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东天门,李长寿坐在金鹏背上匆匆回返,径直展露出了无法作假的水神神权宝器。

    众天将先是一愣,随即齐齐向前迎接。

    “星君大人!”

    “星君您总算回来了!”

    “拜见星君!”

    场面有些混乱,李长寿却并未答话,面容紧绷,对着几位天将点点头,身影闪入东天门。

    因道祖发了‘兴师问罪’邀请函,李长寿也不敢多耽误,只得匆匆与云霄告辞。

    赵大爷看李长寿面露急色,也不多问,只是约好稍后一同喝酒,就顺势去三仙岛打个逛。

    道祖招他去紫霄宫教训一顿这种事,自是不能告诉云霄的,免得她多担心。

    毕竟此时云霄所知之事已不少,还知道了那位浪前辈的存在。

    入得东天门,李长寿没有掩盖自己的气息,反倒是主动将自己的道韵扩散开来,大摇大摆朝九天之上疾飞而去。

    能飞多快,就飞多快;

    能搞出多大的动静,就搞出多大的动静。

    自九天最深处,就可寻到去紫霄宫的路径。

    ——前提是紫霄宫想被寻到。

    李长寿身影化作一颗白日彗星,直冲天阙最深处!

    满是急迫之意。

    决意让鲲鹏吞下鸿蒙紫气时,李长寿就已想到了后续各种情形。

    不谋而动,稳教大忌。

    促使李长寿下定决心,在此时对抗一次道祖与天道的意志,不去接这一缕鸿蒙紫气的主要原因,就是他确定,自己不会因拒绝紫气而被天道灭杀。

    这其中的理由解释起来很复杂,可以简单理解为——

    他还有用。

    故,李长寿在当时就已明白,自己处理好鸿蒙紫气与鲲鹏回洪荒后,大概率是会遭受一波惩处。

    最严重的情形,其实是天罚降临,道祖师祖不给自己任何提示,就将自己打成重伤,以儆效尤。

    此次紫霄宫相召,道祖师祖看似怒气冲冲,但细品这两句话,却是给了他足够的腾挪空间。

    道祖言的外之意,是要他找一个合适的理由,让大家面子上都过得去。

    拒绝鸿蒙紫气,就是拒绝了与天道绑定;

    在如今的洪荒天地,这事的性质可以十分恶劣,也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最后不了了之。

    若自己今日不能给出一个,让天道与师祖道祖满意的答复,自己后面的一系列谋划,都会受影响。

    这并非博弈,而是李长寿所做的取舍。

    李长寿自不会觉得,自己现在有资格跟天道与道祖博弈了,各方面都还差得远了。

    飞抵九重天,李长寿突然意识到。

    那一缕鸿蒙紫气所蕴含的讯息,即赵公明遭劫之事,很有可能是道祖在鲲鹏吞下他与鸿蒙紫气那一瞬,方才添加在鸿蒙紫气中的。

    算是给自己的一些警示?

    具体如何,李长寿此时也无法确定,只能看道祖接下来的惩罚力度,以及对自己说的话语。

    嗯……

    天罚抽打臀部这种羞耻感爆棚的事,最好还是别发生了,他这次应是自己去紫霄宫中,也不必打给旁人看。

    “长庚!”

    耳旁突然传来一声呼喊,李长寿停下身形、扭头看去,却见玉帝化身驾云从侧旁而来,目中带着几分忧色。

    显然,荃峒这次是真的懂。

    此地乃云雾缥缈间,左右也无旁人,李长寿做了个道揖,笑道:“您怎么在这?”

    “自是等你,”荃峒面露正色,主动问,“可需吾陪你一同去紫霄宫?”

    言罢,荃峒还对李长寿使了个眼色。

    李长寿笑道:“师祖相召,应只是训诫几句,陛下您不必担心。

    唉,也是小神当时心急了,没想到真的鸿蒙紫气会突然现世,当时急于现身追赶,反倒差些将鲲鹏放走。

    最后也没办法,无法将鸿蒙紫气自鲲鹏元神中剥离出来。

    大意了。”

    “也好。”

    荃峒笑道:“到了紫霄宫好好承认下错误,道祖老爷宽宏大量自不会跟你一般见识。

    如今天庭各处面临麻烦,少了你还真是不行,早去早回。

    切莫顶撞了道祖老爷。”

    李长寿如何不知,这是玉帝为了自己,在对道祖表明态度。

    心底暖暖,李长寿躬身对荃峒深深做了个道揖,转身继续朝九天之外行去。

    此身或不容于这片天地,但能得几位同道知己,慰心足矣。

    荃峒仰头注视了一阵李长寿的背影,随后叹了口气,身影落回天宫。

    与此同时,三仙岛上,云霄站在仙岛的一处沙滩上。

    已换上了自身长裙的她,将那件道袍叠好、搭在手臂上,静静注视着西北方向的天空。

    目中带着几分担心。

    在她身后,琼霄碧霄以及岛上几名修行的仙子,正在整理酒水仙果,为她接风洗尘。

    “大哥,”琼霄抬手撞了下赵公明的胳膊,传声问:“姐姐怎么了?”

    赵公明抚须轻吟,笑道:“应该是想心里人了,毕竟此前刚相处了数十年,突然分开,有些不适应很正常。”

    琼霄闻言皱起秀眉,跪坐在蒲团上的她,目中带着几分忧色。

    “大哥你说……”

    “说啥?”

    琼霄传声问:“姐姐嫁去太白宫了,我跟四妹会不会也一起过去?”

    “这个,”赵公明一时间还真不好回答,“到时候看你们自己商量,不过那应是在大劫后了,到时候想去哪就去哪,也没如今这么多拘束。”

    “唉,但愿吧。”

    琼霄咂咂嘴角,“反正我是不想去的,免得被人说闲话。”

    赵公明轻笑了两声,并未多说此事。

    侧旁碧霄轻唤一声,云霄转身飘来,神情已恢复了一贯的清冷。

    但不知是不是赵公明他们的错觉,云霄似乎比往日更温柔了些,美眸顾盼间目光如水,言语都比平日里多了些,让琼霄和碧霄颇为赞叹。

    仙人们的话题,自是绕不开如今的量劫。

    云霄特意叮嘱岛上几名仙子,这数百年莫要外出走动,若心血来潮、莫名有外出的念头,很有可能就是劫运作祟。

    几位仙子自是满口答应,听或者不听,且是后话了。

    菡芷叹道:“也不知家师的转世身,是否会被这次大劫波及到。”

    “那只黑豹吗?”

    琼霄将夜光杯端在自己小脸旁,笑道:“这次大劫应劫的是截、阐、西方,跟他自是无关的。

    莫要多想了,转世已非旧人。”

    “嗯,”菡芷答应一声,可心底始终是有这份挂念在。

    “对了大哥,”琼霄随手将一颗葡萄抛起,张嘴精准地接住,随口道,“前几年,金灵师姐似乎收了个弟子,叫闻什么的,带去碧游宫中调教了。”

    “哦?”

    赵公明含笑问:“男弟子还是女弟子?”

    “男弟子,听说还挺俊朗呢。”

    腾!

    赵公明身影瞬间消失不见,丢下一句自己前往碧游宫拜见师尊,留下一路乾坤波痕。

    琼霄眨眨眼,嘀咕道:“弟子都这般防备吗?”

    云霄思索一二,言道:“大哥心里没太多底气,或许与金灵师姐一直不愿公开谈他们之事有关。”

    碧霄小声道:“让长、庚、师、弟出出主意呀,长庚师弟点子那么多。”

    “他此时怕是去应对难题了,”云霄看了眼天空,“此事咱们算计一二,就莫要烦扰他了。

    稍后我且去找金灵师姐相谈一二,看金灵师姐到底有什么顾虑。

    好了,莫要背后说这些,近来修行参悟可有所得?”

    云霄大仙子顺势化身严厉之师,两个小仙子嘴角一撇成了苦瓜脸,小小的埋怨几句,开始展示近来修行成果。

    生灵的悲喜各有理衷,世间的悲欢不尽相同;

    作业除外,都是人生。

    ……

    天外,紫霄宫。

    一抹流光自紫霄宫正下方的氤氲彩云中飞出,化作李长寿的原本模样,提着道袍前摆,在殿前拾级而上。

    他面露红光、额头见汗,目中带着几分忐忑不安。

    还未到殿前,已是低头、闭目,清了清嗓子,这才快速跑过最后的十多个台阶,冲入了紫霄宫那空荡荡的大殿中。

    “弟子李长寿特来请罚!”

    他的嗓音在殿内来回回荡,停在殿门后的身影静静站着,保持着做道揖的姿势,纹丝不动。

    这一站,就是三个时辰。

    李长寿额头沁出少许冷汗,这冷汗又被他直接蒸干;

    喉结无规律地颤抖几下,仿佛此地有什么随时能要他小命的凶兽一般。

    略有些过度的紧张,反倒看不出来任何表演的痕迹。

    直到一声冷笑自前方传来:“怎么,太白星君成木头了?杵在那作甚?”

    李长寿赶紧将头埋得更低了些,拱手道:“师祖未召见,弟子不敢向前。”

    “不敢?”

    那嗓音顿时多了几分火气,骂道:“你还有什么不敢!”

    李长寿双腿顺势一软,跪伏在那蕴着星光、藏着道痕的地板上,不发一言。

    殿内,道祖的特大号蒲团上,那魁梧老道在道道流光中缓慢‘生长’了出来,怒气冲冲地骂道:

    “给你的鸿蒙紫气,你若是瞧不上,自可转手随便找个道门弟子接了。

    还费尽心思,转嫁给鲲鹏!

    你当贫道不知,那鲲鹏是什么底细吗?”

    李长寿忙道:“弟子绝未有这般心思!当日那鲲鹏来袭,弟子突然见到那一缕真的鸿蒙紫气,顿时失了方寸。

    鸿蒙紫气事关重大,这是成圣的机缘,是生灵超脱的机会,弟子生怕紫气被那些魔祖之将夺去,以至于将鲲鹏之事搁置在一旁!

    弟子此前为了围杀鲲鹏,已是请动了通天师叔,当时为了护住那一缕鸿蒙紫气,更是做出了违背对圣人师叔许诺之事!”

    鸿钧道祖一阵默然,目光凝视着跪伏在殿门前的李长寿,淡然道:

    “你,当真未曾这般算计?”

    “师祖明鉴,”李长寿叹道,“您是知道弟子脾性的,凡事都要谋而后动,没有较大的把握断然不会出手。

    当时也不知怎么了,那鸿蒙紫气突然现身,就跟弟子所设计的那道假紫气,差不多同一时间。

    弟子最初认错了,直到身旁玉帝陛下的化身提醒,方才如梦初醒。

    当时弟子什么都没多想,匆匆出手护持这天地间为数不多的成圣机缘,这理应是咱们道门的机缘,若是被那些大能抢去,那还了得?”

    “呵。”

    道祖笑道:“你的意思是,贫道还该奖赏你?”

    “弟子不敢求赏赐!”

    李长寿又把头埋了回去,朗声道:“弟子只是做了一名道门弟子分内之事,没有道门就没有弟子!”

    “既然如此,贫道再问你,”道祖身周威势更胜,“那鲲鹏,你为何能杀却不杀?”

    “这、这……

    只因弟子此前答应过通天师叔,请通天师叔出手拦截鲲鹏,条件就是鲲鹏先不杀,留给通天师叔把玩。”

    “那你为何非要请通天出手?莫非是有意要留鲲鹏一命?”

    “师祖明鉴,若无通天师叔相助,弟子对这整个计划的把握连九成七都不足。

    只有通天师叔出手,弟子才有九成八的把握困住鲲鹏!”

    “嗯?”

    李长寿感觉自己前头光影一闪,抬头看来,却见道祖面色阴沉地站在自己面前。

    这次是真的打了个哆嗦。

    “小子,刚才的话重复一遍。”

    “只有通天教主出手,弟子才有九成八……”

    咔嚓!

    紫色雷光爆涌,整个紫霄宫都被雷光填满,三千大道都在轻轻震颤。

    片刻后,李长寿浑身焦黑地趴在地上,脸颊贴着紫霄宫那光滑的地面,张嘴喷出一只小小的白色元神,头顶带着几个螺纹。

    道祖坐回了自己蒲团中,心情舒畅地看着殿门前的李长寿,甚至还哼起了愉快的曲调。

    “劈人没什么手感,劈你就不一样了,过来吧,此次之事算你应对过了。”

    李长寿一个鲤鱼撅腚跳了起来,对道祖咧嘴一笑,黢黑的脸上露出一口大白牙,更增几分憨厚之意。

    “多谢师祖宽宏大量,不计较弟子搞丢鸿蒙紫气之事。”

    道祖哼了声,冷然道:“此事尚不算完,你为何不将鲲鹏带回洪荒天地?”

    “弟子主要是担心天庭的形象,”李长寿忙道,“鲲鹏是上古巨凶,人人得而诛之,若鲲鹏回返三界为天庭效力,或是传出被弟子收服,那天庭名声怕是会直接崩盘。”

    “天庭名声?”

    道祖冷然道:“我看你是得了同乡的好处,将那鲲鹏当做后路。”

    “这个……”

    李长寿心念急转,低头道:“师祖勿怪,弟子性子就是这般,怕死到了一定境界。”

    “你还知道!”

    “弟子这点毛病,弟子自是知晓,”李长寿忙道,“还请师祖您放心,弟子必然坚定地站在天庭这一边,不会被其他人的话语影响。”

    “其实也无妨,”道祖神情有些落寞,淡然道:“当年你那同乡被磨灭时,我曾看到了他的记忆,也知道他留下了些什么。

    本以为,他在明知必败的情形下,会凭鲲鹏离开洪荒,没想到……

    终究还是回来了。”

    李长寿并不答话,只是静静站着。

    道祖却问:“长庚,你对此事了解多少?”

    “这个,其实所知不多,大概能猜到一些边角。”

    李长寿抹了把脸,正色道:“前事已逝去,学习历史是在历史中汲取教训,而非是为了嘲笑古人来满足所谓的虚荣心。

    师祖,从那位前辈留下的蛛丝马迹可以判断,他当时也知道自己是疯狂的、是不对的。”

    “世上本无对错,不过所求不同罢了。”

    道祖轻轻一叹,看了李长寿几眼,随手一点。

    李长寿身周的焦黑褪去,道袍的破损也自行恢复。

    鸿钧道祖缓声道:“贫道其实也有自己的私心,也有自身之私欲。

    盘古神曾说,若想超脱,需放弃自我,故盘古神归于天地之后,已是无我、无物之境,也算是自身之超脱。

    长庚,贫道……

    我知你有自己的主见,有自身的想法,但如今这天地,距离建立起稳固的秩序已只剩最后几步,你是最合适的人选。

    你其实不必有负担,也不必为此胡乱琢磨,我可以给你一个许诺。

    待你辅佐天庭建立起了三界秩序,若想在天地间逍遥自在,我可许你无拘无束。你自身自律自爱,这是我最为满意的一点。

    若你想踏上找寻自己家乡之路,或是想避世修行,那我也会叮嘱昊天,让他不必多挽留于你。

    如何?”

    李长寿故意怔了下,随之面露喜色,低头深深做了个道揖。

    “弟子多谢师祖厚爱!弟子当真不知该如何报答!”

    “行了,莫要搞这些虚伪做派,”鸿钧道祖摆摆手,“记得我上次对你言说之事,回去吧。

    那一缕鸿蒙紫气被鲲鹏吞了,第九道鸿蒙紫气也不在我手中,想给你也是有心无力了。

    好好辅佐天庭,完成封神之事。”

    “是!”

    李长寿定声答应,又做了个道揖,低头后退十多步,才转身朝殿门而去。

    疾走过数百步,殿门已是在眼前,李长寿突然听到了身后一声呼喊:

    “长庚,在你心底,我是否是这般模样?”

    李长寿下意识扭头看去,道心微微一颤。

    却见道祖坐在蒲团之上,嘴角带着淡淡冷笑,面容阴沉且说不出的狰狞冰冷,双目寒光似是能将人道心击穿。

    李长寿抿了抿嘴,低声道:“师祖,您吓到弟子了。”

    “去吧,”道祖抹了把脸,那副阴冷面容消失不见,恢复了平日里的如沐春风,“莫要多想。”

    “是。”

    李长寿低头走出紫霄宫大殿,双眼微眯,又迅速变成一副心有余悸的模样,低头拾级而下。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我真没想重生啊》 《万族之劫》 《剑来》 《大奉打更人》 《地球第一剑》 《洪荒二郎传》 《临渊行》 《三寸人间》 《龙族1·火之晨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