖默然。

    “让我放弃天帝之位时,你曾道,天道至公无私,人族气运已成,让我不必牵挂。

    天道安排众先天大能转世为我人族人皇时,你曾道,人族根基不足,合该填补根基。

    今天,你还可说什么?

    道祖你是生灵之师,传修行之法,以身合天道!”

    燧人氏一步踏前,身周火光爆涌,嗓音如数百人齐声呐喊,粗狂豪迈!

    “那道祖,你到底是天道,还是生灵!”

    鸿钧淡然道:“贫道是天道,也是生灵。”

    燧人氏默然,身形踏步向前,火光直指鸿钧!

    “罢了,”鸿钧道祖叹道,“一饮一啄皆有定数,天道有缺、人心浮动,贫道只问你,人皇当如何伐天?”

    “毁紫霄,破天道。”

    鸿钧道祖曰:

    “天道为道则聚合,由盘古神意志激发,无形、无色、无道、无体,故无生无灭。

    天道而今有私欲,有执念,根源反倒来自于人族,凡人私欲无所控,私欲侵染大道、大道利于天道。

    然天道执念不过天地稳固,天道私欲不过天长地安。”

    燧人氏却道:“我只知,天不公,地不平,人自鸣。”

    鸿钧道祖目中酝出道道雷光,无边雷霆化作数百条雷龙,在他背后张牙舞爪,浩荡天威缓缓开拔。

    正此时!

    一抹道韵显露,黑白二气流转,笼罩在人族英灵正上。

    一名老道自混沌而来,面容枯槁、身形笼罩一缕缕道韵,双目半睁,坐于人族英灵大军之右侧。

    “天之道,利而不害。”

    太清,老子。

    又有两道身影自混沌踏步而来。

    左侧这人背负双手,中年面容,身周散发清正道韵,面容威严却又和蔼可亲。

    他含笑道:“老师,天道当无私无情,如此方不失公正。”

    右侧那青年道者抱剑轻笑:“不只是人族会为此焦虑,老师,这般天道,我也有些不服。”

    言说中,两道身影一左一右,立于老子身后。

    鸿钧道祖叹道:“此事与圣人大教无关。”

    “但老师,”通天教主答,“我们都是以教化人族而立教,虽此后没做多少事,但总归是有一份气运牵扯。

    大劫当前,还请老师能体察生灵之不幸,给人族一个机会。”

    燧人氏道:“伐天之事,一人当之。”

    此地乾坤瞬间安静了下来,没有任何风吹草动,不存在半点呼吸响动。

    李长寿低头皱眉,抬手拉了下身旁姮娥。

    姮娥会意,知晓自己出手之时已到,但面对如此天威、如此强者威压,一颗芳心也是颇为紧张。

    可心底那份空缺,那悠久岁月带来的虚无感,此刻涌了出来。

    她向前半步,对着道祖缓缓跪伏,失声痛哭、泣不成声。

    “求道祖,将我所缺的那块拼图,还给我……”

    道祖双目凝视李长寿,面容之上划过几分怒意;李长寿只是低头不语,权当自己没注意到道祖的视线。

    “罢了。”

    鸿钧闭目轻叹,左手抬起,袖袍挥舞间,姮娥径直昏迷了过去,此地混沌乾坤骤然变了个模样。

    无数条大道化为光柱具象,纵横交错,编织出了一个巨大的网格,将巨蛋状的洪荒天地笼罩其中。

    就在这网格正上方,一名面容有些模糊的老道静静盘坐,此刻发出了一声冷哼。

    燧人氏双目一凝,面狰狞,身形被火光包裹冲天而起。

    那老道模糊的面容似是在冷笑,抬手撒落无数雷霆,顷刻间将燧人氏包裹!

    轩辕黄帝大剑刚要前指,那燧人氏的低吼声传遍各处:

    “首领先战!”

    声浪中,魔焰如千里直径的莲花爆涌,无尽雷霆宛若琉璃成片的崩碎!

    燧人氏冲出这无尽火莲,身形宛若一把绝天之剑,贯穿苍穹之顶,直至天道被道祖具象出身形!

    这一战……

    这一战!

    李长寿抬头看去。

    看着无数条大道的投影在燧人氏与天道虚影之间绽放,看着那滚滚魔气与无尽火焰冲开一切、撕碎一切的蛮横与霸道。

    不知为何,他心底泛起了几分悲凉之感。

    燧人氏的火焰越发浓烈。

    燧人氏的生机却在逐步萎缩。

    那天道虚影,有无尽神通、无尽灵力,抬手造化无数流光,张手掌控乾坤岁月。

    但一切道与法,都拦不下燧人前冲的单薄身影!

    天道虚影在退!

    它只能退避!

    这一瞬,洪荒天地,无数人族额头飞出微弱的光点,那燧人氏额头燃烧起了金红色的火焰,身后出现了无边无际、无法计算的身影!

    那是女娲静坐的泥潭旁,呜呜呀呀跳动的男女;

    是这低头俯首,钻木取火的老者,目中带着浓浓的哀思;

    是坐在河边低头推算异数,面前摆着度量之物的温顺长者。

    是一名身披兽衣,看着路边灵草,提笔在石板上刻下几行字迹,然后将草小心送入口中的中年男人。

    是高举长剑,号令无边无际人族大军清扫旧时余孽的潇洒王者;

    是扛着斧头,奔波在滔滔洪水,与恶龙生死肉搏的壮汉!

    还有更多身影。

    他们身着兽皮衣采摘狩猎,奔驰在大地上;

    他们手提兵刃,直面天地间的强者,将老弱护在身旁;

    他们高声诵读圣贤之章,为众生疾苦奔走疾呼……

    此刻,都在此地,都在那火焰之中,都在那老者身后!

    天道虚影冷哼一声,无边混沌翻涌,万千光柱轰砸而来!

    燧人氏低声怒吼,身后的重重身影被冲散,却又瞬间聚合,以愤怒为焰,汇聚众生意志,只为隔绝天道之私欲!

    “长寿。”

    一声呼唤在耳旁响起,李长寿抬头看向身前的轩辕黄帝,后者正含笑看着他。

    轩辕黄帝道:“三件事。

    第一,天、地、人,三道理应均衡,方才是洪荒该有的样子。

    第二,前辈方才对我们传声,火云洞今后会听你安排,也不知你刚才对前辈说了什么,但你无疑做到了。

    第三,这天地间,除却神通、法宝,还有一条大道拥有无穷尽的力量,这是天道最为忌惮的,今日只能用在这天道的化身之上,多少还有些遗憾。

    天道是无法被抹杀的,这是我们早已知晓之事,而今与前辈斗法的,不过是天道的一缕念头罢了。

    但这缕念头却是灾祸之源,天道之私欲,也可以算是天道的本我。

    看好了,时机差不多了。”

    轩辕黄帝话语一顿,轻轻叹了口气,崆峒印缓缓飘到身前,那把大剑被他扔在侧旁,双手连连掐印。

    两侧战车之上,伏羲氏、神农氏身影自车架跃起,身形化作两团彗星般的光芒,撞向虚空之中火焰最浓密处。

    燧人氏抬手遮天,额头火光迸发而出,浑身肌肤竟化作金红之色!

    神农氏、伏羲氏身后,无数光点迅速汇聚,两人竟化作两颗‘箭头’。

    正此时!

    那英灵大军齐齐飞起,身形径直化作金色光芒,凝成一条条锁链,接续自那箭头之后,接续自那燧人氏身形之后!

    人之锁!

    欲锁天!

    三清圣人默然,鸿钧道祖皱眉。

    李长寿双拳紧握,时刻催动空明道心!

    轩辕黄帝低头喷了口鲜血,双手虚托崆峒印一步跃起,对那大战之地远远一扔!

    天道虚影突然挣开燧人氏火焰的夹裹,身影立刻就要朝混沌海遁走。

    电光火石之间,一道身影却自混沌海而来,包裹五彩神光,头顶太极宝图,左手掌推,右拳紧握,对那天道虚影一拳砸下!

    人教玄都大法师……不!

    他是人族圣师,无名!

    光芒爆涌,太极图的黑白光辉,竟直接黯淡了下去,大法师身形被直接撞飞,低头喷出一口鲜血。

    而那天道虚影却被他刚到一拳击退,被火焰、被草木、被龟壳,瞬息笼罩!

    崆峒宝印发出阵阵龙吼凤鸣!

    三界各处,人族额头出现微弱的火焰,只是凡人不曾察觉,仙人不知何事。

    在那天外之地,轩辕黄帝嘴里含着鲜血,双手飞速结印,引来无数金光加持于三条已无比巨大、无边无际的锁链之上,最终对天道虚影张开右手,狠狠一攥。

    此为!

    人族意志!

    天之枷锁!

    “镇!”

    嗡——

    ……

    这股力量。

    李长寿仰头看着,看着那虚无之间,一条条迅速修复、规整的大道。

    看着那已经化作漫天七彩花瓣消散于无形的三条枷锁,感受着天道原本那如同凹凸不平的沙丘,被一只大手抚平后的顺畅与柔顺。

    似乎,天道的私念已是被镇压。

    只是身后的英灵大军并未再回来,他们已化作枷锁,烙印在了天道。

    这就是天道所忌惮的力量吧。

    道祖已消失不见,紫霄宫归于平静,三清圣人也已离去。

    李长寿身周,那些车架在化作点点金沙,随风飘散,只有脚下的这座车架还保持着平稳。

    姮娥被轩辕黄帝牵引回了车架中,继续昏睡。

    无边混沌气息倒涌而来,扑灭了一小团火焰,李长寿下意识就冲了出来,与其他几道流光同时冲到了那火焰熄灭之地。

    他擅遁法,也研究过混沌海中的遁法,此前一直没动手做任何事,法力充盈,又有八九玄功……

    他最先冲到了燧人氏身旁,扶住了那摇摇欲坠的身影,却感觉这身影有自己无法承受的重量。

    李长寿跪坐下来,将正费力喘息的燧人氏紧紧抱住,想要注入仙力,却发现自己握住的只是顽石,是枯骨。

    心底,燧人氏的嗓音断断续续,这是只有他们彼此能听到的心声。

    ‘我……我这老骨头……帮上你了吗?’

    ‘帮上了,帮上了……’

    燧人氏露出几分微笑,闭目轻轻叹息,身体缓缓变得透明。

    大法师、神农氏、伏羲氏落在侧旁,或是负手轻叹,或是低头不语。

    燧人氏下意识抓住李长寿的袍子边缘,睁开双眼时,目中出现了如往昔那般的神光。

    ‘抱歉啊,后辈。

    当年为了对抗妖皇已经让我拼尽全力,没办法多做其他事。

    若是我能想到更好的方法,或是当时有更优秀的首领能代替我的位置,完成最后的人族天庭,那大概便不会有今日的困局吧。

    还要将人族今后的薪火放在你肩上。

    你能站在人族之外,脱离天道影响,这是我们这些老的不能做到的。

    今后就算失败了也没什么,这团火就算熄灭了也没什么,总会再被点起来。

    别怕,总会被点起来。’

    ‘不会败的,一定!不会败的!’

    李长寿手掌紧紧握住那迅速干瘪的臂膀,似是稍微用力太大了些,燧人氏那身影悄然破碎,如同火光闪灭,化作一捧灰烬,散入混沌烟雾。

    一团烛火般的火焰自灰烬飞出,没入李长寿胸口。

    那烟雾迷蒙,不知是谁在轻声地叹。

    行走在大地上的人们,跟随在零星火点之后,找寻着隐蔽的地穴……

    那深邃潮湿的大地深处,佝偻的身影搓动着手中的圆木……

    散发着不祥的碑文前,那只大手捏碎了其上的禁锢,将自身缀于黑暗……

    横压一切的妖庭前,燃烧起重重火焰,扯碎了妖族之天。

    后来者们啊……

    天空是妖族的,大地是巫们的,但我们却能站在大地上,肩并肩眺望着天空。

    薪火不息,意志不灭。

    人道永恒。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我真没想重生啊》 《万族之劫》 《剑来》 《大奉打更人》 《地球第一剑》 《洪荒二郎传》 《临渊行》 《三寸人间》 《龙族1·火之晨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