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突然要指挥圣人老爷,李长寿多少还是有点小紧张。

    当然,这种体验也仅限于通天教主,想要安排其他圣人也没机会不是。

    通天教主算是圣人中最随和,也最接地气的一位。

    为了让圣人老爷有最好的‘被安排体验’,李长寿决定将自己准备方案的精细程度,提升几个量级!

    准备工作也从此前的三年,提升到了二十年。

    反正洪荒中的炼气士,活的岁月越久,对岁月跨度的感知力越弱,对于这些洪荒老人们而言,几年和几十年差别不大。

    这种情况最为明显的,其实还是自己老师,太清圣人。

    一句话的思考时长都能达到三五年,当真印证了那句‘洪荒不记年’。

    本体自碧游宫中回来后,李长寿就躲在丹房中修改了两个月的计划细节,且派卞庄暗中去火云洞一趟,带去了新的计划调整。

    现如今,李长寿自己的纸道人外出走动,其实隐蔽性已经无法保证,无论变化什么容貌、无论是否注意血气的细节,只要撞到大能大神通者,都容易暴露。

    也该适当的开始用些手下了。

    对卞庄,李长寿算是知根知底,这家伙虽然贪花恋色,但属于有贼心没贼胆的类型,本身虽然浪荡了些,但在做正事时还是可以信任的。

    而且,卞庄一家老小,此时都在为天庭做事,这种就属于苗红根正,用起来也能少些顾虑。

    更为重要的是……

    卞庄是下个劫难中的重要配角,天道无论如何推演,都不会让卞庄陷入麻烦。

    凭李长寿对天道的理解,九成八的可能便是这般。

    ‘浪前辈当年,是否就是因天道安排一切,从而对天道有所反感?’

    丹房前,李长寿坐在摇椅中,回想着自己曾看过的《浪人年记》,寻找着自己此前可能忽略的蛛丝马迹。

    在浪前辈这件事上,李长寿此时的立场,更倾向于天道。

    为何?

    其实有个李长寿一直没提过的事例——月宫姮娥。

    世上最不缺的便是靓丽的仙子,天道想要在月宫放一个三界第一美人,又或者,想要一个人皇之女与羿婚配,都非什么难事。

    参照如今大劫之子成长的速度,也就几百年就可成型。

    而当年,作为浪前辈的亲徒弟,与浪前辈关联最深的人物之一,姮娥沉睡万年、忘记了有关浪前辈的一切,却还是活了下来。

    到如今,姮娥依然在追寻自己道心所缺的那块‘拼图’,天道对她并未下杀手。

    这在李长寿看来,道祖确实已仁至义尽。

    “唉,往事已矣。”

    李长寿叹了口气,拿着蒲扇轻轻摇晃,优哉游哉,不胜惬意。

    封神大劫一点点临近,洪荒的大幕已经落下,天地间的劫运已准备妥当。

    先斩个鲲鹏祭天,说不定能为洪荒缓解一些压力,能为注定应劫之人,增加一些变数和生机。

    ‘还是要趁着这次机会,搞一搞三教联谊。’

    李长寿已经不是第一次拉上阐教、截教一起搞联谊,比如修罗古城,比如威压灵山;

    但这次,情形已经不同。

    杨戬之事中,阐教的表态实在太过微妙。

    两教仙人又非痴笨,如何不懂这其中关键,在于圣人老师的选择?

    李长寿想做的,不过是让两教仙人之间多些情分,稍后动手的时候,多少留点情面。

    虽然想法有些天真了,但李长寿慎重思考后,觉得自己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

    “师兄,在忙吗?”

    灵娥的传声自侧旁飘来,李长寿收敛思绪,含笑摇头。

    阵法之外,精心打扮了一番的灵娥驾云而来,想到此前那一幕情形,也是脸蛋稍微有些泛红,但目光坚定、态度坚决,坚强地飞过重重阵法,落在丹房门口另一侧……

    待着。

    李长寿摇了摇手中蒲扇,带着淡淡笑意,继续思索后续一系列安排。

    敌在混沌海。

    ……

    “怎么啦?愁眉不展的。”

    原水神府的角落,两只摇摇晃晃的秋千上,一少年、一少女,正左右、前后的晃荡。

    看左侧的秋千,那少女灵秀可爱,头上戴着一只小小的兔耳,嘴角挂着甜甜的笑意,那短裙下的一双玉足修长纤细,却又给人感觉……

    很有劲。

    自是少女玉兔。

    听玉兔如此一问,灵珠子幽幽地叹了口气,靠在秋千的绳索上,双目失去高光。

    “我大概,再也不是师叔最喜欢的后辈了。”

    “嗯?”玉兔满是不解,逛荡的频率减慢了许多,纳闷道:“为什么这么说,太白星君对你十分器重呀。”

    “你不懂,”灵珠子叹道,“就好比近来,卞庄这家伙都被师叔委以重任,还去做保密之事,连我都不能告诉。

    敖乙突破金仙境之后,更是身兼数职,从天河水军一直到斗部天兵的教官,还负责监察堕落之龙族水神。

    杨戬师弟更不用说了,被师叔护着去砸了灵山……那场面,那威风。

    唉,明明是我先来的。”

    “嗯……”

    玉兔想了一阵,笑道:“其实,星君大人还是很器重你的呀。

    你看,杨戬的事,你也被星君委以重任,去做刺激杨戬情绪的重要一环,而且还演出了兄弟诀别、生死大战的情形。

    在我眼里,这已经很厉害了呢。”

    “杨戬师弟在两百年前,远不是我对手。”

    灵珠子颓然一叹,挠挠头,本想绕开这个话题,不多谈这些烦心事,但心底纷杂的念头涌来,让他禁不住更为失落。

    被人超过的滋味,确实不好受。

    尤其是,灵珠子最近一直卡在了金仙境之前的境界,无论如何参悟,都是不得圆满。

    哪怕他是阐教三代、圣人徒孙、太白师侄,也无法让自己面前的瓶颈消散于无形。

    灵珠子知道,如果自己开口,其实能求来突破瓶颈的丹药,凭借自己的积累,度过金仙劫难并非难事。

    但一来,不愿;

    二来,灵珠子眼界广阔,所接触到的各位长辈,都是天地间的大神通者。

    哪怕自家师父修为本领看似差了点,但放在洪荒范围内,那也是实打实的高手。

    金仙只是一个起点,金仙九品、大罗六转、三尸待斩……

    自己若是靠外力突破瓶颈,后面必会被早早卡住。

    灵珠子叹道:“不能屹立于世间,长生又能如何?”

    玉兔忙道:“你这样说,我们这些在天庭混日子的小仙子还用不用活?”

    “我毕竟是师父的弟子,”灵珠子无奈道,“而今我被杨戬师弟远远落下,师父的压力必然很大。

    师父虽然很慈祥,说话也好听,对人很温柔,但心底也要强的很。

    我总该给师父争口气。”

    玉兔想到了天庭传闻,想到了自己跟在主人身旁,用云镜术看到的一些情形。

    “你说的师父,是乾元山太乙真人吗?”

    “对呀,”灵珠子眨眨眼,“我还有其他师父不成?”

    “那没事了,”玉兔瞬间闭嘴,扭头一阵翻白眼。

    这家伙哪里都好,秉性善良、人也憨憨,就是看人不准,总有各种莫名其妙的误会。

    “兔兔,咱们来打一架吧!我手痒了!”

    玉兔嘴角微微抽搐,含笑站了起来,目光流露出淡淡的嫌弃,“被我踹了不准哭鼻子。”

    “请!”

    灵珠子单手做了请的手势,将自己修为封禁大半,比玉兔弱了几分。

    玉兔摘下布包,换上一双合脚的布鞋,一个灵巧的翻身已到了空地中央,单脚脚尖着地,浑身包裹起了灵动之意。

    顿时,整个水神府里里外外的目光被吸引了过来。

    看玉兔与灵珠子打闹,也是此地各位天兵天将的老节目了。

    不远处的院落中,有琴玄雅身着冰蓝色长裙现身,站在院墙上静静欣赏着这一幕。

    她近来一直在修行,天庭担心西方教报复,故未让她外出除妖打广告,倒是一直很闲。

    不多时,有琴玄雅身形消失不见,仿佛此前从未出现过一般……

    啪啪!

    “今天就打你到这里,本兔回去伺候主人了!”

    丢下一句俏皮话,玉兔轻哼着舒畅的歌谣,小脚轻轻点动,身形几个起落,已是消失在月宫方向。

    水神府后院,灵珠子躺在地上叹了口气,浑身满是小兔子留下的脚印。

    伤倒是没受伤,他毕竟是灵珠化生,肉身硬得很。

    他要真是个憨憨,倒在此地的必然是玉兔;自己故意相让,不过是……觉得每次被小兔子踹,肉身疼痛之后,能有微弱的增幅。

    旁人说咱不开窍,咱笑旁人看不穿。

    这般增强肉身之法,天庭独一份,也算是他的独门秘诀。

    他灵珠子,机智的很!

    “不行,再这么下去,师叔说不定就把我忘了。”

    灵珠子沉吟几声,坐起身来,摸着下巴一阵思索。

    根据师父的教导、师伯的指点,以及自己在天庭中厮混这么多年所见事例,自己现在,应该主动去师叔面前找点活干。

    哪怕是扫扫地、洒洒水、浇浇花,也好过自己现如今无事可做的境地。

    说做就做,灵珠子偷偷跑去太白宫附近,找了个云海中悬浮的荒山静静修行,等待着合适的时机……

    前等后等,转眼半年过去,灵珠子终于感受到了太白宫附近的异常。

    是金鹏自三千世界回来复命了!

    灵珠眼前一亮,立刻驾云前往,心底还想着,若是能跟金鹏一同去三千世界闯荡,那也是不错的差事。

    然而,珠算不如寿算。

    灵珠子刚到太白宫前,就见到金鹏在阵法中现出原形,师叔忙前忙后,再将一些鞍具绑在金鹏头上、腿上、背上。

    灵珠子刚凑向前去,却听李长寿温声道了句:“莫要靠得太近,此物虽是老君炼制,但尚未试过威力,稍后别伤到了你。”

    “哦……哦!”

    灵珠子答应一声,立刻向后跳出数百丈,而后静静等了半个时辰,见证了金鹏得到‘新法宝’后的首飞。

    那极速,让乾坤都不断颤鸣,金鹏飞过留下的那条金线,甚至都无法接续。

    李长寿露出满意的目光,随后就拿着一枚玉符开始不断记录。

    灵珠子等了一阵,待金鹏回来,发现自己依然插不上话,也不敢多打扰,老老实实做个了道揖,转身去了天河边散步解闷。

    好男儿如何能轻易言败?

    灵珠子重振旗鼓,很快又回到了原本待着的荒山,开始了下一步漫长等待。

    接下来的一年多,灵珠子见证了金鹏的数十次尝试,似乎长庚师叔是为了金鹏能突破自身极速而忙前忙后。

    这事他也不知如何相助,只能就近继续观察。

    灵珠子暗下决心,稍后师叔便是有什么要送信的活,他也要抢着上!

    忽有一日,卞庄驾云匆匆而来,灵珠子眼前一亮,自后方悄悄跟了上去,与卞庄一同进入太白宫主殿。

    果然,师叔正拿着一枚玉符,绝对是有‘信使’之事!

    灵珠子快走几步,抢先拱手做了个道揖,口称:“灵珠子拜见师叔!”

    “嗯,”李长寿温和一笑,问道,“可是有什么难事,又或是有修道上的疑惑?”

    “并未,”灵珠子目中满是跃跃欲试,“我就是有点闲。”

    “那就多去跟玉兔玩耍嘛,”李长寿对卞庄招招手,将玉符递了过去,“还是老地方老规矩,注意隐藏行踪。”

    “是!末将领命!”

    卞庄定声答应一句,低头匆匆离开,面容略带紧张。

    灵珠子张张嘴,也不知该说什么;见李长寿目光挪来,灵珠子挠头嘿嘿一笑,低头告辞而去。

    背影,是那么的萧瑟。

    李长寿看着灵珠子这有些失落的背影,目中划过几分笑意,却并未多说什么。

    让灵珠子受点挫其实并非坏事,身居大气运还卡了瓶颈,若非天道有意为难,就是修行出现了差错。

    未来的哪吒嘛,倒也不必对现在苛求太多。

    关于灵珠子,李长寿唯一不放心的,是他转世的‘方式’。

    灵珠子前路怕是有一劫,也不知这劫难何时应上。

    话说回来,金鹏的鞍具效果相当不错,接下来就是混沌海实地实验;

    除了金鹏之外,还有一大堆阵法需要去搞定,这二十年的准备期限,也不知够不够用。

    ……

    金鹏去混沌海中测试鞍具效果,自是要选一处远离玄都城的所在。

    李长寿料定,此时鲲鹏应是暗中观察着玄都城的一举一动,让金鹏去玄都城外试验飞速太过不稳。

    才不是不想去打扰师兄师嫂!

    也不知孔宣进展如何了,这都过去有些时日了,若是一切进展顺利,说不定他已要做好被喊‘蜀黍’的准备了。

    唉,文净那边该怎么办?

    为了让文净对人教忠心耿耿,自己稍后不免要做些空口许诺。

    然后,文净吸了金莲、落了十二品金莲三品,该论功行赏的时候,突然看到孔宣与大法师相拥而来;

    想想就可怕。

    退一万步,就算大法师自我牺牲,为了人教安稳,为了老师的诚信,慨然应付两位不简单的女仙,与文净道人亲热时……

    ‘你、你为什么这么熟练?’

    这画面……

    小孩子才喊着全都要,成年人都知道受不了。

    文净跟孔宣可都不是善茬,两位若是大打出手,自家师兄倒头就睡,老师一个【劝】字砸下来,还不是他去费心!

    仔细想想,还是自家两位大人让人安心,自己平日里多注意些,也不会出什么乱子。

    带着这般繁杂的心绪,李长寿的纸道人躲在金鹏的背上,已是抵达了他们选择的‘测试场’。

    玄都城的对角,洪荒的另一端。

    天道壁垒主要的作用,是阻拦混沌生灵、混沌气息,得了天道认可的洪荒生灵,只要有大能开路,自天道壁垒外出、回来并非难事。

    打个比方:

    那鲲鹏如果不惧天罚要回洪荒天地,其实可以走各个方向。

    而那些先天神魔和域外天魔,想要进入洪荒天地,只能从天道缺口玄都城入内,其他各个方向都会被天道之力所阻,甚至截杀。

    到了此地,理应也算安稳,虽然不能排除变数的可能,但……

    洪荒哪来那么多变数,这天地这么大,在此地还能碰到点什么盈盈苟且不成?

    李长寿拿出此前准备的法宝,先让金翅大鹏施展出极速,记录下了一个数值,而后让金翅大鹏分别穿戴上几件鞍具进行测试。

    效果出乎意料的不错。

    尤其是李长寿构想出的‘洪荒版喷射装置’,在金鹏抵达急速后,还能在短时间内将金鹏的飞速推上一个台阶。

    就是烧宝材。

    金鹏试验了三四次,李长寿就心疼的喊停,让金鹏记下这般感觉,开始试验其他几种鞍具。

    如此,追击鲲鹏的主力就有了。

    前后花费了半个月,金鹏适应了鞍具后,李长寿便想打道回府。

    金鹏却道:“老师,我可否将这几件宝具全用上,尝试下此时的极限在何处?”

    李长寿自不会拒绝,纸道人躲在天道壁垒内,让金鹏畅快去飞一遭。

    就是这一遭,金鹏带回了一则让李长寿满头问号的消息……

    “老师,弟子刚刚回来时探查到了一处所在,有些类似上次鲲鹏洞府的密地,与那鲲鹏的洞府布置十分相近,且里面有完整道则的波动,又并非鲲鹏的大道。

    弟子要不要去详细探查一番?”

    “不可,”李长寿下意识就否了这个提议,“稳妥些,我不过化身在此地,你若是陷入险境不足应对。”

    他思索一阵,又问:“那里离着洪荒天地远不远?”

    金鹏忙道:“弟子飞片刻就可抵达,但距离也不算近。”

    “盯上,不要着急探查,最远距离观察那里是否有生灵进出,有任何风吹草动立刻遁回,不可恋战。”

    “是!”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我真没想重生啊》 《万族之劫》 《剑来》 《大奉打更人》 《地球第一剑》 《洪荒二郎传》 《临渊行》 《三寸人间》 《龙族1·火之晨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