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咋了老弟?

    刚才怎么感觉到,太极图和圣人道韵怼起来了?”

    陈塘关突然变得热闹了起来。

    一场不算激烈的短暂斗法,引来了道道关注的目光;而当不少大能大神通者,发现斗法的是谁,几个大能想都没想,直接冲了过来。

    比如那道水蓝光芒闪过,天空被人扯开一扇窗,有颗脑袋探了出来,相貌堂堂、须发飘舞,自是凭定海神珠最先赶至的赵公明。

    这时李长寿连传声都来不及,只得飞到空中迎接。

    他还没来得及说话,一朵白云缓缓凝成,其内有一道曼妙绝尘的倩影凝实,双手端在身前,缓步走来。

    不类凡俗,不类仙神,世间只此一人。

    自是云霄。

    这是李长寿传声都阻拦不住的。

    云霄仙子登场太过匆忙,没有隐藏身形便飞到李长寿身侧,低声道:“怎得与圣人动手了?”

    话语中带着的那般担忧与嗔责,将李长寿心底的郁闷迅速扫空。

    李长寿笑道:“一些小冲突罢了,不必担心。”

    “这……”

    云霄禁不住露出几分苦笑,叹道:“三仙岛就在东海,你为何不提前招我过来。”

    李长寿指了指阁楼中的几道身影,“是灵珠子。”

    “嗯,”云霄顿时明了其内牵扯,也知了李长寿为难之处。

    阐截已分。

    赵公明在旁边抱着胳膊看了一阵,笑道:“既然无事,那老哥就先回去了,你们聊、你们聊。”

    “多谢老哥挂念。”

    “一家人客气啥。”

    赵公明摆摆手,哼着小调驾定海神珠而去。

    他前脚刚走,高空就出现了一朵金云,天庭元帅荃峒匆匆而来,后续还有一道道金光,其内满是人影。

    “长庚可受伤了?那西方教圣人还不安宁!当真要把他灵山全砸碎了才行!”

    天帝震怒。

    李长寿对云霄歉然一笑,连忙迎了上去,解释自己刚才只是与西方教圣人进行了一场友好的切磋与指点,并不想将事情闹大。

    荃峒见李长寿安然无恙,这才松了口气,平复下心境,问询李长寿发生了何事。

    李长寿心底念头一转,用了一点话术。

    他传声道:“陛下,您对李靖一家是否熟悉?

    若不熟悉,可透过大劫、看一看天机,就明小神今日为何,宁肯直面圣人,也要护住他一家老小。”

    荃峒心神一动,掐指推算,很快就看到了点什么,目中一震,看李长寿的面容满是感动。

    “长庚你……”

    “小事,小事,”李长寿传声劝道,“陛下您先回天庭,这般化身暴露了也不妥当,小神将此地之事处理妥当了,再去找您详细禀告。”

    荃峒一阵点头,低声道:“辛苦长庚,若再有圣人来袭,你莫要独面,吾自有战圣人之法。”

    “多谢陛下关怀,咱们还是要敬圣人。”

    荃峒走的时候,目中满是感伤。

    他突然想明白了。

    封神大劫之后,长庚爱卿离开天庭是不得不做之事,不然光芒就盖过他这个天帝了。

    而长庚心底挂念天庭,担心自己无将可用,先是杨戬,又是李靖一家,当真可谓是煞费苦心,为天庭操碎了心。

    想想他这个天帝,在长庚为了天庭长盛不衰而四处奔波、甚至与圣人交手时,他还在枯燥地听曲儿、赏舞,与师妹恩恩爱爱、如胶似漆。

    嗯……

    “接着奏乐,接着舞。”

    瑶池,白衣玉帝面色稍缓,淡然道了句,而后满心内疚地继续看舞。

    侧旁有仙子那柔软白皙的手指剥开玉葡萄,送到玉帝嘴边,被玉帝满是惭愧的一口吞下,继续用枯燥折磨自身。

    做天帝,当真辛苦,期间的枯燥和痛苦,非常人可知。

    ……

    半日后,李府后院,阁楼底层。

    李长寿并未让云霄在此地久留,与云霄约好忙完这一波就去三仙岛相聚,便让她回岛上继续闭关不要乱走。

    一番依依惜别,两人也不好显得太过亲近。

    云霄走后,前后又有七八名高手寻来,既有截教多宝道人,也有阐教云中子。

    李长寿独自应对,面对两边也是不同的说辞。

    对截教,自是将事情往小了说,言说灵珠子与自己关系亲近,故遭了西方教圣人算计。

    对阐教,那是把事情往大了扯,说是西方教圣人有意以煞气污了灵珠子,让原本温润儒雅的灵珠子,变成一个一点就炸的火系阵法。

    只待封神大劫,再借这般棋子,让阐教与截教全面开战。

    云中子……似乎真的信了。

    他下来看望了两位同门以及李靖一家,口头表达了下对李靖一家的慰问,就匆匆回返玉虚宫,将此事禀告给广成子与南极仙翁。

    云中子走后,陈塘关也总算安静了下来。

    李靖下达简单军令,命人张贴告示,对百姓言说是千年不出世的老妖袭击陈塘关,所幸有仙人相助,抵挡住了这般攻势。

    都已经撕破脸了,也不必在意措辞如何,安定民心最为重要。

    李靖不敢多耽误,做完这些就匆匆回到殷氏身侧。

    此刻,他正拥着殷氏站在侧旁,看看李长寿,再看看太乙真人,也不知自己该说些什么比较好。

    气氛略微有些沉闷。

    杨戬抱着自己的长枪,倚在门边,对着远方的云朵出神,似乎在思考一些比较大的命题。

    云啊,山啊,命啊之类的。

    厅内三位大仙此刻都保持着沉默,玉鼎真人伤势较重,已用了李长寿给的灵丹,自是没有什么大碍,只需稍后几年静修调养。

    杨戬突然开口问道:“此事难不成就这么算了?”

    太乙真人嘴角一撇,骂道:“西方教某圣人脸都不要了,咱们还能怎么办?打又打不过,也就只能在这里骂几句出气。”

    李长寿沉声道:“老师已教训了西方教那圣人一顿,不过怕难让他长记性。

    大圣人默认了小圣人胡闹,说明西方教的策略已转变为积极干预封神大劫,还是圣人直接干预。

    这才是咱们最需头疼的问题。”

    太乙真人有些欲言又止,随之也只是低声叹了口气。

    杨戬问:“为何咱们阐教就不能打上灵山?”

    “因为现在是我们求着他们!”

    太乙真人咬牙道了句,随后一甩衣袖,并未多说。

    李长寿道:“杨戬,不要只去看表象,表象往往是透过一层层透镜展露出的虚假,要去看问题的本质。

    很多事,不能只去感受,要去理解。

    就比如此时……

    考考你,阐教为何如此被动?”

    太乙真人顿时有些哭笑不得,玉鼎真人也睁眼看向了杨戬。

    杨戬思索一阵,沉声道:“而今西方教已算是提前出局,其内弟子门人折损太多,又有大兴的命途、天道不会允许西方教被覆灭。

    故,西方教的二圣人开始肆无忌惮出手,他本就不在乎面皮。

    至于阐教为何处处被动……

    正如师伯所说,是阐教有求于西方教了。

    若是不借这两名圣人之力,阐截之间难以平衡,杀劫到顶点,阐教几乎必败。

    还是回到了最根本的问题,阐截教义不同,两边仙人数量相差太多。”

    李长寿缓缓点头,笑道:

    “确实是这般道理,你理解也算到位。

    既然明白这些,就不要总是说那些意气用事的话语,你该多几分沉稳,留给你成长的时间已是不多了。”

    杨戬面露惭色,低头行礼。

    玉鼎真人露出几分满意的笑容,缓缓闭目,继续调息。

    李靖在旁小心翼翼地开口:“义父,我夫人此时如何了?”

    “啊,两位来坐就是了,”李长寿笑道,“我用本来面目时,莫要义父义父的喊,你现在看起来可比我苍老多了。”

    李靖尴尬一笑,连忙扶着自己夫人向前,在李长寿身侧入座。

    殷夫人还有些懵,此刻只是抬手捂着小腹,略有些茫然无措。

    她就睡了一觉,咋感觉天地都变了,睡醒还出了一身虚汗,又感知到了自己孕育了新的小家伙。

    李靖道:“此次,多谢星君大人与两位仙人出手相助。”

    太乙真人嘴角一撇,玉鼎真人缓缓点头。

    李长寿笑道:“你为何不觉得,是我们给你家带来了麻烦?”

    “这……”

    李靖低声道:“我只知夫人腹中孩儿,是阐教大仙太乙真人弟子的转世,其他却是不太明了。

    星君大人,我在凡尘为将已久,对如今这天地间的大势,当真看不通透。

    那西方教的圣人,为何要害我夫人孩儿?”

    “很大程度上是报复我,”李长寿叹道,“现在洪荒都知你是我义子,此次就是因这事,为你引来了麻烦。

    我暗中布置了许久,依旧未能防住,最后差些功亏一篑。”

    李靖忙道:“星君莫要如此言语,恶人为恶,非良善者之罪。

    李靖修行时,常听闻六圣之传闻,不曾想今日见到了圣人,这圣人却对李靖喊打喊杀,着实……

    唉。”

    李靖叹了声,面容说不出的苦涩。

    为人夫、为人父,最怕的就是这般无力保护他们的感觉。

    殷氏小声问:“前辈,我腹中孩儿怎样了?”

    “放心,他无事。”

    李长寿下意识地看了眼殷氏的衣裙,又觉得这般太过失礼,连忙收回目光。

    他道:“李夫人梦中可有什么异样?”

    殷氏柔声道:“我见到了一位少年,他对我行礼说了句抱歉,可我不知他为何要道歉,刚想与他说话,他就已消失不见。”

    “他是觉得牵连了你们,有些过意不去。”

    李长寿温声说着,“灵珠子本身是十分温柔之人,此前太乙师兄还觉得他太文秀、不够粗鲁,让我带去天庭历练,增些男子气概。

    你们的第三子,命中该是灵珠子转世,而在我与他师父安排下,想将灵珠子打造为一名杰出的仙人。

    可惜,他为了不牵连你们夫妇,主动吸纳了那些煞气,与煞气相融、相解,再无记忆留下。

    以后他只是你们的三子,你不必多想,正常投胎转世也是差不多的流程。”

    李靖道:“星君大人言重了,那位……那位少侠有情有义,侠肝义胆,李靖能做他转世身之父,已是莫大的福分。”

    殷氏忙问:“那少年,已不在了吗?”

    “他不正在李夫人腹中?”李长寿反声问,“前世记忆本就不该觉醒,此事也当立为天规了。”

    殷氏抬手轻抚着略微隆起的小腹,轻轻松了口气。

    李长寿对李靖打了个眼神,后者温声安抚殷氏几句,送殷氏去楼上歇息。

    待李靖折返,李长寿抬手布置了一层隔音结界。

    杨戬也从门口凑了过来,皱眉看向这位师叔。

    李长寿道:“各位,还是做好最坏的打算,灵珠子记忆消散,原本性格我不知能保留几分,但魔祖本源煞气充斥着杀戮之意,我也不知,会对灵珠子影响多深。

    我会一刻不停地想法子,李靖,做好让你夫人怀胎超过十个月的准备。

    有些法子,对胎灵效果更佳。”

    李靖忙道:“全凭星君安排,我与夫人定全力配合。”

    玉鼎真人道:“贫道有静心凝心之法诀符箓,也可炼制些法宝。”

    “有师兄帮忙,事半功倍矣。”

    太乙真人自嘲一笑:“这次,不用担心他没男儿气概了。”

    李长寿却道:“男儿气概不是喊打喊杀,也不是旺盛的体毛和强健的体魄。”

    太乙真人嘴角一撇,却是懒得辩驳。

    杨戬问:“咱们还需注意什么?”

    “莫要再提灵珠子三个字,”李长寿道,“今日就当灵珠子彻底转世,婴儿落地,太乙师兄你若想收徒,就再收一次。

    李靖,这以后就是你的亲儿子,你要肩负起教育之责。”

    “李靖明白!”

    李长寿心底思索一阵,略微有些烦躁。

    灵珠子、不,哪吒,到底会如何?

    ‘唉,’李长寿心底叹了口气,虽然明白许多道理,也懂此事不应自责,已是全力而为,但心境依然不免有些低落。

    圣人不可死。

    圣人为何不可死?

    天道哪怕不去吃掉圣人,崛起也已是必然,压过六圣也是大势所趋,封神大劫本质上不就是天道的自谋吗?

    罢了,时机不对,自己心确实有些乱了。

    嗡——

    哒~

    一抹道韵在心底流转,些许波痕在心境中缓缓扩散,李长寿怔了下,看着心底缓缓浮现出的那副画面。

    画中,有个光着脚丫、顶着两只发包的小屁孩,正坐在一朵莲花上轻轻晃腿,清秀的小脸上略带无聊,嘴里还叼着一根稻草。

    他似乎感应到了什么,看了眼画面,自身道韵清清正正。

    这是……

    是他,是他,就是他?

    李长寿不由露出几分笑意,知这是老师在用推算到的些许画面安慰自己,让自己不必太担心。

    也对,事在人为。

    不过区区煞气,大不了就是去太清观请老师出手,了不起就是炼化了纳为己用。

    “李靖!”

    李长寿站起身来,李靖立刻应答。

    “星君吩咐。”

    “我先回天庭复命,你稍后分别请一幅玉帝陛下、玄都**师与你师度厄真人的画像挂起来,逢年过节记得烧香祭拜。”

    李长寿淡定地道了句,太乙真人与玉鼎真人也同时站起身来。

    李靖正有些懵,李长寿又道:“还有。”

    “什么?”

    “莫让你夫人累着,安心养胎。”

    李长寿袖袍一摆,不经意间显露出淡淡威严。

    第六圣。

    灵珠子之事,咱们没完!

    ——————

    【PS:后附哪吒定妆照,就是长寿所见画面。

    写文走的是原创路子,不是哪个作品的套路拿来现用,魔童、老哪吒我都很喜欢,也会努力创作出师兄中的哪吒人设~我平时卡文就是在思考这些,前作太多,夹缝求新。】</div>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我真没想重生啊》 《万族之劫》 《剑来》 《大奉打更人》 《地球第一剑》 《洪荒二郎传》 《临渊行》 《三寸人间》 《龙族1·火之晨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