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暂不提稍后来了六位退休人皇,与李长寿一同朝下方湖水落去。

    两个时辰后;

    太白宫,小琼峰。

    湖边柳树下,灵娥盘坐在缥缈雾气中,纤指拨弄琴弦,奏出一阵悦耳却没有什么明显篇章的乐声。

    灵风拂面,不增烦忧,不减心愁。

    抬头看了眼丹房的位置,灵娥仿佛能穿过层层阵法,看透师兄此刻或许正在打坐的身影。

    又藏哪了?

    灵娥纤指离开琴弦,抬手捏着自己下巴一阵思虑,又拿起石板刻下了一段音律,对着湖面出了会儿神。

    师兄又用纸道人去外面做什么呢?

    若是师兄修行之余不必管外面的事,每天跟自己弹琴弄萧、玩乐打闹,那该多好。

    自己可以琢磨每日的餐食,做些点心、备些茶水,两人在草屋中或坐或趴下盘棋、聊聊天,等着日头西斜,在月色星光中散步谈心……

    灵娥脸蛋微微一红,自是想到了一些亲密的举动,比如站在树下相拥而眠,自己躺师兄胳膊上睡一阵什么的……

    炼气士都要闭关修行嘛,灵娥也不敢总与师兄腻在一起,均算下来,每十年能这般腻歪一个月就好了。

    如果跟师兄像是度仙门那些道侣……

    “在想什么?”

    李长寿的嗓音自侧旁传来,灵娥下意识跳了起来,抱着自己的长琴差点夺路而逃。

    但随之,灵娥扭头看了眼自家师兄,注意力顿时被李长寿此时的表情所吸引。

    她小声问:“师兄,怎么了?”

    “嗯?”李长寿勉强笑了笑,眉目间带着浓浓的疲倦,对灵娥抬了抬手,坐在了湖边树下的草地上。

    身上的道袍都没了灵光,李长寿整个人有些提不起精神,对着湖面愣愣地出神。

    这是怎么了?

    师兄很少会不盘坐,而是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

    《细节》。

    “师兄。”

    灵娥轻声唤着,收起长琴,抚平短裙的少许褶皱,走去李长寿身后跪坐,抬手在李长寿肩上轻轻揉捏着,想着该如何让师兄对自己吐露心事。

    她能感觉到师兄心情的低沉,自不敢太过活泼,只是用这般动作表示自己在他身旁陪伴着。

    李长寿抬手拍了拍她的小手,“来我身旁坐吧。”

    “哦,”灵娥起身走到李长寿身侧,并拢一双玉足纤腿斜坐下来,注视着师兄的侧脸,小声问:“可是在天庭中遇到了烦心事?”

    “烦心事……不算吧。”

    李长寿揉了揉眉角,叹声道:“只是突然间看到了点什么,有些缓不过神。”

    “要喝茶吗?我还做了些点心……”

    “在这陪我一阵。”

    “嗯,”灵娥不再多说,在旁静静坐着。

    她看着师兄那带着倦色、无奈、纠结的侧脸,低头凑了上去,靠在师兄肩头,呼吸都刻意变得微弱了些。

    湖面泛着粼粼的微光,远林填补着浓绿,小琼峰近乎完全透明的阵壁之外,白云朵朵、天空蔚蓝。

    微风吹起两人发梢,灵娥静静享受着这难得的片刻亲近;

    虽然知道师兄此时心情不好,她也不能太开心,但总归是抑制不住心底的欢喜,想让这一刻能多延续一阵。

    可惜,自己师兄调整心情向来十分迅速。

    然而这次灵娥却有些‘错愕’,就这般静静呆了半个时辰,她都快舒服得睡过去了,师兄依然还是这般消沉着。

    灵娥思前想后,还是关切地问了句:“师兄,有什么心事可以跟我说说吗?嗯……我虽然不能帮你分忧解难,但听你倾诉也是可以的。”

    “我能有什么心事,”李长寿笑了笑,失落感已消散大半,“我只是在想,如今做的这一切到底是对还是错。”

    灵娥小声道:“师兄你不是说,没有绝对的对或者错,对得起自己本心就好了呀。”

    李长寿头也不回,左手抬起来,摁着灵娥的脑袋揉了揉,把灵娥精心打理的发饰揉乱了些。

    “还想用这话指点我?就你这点阅历能理解这话是什么意思吗?”

    灵娥做了个鬼脸,“试试嘛,感觉挺有道理的!哎、哎……脸会被捏肿的!”

    李长寿略施惩戒,莫名开心了些,随即颓然一叹,索性躺在了柳树下,枕着胳膊一阵出神,不多时又叹了口气……

    灵娥在旁先是脸蛋微红,额头冒汗,赶紧扭头强行施展清心诀让自己镇定下来,又取下被师兄揉乱的发饰,让青丝随意披散,而后深吸一口气。

    趁兄之危第二弹!

    她尽量让自己动作自然些,慢慢地从斜坐变成侧躺,一点点靠近师兄的胳膊,看都不敢看师兄的表情,也没感受到师兄的目光,想去枕着师兄的臂膀……

    三寸……两寸……

    真、真的要这么做?

    这是不是太主动了点,自己还是个不成熟的小仙子,也该有点仙子的矜!

    那条被灵娥锁定的臂膀突然挪了一下,灵娥纤柔的身子当即僵硬,下意识就以为师兄是故意躲开了自己,心底正要泛起一股失落;

    但她脸颊却感受到了道袍布料的质感,已枕在师兄手臂上……还挺舒服的那种。

    一缕温柔的气息拂过,灵娥心底松了口气,僵硬的身子也放松了些,保持侧躺的她,此刻能清晰看到师兄道袍上布料的纹理。

    两只小手无处安放,最后只能摆在胸口,摁着内襟的边界。

    不知过了多久,可能只是几个呼吸,也可能已是一两个时辰。

    灵娥听到了师兄的低喃……

    “我知道错与对没有绝对,也知道个人的是非观,在天地面前微不足道。

    但有些事,我明知它错误的成分多一些,但对自己有利,能让自己更稳定地在这个天地间立足,就想着去做,还刻意忽略它错误的成分,然后反过来告诉自己,自己不过是借势而行,这天地如何与我本就无关,这就是洪荒天地,不能一概而论。

    我一直想做旁观者,冷眼注视着这个洪荒世界,剥离它的道、观察它的规则,利用这里的道则让自己变得强大、追求超脱……

    这个过程中,做些与自己观念不符的事,是可以去无视的吧。”

    灵娥紧紧皱着秀眉,小声问:“具体,是什么事?”

    “很多事,说不清。”

    李长寿缓缓叹了口气,“不该对你说这些,只是刚才看到了一位前辈的惨状,有些被触动了。”

    灵娥微微摇头,抬头看了眼已渐渐恢复正常面色的师兄,心底莫名的一揪。

    她不知哪来的力气,主动伸出手,朝李长寿靠了靠。

    “没有该不该的,师兄,能多跟我说说吗?”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突然就玻璃心了。”

    李长寿笑容变得明朗了些,那扇刚打开的心门,已无声无息合上。

    他道:“是刚刚见到了上古人族人皇燧人氏前辈,他被……嗯,被魔气侵蚀,如今不人不鬼、非仙非魔。”

    一缕灵念流转,灵娥心底泛起了这般画面:

    【被大阵封禁在湖底的火山口,滚滚浓烟散去,露出下方岩浆湖。

    岩浆湖上躺着一道身影,披头散发、勉强保持人形,六把神剑穿过他的双肩、双腿、躯干、头颅,他躺在熔岩上,一根根锁链将他浑身包裹……】

    李长寿叹道:

    “别的人皇,大多是远古上古生灵转生,如今在火云洞中安逸生活。

    偏偏是这位为了与妖皇相抗,自堕魔道、与昔日魔兵一同鏖战妖庭的人族前辈,却要忍受魔气侵蚀、天道镇压魔气之苦。

    可笑又荒谬。

    罢了,世事多如此,感情用事太过不智,我能帮忙缓解下燧人氏前辈的痛苦,已算尽力了。”

    灵娥心底再次浮现出少许画面:

    【一名身着轻纱白裙、面容圣洁端庄的女仙站在火山口上,背后有着柔和的光圈,浑身散发着的洁白圣光。

    她双手合十,哼着一些曲调,似是在吟诵经文,一缕缕白光注入下方魔体中,抵消着一缕缕魔气。】

    李长寿默然不语,目中带着几分思索。

    灵娥问:“师兄是觉得,天道对燧人氏不公吗?”

    “这话不要乱说,”李长寿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正色道:“天道并非人族之天道,是洪荒之天道。

    而今人族虽大兴,但在上古时,与天道最近的其实是妖庭,燧人氏堕魔在大战之后,也成了天地的隐患,天道故此镇压禁锢。”

    灵娥眨眨眼,总觉得这些话师兄并非是说给自己听的。

    联系到刚刚师兄说‘很多事都有错误的成分’,显然是师兄也并不认可天道在某些事上的处理方式,与天道有了分歧。

    灵娥没事扩散仙识时,也在天庭听到了些消息,知道师兄是大劫主劫者,天庭二把手,道祖最喜欢的仔;

    换而言之,师兄如今正是为天道做事,而后借势修行。

    灵娥心底恍然大明白。

    师兄本身对人族很有感情,对妖族大妖下手从不手软,但对人族凡人凶恶之人也会给改过的机会;

    虽然是两重标准,但师兄曾与白先生辩论时,笑着说过这般话,刚好被去黑池峰送点心的自己听到。

    师兄说:

    【白先生,我本就是人族,就是要站在人族这边,别扯什么格局眼界,做人不能忘本,对于妖族之外的万灵族,只要不与人族竞争,我也能做到一视同仁。

    天地大势之争本就你死我活。

    我不能享受着人族如今天地主角地位带来的好处,反过来去照顾那些曾与人族生死搏杀的妖族。】

    由此可得出结论,师兄对曾带领人族于黑暗中寻找到光明的燧人氏,有一份特殊的感情寄托!

    真相只有一个!

    师兄这个天道金牌打手,对天道镇压燧人氏有所不满,从而引发了心底对天道的怨气!

    这就是师兄今天心情抑郁的原因。

    但她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不再多提天道之事,轻声说着:“师兄,你还记得你之前对我说过什么话吗?”

    “什么?”

    “与其在自己本领不足时逞英雄,倒不如一直活下去,等自己站在众生之顶点,能去制定规则的时候,去改写整个洪荒范围弱者的生存环境。

    师兄,你其实已经做到了。”

    李长寿淡然道:“别当真,这不过是早年不想让你头铁到处惹祸,随便编的句子。”

    “这……”

    “唉,起来吧,自己去罚三百遍《稳字经》,我去跟师父呆一会。”

    灵娥小脸一垮,本想耍赖多躺一会儿,李长寿身形已化作一缕清风飘远,只留下了几声轻笑,惹的她不断翻白眼。

    齐源老道的草屋中,李长寿现出身形,给师父的牌位上了三炷清香,站着一阵出神。

    火云洞那边,梅雯画还在持续净化燧人氏的魔气。

    但李长寿已经注意到,她的灵力,也只能起到‘缓解’的效果,无法真的根除。

    他与燧人氏并无关联,也不相熟,但见到燧人氏这般模样的瞬间,道心便忍不住轻颤了几下,莫名地低落了下来。

    灵娥这次竟没逃了……

    她刚才的话,李长寿自是记得,那是在灵娥上山不久,自己还因此被师父打了一顿。

    众生之顶点……制定规则……弱者的生存环境……

    在这个洪荒,能照顾好自己想照顾之人,已经让他心力憔悴,他又能管得了多少人呢?

    “唉。”

    李长寿背起双手,静静地站在师父的牌匾前,目光略微有些复杂。

    火云洞湖底密地中,梅雯画吟唱了三日;

    小琼峰草屋中,李长寿在师父的灵位前静静站了三日;

    湖边树下,刮了石板三百次的灵娥,正坐在那捧卷读着经文,时不时扭头看一眼草屋中的身影。

    当梅雯画有些虚弱地放下双手,目光满是温柔地注视着岩浆湖上躺着的人影,几位帝君从侧旁飞来,下方人影似是大梦初醒、缓缓坐起来;

    师父草屋中的李长寿轻笑了声,身形化作一缕青烟,飘回了小琼峰山体内,只给灵娥留下了一句传声:

    “以后莫提天道,这里可是天庭。”

    灵娥嘴角轻轻撇了下,又想到了三天前自己在师兄胳膊上枕着,禁不住双手捂脸,感慨自己太过大胆,还在指缝挤出一句……

    “哼,口是心非,臭师兄。”

    ……

    地下密室中,李长寿身形于书桌后现身,施施然坐回书桌内,提笔凝神,心神一分为二。

    半数心神负责与火云洞几位帝君商讨下一步行事,半数心神继续细化面前摆着的这份计划。

    《钓大鱼》。

    以第八道的第九缕鸿蒙紫气为引,宣传造势、以假乱真,做鱼饵;

    以【玄都城为天道之缺口,第九缕鸿蒙紫气在天地间划过,而后便经玄都城直接遁入混沌海消散】这般理由为鱼竿。

    在玄都城中设下重重埋伏,尽自己全力做到九成八的把握,调动自己能动用的一切资源,稍后便去碧游宫中寻一位有志青年相助;

    做出一根,鲲鹏也无法挣脱的鱼线!

    当然,总体思路是这般,计划方案还要准备几分备用。

    如何将此事对洪荒天地的影响降到最低,如何避免引发大范围炼气士大乱,假若其他不出世的大能也被引出来,自己该如何应对……

    这些都要提前考虑清楚,做好应对方案。

    其实,李长寿早就注意到了自己‘好记性不如烂笔头’的习惯,也为此做了一定的防范。

    有些计划是能够写在布帛、纸张、玉符中的,甚至可以说,是她故意写在这上面的;

    比如这次对付鲲鹏的计划。

    李长寿料定天道能监察、且会监察自己,这些都能落到道祖眼中,这份计划诞生、完备,或许就会产生一系列的影响,降低稍后执行时的难度。

    而有些计划,李长寿只能在心底构建,并用一些只有自己才能懂的字符,提防被天道窥察自己道心。

    比如他在师父出事后,在混元金斗呆的那十一年,李长寿就当着大劫化身的面,做出的百年算计、千年规划——《X的消失》。

    也由此断定,天道并不能随意窥探自己内心。

    天道能搞明白这是啥意思,他李长寿……也不敢乱插旗。

    对付鲲鹏,五成是因这次鲲鹏的算计,涉及到了自己身旁亲友,三成是因鲲鹏继续跳下去,会让自己陷入被动。

    而剩下的两成原因,就是跟这个《X的消失》计划有关。

    某种程度上,鲲鹏此前如果不出现在天道范围内,自己就不必对他出手;

    可这个明明遁出了洪荒,却不甘潜伏在混沌海的洪荒生灵又回来了,这就让李长寿不得不考虑将鲲鹏干掉,或是抹掉它‘不可控’的属******前辈不管品性如何、是否疯了要毁灭天地,都与他李长寿无关。

    但浪前辈的悲剧,李长寿绝不会再走一遍!

    ‘我命由我不由天’这几个字听着霸气,却不是随便喊喊就能做到的,而是要千年布局、万年谋划,一点点算回来的。

    李长寿其实已经预感到了。

    稳的尽头依然是奋力一搏,九成八到了最后,或许还要依靠那零点二才能活。

    他,终究是能做……

    “你是何人?”

    心底突然泛起了这般带着虚弱和沧桑的嗓音,李长寿立刻将心神杂念摒弃,大半心神归于火云洞密地,看着对自己传声之人。

    燧人氏,此刻已站了起来,镇压自身的神剑隐去,穿着破布麻衣,抬头注视李长寿的纸道人。

    李长寿的纸道人露出淡淡轻笑,对着燧人氏做了个道揖;

    本体却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右臂,那里绑着一块碎玉,有遮掩天道探查之力,便是人皇火德玉的碎片。

    这份因果,今日倒是可以还上了。

    “太清弟子、天庭星君、人族炼气士李长庚,拜见前辈!”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我真没想重生啊》 《万族之劫》 《剑来》 《大奉打更人》 《地球第一剑》 《洪荒二郎传》 《临渊行》 《三寸人间》 《龙族1·火之晨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