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朝歌城诸侯大会,东伯候姜桓楚、西伯侯姬昌、北伯侯崇侯虎、南伯候鄂崇禹各率两百路诸侯觐见帝辛。

    帝辛大悦,赐诸多封赏,收各路诸侯讨伐外敌之权于四伯侯,即各路诸侯要对外出兵,必须先报请四伯侯,由四伯侯同意方可。

    四伯侯中,姬昌有贤德之名、鄂崇禹德高望重,列为当朝三公,位极人臣。】

    ……

    ‘这计策是帝辛想的,还是闻仲想的?’

    陈塘关李府后院,李长寿坐在阴凉地,喝着特制凉茶,享受着两名小厮的扇风服务,思索着商国朝堂上刚刚发生的情形。

    总的来说,帝辛这一招走的高明,但也颇为险恶。

    此时八百诸侯中,实力最强的当属姜桓楚,也是辈分最大、与商国关系最密切的。

    ——帝辛的老丈人嘛。

    但三公之名,却给了姬昌和鄂崇禹,有点‘二桃杀三士’内味了。

    将八百诸侯划分为四方诸侯,加强四伯侯的权力,再分化四伯侯,使其不得联合。

    若有小诸侯造反,自有大诸侯镇压,商国可节省不少征战成本,能让诸侯的实力互相内耗。

    再有,那北伯侯崇侯虎是帝辛一手拉起来的大将,北部两百路诸侯造反的风险最低,还可牵制东、西各两百路诸侯,从而达到约束诸侯的目的。

    如此推断,帝辛要最先出手对付的,必然南伯候鄂崇禹。

    李长寿仔细推算了下自身上辈子的记忆,好像这个鄂崇禹死的挺惨……而且相当没有存在感。

    为何说这一招对帝辛而言,也颇为险恶?

    道理很简单:养虎为患。

    四伯侯会进一步成为四只大鳄,威胁商国安稳,若四伯候有一方造反,那必然是做好了准备,背后两百路诸侯同时造反。

    帝辛敢用这招,也是凸显了他的年轻气盛,那是相当的自信。

    也不知帝辛和闻仲能否意识到,接下来商国与诸侯国斗争的重点,就在于挑拨各路大诸侯与中小诸侯之间的关系,使其内乱、无法抱成一团;

    再拉拢小的、围剿大的,配合提升商人素质、强化商人军队,完成进一步中央集权。

    以内镇外,以外压内,这就是商国解决眼前困境的唯一路径。

    当然,这些也只是自己的推测。

    说不定帝辛这一波想的很简单——先竖起四个靶子,让天下诸侯睁眼看着,他如何将这四个靶子挨个掀翻,从而达到杀猴儆鸡的目的。

    呃,不会吧……

    那个不服天命的人皇,不可能连这点政治手腕都没有吧?

    李长寿笑了笑,听着侧旁阁楼传来的悠扬乐声,看着春风拂暖、闲庭花落,略微有些出神。

    为何不帮帝辛?

    这个问题反过来就是答案。

    为何要帮帝辛?

    人间帝王事谁又能说的清,自己没必要去做这般事,在旁看着就是了。

    李长寿打了个哈欠,言道:“让弹琴的用点心,搞点欢快的,这是在弹给夫人听吗?这是弹给三少爷!

    这么敷衍,等会扣她赏钱。”

    “是,”背后家丁顿时得了鸡毛令箭一般,趾高气昂跑去了阁楼中。

    正此时,侧旁有两名婢女端着一大一小两碗汤羹,李长寿很自然地端起小碗尝了尝,点头让她们入内送去。

    论养胎。

    李靖事务繁忙,他这个高级家丁兼管家,自是要全程负起责任来。

    而且养胎安胎的这些汤汤水水,味道又不错,这简直就是一种折磨,让他一个纸道人颇为遭罪。

    李长寿将空碗递给身后的丫鬟,淡然道:“通知后厨,多做几份送过来,多加点冰。”

    “是,”那丫鬟柔声应着,低头匆匆而去。

    李长寿惬意地将双脚放在一旁的木椅上,有点老龙王的枯燥感了。

    就在昨天,有个李府的老人拦住回府的李靖李总兵,将某高级家丁平日里作威作福的一面,声泪俱下地告诉了李靖,结果……

    那老人今天领了后面十年的工钱,被赶出了李府大宅。

    今时非同往日,李长寿为了方便照顾殷氏和灵珠子转世,早已将身份露给了李靖,并示意李靖不要声张。

    李靖私下里对高级家丁,那都是左口一个义父、右口一个星君,恭敬得很。

    为何李长寿主动暴露?

    玄机就在这座阁楼之下。

    李长寿花费了不少宝材灵石,布置了一层‘养胎’阵,别名‘逆转阴阳净心清煞阵’,在不断洗涤灵胎煞气。

    除此之外,李长寿还要不断出手稳固灵胎。

    此前他告诉李靖,让李靖通知殷氏做好怀胎超过三年的准备,便是要时间深层次压制煞气,将煞气对灵胎的影响降到最低。

    圣人出手,后患无穷。

    对于李长寿而言,与其去帮帝辛延续商国命途,还不如冷眼旁观,将精力花费在培养杨戬、哪吒、雷震子、闻仲、李靖这些未来天庭的大将身上。

    ——闻仲此时的名字已显现在封神榜上,天道对闻仲的安排,已是定下了。

    天道。

    与天道相争,绝不可贪多,要学会圆融变通。

    约一年后,朝歌城传来一则消息。

    【帝辛纳九候之女为妃,藏于深宫中,颇为宠爱。帝辛封九候为三公,引诸多大诸侯不满。】

    来了来了,帝辛杀九候的剧本来了,就看帝辛什么时候动手了。

    李长寿尝试让自己冷血一些,不去在乎几人性命,去看后续事件。

    这次动手算是商国的一次机会,也算是帝辛的一搏,借九候立下人皇威严,震慑各路诸侯。

    九候虽然也是一方大诸侯,但比起东南西北四伯侯明显差了一个档次,因其女而位列三公,难以服众。

    一定程度上而言,大商已经站在兴亡的十字路口。

    帝辛的后续抉择相当重要。

    是按李长寿印象中的那般,随便找了个借口,以九候之女伺候不好自己,而迁怒九候,从而趁机诛杀南伯候。

    还是有了更高明的解法,让南伯候吃亏却不敢言语。

    李长寿拭目以待。

    越是这种时候,微操越重要,希望帝辛和闻仲能明白这般道理,别让天道赢得太轻松吧。

    再说李府这边。

    殷氏怀胎一年半,在陈塘关引起了轩然大波。

    不知是哪来的传言,说李总兵的夫人怀的第三子是妖魔,只有妖魔才有这般异象。

    李长寿淡定一笑,开始亲自操刀陈塘关内的舆论,先是暗中放出几条传言,编造了个‘仙男下凡’的寓言小故事。

    为此,还特意从南海之滨调来了几名海神教的神使,将竹板说唱这般技艺,流传在了东海之滨。

    再配合上,李府后院时不时的闪烁仙光、氤氲仙云,让李家宅院一时成了颇为神圣之所在,不少凡人会来此地拜祭。

    渐渐的,陈塘关外,出现了一些妖兵骚扰凡人村落。

    李靖反应迅速,领兵四处搜寻,于山林中与妖兵大战数月,将妖兵驱离。

    但沉寂已久的妖族势力,再次蔓延到了陈塘关附近,已是不争之事实。

    李靖越发忙碌。

    但无妨,李长寿早就算到了这一遭,纸道人无时无刻守护在灵胎百丈范围内,以防再遭算计。

    就这般,殷氏怀胎三年有余。

    这段时日,朝歌城中已是掀过了一次血雨腥风,帝辛因九候之女行刺,定九候有不臣之心,诛九候。

    南伯候鄂崇禹为九候求情,被盛怒的帝辛处以极刑。

    商本就有诸多酷刑,借此威慑奴隶、巩固统治,这极刑五花八门,完全不带重样的。

    南路二百路诸侯一时间惶恐不安,早有准备的商军开赴南境,新的南伯候很快就被帝辛立了起来。

    北伯侯崇侯虎暗中禀告,言说西伯侯姬昌私下里嗟叹九候、鄂崇禹之事。

    出身卑微的上大夫费仲,趁商国威势正浓,请帝辛杀西伯侯姬昌。

    帝辛犹豫一二,因西伯侯于诸侯中威势颇高,若杀之恐引起太多诸侯心生反意,并未同意,囚姬昌于羑里,命崇侯虎暗中征伐周国势力,削弱群龙无首的周国。

    因此事,八百诸侯有不少起了反意,帝辛拜太师闻仲为主帅,率商军东征西讨,镇压叛国,大商国运一时越发昌隆。

    这些,都是一眼能看到的商国大事。

    而在这些大事的间隙中……

    帝辛时常宴商人长寿老者,祭祀时与商人同食同乐,鼓励商人婚配生育,派自己信任的老臣督促商国各地发展农桑。

    又亲自插手商国女祭团的排舞与祭祀之事,打破女祭团对神权的独家解释权。

    而因国务繁忙,帝辛后宫仅有姜王后、几位妃嫔,与姜王后育有二子,殷洪殷郊。

    偶尔李靖与殷氏夜话,说起帝辛也是颇为感慨。

    若帝辛能将八百诸侯之患镇压下去,说不得就是商国二次中兴的雄主;若经不起后续诸侯反扑,怕是难得善终。

    殷氏问李靖:“那夫君对大王可有异心?”

    “食君之禄,自是为大商镇守边关。”

    李靖笑道:“咱们镇守的是人与妖的边界,身后的权势相争与你我无关。”

    李长寿对李靖的这般觉悟,倒是颇感意外。

    他还以为李靖会是个愚忠之人。

    显然,自己此前的教育也很有成效嘛。

    最近殷氏已感觉到自身即将支撑不住,腹中胎儿已是必须降世,但她并未开口,只是每日默默忍受。

    李长寿暗中施法,缓解了殷氏些许压力,已做好了迎接哪吒降世的万全准备。

    而当李长寿这边正忙碌,朝歌城传来了一条让他精神一震的消息。

    【半个月后,帝辛即将拜祭圣母女娲庙。】

    这天,终究是来了。

    李长寿对此也做了些准备,但他不会去干涉什么,只是从侧旁看着,打开一些留影球,记录下一些珍贵的时刻。

    他想看看,到底是当代人皇劫运上头,还是有人暗中算计,要加速封神杀劫。

    只要真有人动手,无论是谁,李长寿都要抓住对方把柄。

    算计人皇,此事可大可小,给了自己借题发挥的可能。

    而当李长寿想将目光暂时挪去圣母庙时,陈塘关之外的清水河中,忽而多了一缕独特的气息。

    夜空中,李长寿的一具纸道人闪到高空,定睛看去。

    却见河滩处,一条小青龙悄悄游上岸边,好奇地打量着各处,摇身一变化身一名少年,身着白衣华袍、脚踏一尘不染的云靴,手中拿着一把折扇。

    他自是生的剑眉星目,依稀有几分敖乙的样貌,但面色有些发白。

    仔细感应……

    嗨,龙族老毛病了,根基不稳、本源缺损,一看就是小小年纪不学好,跟一些侍女龙女瞎混了。

    这小龙此刻眺望着远处的农舍,摇头晃脑吟诗一首,背着手迈步而行。

    路过一处村舍旁,他停下脚步,在外轻吟一声,问道:

    “星夜路难行,不知此地可否收容在下留宿一晚?定有钱帛相赠。”

    那木门拉开,显露出一名渔家少女窈窕的身影,好奇地打量了门外这俏公子一眼,不由面色泛红,连忙回身喊爹娘。

    李长寿额头挂了几个问号,也不知这小龙是做什么。

    想着圣母庙那边还有半个月的功夫,也就暗中盯了几日。

    接下来的情形,让李长寿颇感头大。

    小龙与那渔家女子眉来眼去半夜,两人就已是有了肌肤之亲,更是约好私奔之事,第二日清晨与那渔家女子偷偷离开,还真留下了些许金银。

    然后就是一些不可描述、少儿不宜的画面了。

    后面发生的事,就十分‘童话’。

    那英俊的少年与渔家女子几夕欢愉,在一个星夜,女子熟睡时,少年悄然离开了女子身侧,只留下一颗硕大的珍珠。

    女子醒来后痛哭半日,握着那珍珠四处找寻,最后失魂落魄地走回了自己家中,被父母责骂一番,传出了不太好的名声。

    这……

    李长寿顿时有点头大。

    这算什么?

    东海龙王三太子的风流之旅?

    那些金银能换来一名良家女子的感情和名声吗?

    虽然这时的民风有些开明,很多男子女子婚前也都有过经历,但这……啊这!

    想打这小龙一顿。

    还好那女子并未有身孕,也算不幸中的万幸,但一颗心已是迷迷蒙蒙,终日都是那狠心人儿的影子,茶饭不思、日渐消瘦。

    此事还真不好定罪。

    两人是你情我愿,这龙太子也没用任何法术,就是几句温声细语,依靠着自身出众的外形,轻易得了女子芳心。

    罢了,先不管这浪荡小青龙,回头让敖乙好好管教管教。

    朝歌城中,帝辛的车架已浩浩荡荡开拔,封神大劫至关重要的一场算计就要上演,他还是多关注下这边的大事……

    哗——

    李长寿纸道人的耳尖一动,风语咒带来了一些奇特的水声扰动。

    他定睛看去,却见在几百里外的一处海滩,那条小青龙游出海面、化作人形,依然是那般迷死凡人少女的打扮,挺胸抬头、露出谦逊的面容,朝不远处村落而去。

    不多时,他很有目的性地站在一处村舍前,温声道:

    “星夜路难行,不知此地可否收容在下留宿一晚?定有钱帛相赠。”

    木门拉开,又是一位面容姣好的渔家女子。

    李长寿:……

    这小龙!

    才半天!

    是海族妹子不香了,还是龙族妹子不美了?天天往人族这边跑干什么!

    而且比起上次,这次明显手段更为老练,甜言蜜语信手拈来,那女子很快就被迷的晕头转向。

    这也不能怪那女子,若是两者移位,海中那些穿着仙裙的绝美龙女,来渔夫家里借宿还主动说寂寞,渔夫也顶不住。

    寓言故事不都是这么写的嘛?

    人族老传统了。

    李长寿突然想写一本《龙族解剖指导》,与《莫生气》、《爱在人间》、《善论》一同,作为小哪吒的启蒙读物。

    哼!

    先去圣母庙那边看完戏,稍后再来处置也不迟。</div>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我真没想重生啊》 《万族之劫》 《剑来》 《大奉打更人》 《地球第一剑》 《洪荒二郎传》 《临渊行》 《三寸人间》 《龙族1·火之晨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