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也不知大法师是不是面皮太薄了些。

    李长寿本来都准备好了几套为自己开脱的说辞,大法师却是一声不吭,偷偷回返了玄都城。

    反倒是孔宣给李长寿留了枚传信玉符,其内的内容也很简单,单纯是对李长寿致谢。

    过了几日,李长寿才反应了过来。

    他帮孔宣得偿所愿,孔宣帮他顶住了大法师的发难,算作了部分谢礼。

    不然,李长寿恐怕要在齐源老道过世后,再次体会拂尘对臀部肌肉的慈爱关怀……

    李长寿对此只能苦笑几声。

    都是老师让他干的,为了立竿见影,他也只能出此下策;还好,大法师没有发现,当日还有七情化身之欲暗中添柴加火……

    这个美丽的秘密,也就一直封存下去吧。

    大法师没来折腾他,倒是省了他不少心力。

    现阶段,李长寿须得逐步加快对封神的布局,避开天道的安排,尽量放下自己的棋子。

    棋局的规矩是天道定的,天道拥有随时改变规则的权限,在棋局之中硬斗,肯定没有任何胜算……

    李长寿起身回了密室书房,仙识看了眼灵娥的状态,推算了下灵娥金仙劫的时间,此时凭他对天道的理解,已经能精确到时辰。

    前后误差半个时辰。

    开启内外三重遮天大阵,李长寿抬手一招,能写在纸上的封神脱身计划飘来,百多只画轴在他身周缓缓转动。

    灵台元神处,空明道心中,道道流光环绕李长寿元神转动。

    以记忆为书,使记忆碎片成为加密的印记,这里的才是他真正的安排。

    虽然真正的计划,与外面的那套计划大同小异,但就是这一点‘微小’的不同,足够天道提前捏死他十次八次。

    李长寿沉吟几声,沉心推演。

    暂且不提花果山之事,那与当前劫难没有任何关联。

    轩辕坟三妖落位,其实只能算是一个前兆,封神大劫的大幕并不会因此拉开。

    拉幕的节点,有可能存在三处。

    其一,自家师父投胎转世成姜子牙;

    其二,帝辛出生或者继位;

    其三,帝辛前往女娲庙。

    所谓的【拉幕】,是指此事发生后,六位圣人有所感应,天道显露异样,六位圣人进而得出,封神大劫将要应在商国、周国的结论,从而开始多方角力。

    【拉幕】必然会发生,而且大概率是落在自家师父身上。

    齐源之死,成了封神劫难降下的引线;

    而齐源转世为姜子牙,很可能就是封神杀劫开启的标志。

    ‘我还能再合理地做些什么?’

    李长寿目光在现阶段的计划步骤上划过,略微思索、再次将计划前后审查了一遍,确定没有任何风险后,开始再次调动纸道人。

    度仙门中,李长寿悄然现身寻到李靖,直接以‘黑衣人’的身份露面,检验李靖道行、传授李靖神通法术。

    这算是做个验收。

    李靖入度仙门时被李长寿安排了一波,性情原本有一点孤僻要强的他,被门内一对老真仙道侣收养,给了李靖极大的温暖。

    对于哪吒的原版故事,李长寿其实意见很大,李靖做父亲无疑是有些失败的。

    为了从根本上杜绝悲剧发生,李长寿用【仙人家庭】之策,潜移默化,将李靖培养成了一个积极向上、阳光上进、有着仁慈心肠以及温暖笑容的……

    天仙大暖男!

    让李靖做个好父亲,而自己再在暗中约束灵珠子转世身,避免小家伙犯错误。

    这,就是他身为师叔,对灵珠子的关照了。

    李长寿的这个计划,无疑很成功。

    当年度仙门遭劫,掌门赴死时,李靖就已展露头角。

    虽道行不算太深,但能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直面强敌,这就是难得的品质。

    李长寿给李靖准备的下山锦囊,再次有了升级,也算是给李靖的出村大礼包。

    那一夜,‘面具黑衣人’夜袭度仙门破天峰后山,与李靖正面斗法,暗中指点李靖御剑之术。

    拂晓,‘黑衣人’悄然而去,却与李靖约好明夜再战。

    李靖自是不痴傻,思前想后,将此时禀告给了几位太上长老。

    第二夜,黑衣人再现,却是直接将几位太上长老打晕,对李靖淡定的一笑,给了李靖一些苦头吃,继续在鞭打中,给予李靖指点。

    第三夜,度仙门主动划出后山一片区域给黑衣人‘教育’李靖专用,不敢再多说半点话语。

    第四夜,度仙门过千道仙识注视下,黑衣人如约而至……

    如此过了三个月,那黑衣人与李靖隔空御剑对战,再次将李靖钉在山崖后,轻轻一叹:

    “就教你到这吧。

    李靖,明夜不必再来了。”

    李靖闻言一愣,身形自山崖挣下,身上的伤势被仙力堵住,迅速愈合。

    他向前做了个道揖,先是欲言又止,很快就下定决心,朗声道:

    “晚辈多谢前辈近来指点!

    只是,不知前辈尊号如何,为何要指点李靖剑法神通?

    前辈所用剑术,又为何都是我度仙门典藏所记?”

    李长寿淡定地摘下面具,露出太白金星纸道人所用的容貌,散发出自身道韵。

    李靖见状先是一愣,而后赶忙低头行礼:

    “拜见太白星君!”

    “不必,”李长寿摆摆手,“单论度仙门内的辈分,我还不如你。”

    “晚辈不敢!”

    李长寿又道:“李靖,你可知我为何指点于你?”

    “请太白星君明示,”李靖定声呼喊。

    门内有道道流光朝此地飞射而来,李长寿抬手做了个手势,度仙门众仙瞬间停在了不远处。

    不少度仙门长老想到了此前,李长寿答应过季无忧,要为度仙门选一名负责的掌门。

    莫非?

    难道!

    果然是开山祖师的另一个记名弟子吗?

    今日他们度仙门,终于……

    忽听李长寿淡定地解释道:“主要是为了让你下山做准备。”

    李靖和度仙门众仙齐齐一愣。

    李长寿脱下黑斗篷,恢复一身白袍,负手漫步,走到李靖身前,温声道:

    “你可还记得,拜入度仙门时,曾说过什么?”

    “弟子,”李靖怔了下,又面露惭色,低声道:“弟子曾说,拜仙门是为守护家乡。

    家乡陈塘镇屡遭妖魔侵袭,镇有祖训,便是陈塘镇俱为妖魔所食,亦不可将人族之土拱手相让妖族半步!

    弟子……

    弟子修道已有所成,却贪图山中清净,妄想得长生之道,几欲忘却这般使命,请星君责罚。”

    李长寿双手揣在袖中,笑道:“若非查百凡殿记录,你每隔十年回返陈塘镇一次,这责罚早就落下了。

    修行幕长生,本就是人之常情。

    不过,现如今天道运转,南洲将有劫难,怕是会有妖魔作乱人间,你再在山中准备准备,就去南洲走走。

    当然,我也不会逼你做什么决定,今后的命途,在你自己的掌中。”

    “是!”

    李靖定声答应,目中带着几分惭愧。

    李长寿抬手拍了拍李靖肩头,自袖中拿出了一只锦囊,递给了李靖。

    “这里面有一些丹药,一点神通,基本兵法,以及一些杂书,算是给你的礼物。”

    李长寿温声道:“当年既是我暗中安排你入的度仙门,我自是想为人教培养出,一个顶天立地、敢言敢行、有担当、有魄力的后辈。

    你且记住,修为高低,并不是一个生灵在天地间所处位置的决定因素。

    品格才是。”

    言罢,李长寿轻笑几声,身周泛起少许雾气,这具纸道人消失无踪。

    李靖拿着那只锦囊,站在那愣了一阵,感觉自己就像是在梦里一般。

    人教圣人二弟子、天庭权臣二天帝、云霄仙子的准道侣、妖族毁灭者、西方抬棺人、燃灯道人的克星……

    就是这三个月指点他斗法神通的黑衣人?

    周遭流光再现,度仙门众长老凑了上来,先是恭喜贺喜了一阵,又纷纷将目光落在了李靖手中的锦囊上。

    一名长老低声道:“李靖,这里面可是有太白星君所著典籍?

    你看,是否能抄录部分可以抄录的,放在道藏殿中,也让门人弟子们开开眼?”

    李靖连忙答应,李长寿与度仙门的渊源,他自是一清二楚。

    然而,打开锦囊,李靖仙识探入其中,禁不住额头挂满黑线……

    这?

    “怎了?”

    有位女天仙细心发现李靖的异样,忙道:“若有不便之处就算了,还是以太白星君的命令为主。”

    “倒非这般,”李靖沉吟一声,将其内几捆玉简书籍拿了出来,用仙力一字排开,露出了其上的名字。

    众仙定睛看去,面色顿时精彩纷呈,只见其上的标题都是些……

    《父爱如山》;

    《如何做一个成功的父亲》;

    《孩子的成长中,父亲应该扮演怎样的角色》;

    《做一个有耐心的好父亲》;

    《何为胎教》。

    那一夜,度仙门破天峰后山静悄悄的,一群长老、执事啥事不干,就在林中围绕李靖来回踱步。

    终于,一名稍微年轻的长老双手一拍,大喊一声:“贫道想明白了!”

    “怎得?”

    “想明白了就快说,太白星君此举有何等深意!”

    “太白星君是在暗示!”

    这长老眉飞色舞,笑道:“暗示自己已经能够成为一名优秀的父亲!已经能够写出这些经文典籍!

    换而言之,李靖!你的机缘到了!”

    李靖头一歪,额头满是问号。

    众仙恍然大悟,对李靖投去了羡慕的眼光。

    “机、机缘?什么机缘?”

    “笨!”

    有老道用拂尘轻轻拍了下李靖:“下次见到太白星君,直接喊声父亲,一切自然明了。”

    周遭仙人各自感慨李靖福缘不浅,就李靖有些目瞪口呆。

    太白星君,是这个意思?

    天庭,小琼峰。

    李长寿凭借着地下纸道人注视着这一幕,额头挂满黑线。

    算了,不必在意这些小细节。

    还有更多的棋子,等着他去推上一把。

    ……

    岁月了去无痕,杀劫越发迫近。

    自大法师的风花雪月事后又三十余年,李长寿在天地间不断观察、谨慎出手,耗费了大量的时间,埋下了有限的棋子。

    比如,他寻到了萧升曹宝这对原落宝铜钱执掌者的踪迹;

    但他思前想后,并未去动这两个明显已成单纯劫灰的散修。

    如今少了燃灯道人,萧升曹宝只是单纯的福源在身、修为不错,自三千世界回返五部洲寻找机遇的普通金仙道人罢了。

    总不能用另一个‘维度’的锅,来判他们的罪责。

    再说,封神大劫之中,仙神混迹凡俗征伐,又有什么罪责可言?

    还有一些棋子,是李长寿能看到、能影响,却不想去动的。

    比如阐教的闻仲,以及此时已出现在闻仲身周,与闻仲交好的不少截教三代、四代弟子,其中不少已有气运加身。

    这气运,相当于天道的标记,并非什么好事。

    李长寿已是感受到了,封神大劫越来越近的紧迫性。

    越是这种时候,他越不能慌乱,毕竟从自己修行开始,就已为这段岁月做了大大小小数百次谋算。

    ——主要是此前也没想到,自己能处在如今的位置。

    最近这些年,李长寿其实一直想去六道轮回盘看看,但心底却一直在回避这般想法。

    无他,他有些不知该如何面对师父,更怕自己何时一去,就成为师父投胎转世的节点。

    转世后已非原本,不过是同一个真灵两次不同的共振。

    李长寿不想讨论生灵的意义如何,但他知晓,自己今后所见的那个姜子牙,就算面容、身形与师父再相近,都已非当年那个郁郁不得志的浊仙。

    如果道祖师祖对自己说了假话,天道并非是在自己成仙劫时才发现的自己;

    那师父去寻到自己,收为弟子,也在天道的安排之下吧。

    摇摇头,李长寿将这些想法自心底驱逐,免得影响到道心稳固。

    还是想想一些让人开心的事,比如云霄此前送来的一封书信,其中绵绵情话,对她而言已是相当大胆。

    想想三千世界中,临天殿高歌猛进,自身迅速膨胀,其成熟的体系也得到了检验,足以协助天庭管理五部洲之外。

    再想想,此前弥勒在三千世界刚一现身,立刻就遭了天罚,被天雷劈的再次藏匿行踪;

    虚菩提挂着天庭通缉罪仙的名号,在一处香火神国被仙盟高手围攻,最后狼狈逃窜……

    还有那四海龙宫,估计是几位龙王考虑清楚了,给自己释放出了‘联手搞事’的信号,关于龙族的内部整治,也取得了关键性的进展。

    还有那个挂念着喊‘父亲’的李靖,在南赡部洲边界斩妖除魔,名声大作,自身道境也在斗法中迅速提升。

    这种‘大劫主角团成员’,道境突破就跟喝水一般简单。

    李长寿对此投去了羡慕的目光,毕竟到了如今他这般境界,尤其是【间接】参悟鸿蒙紫气之后,道境提升已是龟速。

    差不多两三年才能顿悟一次!

    这让李长寿不得不反思,自己与这些‘天之骄子’们相比,到底差了点什么。

    为什么他们得天道气运加持、一路瓶颈开绿灯,还不如自己当年在度仙门时的修行速度……

    嗯?好像哪里有点问题。

    算算时间,自己也该带着玉帝陛下去各处溜达溜达,物色第一批正神人选了。

    伸了个懒腰,李长寿本体自叁号地下密室中飘回了壹号地下密室,看了眼正在修行的灵娥,淡定地飞去了‘地表’丹房。

    刚至丹房,李长寿突听仙识呼唤:

    “师兄……”

    “嗯?”

    他下意识答应了声,低头看向地下灵娥的房中,却见灵娥身后现出一本书册,那书册正在缓缓翻动,很自然地翻过了最后一页,缓缓合上。

    随后,这书册缓缓上升,于灵娥头顶化作一只粉色莲花,其内绽出道道玄妙之意境。

    莲花之中,青、白双鱼图案缓缓旋转。

    太清道为基,稳字经为引,灵娥之道已然成熟。

    这道并非什么深刻大道,但李长寿一时间竟有些不太能理解。

    在他的影响下,灵娥的道也与均衡有关,可又非他的均衡大道,更接近于阴阳平衡的道理。

    先不管灵娥之道具体为何,威力如何。

    ——若是论到她出面斗法,再强的大道也无法扭转届时的局面。

    李长寿抬头看天,小琼峰之外已是乌云密布。

    灵娥突然有所领悟,金仙劫,提前降临!

    倒是不能喊人提前来观礼了。

    李长寿默默检查了下自己的渡劫储备,在自己嘴里塞了几颗九转金丹,顺便将灵娥从地下挪到后山。

    来吧!师祖!

    他,准备好了!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我真没想重生啊》 《万族之劫》 《剑来》 《大奉打更人》 《地球第一剑》 《洪荒二郎传》 《临渊行》 《三寸人间》 《龙族1·火之晨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