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多、多谢各位道友救命之恩,噗、哇——”

    黑雾弥漫地,数十道炼气士化作虹光来回穿梭,将那一群聚集的黑兽快速剿灭。

    就在这斗法之地侧旁,某个满脸络腮胡子的大叔仰躺在一朵贴地的白云上,正哇哇吐着鲜血。

    在他旁边,半天前还曾跟他吵过一小架、跟随在大姐之后的那对男女,此刻正在这大叔身旁不情不愿地守着。

    “故意的吧,你这人就是故意的吧!”

    那年轻女仙咬牙骂道:“我劝你早点死了这条心,我家大姐连那些金仙修为的翩翩公子都不屑一顾,更何况你这不修边幅的粗鲁之人。”

    那大叔,也就是李长寿无元神之力版本的纸道人,闻言露出一二尴尬的表情,心有余悸地看了眼那黑兽潮,闭目一叹。

    一旁的男仙忙道:“芸芸,刚才咱们都见到了,这位前辈与人一同在此地探寻,遭遇了大批黑兽袭击,前辈主动留下来断后,这才身受重伤。

    若这也是演戏,那未免风险太大了。”

    李长寿:小伙子还是年轻了啊。

    他还没来得及开口解释,就强行收到了一波粉色打击。

    那芸芸跺跺脚:“李天超!你竟帮他不帮我!你还把不把我当你的小仙女了!”

    “当,当,这当然要当。。”

    “那你说,他是不是在故意演戏?”

    “这位前辈都受伤这么重了,咱们再这般言说,他心里该多难受。”

    “哼!你果然是把别人的感受放在了我的感受前面,我说他图谋不轨就是图谋不轨,我不管我不管,你跟我一起说!”

    “好,好,你别生气呀,错了气息走火入魔就不好了。

    这前辈可能动机确实没有那么纯粹。”

    李长寿:啊,这小伙子就是个仙使啊,仙使。

    回头给他一份求职介绍信,天庭很需要这种心地善良、耐心十足、能屈能屈的人才。

    远处的斗法很快落幕,后续赶来的一众炼气士完全没捞到什么好处,这股规模不算小的兽潮已被平息。

    一朵仙云朝此地飘来,其上站着几道身影,自是那带头大姐和她的小伙伴们。

    “大姐!”

    “哈哈哈!”有个男修看了眼李长寿的纸道人,仰头大笑几声,“这次收获颇丰,干一票能顶之前两三天的收成!”

    “怪不得平时都找不到几只成器的黑兽,感情都聚在一起了。”

    除却大姐,几人都是出声说笑,仿佛谁嗓门大些,自己刚才杀的黑兽就多些。

    ‘大姐’径直落在李长寿纸道人身旁,淡定的嗓音自面甲后传出:

    “这位道友的伤如何了?”

    “已无大碍,”李长寿虚弱地咳嗽了几声,站起身做了个道揖,“多谢道友相救,给诸位添麻烦了。”

    ‘大姐’缓缓点头。

    按理说,这时怎么都该客气一二句,但这‘大姐’明显不走寻常路。

    “既知道自己差些牵连旁人,那为何还在此地逗留?黑兽乃混沌凶兽,本为生灵之敌,按规矩在此间都是以自保为主。

    下一次,并不会有人救你。”

    李长寿的纸道人只能一阵汗颜,在袖中拿出了几瓶丹药,“这些算作是贫道赔礼,给各位添麻烦了。”

    ‘大姐’并未收下,只是转身驾云,对自己的几个小伙伴道:

    “你们退去上个安全点,各自休息调理,我送他出黑雾。”

    “大姐,我们去送吧!”

    “送这家伙也不用非要大姐亲自走一趟。”

    “我已经如此决定了,”‘大姐’话语中带着几分不容置喙的严厉,其他几人顿时闭嘴,各自有点惋惜地看了眼李长寿纸道人手中端着的瓷瓶。

    于是这队炼气士暂时分离,‘大姐’带上刚才救下来的炼丹师,朝黑雾地带的边缘驾云行进,剩余几人也颇为警惕地退向了炼气士开辟的安全点。

    安全点有足够的阵法,也有简单的易物摊位,还会有几名天庭派来的高手坐镇。

    飞速前行的白云上,李长寿扭头看了眼身侧的人影,眼底划过少许思索。

    虽然按计划已经找到了接触她的机会,但接下来自己怎么开口?

    ‘嗨,好久不见?’

    这未免也太尴尬了点。

    直接温声道一句:‘师妹缺九转金丹了怎么不来这边拿?’

    也不太好。

    总不能还对有毒师妹用什么套路,这传出去,未免也太丢人现眼。

    还是……

    “谁派你来的?”

    大姐突然开口道了句。

    李长寿是哪般人物?

    怎么会轻易就觉得自己被识破,此时却没有半点慌乱,有些虚弱地反问:“道友你在说什么?”

    ‘大姐’扭头看着他,面甲后的那双明眸似乎能看透人心。

    可惜,选错了对手。

    “不是吗?”

    她收回目光,淡然道:“些许误会,道友莫要介怀。”

    “不介怀,不介怀,”李长寿含笑道了句,顺势道,“道友的跟脚似乎颇为不平凡,当然,我没有半点打听道友跟脚之意,单纯有些好奇。”

    她却保持沉默,只是驾云,外加提防身旁人随时发难。

    李长寿心底略微叹了声。

    在外面四处奔波,有毒总归是学会了许多,但此时的这份机警,自是吃亏受苦换来的。

    “我有一个朋友,”李长寿温声道,“他之前害过一种病症,若是被女子碰到,就会……”

    吼——

    一声刺耳且古怪的吼叫声突然从侧后方传来,硬生生截断了李长寿的嗓音。

    ‘大姐’略微一怔,无比迅速地停下云头,转身看向吼声传来之地。

    那里,黑雾冲天而起!

    一股股漆黑的浓烟宛若山崩海啸般席卷四面八方,雷霆大作、雷鸣狂闪,那雷光隐隐描绘出了一尊如山岳般的轮廓。

    就如那盖世妖魔,却又非三界生灵。

    “天阶。”

    大姐缓缓吐出一声,背后的剑匣已开始轻轻颤动。

    突然,大姐攥紧一双纤手,马尾轻轻晃动,已是化作一道金光冲天而起,对那天阶黑兽直扑而去。

    安全点。

    这尊黑兽现身之地,就是她同伴此前去的安全点!

    “哎!道友莫急!”

    李长寿的纸道人在后面呼喊了声,但仙力加持过的嗓音已追不上她的背影。

    这性子还是没有丝毫变化。

    正此时,黑雾各处飞出了道道身影,带起数百道流光。

    但凡自认有实力参战的炼气士,此刻同时朝这尊天阶黑兽飞射而去。

    李长寿禁不住歪了下头。

    是这天阶黑兽仇恨值太高了,惹的炼气士义愤填膺,视死如归也要冲上一波。

    还是他低估了三界炼气士们的品德,大家都有一颗捍卫三界、守护弱者、视死如归的高尚道心?

    这?

    别人家的BOSS出场,那是黑风漫卷、乾坤斗转,必然会有一波参战人员惨死,来突显这只BOSS的无情凶残。

    怎么黑兽家的BOSS出场……

    “师父!天阶!”

    “快!动作快!天阶黑兽身上掉下点粉末都能发一笔横财!”

    “冲啊!晚点就没机会了!”

    “趁着天庭那些混球来之前!赶紧弄死这头黑兽!”

    李长寿听着风中传来的一声声呼喊,额头已经被黑线吞没。

    诶?又哪里来的唢呐声。

    忽听唢呐声破空而起,又见那无边黑雾上方出现了大片大片七彩云朵,云朵之下绽出七七四十九根无比粗壮的光柱,将小半黑雾笼罩的区域照的透亮。

    这般情形,李长寿看的既熟悉、又陌生,既感慨、又无力吐槽。

    天庭,降临大阵!

    当光柱中飞出一根根红艳艳的绸缎,唢呐的演奏也达到了高潮,一名名浑身闪耀着金光、银光的天兵天将飞射而出,虽只有数千的数量,但各个修为都摸到了天仙境的底裤。

    很明显,这是天庭最为精锐的战力之一。

    那群之前飞向天阶黑兽的炼气士,无不顿首投足,更有性子急的几人骂天庭总是断他们财路。

    此刻,这些炼气士一个个扭头就走,丝毫没有半分留恋,仿佛见多了这般场景。

    那急忙前冲的‘大姐’也松了口气,放慢了步子。


热门小说推荐: 《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伏天氏》 《我真没想重生啊》 《临渊行》 《三寸人间》 《我不是野人》 《历史小说》 《剑来》 《龙族1·火之晨曦》 《大奉打更人》 《龙族2·悼亡者之瞳》 《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 《地球第一剑》 《龙族3·黑月之潮》 《龙族4·奥丁之渊》 《洪荒二郎传》 《万族之劫》 《天唐锦绣》 《深空彼岸》 《大唐扫把星》 《夜的命名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