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师姐,稍后这些时日……咳,我偶然推算到,会有不少事发生。

    假若有一日,截教众仙跟随多宝师兄包围灵山,这时那西方教必定全力狡辩。

    根据我推算,西方教的狡辩主要分为三种。

    其一,是极力否认,说一些侮辱性的东西不是他们做的,若是这般情形,你就不要多管,就当我没说过这些话语,多宝师兄他们自能轻松处理。

    当时应该是铁证如山。

    其二,西方教直接认错,找替死鬼出来试图浇灭截教怒火,这是西方教惯用的手段,甚至会当着你们的面杀了这个替死鬼。

    这时你可以选择站出来,也可选择不站出来……

    如果站出来,就发挥你的优势,表现得惆怅一些、多一些担忧,站在西方教的立场上分辨几句,然后代替他们认错,具体说什么,稍后我会为你设计。

    还有第三种情形,就是西方教拿出所谓的证据,证明那些石碑是旁人诬陷,且能自圆其说,这时你就必须站出来,咬死他们。’

    ‘咬死?直接扑上去咬吗?啊呜这样吗?可我是修元神神通和防御神通……’

    ‘……等等,我考虑下要不要将这般关键的算计交到你手里。’

    ‘呃?’】

    道心深处泛着长庚师弟的种种话语声,龟灵圣母控制着自己的表情,审视着眼前的形势。

    她能做到的,一定可以的。

    就是,初次阴人,多少有些紧张,一颗沉寂了几十个元会的道心,扑腾扑腾的乱跳。

    长庚师弟,真的是个不错的人儿呢。

    人帅气、又聪明,总是有各种各样的谋划,没有任何难题能难倒他。

    偶然还听师尊大人夸赞长庚师弟,说他恐怕早已在算计着跟天道扳手腕……

    怪吓龟的。

    呀,不能乱想,自己要时刻关注场面局势。

    龟灵圣母暗中惊醒,盯着西方教的应对。

    来之前,多宝大师兄已是传声对他们说了,让他们先围而不动,让金灵师姐随意发挥,目的是将西方教两位圣人逼出来。

    为了避免圣人直接屠戮己方高手,先等圣人开战,他们弟子再战,是截教最想见的局面。

    当然,西方教两位圣人也必然会有应对,今日之战远非‘围·杀·撤’这般简单,里面透着层层算计。

    正如长庚师弟所言,能否取胜的关键,在于能否将西方教圣人逼出来。

    这就要他们截教‘占理’,且能对西方教形成源源不断地压迫感。

    长庚师弟给自己安排的这般‘任务’,艰巨又重要。

    龟灵圣母所见——

    金灵师姐怒威摄人,西方教几个老道被吓的说不出话语;

    己方数千仙人围困灵山,截教精英战力几乎全出,威压方圆十万里。

    天地变色,乾坤扭曲。

    宛若要将西牛贺洲自洪荒天地打沉一般。

    这,还是己方众师弟师妹有所克制,并未全露道境,采取了威逼的态势。

    金灵师姐手中龙虎如意光芒大作,云霄师姐的混元金斗也展露出璀璨光亮;

    龟灵圣母会意,双目之中绽出点点青光,手中玉笛散发出阵阵波动。

    截教仙,亮法宝!

    “且慢!且慢!”

    西方教有老道纵声高呼:“我们之间似乎有什么误会!”

    龟灵圣母差点就破功。

    这些人真的是跟长庚师弟说的那般,平时欺负良善就是蛮横霸道、歪嘴冷笑,口上说着‘你与我西方有缘’、‘死道友不死贫道’,坏事做尽,没什么好心眼。

    但一遇到这般困境,比他们更强的势力镇压,就会如缩头乌龟一般,推卸责任、毫无担当。

    他们西方教从根上就烂了,完全就是因为教主品行不正。

    如此一想,龟灵圣母心底再无半分歉疚,开始酝酿着自己的战术,一句句台词已是准备蹦出来。

    就看西方教选择哪个剧本了!

    按此前她们路上约定好的,此刻琼霄师妹站了出来……

    琼霄俏脸微冷,手中金蛟剪传出一声声嘶吼,身周盘旋的缚龙索宛若活过来的一条苍龙。

    她冷声大喊:

    “误会?那咱们误会可就太多了些。

    好一个西方教!

    你们自上古就开始挖我截教弟子入你们西方,甚至为此手段用尽,强逼巧夺!

    我家师尊念在两位西方教圣人同于紫霄宫中听道,不予计较,你们竟还当我截教好欺负!

    这么多年,你们明里暗里挑拨我道门三教关系!

    阐截两教数次冲突,几次流血,哪一次都有你们西方教的影子!

    你们西方盼着大兴,自称有天命在此,可为了大兴如此不择手段,当真就不害臊!

    呸!

    如今大劫降临,你们得罪了我姐夫,被编排进了大劫中,不思如何度过大劫,还在用你们权谋那一套,蛊惑阐教联手与我们截教作对,视我们道门一家三教那血脉之亲于无物!

    这些石碑,你们还故意作古?

    怎么,是要让人觉得,阐截之争乃上古就定下的?

    其心可诛!我截教与你今日必分死活!”

    言罢,琼霄胸口不断起伏,真就把自己说到气愤不行,手中金蛟剪对着面前五名老道直接砸了过去。

    龟灵圣母心底一惊,当真是怕琼霄此举直接引出圣人。

    金蛟剪化出太古苍龙,那几名老道早有提防,齐齐出手应对,宝光绽放,联手之下,却是将金蛟剪挡了回去。

    能被选为副教主,手下自是有真章。

    琼霄杏眼一瞪,立刻就要向前,却被侧旁云霄仙子的目光所阻止。

    云霄顺势向前迈出一步。

    只是一步,几名老道齐齐后退,各自眼中满是忌惮,手中宝光大作。

    一老道急忙喊道:“仙子切勿动手!

    截教莫非如此不讲道理,不由分说、不分青红皂白,就要将我灵山覆灭!?

    同为圣人大教,欺人太甚耳!”

    云霄轻启薄唇,嗓音飘入云间,在灵山各处回荡:

    “是非自有公论,此事任尔如何狡辩,已是既成之事。

    既然西方教选择与我截教对立,且用心歹毒,欲使我截教与阐教争个不死不休,那我截教今日前来,与尔不死不休,不合理吗?”

    “这些石碑的来路还未查清!”

    “这摆明是仙盟在诬陷!”

    “我西方教与截教一向井水不犯河水,为、为何不可能是阐教的计谋?”

    云霄秀眉微皱,当下就要直接出手。

    琼霄却在旁轻哼了声,金蛟剪指着这几名老道,骂道:

    “你刚才说,这是仙盟在诬陷你们?

    那你的意思是说,是天庭有意做局针对你们?换而言之,你在说我姐夫故意给你们灵山泼脏水咯?”

    那几名老道各自皱眉,一人忙道:“也非……”

    “行了,懂了!”琼霄扭头就走,“等我片刻,我去天庭喊我姐夫,让他来主持公道!”

    “大、大可不必!”

    有西方教副教主高呼:“仙子且等,此事何必劳烦太白金星!

    此事……唉!家丑本不想外扬。”

    一直在等着的龟灵圣母心底一跳。

    来了!

    天地间道道视线落在那名老道身上,后者叹了口气,缓声道:

    “此事确实是我西方教内一弟子做的,但这是他擅自妄为,与我西方教本身没有任何关联。

    近来杀劫显现,我西方教上上下下颇为焦虑,有弟子曾对老师禀告,言说要挑拨道门应劫两教,让你们二虎相争、先有一伤。

    这般算计何其幼稚!何其不光彩!

    老师当时就呵斥了那名师弟,并将他逐出灵山,此事我等都可作证,实乃亲眼所见。

    不曾想,他竟凭自己身份去了三千世界,寻到了一处香火鼎盛之处,做下这般勾当……”

    这老道‘讲起’这故事,实可谓句句走心,说到委屈之处还双目含泪。

    其情,简直了。

    天庭太白宫,小琼峰丹房前。

    玄都大法师都是禁不住喃喃嘀咕:“此事当真如此?”

    “自不是,”李长寿缓声道,“明显是西方教准备好的路数,想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常见套路罢了。”

    大法师笑道:“莫非,这些都是师弟你的杰作?”

    李长寿一边点头一边道:“怎么可能?自不是这般,师兄你不知我最近何等忙碌,一直东奔西走。

    明显是西方教有意挑拨道门内部关系,罪不容恕。”

    在场几人顿时明白了什么,也不多说,继续关注局势发展,太极图随时待命。

    铜镜所显,那老道说完故事,西方教交出一名被打到气若游丝的金仙境道人,还不等截教开口,就直接将此人打杀、破散元神,奉上首级。

    金灵圣母大骂西方教无耻,立刻就要甩出玉如意。

    西方教几名副教主老道哭天抢地,连喊截教蛮不讲理,就是要仗势欺人。

    截教众仙齐齐向前逼近百丈,但一股冰冷的道韵在各处流转,让此地大罗、金仙心惊胆战。

    圣人道韵。

    西方教几名副教主老道的口风顿时变化。

    一老道喊道:“截教当真好手段,这是要独霸洪荒不成?”

    “尔等既如此行事,可曾将圣人面皮看在眼中?

    若是胆敢向前半步,我们拼得性命不要,也要捍卫灵山圣地!

    定要请老师出手,将你们尽数留在我灵山脚下!”

    金灵怒极,立刻就要向前斗法,碰一碰圣人。

    躲在暗处的多宝道人见状心底暗叹,知道自己必须出面,且接下来会颇为被动。

    西方教一门双圣,这是最为棘手的问题。

    今日截教决心将西方教圣人打成没了叶的树墩,必须先将准提或者接引逼出来,由通天教主拽去天外大战。

    截教与准提圣人位置相对的,就是多宝这个大师兄。

    故,多宝最先躲了起来,准备稍后局面陷入被动时再现身,只要多宝现身的时机在准提圣人之后、或者同时,截教今日就赢了一半。

    若是强推灵山,也不是不可以,那样伤亡会十分惨重,众截教仙要面对最起码半个圣人的怒火。

    虽然平日里总是有许多英俊潇洒、风流倜傥、人见人爱的人族练气士,喜欢拿第六圣的实力来说事,但圣人境界完全碾压大罗境界。

    除非是斩了三尸,与圣人境只差一线的准圣,面对第六圣时,也才能坚持坚持、斗斗法,赢是决然不可能。

    此刻,截教的‘大半边天’明显有些赖不过西方教,多宝已是不得不……

    “那、那个!”

    一声清脆的嗓音突然响起,剑拔弩张的灵山像是被摁了暂停键。

    道道目光、仙识朝那清脆嗓音的来源看去,却见一名身着青薄长裙的仙子,有些紧张地握着手中玉笛,向前缓缓飘飞到了云霄仙子身旁,小声道:

    “金灵师姐,我觉得,咱们今天是不是……有些太过强势了。”

    此言一出,截教众仙满是不解,少部分仙人满是错愕。

    西方教一方先是一愣,而后各个大喜,看那仙子的时候,像是看到了一位崭新的女圣人一般。

    截教一方内部意见不一?

    这个节骨眼,竟然会有八大弟子之一的龟灵圣母,站出来为他们西方教说话?

    天赐良机!

    然而,西方教众道者没发现的是,此刻,他们除了开口喊一句:“仙子高义!我西方教罪不至此啊!”

    竟不知该如何开口。

    龟灵圣母柔声道:“有一说一,确实,他们好像罪不至此。”

    琼霄在旁忙传声:“你在说什么呀!这可是教运存亡的时刻!”

    龟灵圣母只能对她投去少许歉然的目光,继续开口道:“金灵师姐、云霄师姐,我们是不是也有些太过激进了。

    他们西方教已经拿弟子的命来抵了,咱们今日莫非是要灭他们灵山不成?”

    截教众仙各自皱眉,一时搞不懂这是什么路数。

    西方教众道者各自感慨,连说就是、就是。

    金灵圣母眉头轻皱,却道:“师妹,我知你心肠软,不忍看生灵涂炭,但今日是他们西方教欲要亡咱们在先。”

    “为何如此说呢?”

    龟灵圣母正色道:“咱们截教号称万仙来朝,本就是圣人大教之中,门人弟子最多的一个,而且咱们在仙岛修行,与他们西方教也没什么直接冲突。

    他们按理说,不应该有意要跟咱们作对呀。

    是不是,里面还有什么算计,咱们应当查清楚了,再来找他们也不迟。”

    “师妹你……”

    金灵目中闪烁金光,似要将龟灵圣母看透。

    而此时,已想明白了此间算计的云霄,却也是温声细语地开口,对龟灵圣母道:“他们西方教,与我们是有直接冲突的。”

    “还请师姐教我,”龟灵圣母看向灵山各处,柔声道:“我觉得,既然能成为圣人老爷,自是天道认可的性情高洁之士。

    既是圣人大教,自有圣人老爷约束,总不可能坏成这样子吧。”

    小琼峰上,大法师、孔萱满是疑惑不解地看着铜镜中的这一幕。

    孔萱纳闷道:“截教出叛徒了?还是大弟子?竟然还这般反跳?”

    “长寿,这是何意?”

    大法师满是疑惑不解,“怎么龟灵师妹替对方辩解起了?”

    李长寿笑道:“师兄莫急,云估计已经懂了,我此前也给了云一些提示,此时刚好与龟灵师姐演一场对手戏。”

    “这是哪般道理?”孔萱纳闷地问了句。

    李长寿看向侧旁的灵娥,后者眨眨眼,小声道:“莫非是,那一招?”

    “哪一招?”李长寿目中带着几分促狭,“你倒是详细说说。”

    灵娥嘻嘻一笑,“我也不知道嘛。”

    李长寿刚要解释,铜镜中已是传来了一段对话声。

    云霄轻声叹道:“师妹,你念头还是太单纯了。”

    金灵圣母冷然道:“且不说最近数百年他们所作所为,单说大劫之前,西方教为了自身大兴,只是在俗世传播一些令凡人性情麻木的教义,只盼着转世后能有个好命途。

    更不用说,他们建香火神国、收纳妖兽凶兽,强行度人、四处害命。

    在他们圣人眼中,这天地都比不上他们西方大兴重要,你还对他们有什么期待不成?”

    “圣人何至于此?”

    龟灵圣母目中满是不甘、不信,“西方教圣人,也该讲讲道理和仁义才是。”

    “金灵圣母你不要胡言乱语!”

    有灵山老道怒吼:“你这般乱说,是要付出代价的!

    龟灵仙子说的不错,我家老师品行高洁,德行不缺!”

    “师姐,”龟灵圣母继续劝道,“我觉得今日咱们还是要稳妥起见。

    他们西方教既已认了错,承认了这些石碑是他们做的,意在挑拨道门三教关系,让咱们与阐教厮杀起来。

    可他们只是一个想法,还没真的去做……”

    “我的傻师妹!”

    无当圣母定声道:“他们是有这般想法还不够吗?这都已经采取行动,就差将这些石碑散播出去!

    这已是莫大的罪过,跟咱们结下了死仇!”

    “不错!”

    吕岳朗声道:“今日贫道若是不平了这灵山,心火难平!”

    截教众仙纷纷开口呐喊:

    “龟灵师姐你太温柔了!你这是被西方教伪善的一面给骗了!”

    “西方教还敢提德行二字!呸!真不怕被天罚吗!”

    “你让西方教的人立着大道誓言把刚才的话说一遍看看!”

    “垃圾西方教!老子拼他个蛋蛋!”

    一时间,截教群仙群情激奋,各自已是在爆发的边缘!

    西方教众仙还有些回不过神,不知为何有截教大弟子出面说情,却反而像是更激怒了截教仙一般。

    今日已是作势血战,偏偏他们还不敢直接应答,毕竟己方黑料和亏心事着实太多。

    为何,突然间就变得如此被动?

    “唉——”

    叹息声缓缓飘来,圣人道韵化作清晰仙光,周遭截教仙的噪杂声浪直接被这叹息声压了下去。

    西方教圣人,已是不得不露面。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我真没想重生啊》 《万族之劫》 《剑来》 《大奉打更人》 《地球第一剑》 《洪荒二郎传》 《临渊行》 《三寸人间》 《龙族1·火之晨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