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玉帝又是借天道查询,又是派东木公暗中搜寻数年,总算找到一只勉强凑合的‘上古异****到了李长寿手中。

    果不其然,啸天神犬。

    这哮天神犬颇为特殊,并非普通生灵。

    他们这一族非天地造化,专门为辅佐强者而生,拥有较强的天赋与天生神通,可做凶兽对敌,可化作宝物、兵刃,但自身修行却需其他生灵在旁时刻指引,不然连灵智都无法开启。

    天狗一族,其实是远古时,先天生灵用神通造化的‘杰作’。

    李长寿思前想后,将还只是一团‘毛球’的哮天犬交给了龙吉公主,由她暗中送去给杨戬,给杨戬一些好处。

    原本云华仙子与龙吉最是相熟,龙吉做这般事合情合理。

    同时,龙吉暗中现身示好,也会对杨戬传递一种讯息,让杨戬觉得自己母亲被镇压的生活十分凄惨,多给杨戬一些压力。

    且更重要的是,龙吉是杨戬的表姐。

    她提前对杨戬示好,与杨戬结交,待杨戬完成最终历练后,可出面缓解杨戬的情绪,避免双方难以收场。

    龙吉去送哮天犬的过程十分顺利,她与杨戬相见也没引起任何波澜。

    自他们姐弟这次碰面后,杨戬开始更苛刻地对待自身,在一处处大千世界留下了他浴血奋战的足迹。

    八九玄功,妙用无穷。

    这一切似乎尽在李长寿掌控,但大道五十、天衍四九,天道都无法做到圆满无缺憾,李长寿更是做不到。

    九成八可非随便说说。

    龙吉去见杨戬不过几年,一个李长寿也不曾设想到的变数,突然出现。

    【杨戬的修行速度骤然大涨,数月之内接连突破!】

    太白殿中,保持着老神仙模样的李长寿,皱眉盯着铜镜内的情形。

    在他右手边,一身战甲的玉帝化身荃峒端坐于圈椅中;两人身后站着龙吉公主、敖乙、金鹏。

    因这位懂天帝又说漏了嘴,他们三个已知了荃峒的身份,此刻都是颇为恭敬。

    尤其是龙吉,在自己父亲身后乖巧立着,大气都不敢喘。

    ——这也是玉帝想开了,只要这化身不乱走、不去监察天兵天将,不去搞定期考核、不去调戏月宫嫦娥,总体也没什么影响,反而能方便自己光明正大做一些想做的事。

    比如,光明正大的摸鱼。

    这五道身影,连同在小琼峰上用云镜术注视着此地的‘场外观众’灵娥,一同看着铜镜所显画面。

    星光缥缈的虚空中,一道道青蓝色的神雷疯狂砸落,阵阵天风不停呼啸;

    一道在天劫雷光前有些渺小的身影,此刻迎风雷而立,比常人稍微魁梧了三分的身形,此刻竟有种山岳的厚重!

    杨戬!

    他已然将那滴共工本源精血消化完全,正在强渡金仙劫!

    “这才多少年?杨戬这修行速度,令人惊叹。”

    李长寿轻叹了声,侧旁那荃峒深有同感。

    毕竟最近五十年——便是杨戬离开玉泉山外出历练的五十年,玉帝陛下闲着没事时,都在太白殿摸鱼看铜镜。

    这不是,此前看直播看的带劲,还顺手打赏了一只天狗。

    岁月一晃而过,当真不觉变化。

    只不过,玉帝陛下摸鱼的代价,就是李长寿这个普通权神劳心劳力、累死累活。

    最近这几十年,玉帝陛下甚至养成了习惯,什么事都要随口一问。

    【长庚你怎么看?】

    还能怎么看?

    哪次不都是坐着看!

    封神大劫在即,李长寿本身修行自不能落下,天庭事务虽忙,却依然要分七成精力在修行上。

    除此之外,还要定期与师妹相见、交谈几句,为师妹将讲讲道、聊聊天,放松下绷紧的心弦,给师妹一点……小奖励。

    劳逸结合嘛。

    天庭外面,需要他操心的地方也着实不少。

    仙盟与香火神国的战火,每隔几年就要燃起来一次;

    三千世界局部进入了乱战年代,地府已数次来天庭求援,请求天庭临时支援一批文官,地府判官都已不够用。

    生灵死伤颇为惨重。

    唯一让李长寿欣慰的是,阐截两教一直很克制,连带着中神洲的局势也还算稳固。

    虽仙门摩擦不断,但并未发生两教下属仙宗直接开战的事件,还属于正常的大劫乱象。

    洪荒天地仿佛在逐步走向混乱,但李长寿能感觉到,这混乱中又隐含了某种秩序。

    道祖与六圣所建的秩序。

    只要圣人不动,天地就不会彻底混乱。

    当然,还有唯二让李长寿欣慰的,便是灵娥这些年一直在努力修行,求长生之心越发坚定。

    这让李长寿总有一种……

    他在外面多受点累也值了的微妙心态。

    毕竟这天地间,也就他们师兄妹能够真的相依为命;师妹守着的小琼峰,已是师兄道心的寄托之地。

    很纯洁、很神圣的那种。

    且看铜镜中,雷光渐渐隐没,天劫已是过了。

    杨戬的身影横飞远去,并未贪图渡劫后的感悟,飞速离开了这偏僻荒芜之地,警惕性着实不错。

    铜镜中的画面随之而动,自是玉鼎真人暗中跟了上去。

    玉帝化身沉声道:

    “八九玄功、祖巫本源精血、老君炼制的神兵、与妖魔乱战厮杀得来的一身本领……

    长庚,你何时准备把布局收网?又该如何收网?”

    “陛下放心,小神早有准备。”

    李长寿在袖中拿出一只卷轴,恭敬地递了过去;玉帝化身眼前一亮,捧卷长读。

    李长寿又看了眼背后的金鹏、敖乙与龙吉,叹道:

    “我原本准备让杨戬历练百年,看此时状况,却是不得不提前干预,让他修为进境放缓一些。

    到了此时,这般执念会让他道心渐渐失守;

    若执念不除、道心不稳,修为境界越高,便越有可能堕入魔道。”

    听师父此言,龙吉不由面露关切。

    此前刚与杨戬有过一次接触的她,对这个表弟也颇为在意。

    她轻声问:“师父,是否需提醒下杨戬此事?”

    李长寿思索一阵,问:“你此前去给他送狗、咳,送洪荒异种天狗神犬,杨戬总共提了他母亲几次?”

    “一次。”

    龙吉仔细回忆后给出这般答复,又补充道:“他似乎只是不经意地问一句,并未表露出太多情绪。”

    “那确实该收网了,”李长寿目中没了犹豫,在袖中一阵摸索,拿出了一排玉符,悬于身前。

    看敖乙和金鹏面露不解,李长寿主动解释道:

    “杨戬的性子有些内敛,越是这般故作镇定,便证明他将此事埋的越深,对他自身影响也就越重。

    毕竟很多话,若是真的释然,反而不会多顾忌什么,最少也会问几句有关云华仙子的近况。”

    另一侧,端着那卷轴的玉帝化身荃峒面露恍然。

    荃峒问:“长庚,你这上面写的都是什么?

    罢了,你且做来,吾在旁看着就是!”

    “谢陛下信任!”

    李长寿拱拱手,看着面前悬浮的这一排玉符,笑道:

    “那,我就开始安排了。”

    荃峒做了个请的手势,李长寿仔细辨认,确定无误后,将左侧三枚玉符同时捏碎。

    同一瞬!

    玉鼎真人、白泽处,各有一枚玉符破碎。

    白泽自临天殿总殿深处睁开双眼,一声令下,等待多时的数十道黑影到他近前,由白泽开启了身下的挪移大阵。

    他们已等候多时!

    玉鼎真人于某处大千世界中微微皱眉,看着数百里外山林中,正盘腿打坐、消化渡劫感悟的杨戬,目中带着几分忧色。

    随之,玉鼎真人主动带着杨婵远离此地,要三日后再给杨戬发传信玉符,引杨戬去某个地点。

    与此同时,三千世界某个角落中。

    那比起数十年前显得枯瘦许多的西方教圣人弟子虚菩提,慢慢睁开双眼。

    虚菩提看着手中轻轻闪烁光亮的玉符,审视着心底冒出的那几句话语,禁不住冷哼了声。

    “多此一举……”

    言罢,虚菩提身形渐渐虚淡,准备三日又三个时辰后,去找寻杨戬的踪迹。

    洪荒五部洲,天庭太白宫。

    李长寿手掌拂过面前的大铜镜,其上画面渐渐模糊,又迅速变得清晰,却是显出了三个区域、三幅画面——

    其一,白泽带人在一处凡人村落中布置着什么。

    其二,杨戬正在林中静静修行,只是比起玉鼎真人此前提供的画面,此时明显是换了个拍摄角度;

    其三,东海之上,十万天河水军在卞庄的率领下,操练着新的豆兵战阵……

    李长寿闭眼沉思,梳理着自己整个计划安排。

    杨戬这一路的成长轨迹,他一次次安排的机缘与历练,以及杨戬自己遭遇到的磨难,尽数投影在李长寿心底。

    考题已经出好,就看你能否及格了。

    杨戬。

    ……

    太白金星。

    洪荒天地,某个较为边缘的三千世界,一处简陋的凡人村落。

    夜深人静时,村落中烛影摇晃,能听到一二笑语声。

    刚在此地除完妖准备离开的杨戬,并未现身去接受这些凡人的称赞、膜拜;

    他在村外山坡上等了半日,确定是否有漏网之鱼。

    此刻,杨戬驻足站在漫天星辰之下,抬头仰望着星辰,不禁开始寻找传闻中的那颗星辰。

    时辰好像不对,此时刚入夜不久。

    脚边,一只刚半尺高的白犬,正轻轻蹭着他的布靴。

    杨戬嘴边露出温和的笑意,将这只小犬摄到掌中,化作一枚玉佩放入怀中,身影一跃而起,朝天边而去。

    不借白云、不凭法宝,肉身横渡乾坤还能有这般急速,刚渡过金仙劫的杨戬,实力确实又有了飞跃。

    咻——

    一束青光自虚空激射而来,杨戬打起精神,主动迎着青光而去,张手在其中摘出一只玉符,对着玉符拱手行礼。

    能找到自己的,只有……一直藏在附近的师父吧。

    虽然杨戬也无法确定此事,而且这些年中,数次险死还生也是靠自己挺过来的,师父并未现身。

    但杨戬其实能感觉到,师父离着自己并不远。

    顺带着,有些粗看十分合理、细看也没什么问题的机缘,杨戬也会觉得,自己拿到的太过顺利了些。

    仿佛自己走的这条路,早已被人放下了许多好处。

    做这些的,又会是谁?

    应当不是师父,师父素来独行,且只有太乙师伯等一二好友,若要安排这些机缘给他,怕是要动用数不清的人力。

    是那些,想让自己快些起势,从而达成某种目的的势力吧。

    他又不是傻子,怎么不知自己从出生开始,就被卷入了这天地间最顶级的几大势力之争。

    心底如此想着,杨戬将手中的玉符开启,看到了其内的内容。

    某个大千世界有妖魔作乱、似是在借凡人生魂修行,需他立刻过去一趟。

    与前几次师父给自己的玉符内容相差不多。

    杨戬并未迟疑,凭空抓出三尖两刃枪提在身后,身形横渡虚空,朝师父给的方位匆匆赶去。

    但这次与前几次不同。

    杨戬赶到时,那妖魔掳走了一座偏僻村落中的人与牲畜,空旷的村落中只有淡淡妖气残留,正随风消散……

    杨戬仔细探寻,竟是完全找不到蛛丝马迹,只道这妖魔潜踪匿影的功力十分厉害。

    在方圆数千里内搜查了半日,各处都是一片祥和,此地也有不少炼气士……

    无奈之下,杨戬又回到了这处村落,这次却见到了在村口徘徊的两个孩童;

    于是向前细问,得知这两个凡人孩童是在山中贪玩,这才躲过了这一劫。

    当下,杨戬将他们带去了附近城镇安顿,花费了些许灵石,安置在此地炼气士聚集的酒楼中,又吓了吓了那酒楼的掌柜。

    送这对兄妹去一处房间后,杨戬抬手摸了摸他们脑袋,叮嘱他们不要乱走,留下了一枚带有自己气息的玉符,便转身离开。

    刚出得房门,杨戬就听到了其内那年纪稍小的女童抽泣。

    “哥,以后我们该怎么办呀……

    爹娘他们是不是不要我们了。”

    “没事,哥护着你,仙人不是去帮我们找爹娘了吗?”

    杨戬脚步一顿,神情变得有些低沉,缓缓闭上双眼,想让自己道心宁静,但心底却总是浮现出那几幅被他刻意深埋的画面。

    街头,两小只身影裹在一床被子中,熬着不眠夜。

    苦笑了声,杨戬摇摇头,继续去搜寻师父说的妖魔之下落。

    但……

    寻不到,各处都寻不到。

    那淡淡的妖气仿佛是在故意挑动他的心神,每次自以为找到线索,追上去却只是徒劳无功。

    但偏偏,心底那些画面不断浮现,那杨府的惨剧,天兵拍碎那道护在自己身前的身影时,四溅的鲜血……

    数次找寻无果后,杨戬眉目泛起一丝戾气,低声怒喝、左脚跺地,脚下荒山轰然坍塌,坚石崩碎成粉末!

    烟尘中,杨戬凭空而立,闭上双眼,想让自己的心神恢复平静,忽听耳旁传来了有些熟悉的嗓音:

    “杨戬,你终于忍不住了。”

    那西方教的老道?

    杨戬睁开双眼,却见一道近乎虚淡的身影站在他面前,自是虚菩提的神念所化。

    “滚。”

    “呵呵呵,”虚菩提的神念轻轻飘荡着,“当真是想让贫道滚吗?那为何,你不对贫道举起手中灵枪?

    杨戬,你是个聪明人,心底定然也存了借势而行的念头。

    只是如今贫道已不必多费心思,只需告诉你一件事,你定会奋不顾身、迫不及待,要去天庭救你那可怜的母亲。

    天庭应当,是要将你母亲抹掉了。”

    “胡言乱语!”

    杨戬双目中迸发出两道神光,“我岂会受你蒙骗!”

    “当真是蒙骗吗?”

    虚菩提的嗓音直入杨戬道心,尾音在杨戬灵台各处回荡。

    “你仔细想想,你母亲是名义上的天庭公主,三界主宰之妹,却只是玉帝历劫时的凡人兄妹。

    她私配凡人,生育一儿一女,更讽刺的是,这凡人原本早已成家,还有子嗣。

    这是什么?

    耻辱,当年取笑玉帝的练气士,数不胜数,无比热闹!

    若非你拜师玉鼎,成了阐教弟子,让天庭有所忌惮,你母亲能活到今日?

    可如今又不同了,杨戬。”

    杨戬一双拳头紧紧攥了起来,脖颈青筋暴起,额头闪烁着暗红色的光芒。

    虚菩提继续道:

    “如今天庭已得了势,封神大劫便是为天庭大兴,你一个阐教三代弟子,已不被他们看在眼中。

    别说是你,你师父又如何?

    这两日,天庭之中都在传有关你母亲要被挪去凡尘镇压之事。

    倘若这个过程中出现点意外,突然来几只妖魔,死些天兵天将也是无妨,你母亲丧命于乱军之中,玉帝与那太白金星再假惺惺地落几滴泪,赚些声名……”

    嗡!

    杨戬手中长枪毫无征兆地前刺,虚菩提神念顷刻被搅碎!

    虚菩提只是留下一声轻叹,再无法多说,神念彻底消散。

    杨戬站在夜空中,阴云遮月、黯淡无星,胸口在不断起伏,他在不断压制道心。

    西方教明显不怀好意,自己必须考虑阐教道承与师父的立场,不能让师父难做,不能……

    缓缓呼了口气,杨戬收起长枪,转身就要朝那对兄妹所在城镇而去,但他在空中刚走出两步,身形豁然转身,对着夜空跪伏而下,猛地磕头三次。

    “师父!弟子不肖!还请师父安顿好那对孩童!”

    言罢,杨戬长身而起,掌心血芒涌动,身形化作一只破云苍鹰,朝五部洲方向激射而去!

    杨戬刚刚跪伏的方向,玉鼎真人皱眉负手而立,禁不住轻轻一叹。

    “老师,”杨婵满是担心的问着,“我哥他……”

    玉鼎淡然道:“不必害怕。”

    言罢,玉鼎扫了扫衣袖,带着杨婵自此地离开。

    那对孩童自有白泽的人前去安置;

    那座山村的村民,也在数日后回返了村寨。

    ……

    ‘母亲。’

    ‘天庭!’

    疾驰中,杨戬心底翻涌着这几个字眼。

    道心之内风起云涌,本想去极力地压制,让自己保持冷静,但幼年的那些画面却如山洪一般,冲垮了他构造多年的堤坝!

    他修八九玄功,虽御空飞速不慢,但终归有限。

    去五部洲的路显得太过遥远。

    冷静,自己这时候必须保持冷静,凭他此时的实力,依然无法撼动那些大能大神通者,他必须想办法利用自己能调用的一切,去跟天庭交涉。

    可他能利用什么?

    没了师父护持,只有一杆长枪,一身战甲,孤身一人罢了。

    渐渐的,杨戬心底泛起了绝望的情绪,但这些绝望瞬间化作了愤怒,化作了前冲的动力!

    七日之后,他看到了沐浴在太阳星光芒中的五部洲天地,心底只剩一个念头!

    冲进去!

    去天庭!

    哪怕付出一切,也要将她从那座山下拉出来!

    东海之东,天涯海角,一抹血色流光极快地穿过此地,向高空激射。

    但这流光刚飞不过数千里,空中出现了一道透明的壁垒,将这流光硬生生拦下。

    就听一声轰鸣,杨戬身形立刻后撤,目光依然清澈,自身还算冷静。

    他看向前方的蔚蓝天空,那道被他撞出了裂痕的光壁,以及在光壁之后缓缓现身的一排排银甲天兵……

    陷阱?

    杨戬瞳孔一缩,突然意识到,出现在此地阻拦他的天兵,只是对那西方教老道话语的佐证!

    天庭有太白金星,算无遗策,均衡天地。

    自己恐怕早已被太白金星盯上……

    母亲将被抹杀之事,并非虚假!

    众天兵收起手中兵刃,那道光壁消散,一名金甲天将迈步前行,朗声道:

    “来者可是阐教弟子杨戬?”

    “不错!”

    杨戬冷声道了句。

    金甲天将道:“吾等奉太白星君之命,在此阻拦于你,星君有言,让你莫要自误,珍惜今后前程……”

    杨戬冷然道:“若我今日非要自误,又如何?”

    那金甲天将面无表情,手中宝剑高举,道道金光闪耀。

    就见东海上空的乾坤出现一层层波痕,一排又一排‘天兵天将’出现在此地,多是手持盾牌的壮汉,或是手持弓箭的女仙兵。

    不对,它们并非生灵,而是神通道兵!

    杨戬立刻辨出了这些身影的身份。

    刚刚拦下他的那些天兵天将迅速后退,漫天道兵已是将方圆数十里围的水泄不通;

    这些道兵各自竟还排出战阵,稳稳锁定了杨戬。

    而在这些道兵中,有一名名气息强横的生灵,似与道兵相近,但给了杨戬淡淡的压迫感。

    他竟毫无察觉,就落入了这般埋伏……

    那金甲天将躲去了千里之外,嗓音再次飘来:

    “违背星君之命,生死自是难定,杨戬,今日再给你一次退走的机会。”

    “把母亲还给我……”

    杨戬低声道了句,又面露凶色,握紧长枪,目光穿透千里,让那金甲天将下意识后退半步。

    “把我母亲还我!”

    金甲天将一声怒吼:“起阵!”

    一道道光柱在东海上空亮起,化作天地囚笼!

    杨戬已知今日再无退路,双目几欲喷火,身形就要冲天而起!

    “且慢!”

    又听一声轻喝,杨戬动作一顿,各方被天兵们远处操控的道兵,也同时停下动作。

    杨戬微微皱眉,面露不信,扭头看向背后。

    那里,一名面容清秀、身着长袍的青年道者,提着一杆长枪缓步而来。

    乾元山,太乙门下,灵珠子!

    杨戬目中带着几分愕然,低声问:“师兄,你要阻我?”

    “嗯,”灵珠子抿着嘴唇,握紧长枪,似乎不想多说半个字。

    杨戬也不由陷入沉默,凝视着灵珠子的身形,几次攥紧三尖两刃枪的枪身,又几次将灵枪松开。

    “为何?”

    杨戬嗓音略微有些发颤。

    灵珠子道:“奉师命。”

    “今日我行事,与阐教无任何关联。”

    “你本就是阐教弟子,如何没有关联?”

    杨戬闭上双眼,轻轻呼了口气,并未声嘶力竭地呐喊自己的为难,也未多说半句自己的信念。

    长枪紧握,双目再无任何犹豫,只剩坚定。

    “一战。”

    呼——

    灵珠子手中火尖枪燃起青白火焰,身形直冲而上,几乎在瞬间就爆发出了自身极速!

    杨戬立刻朝侧旁挪移,险之又险地与灵珠子长枪擦肩而过,却是主动让了一招。

    随之,杨戬原地留下一道残影,身形唰的一声消失不见,再出现时已在灵珠子面前十丈,若苍穹之鹰俯冲而下、举枪猛砸!

    灵珠子身周被火光包裹,身形快若鬼魅,全然不躲,与杨戬正面相冲!

    周遭那数值不清的道兵齐声呼喊,囚笼大阵越发坚固……

    激战片刻,灵珠子身形倒飞出大阵范围,面色苍白、双目紧闭,肩头带着一只血洞,肩膀被砸的凹陷了大片。

    不敌,出局。

    但随之,那些道兵再无任何顾忌,数百名躲藏在其中的‘高手’一拥而上,将杨戬团团围困,十方禁锢!

    战!

    杨戬举枪冲入道兵堆中,那蓬蓬的爆炸声接连不断,一只只道兵被砸成灰色粉末,但数量源源不断、毫无断绝之意。

    而那些掺杂在道兵中的‘特殊高手’,也让杨戬不断受阻,无法真的来回冲杀。

    天庭,东天门处。

    阵阵擂鼓声响彻数万里,一队队天兵涌来,在天门之外布置下了一处处道兵防线。

    太白殿内,李长寿露出几分微笑,甩了甩拂尘,与背后数道身影一同驾云外出。

    李长寿道:“龙吉,你先去东天门前等候。

    若杨戬能冲到你面前,按为师叮嘱的那般言说就是。”

    “是,”龙吉抱拳行礼,提着宝剑、催起神通,急匆匆赶往东天门。

    李长寿背后,敖乙、金鹏、熊伶俐静静而立,除却熊伶俐小脸上满是紧张,努力表现出一幅凶巴巴的模样,敖乙与金鹏都是镇定自若。

    他们,遵命就是了。

    …

    杨戬陷入了苦战。

    他在来路上想了很久,思索了很久,最后下定决心,就知今日不免有一番苦战,自己的赢面很小。

    他不相信什么奇迹,也不相信所谓的气运,唯一相信的,是手中长枪,要一路打到母亲身旁。

    但杨戬从未想到过,自己只是面对天庭的道兵,竟就如此狼狈。

    大阵压制,将他打出去的余波尽数镇压;

    道兵悍不畏死,一股股仙力冲击着他稳固的玄体。

    尤其是那些擅长合击之法,夹裹在普通道兵中的‘高手’,给他制造了不少麻烦,甚至在他玄体上留下了不少伤势。

    八九玄功最善防御,肉身宛若灵宝,同境界炼气士若无重宝,几乎没有攻破的可能。

    由此可见,对方合击的威力着实不弱。

    人影、人影、还是人影。

    道兵源源不断,杀之不尽,但自己的气血、气力,却在被道兵不断损耗。

    主修肉身很难依靠丹药恢复气力,杨戬心底不断计算、不断前冲,带着漫天人影、带着漫天道兵炸出来的飞灰,一步步逼近东天门!

    终于,不知过了多久,杨戬前方豁然开明。

    道兵退了?

    已经有些麻木的杨戬,立刻向前冲出数百丈,但很快就被光壁阻拦,又是一大批道兵蜂拥而来。

    杀完一批,还有一批。

    黑夜白昼,接连轮替。

    大战十数个昼夜,惊动四方高手,但无人可靠近天庭东天门数万里方圆内。

    东海之下潜伏着的大批龙族高手,也将自身威压,朝着四面八方远远荡开。

    连天大战中,杨戬身形始终未倒。

    衣袍未染血,却处处破损;

    长枪未见裂痕,掌心在微颤。

    一点点前行、一次次挥枪,杨戬终究走到东天门之前,距离那白玉大门不过千丈距离。

    背后,是被他突破的三十九道道兵防线,被他亲手砸毁的六十余座大阵。

    前方人影一空,杨戬紧绷的心弦只是略微放松了半分,便突然身形踉跄。

    他拄着长枪勉励维持,没在空中跌落下去,但脚下不稳,双腿渐渐弯曲,逐渐失去力气。

    极限……

    这就是自己的极限。

    杨戬心底轻叹,但眼神、道心没有丝毫动摇。

    他拄着长枪,吸了口气,身形想要再次站起,又只是勉强拱起腰背。

    “杨戬!”

    一声急切的呼喊声自前方传来,杨戬那已近乎枯竭的仙识所见,曾有一面之缘的龙吉正驾云前来,手中提着宝剑。

    她,也是来阻拦自己的吗?

    后方有大批道兵要合围,龙吉立刻开口轻喝:“都退下!”

    一群群道兵宛若木人一般,在云路上静立不动。

    杨戬心底苦笑了声,自己终究是牵连了旁人。

    龙吉向前想要搀扶,杨戬却抬手阻止。

    他趴在空中喘着粗气,在自己体内寻找着剩余的力气。

    “杨戬,你这是何苦?”

    站在三丈之外,龙吉颤声喊着:“很多事你不曾见,不曾闻,不懂其中内情,只是被人利用。”

    利用……

    杨戬闭上双眼,慢慢张开,额头闪烁着浅红色的光亮,身形却从弓背变成了跪伏,右手死死抓着三尖两刃枪,口中的嗓音由虚弱,到渐渐有力。

    “在这个……在这个世上……

    生灵弱小与强大,都会被一股力量操控。

    天道、天庭,又或是所谓的宿命、命途。

    生灵本就有诸多苦难,有些人生来就要面对残酷的地狱,但他们不得不前行,被那股力量推着前行。

    我就是这般。”

    “杨戬……”

    龙吉又想向前,搀扶住杨戬摇摇晃晃却依然想站稳的身形,可她脚步一顿,下意识停在了数丈外。

    杨戬拄着三尖两刃枪,原本已枯竭的玄体,滋生出了一缕缕力量。

    生灵本源之力。

    他从趴伏变成佝偻,又慢慢尝试站直腰身;

    双手的颤抖幅度越发微弱,沙哑的嗓音却始终连贯。

    杨戬道:

    “这股力量或许是恨,或许是对母亲的思念,是心底日渐深厚的自责,是所谓大教之争的算计,是天地间大劫。

    它们仿佛时刻都在告诉我——快去救你娘亲,快去救你娘亲。

    却完全忽略我自己的心念。

    他们只是将我当做一枚棋子,向前推、向后阻,不断拨弄。

    这就是这个洪荒,早已没了生机的洪荒!”

    龙吉不知该如何回答,只能注视着眼前这个身影,看着他挺直胸膛,再次一步步向前。

    前方,东天门遥遥在望,但大片大片的灰云席卷而来。

    杨戬紧咬牙关,一股股元力自四肢百骸挤出,此间痛苦无异于刮骨剥髓!

    但他面色如常,哼都不哼,只管前行,只管低吼。

    嗓音越发有力,话语越发急促,浑身涌出阵阵风浪,脚下的云雾再次凝实!

    “前面,可能会是刀山火海,会是我杨戬的地狱!

    可能会有连天大战,我会耗尽一切力量!

    可能我拼尽所有,只是迈入下一个地狱。

    但今日!

    今日!

    哪怕前路不见光明!

    哪怕我要死在镇压母亲的那座山前,让那些背后算计者得逞!”

    杨戬双目中满是亮光,额头仿佛出现了一条竖直的缝隙,其内涌出道道血光,照的他英俊又苍白的面容,竟是如此冷峻!

    龙吉道心轻颤,握紧手中宝剑。

    杨戬长枪反握在身后,昂首挺胸看向前方,看向东天门中涌出的大片大片灰云,身形已越过龙吉,口中似是在对龙吉言说,又像是在对前方的天庭呐喊。

    “走到这,是我自己的决定!

    路是我选的,天庭是我要闯的!地狱是我自己要进的!

    推着我向前的力量,只能是我自己做出的选择,谁都不能干预!

    我,杨家二郎,杨戬!

    今日走到的此地,欲要接回生母,为我父惨死,找天庭讨一个公道!

    欲挡我者,皆我敌。”

    话音落,空中惊雷炸响!

    四面八方传来擂鼓之声,一朵朵会云飞来,上三层中三层下三层!

    数不清多少天兵天将于云上现出影踪,道道目光、仙识锁定在杨戬身上。

    杨戬一言不发,额头红光隐退,渴求着力量、呼唤着力量,在玄体与元神中压榨着力量!

    轰隆隆——

    那是众天兵擂鼓之声,各处异象纷呈。

    杨戬默默地取出父亲唯一留下的物件,那是一条书生的包发布带,被他裹在头顶。

    正此时,就在这漫天雷声中!

    一道金光划破天际,一股威压自上而来,带起阵阵风浪,吹的杨戬那破损的衣袍朝侧后方飘舞。

    金光凝聚出,那白发白衣的老道显露身影,端着拂尘、盘坐于云上,眼睑半垂、目光下放。

    “杨戬,你可知罪。”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我真没想重生啊》 《万族之劫》 《剑来》 《大奉打更人》 《地球第一剑》 《洪荒二郎传》 《临渊行》 《三寸人间》 《龙族1·火之晨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