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就去投个胎,至于这么严重吗?还都过来了。”

    乾元山,洞府前。

    太乙真人看着眼前严阵以待的李长寿、玉鼎,还有稍远处拄着三尖两刃枪、开着天眼到处扫来扫去的杨戬,一时间有些无力阴阳。

    李长寿不放心地道:“检查一次灵珠子的胎灵。”

    玉鼎真人缓缓点头:“善。”

    太乙张张嘴,随后就一副认命了的表情,在红袍的袖子中,取出了一颗宝珠。

    其内有个吸吮着大拇指的小小婴孩,依稀有灵珠子那清秀的模样。

    李长寿眉头一皱,立刻察觉到有些不同寻常之处,苦笑道:“太乙师兄,你这是给了灵珠子多少好处?这神魂近乎无垢,直追先天生灵。”

    太乙笑眯了双眼,淡然道:“自己的弟子,自己不去关照还要谁来关照?”

    李长寿有些欲言又止,但还是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关照弟子没错,但这般,却是有些溺爱了,反而对灵珠子转世后的成长不利。

    要帮胎灵状态的灵珠子提升跟脚,自是一件极为艰难之事,更遑论太乙真人这般,将灵珠子今后的‘瓶颈’提前炼化。

    耗费的心血、宝物,李长寿都感觉难以想象。

    果然,这太乙也是个身家深厚的隐藏洪荒土财主。

    小本本记上了。

    玉鼎真人问:“师兄可知,灵珠子该去何处投胎?”

    “陈塘关,李靖夫妇。”

    太乙真人收回胎灵,负手轻笑,目中带着几分揶揄,叹道:“帮徒弟投胎,投着投着,莫名其妙就降了一本。

    是不是啊,李靖的义父大人?”

    李长寿禁不住老脸一红,忙道:“那只是一场误会,一场误会。”

    玉鼎真人却道:“为何是李靖?”

    “其实我也不知,”太乙真人摇摇头,“这念头是前几日自行冒出来的,我自查许久,断定应是外来的念想。”

    言下之意,便是暗指天道的安排。

    玉鼎、太乙、杨戬齐齐看向李长寿,李长寿双手一摊,一副自己什么也不知的纯真面容。

    天道嘛。

    不要尝试去理解,感受就好了。

    “那走吧,”太乙真人笑道,“找个良辰吉日,让灵珠子投胎李家。”

    “不急。”

    李长寿沉吟几声,正色道:“师兄,要不要去请一道二师叔的法旨?护持灵珠子转世?”

    玉鼎真人:……

    杨戬真君:……

    太乙连连摆手:“不至于不至于,咱们几个守着,还能出什么事不成?”

    “稳妥起见,还是去请一道吧,”李长寿苦口婆心地劝着,“不给有心人任何算计的机会,防患于未然。”

    “这……”

    “师兄你可只有灵珠子这一个衣钵传人。”

    “那行吧,”太乙真人败下阵来,皱眉道了句,“那我这就去昆仑山走一趟。”

    李长寿道:“玉鼎师兄,还请陪太乙师兄一同。”

    “善。”

    玉鼎面色凝重地点点头,对李长寿有种蜜汁信任的他,此刻已充分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性’,拽着太乙真人驾云赶往昆仑山。

    杨戬立刻就要跟上去,却被李长寿喊住。

    “杨戬师侄,先与我一同去陈塘关布置一番吧。”

    李长寿一声招呼,杨戬立刻抱拳领命,背着三尖两刃枪,跟在李长寿身侧。

    做一朵云,驾一段路,李长寿带着杨戬朝南赡部洲东北部赶去,目中总是带着几分思索。

    行至半路,杨戬不由问:

    “星君……师叔,是何人要算计灵珠子?”

    “不知,”李长寿缓声道,“可能有人要算计,也可能只是我多想了,但无论我如何推导,总觉有人想要借此事报复,可能性还是蛮大的,能有差不多一成可能。”

    呃?

    杨戬眨眨眼,那他们现在如此紧张,岂非……搁这儿跟云朵互相算计呢?

    李长寿沉吟几声,心神略感不安。

    他仔细推敲自己此时的布置。

    【高级家丁】纸道人在李府,并非是没事乱逛,此时他已在李府地下,在李靖眼皮底下,布置成了绝天断仙大阵,必要时能将李府直接封锁。

    一个最新型的纸道人军团,包括自己能调动的六只‘金丹’纸道人,早已埋在李府地下。

    当年杨戬家中惨剧,李长寿实不想再次发生。

    退一万步,李长寿能接受是自己法力神通不如算计者,而不能接受因为自己麻痹大意,而让灵珠子有所损伤。

    为何他觉得算计者,其实就是西方教某圣人?

    很简单,对方有足够的动机——报复。

    现在西方教的仇恨点,很明显就是在截教与人教。

    李靖当年那一跪,直接让李靖站到了一个,他本不该站到的位置,现如今已经成了最好的靶子。

    这一点,也是李长寿上次推演时才意识到的严重问题。

    某不能提及名讳的第六圣人,曾经亲手对付过杨戬一家,若是对李靖一家出手,那是再合理不过。

    反观道门三位圣人,总不至于因为一个小徒孙,就对西方教圣人出手;

    尤其是在当今封神大劫,没几年就要全面引爆的复杂局势下。

    此时唯一能对抗西方教圣人的,是通天教主。

    但阐教截教刚在朝歌城扳了手腕,自己去请通天教主或是云霄、赵老哥他们,来守护一个阐教未来的金牌打手?

    没这道理。

    大法师与嫂嫂孔宣倒是可以去请,但如此一来,人教全军出击守护阐教一个小弟子转世,又会涉及到圣人面皮,以及人教在封神大劫中的态度。

    此时还不到做出选择之时,老师也只是默许了自己去护着‘义子一家’。

    归根结底,对于道门而言,一个三代弟子的分量还是太轻了。

    李长寿考虑了许久,也只是请来了玉鼎真人与杨戬这对师徒。

    他只是站在自己的立场上,想关照一下与自己感情深厚的灵珠子。

    仅此罢了。

    稳妥起见,自己越不想发生的事越容易发生,李长寿已是默认,灵珠子转世定不会太平静。

    虚惊一场总比措手不及要好。

    小琼峰上,李长寿跪在老师画像前,请来太极图与乾坤尺,带起自己的【人教通用至宝】三件套,叮嘱灵娥和熊伶俐不要外出,本体悄然赶去李府。

    “唉……”

    带着杨戬朝东而去的云上,李长寿轻轻叹了口气。

    杨戬有些纳闷地看着李长寿,目中带着几分不解。

    还有什么事,能难得倒这个男人吗?

    “杨戬。”

    “弟子在,”杨戬下意识低头抱拳。

    李长寿笑道:“不必拘谨……近来修行可安稳?看你道境似乎又高深了些,也是直追阐教各位师兄师姐了。”

    杨戬温和地笑着,用清朗的嗓音回道:“师叔打趣弟子了,弟子这般道行还是太过浅薄,只是有师叔的指点、师父的教导,才走的快了些,根基有些不太稳固。”

    “嗯,你能看出自己根基不稳也是好事。”

    杨戬:……

    他就自谦一句。

    真的不稳吗?

    李长寿自袖中取出一枚玉符,扔到了杨戬手中,笑道:“这是我最近无事时改良的斩道境之法,有助你提升根基,重悟道境。

    待大劫过后,闲来无事时可以多用用。”

    杨戬郑重地将玉符收了起来,对李长寿道:“多谢师叔指点。”

    李长寿摆摆手,继续道:“你如今在天庭中名声斐然,但这些名声都是来自于铜镜体系,太过虚浮。

    是时候学会沉淀自我了。

    你想想,最近直播的时候,是不是总苦于找不到新内容?不知该为天庭仙神呈现什么?”

    “对!”杨戬顿时来了精神,皱眉叹道,“还真是卞庄副统领说的那般,每天绞尽脑汁去想铜镜的内容,太过耗费心神了。

    所以,我打算今后每年播一次,多些时间沉淀自我。

    梅山附近几万里,妖都绝迹了快。”

    李长寿笑而不语,并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继续讨论下去。

    曾几何时,他看这个仔,还是当自己接班人培养的,结果……

    啊,残念。

    赶在太乙和玉鼎真人之前,李长寿的这具纸道人与杨戬先一步赶到了李靖府邸上空。

    两人隐藏身形,杨戬开启天眼,开始观察整个陈塘关。

    李长寿却眺望向了东海方向。

    东海那万里波涛之下,另一场与陈塘关同步的算计也在进行,若进度没有出错,那条小龙也已化形成了翩翩青年。

    “师叔,”杨戬低声道,“为何我觉得陈塘关的灵气走向有些问题,灵气被困在了大城之内,而且积累了许久。

    似乎暗藏了大阵,但布阵者颇为高明。”

    “嗯,”李长寿含笑点头,言道,“大阵是我布的。”

    杨戬当即释然,继续开着天眼扫来扫去。

    【清源道妙真君专属监控系统,无死角、无遗漏,万遍搜查、超长待机。】

    沉默了大概半个时辰,杨戬又问:“师叔,那李府后院的美妇人,便是灵珠子师兄转世身的娘亲?”

    “怎么?可看出什么了?”

    杨戬道:“弟子见她腹结珠胎,已是有了身孕,但胎灵未来,应当就是在等待灵珠子师兄的元神。”

    李长寿笑道:“灵珠子当年的困顿,便是因他灵珠得道,道基有缺,化作人身修行最是合适,这才有了今日投胎之事。”

    “但师叔,咱们为何要这般紧张?”

    杨戬压低嗓音,低声问:“可是没得地府准许?”

    李长寿从袖中默默拿出了一本生死簿分册,展示了下,又淡定地收了起来。

    杨戬当时的表情,十分复杂。

    李长寿笑了笑,静待太乙与玉鼎到来。

    过了大概小半日,太乙真人与玉鼎真人联袂而来,两人表情都有些放松,显然是求圣人法旨之事进展颇为顺利。

    李长寿这具纸道人与两位师兄互相见礼,笑道:“都妥了?”

    “妥了,”太乙真人笑道,“已是给灵珠子镀上了一层圣人道韵。”

    李长寿也轻轻松了口气,做了个请的手势:“三个时辰后便是良辰,请吧。”

    当下,阐教、人教三位圣人弟子、一位圣人徒孙,在李府上空潜藏身形,各自说笑论道,等待良辰吉时到来。

    随着时刻不断临近,太乙真人莫名有些紧张了起来,低声道:

    “长庚,这转世投胎之事,需如何安排?”

    李长寿笑道:“该怎么安排,就怎么安排,只需将胎灵自云上投下,送入殷氏腹中珠胎,只需珠胎有心跳出现,便是转世投胎妥了。

    其他不必多做。”

    话语一顿,李长寿低头看了眼李府,打量了下从云头到殷氏的距离。

    不稳妥。

    “这般,”李长寿道,“我们多费些心思,稍后杨戬负责望风、玉鼎师兄负责掌控局面,我与太乙师兄潜入李夫人侧旁,将胎灵亲自护送进去,如何?”

    太乙真人嘴角一撇:“暗去女子闺阁,当真是天庭权臣能做出的举动。”

    李长寿淡然道:“反正是为灵珠子。”

    “去,去,”太乙真人顿时答应了下来,“稳一点也妥当。”

    玉鼎以为大善,杨戬有点欲言又止,但还是选择默默接受。

    故,这四位实力与颜值并存的神仙,在云上又等了一阵,待时辰差不多,便驾着云头缓缓……落到了李靖后院阁楼的屋顶。

    李长寿打了个手势,四道透明的身影开始忙碌了起来。

    杨戬四处眺望,仙识锁定军营中李靖的身影;

    玉鼎真人胸口浮现出一只玉鼎,一缕奇特的光晕扩散开来,监察此地生灵心神扰动。

    随即就发现了李长寿大批纸道人的存在。

    而李长寿与太乙真人,各自施展化形术化作两只蚊虫,悄悄进了李靖夫妇的卧房。

    软榻上,殷氏斜躺着闭目小憩,手边还有一只竹简,呼吸均匀、面容安详。

    李长寿暗道得罪,太乙真人暗道罪过,两只蚊虫对着殷氏做了个道揖,随之就到了床榻前,化作透明的人影。

    太乙真人对着殷氏抬手一点,殷氏迅速陷入梦境;

    梦中,有个身穿红袍的道者,抱着一个婴孩驾云飞来,在窗外将婴孩扔给了自己……

    而在梦境之外,太乙真人将灵珠子的灵胎拿出,缓缓朝殷氏推去。

    这一瞬,岁月流速似乎变得十分缓慢。

    李长寿心神全开,空明道心早已开启,死死盯着方圆数百里之地。

    三尺、两尺、一尺……

    无事发生?

    自己真的是跟空气斗志斗勇了一阵,西方教圣人没有在此事上报复自己?

    突然!

    李长寿道心悸动,自房中、后院角落、花园、城楼处的纸道人,齐齐看向了城西军营!

    正此时!

    岁月流速仿佛被定格,那是因李长寿心神处理信息的速度暴增,以至于产生的错觉。

    但也只有这般,他才能及时做出反应!

    陈塘关方圆数千里天地突然变暗,一张大手出现在军营上空,对李靖下压抓来!

    伴随大手同时出现的,还有那如同滚滚雷声一般的话语:

    “此子与我西方有缘。”

    大地深处,李长寿双目瞬间绽放水蓝神华!

    太极图,瞬息横空!

    ————

    【PS:下章大章预定,初次正面怼圣,努力在中午前更出来。】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我真没想重生啊》 《万族之劫》 《剑来》 《大奉打更人》 《地球第一剑》 《洪荒二郎传》 《临渊行》 《三寸人间》 《龙族1·火之晨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