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三个月后,玄都城城头。

    **师突然从睡梦中醒来,身周有一缕太清道韵缓缓消散。

    他站起身来,眉头微微皱着,似是在思索什么。

    “怎了?”

    三尺之外,孔宣放下手中书卷,柔声问候。

    “老师刚刚用道韵传信,凝成了两个大字,南洲。”

    **师站起身来,忙道:“恐怕是人族人皇那边出了些问题,不然何至于惊动老师?

    师弟现在应该在忙着布置封神大劫之事,故老师让我去一趟吧。”

    “我陪你吧。”

    “嗯……”

    **师明显有些迟疑。

    孔宣叹道:“天魔尊者都被捉回去了,还能有什么天魔来犯?”

    “那行。”

    **师含笑答应了下来,看着孔宣有点欲言又止,但也只是少许微笑。

    他又不傻,孔宣为了他舍弃了先天宝体,又在此地看着他睡了这么多年,用小师弟最喜欢用的排除法都能得出一个简单结论。

    孔宣对自己,绝非兄弟情!

    但。

    **师看着身旁这倾国倾城、沉鱼落雁、又有一份独特之美,清清淡淡阐尽缥缈之意、言行举止又有凤族大当家之威的……道友;

    一时间,道心也有些茫然。

    道心深处萌生的那份陌生悸动,越发明显了。

    **师暗叹,趁着这次回去,自己也刚好去找长寿参谋参谋,这份悸动到底是打掉,还是任由它慢慢增长。

    如果自己选择后者,恐怕再过万年,自己就要真的动心,把持不住了。

    **师对此深感忧虑。

    当下,**师与孔宣收拾走了城头软榻、蒲团、座椅等物,开启此地复合大阵,叮嘱道兵守好关卡。

    等**师安顿妥当,刚准备穿过旋涡,乾坤荡起微微涟漪,黑白二气打开了一道门户。

    却是太极图亲自来接。

    “形势已严峻到这般程度?”

    **师眉头轻皱,低喃声中立刻向前。

    孔宣却是嘴角微微撇了下,淡定地跟随其后,与**师一同化作两道流光,飞入太极图开辟的乾坤门户。

    他们再现身时,已在五部洲之外。

    没有耽误,**师与孔宣飞过天涯海角,身形在天边急速滑掠,赶至南赡部洲,直奔商国国都。

    然而,**师仙识扩展开来……

    没事?

    不同于此时中神洲仙门倾轧、仙血横流的情形,南洲十分平和,商国在静静地运转,各处凡人的小事微不足提。

    “这?”

    **师陷入少许纠结,刚想去南洲各处搜查,以为自己误会了老师之意……

    “诶?师兄你怎么回来了?莫非已得到了消息?”

    略带惊奇的呼唤声传来,却是李长寿的纸道人自商国国都现身,对**师遥遥一拜。

    不等**师与孔宣落下去,李长寿的纸道人已施风遁飞到近前,向前又是做了个道揖。

    这时的道揖,充分体现了李长寿此时心底的心虚,以及少许歉疚。

    一切都是老师的命令罢了。

    “师兄,孔宣道友!”

    按计划,李长寿主动打趣:“多年不见,两位竟已如胶似漆,不错不错,可喜可贺。”

    **师皱眉道:“长、庚莫要乱说,孔宣道友与为兄,并无什么如胶似漆。”

    他本是想喊长寿,又想起李长寿的习惯,临时改口用了长庚的称呼。

    李长寿故作惊讶地看看孔宣,又看看**师,表情略有些尴尬,又在尴尬中带着少许歉然。

    某提前得到了消息的孔宣,此时幽幽一叹,整个人都有些失落。

    **师故作不见,淡定地岔开话题:

    “长庚,你刚才说得到了消息,得到了什么消息?”

    “这个……”

    李长寿轻笑了声,言道:“师兄不如先往安水城一行,去了便知,我这就用本体赶过去。”

    **师略微有些不明,站在商国国度上空看向南方,一眼看过了十数万里,表情顿时有些古怪。

    “长庚你安排的?”

    “师兄觉得怎么样?”

    “华而不实,劳民伤财,并无半分必要,”**师摇摇头,背起双手,“也罢,老师既然让我回来,应是想让我去凡人面前显圣。

    为兄先去那边等你就是。”

    “贫道便不过去了。”

    孔宣顺着刚才的失落之意,似是在赌气一般。

    她道:“贫道且在商国走走,商国国运与我凤族气数相连,自不可大意。”

    “道友请。”

    **师含笑做了个道揖。

    孔宣欠身行礼,径直隐藏身影,扭头朝商国国都的一角行去。

    随之,**师暂与李长寿纸道人告别,驾云朝南海之滨而行,飞的不算太快,嘴角带着少许笑意。

    终于,能暂时与孔宣道友分开一阵了……

    倒还有一点点失落和担忧,想着她该不会真生气了。

    待**师行至安水城,李长寿也是‘刚好’抵达,与**师见礼之后,引着**师落去安水城西南角。

    那里,数前凡人正聚在一座新的大庙前;几十名海神教神使敲着梆子、唱着大戏。

    他们说的是,人族先贤玄都**师英勇无敌;

    唱的是,太清大弟子护人族火种于黑暗不熄。

    **师与李长寿在旁隐身停了一阵,虽然这些事情都是**师当年做的,但当真……

    有点羞耻。

    “长寿,为兄何须香火功德?”

    **师笑叹:“你为何,突然想着要给为兄立庙了?”

    李长寿正色道:“立庙并非只是为香火功德,也是为了让师兄你为人族做的贡献,在凡俗一直流传下去。

    不然,随着年头久远,无人知师兄你激斗妖皇的英姿,那岂不是一件天大的憾事?”

    **师抬手锤了下李长寿的肩头,笑着问:

    “是不是有什么事需为兄出手?特意弄这种虚活?

    但凡你开口,为兄还能拒绝不成?”

    李长寿:……

    倒不是怕您拒绝,纯粹是怕您抹不开脸面。

    估计老师、师叔、玉帝、师祖等大佬们都在看着此地,李长寿也不好多说,只是笑道:

    “唉,被师兄看穿了。”

    “你呀!怎得生分了?”

    **师摇摇头,对此有些不满。

    李长寿做了个请的手势,带**师去了城中早已准备好的别苑。

    片刻后。

    李长寿与**师泡在后院的温泉中,开启重重阵法,各自额头贴着一只热气腾腾的白毛巾,仰头靠在玉石堆砌成的池边。

    “呜呼……”

    **师舒服地呼了口气:“三师叔喜欢的这事物倒是不错,能放松道躯、让灵气自行进出,与药浴有异曲同工之妙。

    巴适,巴适滴很。

    你说吧,有什么所请?”

    “不急,”李长寿笑道,“这泡澡只是第一回合,师弟还给师兄您准备了后续一条龙服务。

    师兄久在玄都城戍边,我仅代表个人,向师兄表达慰问!

    偶尔也是可以享受享受。”

    “嗯?”

    **师鼻尖耸动,“怎么有点算计的味道。”

    “我哪敢算计师兄?”

    李长寿叹道:“我能有今天,全靠师兄你当年点拨,师兄你就是我命中的贵人。

    如果不是师兄那次在河谷的召见,我如今怕只是一个小小的度仙门金仙罢了。”

    《走心》第一式:聊过去。

    **师目中带着几分回忆的神色,笑道:“这不同,你必会有一番成就……”

    与此同时,商国国都,李长寿纸道人刚才现身过的小院中。

    此地别有洞天,后院更是有芥子乾坤阵。

    就在大阵中的暖阁内,孔宣坐在飘满花瓣的灵池中沐浴,龙吉公主与十数位瑶池仙女来回穿梭,端来一套套华美的衣裙、首饰。

    很多还是王母娘娘亲自挑选出的珍品!

    孔宣略微皱眉,看着手中玉符中所记载的详细计划,虽然很想保持【身为凤族大佬谁都不想搭理】的高冷,但面容总是不断泛红。

    竟、竟直接让她去做这种事,这个李长庚,当真是……

    懂她心意。

    还婆妈什么?

    **师,她看上了,心意早就定了,能出手自当出手,若非打不过玄都**师,她孔宣又岂会等到今日?

    若是如人族俗礼那边,还要拜堂成亲什么的也是无妨。

    但既然有长庚师弟的安排、太清老师的旨意,那她主动一点,去压制**师的道性、增加**师的‘人性’,又有何不可?

    龙吉在旁道:“孔宣前辈,家师的计划您都看过了吗?家师会尽量拖延时间,您可以多做些准备。”

    “都看过了。”

    孔宣道:“只是,若**师不肯,我又能如何?”

    “前辈看到的,只是与前辈有关的计划,”龙吉柔声道,“师父已开始走算计套路、嗯,走一些路数。

    师父会尽力打开**师的心门,能否真的破门而入,却要看前辈的发挥了。”

    “善……”

    孔宣轻吟几声,目中划过几分犹豫,还是忍下那不该有的害羞心境,淡然道:

    “可我对此事也不算太了解。

    如我这般生灵较为贴合大道,虽此时仙识扫过,就能见到不少凡人阴阳合和的情形,但道心却对此泛不起任何涟漪。

    这又该如何是好?”

    龙吉笑道:“家师已准备好了。”

    言罢,龙吉轻轻拍了拍纤手。

    侧旁屋门打开,两名老妪迈步而入,齐齐对孔宣行礼。

    一名老妪笑道:“晚辈天涯阁事务长老,专门负责新入阁女子的修习。”

    另一名老妪道:“您莫要误会,我们天涯阁从不做任何强迫旁人入阁之事,这点名声早已在外流传,您略微推算便知。”

    孔宣嘴角微微抽搐。

    她堂堂……

    罢了,为了多年夙愿。

    说到底,也是为了帮他预防化道之事。

    ……

    一个时辰后。

    傍晚时分,南洲安水城庄园的竹林小筑中。

    些许帷幔飘舞,林中仙子抚琴吹笛;

    院子周围隐藏的玄妙阵法,将凡俗的喧闹、红尘的喧嚣隔绝在外,让此地化作了仙境。

    微风拂过,花香鸟语。

    两名青年道者披散着长发,身着宽松的袍子,坐在小筑内喝酒聊天。

    李长寿此时是盘坐,**师则是潇洒的斜坐。

    “长庚你是说,你邀南极仙翁去天庭,做了长寿清福正神?”

    “嗯,”李长寿温声道,“此举也是为了均衡天庭与阐教、截教的关系,增加阐教在天庭中的影响力。

    现如今,天庭不少仙神,都将阐教视为歹恶,将截教视为清正。

    其实,两教都是道门大教,相差本就不多。

    说到底还是因我个人感情问题,影响到了整个天庭。”

    “莫要这般想,”**师温声道,“自身若是在池水中,如何能避免荡起涟漪?

    你与云霄师妹之事,还是为兄做的媒。

    当时也没考虑后面会有这般大劫,只是想着云霄师妹性子十分温柔,本领也是强横,若是你能将她娶回来,咱们人教岂不是又多一名高手?

    哈哈哈哈!”

    李长寿轻笑几声,看**师将酒水一饮而尽,又为他斟满了瑶池仙酿。

    这边已经进入到了第三式——【喝酒】。

    第二式是言说伤心事,之前已经说过了几件,引发了深刻的共鸣。

    李长寿笑着问:“其实师兄,我一直有些疑问。

    您当年曾托请月老,为人教树立起道侣之风,那您对男女之事,应该是十分在行了?”

    **师淡定的一笑:“当然……略懂一二。

    长庚你不是此道行家吗?

    你给公明师弟准备的那些宝图,为兄可是听闻过,据说十分要得。”

    “这个,师兄见笑,见笑。”

    李长寿顺势在袖中取出一幅画轴,“这是师弟最近完成的一幅月下美人图,师兄是否要品鉴品鉴?”

    “来,”**师将宝图接过,“为兄看看你画工是否有增进……这衣服也穿的太少了些,倒是少了几分朦胧之感。”

    “刚才都说了,这是月下美人图,”李长寿尴尬一笑。

    **师这反应……

    啊,不下猛药是不行了!

    **师有些无趣地将宝图递回,从这般话题上挪开,又问起了有关封神杀劫之事。

    关于大劫,李长寿自是不愿**师牵扯太深。

    人教在李长寿的运作下已经脱离了大劫,后面若无必要,他并不希望**师出手,有任何微小可能陷入大劫中。

    **师是他命中贵人这话,并非是客套,他本就这么认为的。

    很快,一壶酒水喝完,李长寿拿出了准备已久的一小坛美酒。

    “师兄,你可要尝尝此酒?

    这不是瑶池仙酿,而是师弟我自己酿制的。

    其内有三百六十种宝材,更是耗费了如今难以寻到的极品先天灵根的根须,天地间只有这一坛!”

    **师笑道:“这么好的酒,你留着等与云霄灵娥大婚时再开不好吗?”

    “不,此酒我只献于大师兄。”

    李长寿目中光芒闪烁,眼角竟有些泛红,“师兄,这是我的一份心意。

    师兄你无欲无求,清静无为,逍遥自在又洒脱不羁,我当真不知该如何表达对师兄的你感激。

    今日,这酒师兄您务必喝了,我不知该如何言说,但……”

    “好了好了,说这些做什么,你这就有些不洒脱了。”

    **师摆摆手,将巴掌大小的酒坛摄了过去,随手开启上面的仙禁,闻到了一阵醉人芬芳。

    仰头、倒酒、灌入咽喉。

    吨吨吨、咚咚咚!

    “师兄,”李长寿忙道:“用三成就……”

    噹!

    **师将空的酒坛放在桌上,对李长寿露出温和的微笑。

    “以后不准,嗝!

    以后不准说这些有的没的,咱们人教不兴此事。

    简单的,直白点……

    长寿你这酒,怎么有点上头?”

    **师略微皱眉,晃了晃脑袋,又有些尴尬地侧了侧身,目光都有些迷离。

    正此时!

    一道金光落在院中,化作一名天将身形,对李长寿单膝下跪:“禀告星君大人!木公请您立刻回天庭!”

    李长寿眉头紧皱,对**师道:“师兄,我这……”

    “快去,正事要紧!”

    **师左手扶着额头,右手摆了摆,“为兄现在轻飘飘的,刚好歇息下,等你回来继续喝。”

    李长寿起身做了个道揖,而后匆匆与天将而去,顺势开启了此地重重阵法。

    **师松了口气,看着那空了的酒坛,露出几分淡定的笑意。

    这小长寿,今天不就是,与老师一同给贫道做了个局嘛,真以为他喝醉了?

    这点酒……后劲还真是大,压都有些压不住。

    后面还有什么?

    咚~

    园中忽然传来泉水叮咚,而后便是缥缈的琴声,两排倩影自远处阁楼前起舞,让**师不自觉的看了过去。

    嗯?自己怎么有些奇怪的悸动。

    正此时,一声轻叹在侧旁响起,**师还未来得及扭头,那熟悉的道韵、熟悉的气息以及少许陌生的香气同时飘来,他已是被一双玉臂环住。

    “孔宣道、道友?你这是……”

    “道生阴阳,道有你我,我不想做你道友,我想做你道侣……你没有名字,我想给你我的姓氏。”

    **师道心顿时一颤,一股酒意袭来,双目虽然还清澈,但心底的念头却变得繁杂无比。

    不多时,阁楼周遭一重重阵法开启,太极图出现在阁楼正上方,封禁了此地乾坤。

    云头上,李长寿看着下方这一幕,淡定地一笑。

    将师兄留在现世、避免被大道牵走的锚,总算落稳。</div>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我真没想重生啊》 《万族之劫》 《剑来》 《大奉打更人》 《地球第一剑》 《洪荒二郎传》 《临渊行》 《三寸人间》 《龙族1·火之晨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