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虽然死了个普通圣人弟子,相对于今日这般大战,已算不得什么大事,但不知怎么,在场众仙都有些心悸。

    许是这太白金星出手时,太过轻描淡写;

    又或是杀得太过突然,没有任何征兆,也没有半点回旋的余地。

    那只通天教主赐下的穿心锁,竟有如此威能。

    李长寿宛若刚刚无事发生,带着淡淡的笑意,继续问:

    “各位觉得,我此前提议如何?”

    西方教众仙敢怒,而不敢言。

    有几名圣人亲传目光看向广成子,但广成子此时,已是闭目养神,不再开口多言。

    单从双方非正式结盟的角度而言,阐教今日能出面保下他们,已是仁至义尽。

    而他们此时能活,也不过是因背后站着两位圣人……

    不,不对。

    此时截教不杀他们,更重要的是因,他们要被天道誓言束缚,本身对截教再无威胁。

    今后西方教要报仇雪恨,只能圣人亲自下场。

    这也就天道誓言无法约束圣人,不然今日,怕又是另一番情形了。

    “怎么。”

    李长寿含笑问:“各位可是没了主心骨,为何无一人能答话?”

    “唉……”

    那西方教接引弟子迦叶,缓缓吐了口气,压住自身伤势,起身向前走出两步,对李长寿拱拱手,嘴边依然露出了淡淡的微笑。

    只是这微笑,颇为苦涩。

    他缓声道:

    “今日我灵山遭受之劫,非旁人之过,实灵山合该有之劫。

    今日我灵山遭受之难,非旁人施加,实灵山本应有之难。

    今日我灵山遭受之苦,非旁人给予,实灵山命内有之苦。

    老师与师叔,为兴盛西方劳苦奔波,所行无过,所做无错。

    错因,不过远古上古洪荒以强为尊,强对弱之剥削无人言说过错,而今天道推天庭、建秩序,以护弱为名,削生灵强者。

    今日道门来犯,也只是以强压弱罢了。

    上古诸大教,龙凤巫妖诸大族,皆尊强弱之秩,我西方教不及巫妖残暴,不及龙凤自大,败因皆是无强之过。

    那道门,是否也违背了天道之意?

    那道门,在此次大劫中,当真得以保存?

    截教教运无宝可镇,到底是因为你们业障太多,还是因,你们不得天道所喜?”

    迦叶言罢,嘴角笑意更为浓郁,凝视着李长寿。

    烟雾缭绕,天地缥缈。

    不少道门仙人想出声驳斥迦叶的话语,但话到嘴边,却觉得迦叶所说,也自有一番道理。

    截教不少仙人,此时全然没了覆灭西方、革除大患后的欢欣鼓舞,反而陷入了某种纠结,一个个眉头紧皱。

    李长寿心底微微一叹。

    这西方教能人也是有的,接引的亲传弟子都非善茬。

    只可惜,此时迦叶心态已乱、失却了分寸,绕了半圈得出一个道门也将被天道葬下的结论。

    此时在道门弟子听来,着实没有什么说服力,更像是在泄愤、发狠一般。

    更增几分悲凉之意。

    迦叶道:“太白星君可有辩驳?”

    “没有,道友说的很有道理。”

    李长寿缓缓点头,“就道友这般理论,对我们天庭开展后期工作,有很好的警醒作用。

    西方教可还有什么可说的?”

    迦叶面色有些冷峻,西方教众弟子面色依旧那般如死灰。

    李长寿好整以暇地等了一阵,笑道:“既如此,各位不如就开始立誓吧。”

    西方教众尽默然。

    李长寿等了一阵,嘴边笑意渐渐退却,皱眉看着这些似乎是想拖时间的西方教教众,拂尘微微甩动。

    一抹玉色流光自云霄袖中飞出,在李长寿背后,化出数百丈高玉像之影;

    玉像手臂抬起,对准了灵山大殿。

    李长寿嗓音传来,依然是那般悠闲:“是否立天道誓言?”

    天地间一片寂静。

    李长寿点点头,背后玉像那无神的双目突然绽出紫红色光亮,天地间灵气再次翻涌,玉像背部再次出现一条条七彩斑斓的灵气长河……

    云霄仙子注视着李长寿的纸道人,略有些欲言又止。

    这些事,本该她去做的。

    “立……”

    迦叶有些痛苦地闭上双眸,“我们立大道誓言!”

    李长寿拂尘甩动,背后玉像当即停止聚集灵力。

    一张布帛,自李长寿纸道人袖中飞出,朝着灵山大殿而去。

    李长寿又恢复成了眯眼笑的模样,站在众仙之中,却仿佛不存、不立、不与人知。

    他静静感受着,天地间的大劫之力消退了大概二成。

    此时一具专门悬停在天涯海角之外的纸道人,用望气之法眺望洪荒五部洲,见那把大劫之剑已是缩小了两圈。

    这就是西方教……做出的杰出贡献。

    李长寿的纸道人拿着小本本不断计算,最后得出了一个让他略感还能接受的数字。

    按今日灵山之战折损的高手数量,对应大劫之力消退幅度计算,大劫之力完全消散,需截教、阐教直接死六成‘总实力’。

    所谓的总实力,其实是一个模糊的数值。

    具体含义,就是死一个大罗顶死十个金仙之意,每个生灵个体,代表的生灵之力不同。

    六成,其实也可接受了。

    这个数值,原本是逼近八成的,代表着截教一方差不多全灭,或者阐教全灭、截教死伤大半。

    若是向前追溯,还是因西方教准提圣人,在自己打杀陆压时,没忍住的那一掌,给了自己将西方教拉入封神大劫的机会。

    这次的天道誓言出奇的短。

    毕竟要综合考虑,若是立誓花费时间太长,准提或是接引杀回来了,岂不是功亏一篑?

    随着天际一道闷雷,灵山大殿内渐渐没了诵读誓言之声。

    李长寿将那布帛收回,对着灵山大殿做了个道揖,正色道:

    “多谢各位给贫道这般薄面,自今日起,只要西方教遵守誓言、不对我道门出手,我人教弟子李长庚,自不会再算计各位。

    当然,各位还请遵循天道秩序,莫要做什么歹恶之事。

    天道注视你我。”

    言罢,李长寿背后的玉像化作一束流光,缩回了云霄掌心,在截教仙人们那满是羡慕的目光中,被云霄收回了袖中。

    殿内众西方教弟子默然无语,开启了一层简单的大阵,似是不愿再多说半句。

    “快意,”吕岳背着手,那张老脸上写满了轻松,“今日,当真快意!”

    截教仙纷纷开口发表一些战后宣言,气势高涨、互相团结。

    阐教仙已有退意,广成子对李长寿拱拱手,转身就要离去……

    “广成子师兄。”

    李长寿温声喊住广成子,众阐教仙也停下身形。

    场中焦点再次回到了李长寿的纸道人身上。

    广成子笑道:“长庚师弟可还有其他指教?”

    “指教不敢当,只是有几句话语,要给师兄叮嘱,自然,也要给金灵师姐叮嘱。”

    李长寿故意露出几分苦笑,对着广成子和金灵拱拱手,苦口婆心地言说道:

    “师兄,师姐,下次若是再有这般事,可莫要喊住我了。

    我现如今是天庭仙神,离着天道太近,又是大劫主劫之人。

    按天道之意,我本该对西方、截教、阐教一视同仁,今日能直接针对西方教,也算是光明正大拉了偏架,主要还是因西方教打铁不够自身硬,问题太多。

    但今后……

    大劫已是道门内部自家事,我偏袒哪边都不妥当,只能暂时将天庭仙神的立场,优于道门弟子的立场。

    还请各位师兄师姐多多体谅,多多体谅。”

    李长寿对着四面八方连连做道揖。

    阐、截两教仙人大多还礼,也有人出声劝李长寿不必担心。

    金灵圣母那凶巴巴的漂亮脸蛋上总算露出了少许笑意,笑道:

    “长庚师弟你不必担心,自今日后,我截教仙自不会在洪荒乱走,会主动避开与阐教的众‘道友’的冲突。”

    道友二字,咬的颇重。

    广成子也道:“大劫之下,凡事都有变数,前路未必只有杀机。”

    言罢,广成子对金灵圣母做了个道揖。

    阐教群仙各有所感慨,在十二金仙表率之下,齐齐对截教仙做道揖行礼。

    截教一方,云霄先行还礼,大半截教仙也稀稀拉拉地各自还礼,颇不整齐。

    李长寿见状笑了笑,抬手将缩在灵山大殿正下方的某只青毛大狗摄到身旁,翻身骑了上去,道了句:

    “小神去也。”

    那谛听抖擞精神,忍下此前的惶恐,趾高气昂、抬头挺胸,脚下生出道道青色火焰,驮着李长寿朝天边而去。

    看这老神仙背影,轻轻袅袅、虚虚幻幻,其上似有万千道韵,又似只是一个普通老者。

    金灵圣母做了个手势,截教仙化作道道流光,在天际带出一条长河,朝南赡部洲而去。

    广成子说了句走吧,阐教众仙原路回返,这一趟却是白跑了。

    待众仙各自归去,一股青蓝色的真炎突然在那半截灵山各处燃起,专烧那些残魂、尸身,便是大罗金仙的尸身碎块,都能被这真炎迅速燃尽。

    青炎越来越多,天地间传来恸哭之声,方圆十万里一片肃杀。

    各方洪荒高手见此情形,大多唏嘘不已。

    这自上古至今,在洪荒做下众多恶事,因两圣护持而一度成为凶兽妖兽藏匿之所的灵山,就如此被平了。

    此时两位西方教圣人还未回返,不知其踪迹,也不知他们回来看到这般灵山,会不会直接发狂,掀起圣人大战。

    估计,是不会的。

    细数西方教过往辉煌,上古本是籍籍无名,妖族败落、人族大兴后,因人族俗世规模越来越大,西方教得了赚香火功德之法。

    开始收录凶兽妖兽,为其洗清业障,为自身所用;

    开始凭香火神国以及自身教义,立下一个又一个香火神国,巩固自身教运。

    到他们决定吞并龙族之前,已是达到了势力的顶峰。

    虽然明面势力不敢与道门对碰,但暗中搜罗的‘大军’颇为可怖。

    那,他们又是如何转衰?

    纵观岁月之轴,能见有一明显的印记。

    东海海眼被破。

    李长寿棋差一招,玉帝纯功德金身化身跳海眼堵住海眼,龙族归心天庭,西方教与天庭被推到了对立面。

    西方教的狂妄,天庭开局的微弱,让他们做出了后续一系列致命的判断——

    【天庭大兴与西方大兴冲突,必须压制天庭大兴。】

    再有之前,西方教的思路便是这般——

    【道门若不让开路,我西方如何大兴?如何得来大运道?】

    以及藏在最深的鞭策——

    【西方教圣人是凭宏愿成圣,若西方不能大兴,自身有可能被天道压制。】

    这三条,就是西方教一去不复返的‘源动力’。

    但如果再仔细向回眺望,能见西方教这一路上,遇到了一连串的绊,绊子上刻着一个明晃晃的名。

    海神、水神、太白金星、太清弟子李长庚。

    运筹帷幄之地藏败于他手;

    暗藏机锋的虚菩提遇他就折;

    喊着开心就好的弥勒,被他逼到灵山覆灭之战,连面都不敢露。

    砸西方教山门,破西方教大兴运道,数次让西方教圣人放下自身面皮,以至于到后面西方教圣人的面皮成了笑话,威严无存……

    如果一切能重来,西方教定会有老道站出来,声嘶力竭、苦口婆心,对那时意气风发的地藏,大吼一声:

    ‘你说你惹他干嘛!’

    ……

    半日后,幽冥轮回塔。

    谛听趴在侧旁屏风下,地藏面容灰暗地坐在窗台后,李长寿的纸道人站在轮回塔顶层的书橱旁,端着一本西方教经文津津有味地品读着。

    谛听那双大眼看看这边、又看看那边,心底不由冒出一个奇怪的想法。

    ‘啊,主人若是仙子该多好。’

    “为何不惩处我?”

    地藏低喃着,“灵山十不存九,西方再无崛起之机,李长寿,当真是你赢了。”

    李长寿的纸道人头也不抬地回了句:“此时谈输赢还为时过早,你那两位老师未必没算到这一幕。”

    地藏默然无语,闭目缓缓一叹。

    “那你为何不趁机将我这轮回塔之主的帽子去掉?如此也可断西方教气运根基。”

    “你是六道轮回的补充,我若因此事动你,自是公报私仇了。”

    李长寿笑了笑,将手中经文放回书橱中,手指‘黏’来了另一本。

    肆意偷窥西方教修行法。

    李长寿笑道:“而且你去灵山,本就在我预料之中;你也算有良心,比起你那大师兄好了不知多少。

    这次事就算了,生灵之常情,我回头在玉帝陛下面前替你求求情,也就免了你这次惩处。”

    地藏沉默不语,眼底划过少许思索,过了一阵方才轻声问:

    “阐截之争,是否已无可挽回?”

    “嗯,”李长寿笑意收敛了起来,将手中经文放回原位,施施然走到地藏身旁,随意坐了下去。

    李长寿双目微微闭合,淡然道:“无论我做什么,都抵抗不了天道之力。

    道门早已达到顶峰,向后只有衰落一途。

    最可悲的是,放眼洪荒,天道无法给道门安排一个敌人,只能让道门内部自相残杀。

    西方,燃灯,还有你我,都不过是天道削弱生灵之力的棋子罢了。”

    “你还有均衡大道。”

    “这都是后话,”李长寿问道:“自身之道也是生灵自身的一部分,生灵,当真能与天地抗衡?”

    地藏思索一二,言道:“应是不能。”

    “是啊,不能。”

    李长寿喃喃一句,倚靠着窗下的墙壁,闭上双眼,像是睡着了一般。

    地藏扭头凝视着李长寿的身形,缓缓叹了口气,目中恨意渐渐消散。

    各自有各自立场罢了,其实也不存什么怨恨。

    若暂时忘掉互为对手之事,这家伙一路走来,也颇不容易吧。

    地藏略微出了会儿神。

    片刻后,他板起面容,冷声问:

    “你可是要在此地睡一觉?再修行修行?我这轮回塔不欢迎你这!”

    “小点声,又不是听不到!”

    李长寿咬牙回他,睁眼道:“正跟我家云聊天,好不容易起了点氛围,你吵吵什么!”

    地藏:……

    “哼!沉迷美色!”

    “我愿意。”

    李长寿嘴角一撇,“谛听变个少女,给你主人跳个舞看看。”

    谛听顿时狗脸连带着毛发通红,支支吾吾半天,施展了化形术……

    “对了,”李长寿皱眉看向谛听。

    这家伙,雌还是雄?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我真没想重生啊》 《万族之劫》 《剑来》 《大奉打更人》 《地球第一剑》 《洪荒二郎传》 《临渊行》 《三寸人间》 《龙族1·火之晨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