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

    “唉!”

    道祖找完老师找,老师找完师叔找,师叔找完娘娘找……

    不对,娘娘与师叔一起找。

    他是太清弟子,又不是天道弟子!

    李长寿……

    不敢怒也不敢言。

    别人家的穿越者,那都是逆天而行、仙子青睐,然后左拥右抱、风花雪月,各种机缘各种来。

    怎么到了自己身上,就成了在道祖手掌间隙求生存,在大劫的滚滚洪流中求发展,横竖写成一个大字:

    。

    现如今还有重重顾虑,有了不少在意之人,活成了自己当年最不想活成的样子,那就成了。

    啥都要算,啥都要考虑前因后果。

    就比如此时,女娲娘娘与通天教主同时召唤,李长寿就必须做出取舍、想出办法,既要一位圣人不介意自己的本体先去另一个圣人那,还要圆满混过去。

    瞒是不能瞒的,面对圣人,各种事必须如实奉告。

    这是与圣人交流的基础条件。

    通天教主那边,八成是混沌钟之事,此去说不定就要耽误多久。

    女娲圣人处,应是相对而言较为简单之事,而且还有时停神通……

    再者而言,就两边关系来说,通天教主确实跟自己相对更亲近一些,对自己的容忍上限应该也会更高一点。

    毕竟有云云的这层关系在。

    稍作思索,李长寿定下两侧说辞,在袖中取出了两只型纸道人。

    本体随机钻入其中一个,随后‘分道扬镳’,赶赴两处圣人道场。

    用瞒过了燃灯的纸道人,去挑战下圣人的眼光?

    李长寿可不敢做如此不稳之事。

    别看他如今在圣人之下的境界跳得欢,但对于圣人到底有多强,李长寿也是有足够的认知。

    除却某位本就根基虚浮,又被自家老师削了一次道行的某圣人外,各位圣人老爷,那都是道境、生命层次上的升华,无限逼近超脱的临界点。

    小半日后,碧游宫秘境,李长寿在殿外行礼并不进去,只是出声禀告:

    “师叔,弟子此前得女娲圣人召唤,正在赶去圣母宫的路上,那边事情一了就立刻过来,还请师叔勿怪。”

    殿内宝座上,正把玩着一堆‘巨蛋’的通天教主顿时笑了声。

    “无妨,贫道此地也不是什么急事,你先去忙正事就是。”

    言下之意,这边的不是啥正事?

    李长寿松了口气,在殿外行了个礼,而后纸道人化作尺高的纸人模样,靠着墙坐了下来。

    与此同时,圣母宫的湖心小筑内,一抹道韵流转,李长寿被拉入了圣母娘娘的神通领域。

    他老老实实坐在自己的专属席位,画着提前准备好的故事,也不多开口,也不敢发问。

    女娲此时正仰躺在水池中,脸上贴着几片灵果切片,长发上还戴着点缀了珍珠玛瑙、颇有艺术设计感的发箍,蛇尾在灵池中轻轻摇晃;

    一旁类似于留影球的法器,播放着舒缓、轻松的旋律,女娲娘娘就跟随者这般音律的起伏,呼、吸、呼、吸……

    李长寿:……

    这圣人的生活,也是如此简单,且枯燥。

    外面过了片刻,时停领域已过了不知几时。

    李长寿面前的画稿已堆了三寸高,开始装订成册。

    突听圣母娘娘开口道:“燃灯在原本的封神故事中,跟云霄有仇吗?”

    李长寿动作一顿,随即想到了,圣母娘娘应是在浪前辈那里听到过封神之事,但这般问自己,应是所知不多。

    李长寿笑道:“封神大劫还在前方,弟子也不知具体如何。”

    “装蒜。”

    女娲淡然道:“你清楚不清楚,我自是一清二楚。

    既然你不想多说这些,那就算了,我总不能逼迫你一个小辈。

    燃灯之死,倒也有些出乎意料,原本还以为,天道会保他一手。”

    “弟子愚见,天道所为的即天地安稳,过程相对于结果来说,或许并不算太重要。”

    李长寿动作麻利地将画稿封好,用布帛做了个封皮,并在其上做了防腐防损的禁制。

    他缓声道:“师叔这次召见,除却作画之外,可是有事要叮嘱?”

    “怎么,就不能让你来我这坐坐了?”

    女娲圣人淡然道:“现在太白金星是大忙人,我这圣母宫终究是清冷了。”

    “师叔您怎么开始打趣弟子了,”李长寿笑道,“回天庭后,弟子也只是安静修行,静待大劫来临。

    天道要弟子干什么,弟子自然就干什么。”

    女娲娘娘笑了笑,一双凤眼微微睁开,笑道:“怕了?”

    “嗯,很怕。”

    李长寿缓声叹息,又道:“不过怕也没法子,弟子虽然没有半点要搞事之心,但在师祖眼中,弟子怕永远是个变数。

    也是多亏了那位前辈打下了良好的基础,啧。”

    女娲顿时笑眯了眼,脸上贴着的灵果切片消失无踪。

    池水响动,她化作人形自池中走出,浓郁的圣光伴着一袭水蓝色长裙缓缓滑落,遮住了这位唯一女圣人那无可挑剔的身段。

    一只软榻飞来,女娲圣人坐在了两处帷幔之后,有些慵懒地打了个哈欠。

    这次,圣人娘娘淡定地问着:“而今封神大劫最后的杀劫越来越近,你对迎劫三教如今的态势如何看?”

    嗯?

    李长寿心底略微有些疑惑,抬头看了眼帷幔后的女娲圣人,暗道奇怪。

    女娲圣人与自己说话交流,大多时候都较为随意,很平和、也很容易让人拉近距离。

    此时这问题看似正常,实则并不符女娲圣人的性子,她正常情况会是这般言说——

    天道在问自己?

    又或是,有其他问题?

    李长寿心神一凛,正要开口回答,道心深处响起了女娲圣人的传声。

    “这次让你过来,其实是想提醒你一件事。

    此前你折损西方教教运,刚好满足了西方教大兴之前历经磨难的需要,天道已让我去做了布置。

    你在心底回答我就是,一心二用对你来说,似乎不是什么难事。”

    果然是跟猴子有关。

    那块补天石,竟是女娲圣人亲手放下的,而且女娲圣人说的是而非。

    这里指的,怕是当年封神大劫开启阶段,在混元金斗中盯了自己十一二年的那股意志。

    李长寿淡定一笑,嘴上说着:“如今三教态势还十分不明朗……”

    答的尽是些套话、官话,没什么实质内容。

    而在心底,李长寿泛起少许心声:

    “娘娘,我不想插手封神大劫之后的事。

    如今已是定下了,封神结束,我会带自己想带的人离开洪荒。”

    “哦?”

    女娲圣人传声问询:“你要带云霄灵娥他们远走高飞?”

    “嗯,毕竟我在洪荒,始终有些危险,与我有关的亲友若想同去,不被天道束缚的我都会带上,最多七八人。”

    “这倒也是不错的选择,你果然比那家伙靠谱多了,”女娲圣人轻笑了声,又略微叹了口气,似乎有些失落。

    就差直接说‘快问怎么了’。

    李长寿很机智的,没有多嘴问半个字。

    表面继续胡扯,心底暗自等待。

    不多时,女娲圣人继续传声,淡然道:“连话都不接,这天怎么聊?”

    “弟子有自知之明,没办法帮娘娘分忧解难,”李长寿面露惭色,“毕竟您是圣人,天地间仅有的六圣之一。”

    “我成圣时用的功德太多,如今的道果,已快被天道完全锁死。”

    女娲圣人有些无奈地传声道:

    “我能感觉到,天道对我的束缚越发明显。

    李长寿,你是那家伙的同乡,可有办法助我脱困?”

    “这……”

    李长寿不禁有些哭笑不得。

    女娲圣人又传声道:“我可与你结成盟约,于稍后大劫中共同进退。”

    “您实在太抬举弟子了!”

    李长寿差点就真的哭出来,这话也是能随便说的?

    “弟子现在只是强壮一点的蝼蚁,跟您结盟,这、这不像话!”

    女娲圣人却在他心底轻哼了声:

    “你能瞒得过太清师兄,瞒得过道祖老师,却瞒不过我。

    当年我跟你那位前辈,可是颇为熟悉,经常一起打牌、嗯……论道。

    像你和他这般之人,最擅长的就是独辟蹊径,从你安排杨戬开始,我已能大概猜到你想做何事。

    如今的你,已非道祖老师说灭就能灭,这就是你第一步计划,与天道深度绑定。

    可对?”

    李长寿:……

    稳一手,先不开口,看看女娲圣人猜到了多少。

    女娲圣人又道:“你一方面对老师阐述自己的离意,一方面为离开洪荒做各种布置,又有你贪稳图安、做事周全的性子在,为的就是骗过老师,方便你行事……”

    “弟子对天道发誓,这事绝对没有骗人!”

    李长寿面露正色,表面沉默不语,心底义正言辞:

    “娘娘您可能有些误会,我承认,您说的这些我有在做,但弟子的终极目标就是安稳地脱身。

    混沌海条件是苦了点,但也不是没办法生存,而且那位前辈还留下了回家的线索,这些都是值得我去探索之事。

    这一点,您真的说错了。”

    “哦?”女娲圣人叠起二郎腿,目中流露出逼人的神光。

    李长寿坦然与她对视,面容带着几分无奈。

    “你可是觉得我在试探于你?”

    “不敢,弟子哪有什么值得试探之处?”

    李长寿道:“还请师叔勿怪,弟子只想安安稳稳执掌完封神大劫,没有任何不该有的欲望。”

    女娲圣人斜靠着身子,单手支撑在软榻扶手上,轻轻扶额。

    “既如此,我也不勉强于你。”

    “多谢师叔体谅,”李长寿又道,“但若今后,弟子有机会、又有能力帮上师叔,但凡师叔开口,弟子绝不会拒绝。”

    女娲圣人轻轻摆手,周遭光影流转,李长寿不觉已是出了阁楼,坐在一叶云舟之上。

    他心底流转着一声轻叹,叹息声略带萧瑟。

    李长寿起身,站在云舟上做了个道揖,知道自己后续怕是难来圣母宫了。

    也是自己此前思虑不周,还动过让灵娥来圣母宫修行的念头,如今看来,这念头着实有些危险。

    东海之滨的仙山,自己倒是不急着过去了。

    女娲娘娘已告诉了他,那里就是花果山,山上有一颗石头,里面会蹦出一只石猴。

    一切,果然都是天道的布置。

    回五部洲的路上,李长寿遁走在虚无之间,心底久久不能平静。

    女娲圣人突然找他结盟,这是李长寿当真没想到的。

    而女娲圣人差点看破了他的计划,也是让他险些惊出一身冷汗。

    还好,圣人娘娘只猜到了开头,后面的思路就走偏了,依然有很大的局限性。

    女娲圣人提出来的结盟,李长寿无论如何都是不可能应下的。

    表面上看,自己能得到一位圣人的绝对支持,但仔细分析,这事里里外外都透着不靠谱。

    圣人娘娘想脱离天道,那不就是真正意义上的超脱?

    此事,自己绝对做不到,也不能去做。

    仔细想想,生灵又有什么不同?

    圣人位于众生顶点,同样也有各自烦忧。

    西方教两位圣人担心着‘贷款还不上’,通天教主烦恼着‘大劫吼不住’,元始天尊挂念着‘师弟被拖累’;

    女娲圣人成圣时用功德太多,以至于被天道所控,故有了脱离洪荒秩序、摆脱天道束缚的愿景……

    而自己老师,为了道门、为了天地,也是让他的小弟子操碎了心。

    诶?好像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罢了,不用在意这般细节。

    他要安排的,何止是杨戬呐。

    ‘猴哥,猴哥,你真了不得~’

    心底哼着这般歌谣,李长寿遁的越发迅疾,没有惊动什么花花草草,直接遁入五部洲天地,赶赴碧游。

    圣母宫,李长寿走后不久。

    女娲娘娘坐在软榻上出了会儿神,侧旁窗台响起风铃声,窗外竹林微微摇晃。

    一抹有些模糊的灰影出现在了窗台之外,似是一名老道,但却看不清其面容如何。

    “可放心了?”

    女娲圣人哼道:“我都说了,这小家伙是真的怕死,不会去做冒险之事。”

    窗外老道微微颔首,又道:“前车之鉴,不可大意。”

    言罢,那老道身影抖动了几下,消散于无形之间,没有留下半点痕迹。

    ……

    “长庚,看,本师叔这次在混沌海中收获如何?”

    碧游宫大殿内,众截教弟子围观中,李长寿走在那数十颗巨大的‘蛋’中,不断感受着其内生灵的形貌,也是不断赞叹。

    通天师叔这是找到了什么秘境,怎么搞来了如此多洪荒异兽!

    不过话说回来……

    “师叔您不是去找混沌钟的踪迹了?”

    通天教主闻言尴尬一笑,抱着的胳膊都放了下来,背在身后,仰头一声长叹:

    “我截教,怕是注定,要不靠宝物镇压教运,在这大劫中横闯出一线生机了。”

    李长寿:……

    没找到就直接说嘛,堂堂圣人老爷,说如此冠冕堂皇的话语,也不怕被自家弟子取笑。

    然而,李长寿目之所及,截教众圣人弟子、徒孙儿颇为感动,连说他们手牵手、肩并肩,什么劫难都消散如云烟!

    《教内文化》。

    通天教主对李长寿眨了下眼,便道:“多宝,你将这些异兽给你师弟师妹分下去,做个坐骑、或是养个斗法时用的宠物,都算不错。

    长庚你来……给贫道搓搓背。”

    “是,弟子遵命。”

    李长寿做了个道揖,老老实实跟在通天教主身后,一同驾云去了后山大阵·圣人澡堂。

    多宝道人后知后觉的答应一声,随后就望着李长寿和师父离开的背影略微有些出神。

    唉,这一代新人换旧人,师尊现在搓澡都不用他了。

    片刻后,碧游华池中。

    通天教主先是大笑几声,又示意李长寿转过身去,亲自动手,给李长寿搓起了脊梁。

    “不错嘛长庚,如此轻易就灭了燃灯,还把乾坤尺给公明安排上了。

    云霄没看错人,你这家伙真够意思。”

    李长寿忙道:“师叔,弟子除燃灯是为私仇,私仇。”

    “无妨无妨,大师兄告诉你有关那石棺之事了?”

    “老师说了一部分,”李长寿道,“弟子只是知道,石棺中葬下的那位高人,曾与魔祖罗睺一决高下,差半招落败被斩杀。

    其尸身不坏,自存灵鹫山,那一盏灵柩灯去自行诞生灵智,将石棺与尸身炼成一体,化作了燃灯道人。”

    “确实是这般,你知道这么多就足够了。”

    通天教主话音一转,问道:“杀劫大概还有多久?”

    “一二百年,或者二三百年,”李长寿道,“师叔您该能推算到才对。”

    通天教主道:“懒得去算……你可方便在这段时间外出混沌海,陪我去堵那混沌钟?最迟不过五十年就可回返。

    咱们只试一次,若是这次都不能行,那我就死心了。”

    李长寿眨眨眼:“师叔您找到混沌钟踪迹了?”

    “自然,”通天教主淡定的一笑,“我与它斗了这么多年,自是颇为了解,不过刚才不方便直接说出来。

    这般,你找个理由,找个借口,咱们光明正大外出去混沌海中,偷偷摸摸把混沌钟搞回来,事成之后,你七我三,只要混沌钟助我截教渡过此劫,今后那宝贝,就是你的了。

    如何?”

    李长寿:……

    活不都让他干了!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我真没想重生啊》 《万族之劫》 《剑来》 《大奉打更人》 《地球第一剑》 《洪荒二郎传》 《临渊行》 《三寸人间》 《龙族1·火之晨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