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度仙门上空突然现出敌踪的一瞬,李长寿道心就是咯噔一下。

    出问题了。

    而当他直接分散心神调动了数十只纸道人向前迎敌,主动冲出纸道人原本藏身各处,对方突然释放出那般法器……

    李长寿就知,今日问题大条了。

    对方的目标是度仙门?

    干什么?又做借刀杀人之事?

    明面上是偷袭南赡部洲商部落,实际上是一步步将自己引入此地包围圈,而后再用一些身份敏感的炼气士偷袭度仙门,倾覆度仙门从而激怒自己?

    这套路虽老,可对方若心狠一点,制造度仙门血案,再让今日偷袭度仙门的炼气士覆灭元神,斩断一切线索,足以在自己和阐截两教之间留下不小的缝隙!

    一瞬间,李长寿想到了西方教,有可能是要借此事逼阐教与他们联手合作。

    灯下黑!

    灯下之黑!

    对方今日要算计的,是他,太白金星李长庚的落脚点!

    而他却因埋藏了足够多的纸道人,心底产生了安稳感;又因掌门平安回返山门,心底暂时放松了警惕!

    若三仙门与逍遥仙宗的摩擦,都在背后算计者考虑之内,那……

    对方做了这般万全的准备,定然不会只是打破度仙门护山大阵那么简单。

    这般情形,最有可能的算计是什么?

    借截教仙宗之手覆灭度仙门,让自己跟截教产生缝隙!

    背后算计者,可以是阐教,也可以是西方教,甚至有可能是天庭,想让自己与截教决裂的势力着实太多!

    这,就是自己与云霄的关系太亲近,而自己又处在大劫主导者之位上……

    来不及想太多,这些念头如闪电般窜过心底,李长寿背后太极图骤然凝实,双目被青红光芒点燃,长发在背后披散飘舞!

    玄黄塔震动,撒落下百丈玄黄气息,将周遭飞来的数百流光完全挡下,玄黄塔不动分毫。

    “让开!”

    李长寿一声低喝,身形向前迈出半步,脚下浮现出阴阳双鱼之影,随着他一脚踩实,乾坤出现一圈圈波痕,朝四面八方平铺展开来,一道道身影被直接荡飞。

    文净道人见状微微皱眉,推测到事情似乎有些不妙的她,已是不经意间绕到李长寿侧旁,虽还是全力出手,虽还是无法攻破玄黄塔,却让自己打出去的法力,不会成为李长寿前行的阻碍。

    但这般命令她又不敢直接下达,与她一同前来的凶兽,此刻更是卯足利器远远发力,试图阻拦李长寿身形。

    哪怕只能多困几个呼吸,似乎搭上半条命也值。

    文净道人突然感觉有些心悸,下意识离着李长寿远了些。

    李长寿又向前迈出一步,这次,一道水蓝色波痕在他脚下荡开,将这数十名鸿蒙凶兽尽数吞没。

    万物均衡;

    极强的杀意。

    文净道人道心一颤……

    这弥勒,该不会去动大人原本的仙宗了吧?

    ……

    轰!

    震耳欲聋的爆鸣声中,度仙门护山大阵被几道掌影轰碎。

    灵娥从树下冲到空中,隔着小琼峰层层阵法,看向了空中那直扑各个峰头的十数道黑影。

    金仙威压!

    论见识,灵娥自是比普通天仙高明了不知多少,此时已断定来袭仙人中,有六七位是颇为棘手的金仙境高手!

    一直在树下修行的她,此前被小琼峰丹房飞出去的纸道人所惊动,又眼睁睁看着纸道人恢复原形,无力地飘落。

    师兄的纸道人神通被破了!

    那,师兄在小琼峰埋了再多的纸人,存放了再多仙力,此刻都统统失去了意义!

    偏偏师兄本体并不在山中!

    侧旁传来轰鸣声,熊伶俐已是站起身来,担心地看着峰外的战局。

    度仙门各峰峰主、长老冲天而起,联手布置简单阵法,但远远的一个照面就被击溃小半。

    度仙殿中传出一声长啸,度仙门掌门季无忧持剑而出!

    破天峰道藏殿方向,一只墨麒麟踩着黑色焰火冲天而起,张口喷出漫天黑焰,顿时将三四名金仙境高手吸引了过去。

    但不够,远远不够。

    来袭的黑影,一剑可断山脊,一掌可碎山岳,剑气横扫便是十数门人弟子惨死,丹鼎峰的峰头更被直接拍碎!

    又有黑影袖袍一挥,卷起漫天黑云,那竟是一只只毒虫,朝各处有生灵之地漫卷。

    各峰门人弟子茫然无措,真仙境已是冲天结阵,百凡殿各位长老呼喊各峰弟子去地下躲避……

    只是须臾,已有上百门人弟子惨死。

    这、这是……

    灵娥怔了下,下意识攥紧小拳。

    因为小琼峰的不起眼,当下暂时没有被对方盯上。

    而此时,灵娥突然想到了什么,在袖中拽出了一杆巴掌大小的旗子。

    先天灵宝四方旗之离地焰光旗!

    但要将旗子向外扔的一瞬,灵娥小手一抖,仿佛失去了力气。

    宝旗一出,师兄藏了这么久的跟脚便会暴露,天庭太白李长庚就是人教仙宗度仙门弟子李长寿之事,也会彻底暴露在整个洪荒之中。

    师兄的跟脚暴露,这么多年的伪装会……

    师兄……

    师兄会怎么做?

    灵娥道心一颤,再次抬头看向周遭那一幕幕惨烈之景!

    师兄会怎么做……

    灵娥嘴唇轻颤着,前后也不过瞬息,眼中的迷茫还是迷茫,颤抖的手还是在颤抖,但她紧紧闭眼,纤手一抖,直接将那火红的小旗扔了出去。

    “拜托了前辈!

    师兄那边我会去顶罪,大不了师兄妹没得做,我就去找师父了!”

    离地焰光旗轻轻飘舞,其上火光骤然一闪,这旗子径直消失不见。

    灵娥愣了下。

    旗子跑了?

    正此时,一道火光自小琼峰上空爆发,如燃烧画面的倒放,一面千丈宽的宝旗出现在了小琼峰上空!

    旗尾轻轻摇摆,一道万丈直径的宝旗虚影横空而起,离着小琼峰最近的几座峰头顷刻被笼罩其中!

    大批毒虫飞来,却在距离宝旗本体千丈之外自行燃尽。

    流光砸来、剑气乱飞,却被宝旗轻松挡下,旗面不曾有半点褶皱。

    先天四方旗,诛邪退避、万法不侵!

    离地焰光旗,混乱阴阳、颠倒五行!

    度仙门仙人一愣,那来袭的十数仙人也是一愣。

    棋子之上火光涌动,竟用火焰凝成一道百丈高的倩影,却是灵娥手托宝瓶,横眉冷目,对那些到处冲杀的身影轻喝:

    “太白星君洞府在此,何方宵小胆敢前来生事!

    度仙门门人弟子听太白星君令,立刻来宝旗之下躲避!”

    前两句话还算气势,那十多人双目之中尽皆闪耀起了诡异的青蓝色光芒,此刻不管不顾,竟开始挑修为较弱的门人弟子出手。

    灵娥声音一弱,解释道:“我道行太低,无法用宝旗护住整个度仙门,各位勿怪。”

    “都去小琼峰!”

    提剑与两名金仙厮杀的季无忧低声怒吼,“各峰峰主长老掩护弟子撤离!

    尔等邪魔,有本事来与贫道大战!”

    话音刚落,又有四道黑影自各处疾扑而来,流光闪烁、仙光摇曳,神通法宝光芒大作!

    季无忧长剑横于胸前,背后浮现三把宽剑,额头突然亮起青色火光,整个人的道境竟瞬间提升了一个台阶!

    燃我元神!

    窍中藏二气,此气本元恒!

    神通!

    窍中二气,哼字诀!

    “哼!”

    哼声如炸雷,一股白烟自季无忧鼻尖冒出,无形的冲击波痕荡漾开来!

    砸来的流光倒卷乱飞,冲向季无忧身周的那几道身影,身形顿时停滞,被震得元神几乎出窍、气血不断翻涌!

    有两名修为较弱的来袭金仙,低头哇的喷了口鲜血。

    “哈哈哈!”

    季无忧仰头大笑,强行将涌到嗓子尖的鲜血压了下去,朗声道:“尔等欺辱尚未成仙之弟子算什么本事?

    贫道度仙门掌门季无忧,昆仑山度厄真人弟子,特请各位道友赐教!”

    锵、锵锵——

    季无忧背后,三只剑匣开来,一支支细长飞剑迅速飞出,环绕在季无忧身周。

    看此仙。

    长发随风舞,蓝袍蕴道生!

    他目光扫过离着小琼峰较远的几个峰头,那些急急忙忙在地下遁形,在山林疾奔的身影,双目越发坚定。

    “来一战!”

    于是,又多了两道黑影朝季无忧袭来,此前那六仙哪怕遭了《哼字诀》的冲击,此刻依然不管不顾,祭起法宝、打出神通。

    季无忧身影冲天而起,引着半数强敌尽量远离地面,额头火焰越发旺盛,道道飞剑呼啸而去,竟将七八人攻势勉强挡下!

    侧旁突然传来麒麟的怒吼,麒零长老解开镇压伤势的本源力,身躯骤然暴涨,勉强拖住两三名金仙……

    但此时,依然有三四名来袭之仙,在各处疯狂扑杀门人。

    已有数十执事、长老殒命,更有两三百门人弟子被对方轻松碾杀。

    季无忧看在眼里记在心底,表面上却依然要做出一副淡定的模样,‘从容’应对周遭攻势。

    窍中藏二气,此气本元恒!

    “哼!”

    离季无忧最近的几名金仙低头吐血,元神已遭重创;而几名实力稍强的金仙,却在此时直扑季无忧而去。

    他们已看出季无忧不过外强中干,此刻用燃烧元神之法得了道境,拼着战后重创,也要将他们拖延在此地。

    这‘哼’字神通虽强,却是伤人之前先伤己!

    见敌凶猛,季无忧也顾不得镇压伤势,嘴角沁出几滴鲜血,一把把飞剑朝各处飞舞。

    忽听下方传来声响……

    “掌门!掌门我们不值!”

    有门内老真仙在山林前跪伏,“您已修得金仙长生道,我等只是一些寿元有限的闲散仙人,请掌门快去旗下躲避!”

    侧旁山林中冲出数道老人身影,跪伏高呼:“请掌门快去旗下躲避!”

    季无忧微微皱眉,驾驭群剑于空中乱舞,一缕淡定地嗓音传遍各处。

    “没什么值不值。

    入我门中,皆我弟子,都快去吧,莫要辜负长寿与灵娥的心意。”

    那名曾想收灵娥为徒的太上长老突然冲向一方金仙,身周被淡淡毫光包裹,手中灵宝抛之而出,却在对方面前直接炸碎,打得对方一个措手不及!

    这女长老扭头低吼:“寿元无多者站出来!”

    “贫道也没几百年能活!各位且让开!”

    “多谢长寿灵娥,多谢太白星君!”

    “长寿竟是太白金星……哈哈哈哈!我度仙门弟子长寿,竟是天庭太白金星!

    此生足以!”

    呼喝声中,呼喊声中,道道白发苍苍的人影扑向那些滥杀的敌方金仙,扑向正围攻季无忧与墨麒麟的敌方金仙;

    一名名无法参战的真仙,将修为薄弱的门人弟子护在身下,急速遁去小琼峰附近。

    忽见小琼峰上青光一闪,一道百丈长的巨剑虚影极快地斩过,瞄准的是围攻季无忧的一名金仙高手!

    对方反应无比迅疾,在预感到危险的一瞬,身形立即向后逃遁。

    即便如此,这巨剑虚影堪堪擦到这名金仙,依然是将一条手臂直接磨灭,这人惨叫一声,身周黑气都无法维持,露出一副苍老的面容,面色无比苍白。

    霎时间,来袭众金仙的目光,落向了那离地焰光旗之后……

    小琼峰灵湖之上,灵娥闭着双眼,脚尖点在湖面之上,身周盘旋浓郁的五行之力,左手托着引阵玉符,右手并着剑指,缓缓引动五行大阵之力。

    师兄的阵,根源在于均衡二字,五行均衡、阴阳均衡,由不均衡的一瞬迸发出足以斩杀金仙之力。

    金木水火土,五行任取用。

    仙识锁定,剑气凝聚……预测无忧掌门身位,尽量距掌门稍远些,与掌门的哼字神通配合。

    忽听空中一声冷哼,围攻季无忧的数道身影再次停顿。

    灵娥道心一颤,又强行控稳,明悟乾坤无极,体会玄心自然,剑指前举,轻震!

    小琼峰外围,百丈长剑气破空而出,毫无阻碍穿透离地焰火旗的虚影,将一名被哼字诀镇住的金仙当场磨灭!

    不够,还不够。

    灵娥轻轻抿起嘴,左手握紧玉符,低喝一声:“伶俐师叔接应好来小琼峰的同门!”

    正在一旁警戒,用自己庞大的身躯,充当小琼峰防御阵法的熊伶俐,闻言立刻答应一声,此时空有一身战力,却因飞不起来,冲不出去,被挡在了离地焰光旗内。

    ——为了放人进小琼峰,灵娥只能将外围隔绝阵法关闭,依靠宝旗遮掩防御。

    此刻,灵娥感觉自己的仙力被玉符迅速抽走,又咬碎了含在口中的灵丹保持仙力平稳。

    轰隆隆——

    小琼峰在轻轻颤抖,灵湖之上泛起鱼鳞般的波痕,整座小山山脚处,竟出现了一圈裂痕。

    山!

    似乎毫不费力,就浮了起来!

    而小琼峰山体内,一只只阵基爆发出璀璨光亮,整个大阵瞬间被灵气包裹,一处处密地,诸如丹房、种豆院、灵兽园、棋牌室,都被小型防护阵守护了起来。

    灵湖倒影中,灵娥此时身周仙光缭绕,小脸虽有些苍白,却咬牙硬挺。

    小琼峰上浮百丈,离地焰光旗随之飘动,将那漫天毒虫溶解,也能护住更多度仙门弟子。

    灵娥驾着小琼峰在缓缓逼近破天峰,各处飞来道道流光,被离地焰光旗护住,得以保全性命。

    对方似乎就是为了杀人而来,此时更是发疯一般举起屠刀,更有甚者直接毁山,不留半点活口!

    ……

    ‘掌门!’

    破天峰一处丛林中,李靖提着一把宝剑,皱眉看着空中的大战,本是想冒险遁走的他,扭头看了眼背后躲藏在阵法中的数十道身影,很理智地选择了在破天峰上等候。

    一是破天峰本身有防护大阵,二是对方暂时没将屠刀举向这里。

    此刻,依然还是在真仙境界的他,只能握紧剑柄,只能义愤填膺,恨不得扑上去自爆了元神,却知自己这点实力,便是自爆也伤不到对方什么。

    李靖此刻已经感觉到了……

    感觉到了高空之中,掌门一人独占六七强敌的艰难;

    感觉到了掌门真灵似在迅速燃烧、消退;

    感觉到了、感觉到了自己竟那般没用,不过真仙,在洪荒中什么都不是,既守护不了自己家乡,也守护不了自己的宗门。

    道境,修为,神通!

    李靖暗下决心,定要想尽一切办法拜得名师,突破道境,让自己在这般时刻,不至于像是一名懦……

    咻——

    一道流光激射而来,李靖反应不及,被那流光中夹杂的匕首撞到了背后的光壁上。

    阵法光壁乒的一声被破,那流光也被弹飞,但随之又再次袭来。

    李靖想都没想,持剑跳到了背后那十多个小弟子身前,手中灵宝长剑爆发出璀璨光亮,映得他那端正面容满是威严。

    灵宝匕首再次袭来,这次似是要在那个十多小弟子的元神穿过,但侧旁剑光一闪,那长剑精准地将匕首磕飞。

    李靖身形被碰撞后爆发的仙光弹飞,而在远处不过是分心操控这把匕首的金仙,此刻皱眉看了过来。

    那双冰冷的眼眸中,略带戏弄。

    咻!

    匕首朝李靖脖颈袭来,李靖双眼一缩,那金仙强大的威压镇压而来,让他元神战栗、身躯凝固,道躯几乎瞬间自行放弃抵抗!

    但他视线余光突然看到了空中,空中……

    季无忧双手并着剑指,飘逸的身形缠绕着一股灰气,身周道道剑影盘旋,在极力与众强敌周旋。

    掌门如此,弟子怎可畏惧!

    师兄如此,师弟怎能不战!

    我,李靖!

    宝剑铮鸣,仙力爆涌,李靖面容近乎扭曲,不顾道躯受损,将仙力完全调动、爆发。

    弓前步,双手握剑,本就修为不足、断不可有任何迟疑!

    斩!

    叮——轰!

    先是清脆碰撞,而后仙力炸响,李靖身形被直接掀飞,手中宝剑出现蛛网般裂痕,但那把匕首再次被磕飞。

    李靖人在半空就喷了口血,浑身上下皮肤皲裂,落地时鲜血渗透各处,染红了随便扎起来的头发。

    同一瞬,高空中。

    “尔等就不怕被我人教清算!”

    季无忧高声怒斥,擦了擦嘴边血迹,额头火光又浓郁几分。

    但他始终是被围攻之局,完全无法再多做什么。

    可恨,哼字诀未能修得大成。

    可恨,自己始终不是什么能在洪荒留名的人物,还总是被拿来去跟其他金仙比较。

    唉,度仙门有自己这个没什么大用的掌门,还真不幸。

    “哈哈哈哈!”

    季无忧仰头大笑,一道百丈长的剑气在他侧旁百丈之外划过,将一名金仙逼退。

    又有一块直径数十丈的青石,包裹着熊熊火焰,自小琼峰飞来,逼退了数道想要了结了季无忧的身影!

    ‘门人弟子已被宝旗护住了大半……

    长寿怕是也要内疚了吧。’

    季无忧轻叹一声,看了眼自己已经开始颤抖的双手,视线有些模糊,但被他强行稳住。

    还能多拖延一阵……这一阵哪怕只有瞬息。

    灵觉在跳动,仙识捕捉到,对方实力最强的几人之一,对自己甩出了一把血色的短刀,那短刀急速破空而来,自己此时是躲不了了。

    但也没想多。

    风起天冥,神自元生。

    无为清静,遨游长空。

    度仙门秘法,三花归元,元神出窍!

    季无忧并起剑指,抬手点在额头,一道虚影出现在头顶,做出轻轻吸气的架势,目光锁定离着自己最近的三名仙人。

    师父,弟子辜负了你这神通。

    “哼!”

    乾坤震颤,五行错乱,阵阵霞光闪耀,那两名被季无忧锁定的强敌,其中一人胸口突然炸裂,另一人浑身乱颤,直直朝着下方砸落。

    季无忧的元神已是无比虚淡,虚淡到只剩浅浅轮廓。

    其实也只是显露了一瞬,施展了神通,就再次归于道躯之中,看着那已不过数十丈的血色神刀,缓缓闭上双眸。

    飞剑如雨落……

    破天峰林中,浑身是血的李靖缓缓爬了起来,握着即将破碎的长剑,气息混杂、双目却依然坚定。

    那名原本只是看向这里一眼的金仙,此刻微微皱眉,手中匕首光芒更胜之前,对李靖激射而来!

    李靖深深吸了口气,双手握着剑柄。

    义父教的剑!

    弓步,前挥,凝仙力于一剑之上!

    斩!

    乒——

    剑刃精准命中,宝剑剑身却顷刻破碎,那把匕首朝李靖眉心直贯而来!

    正此时!

    高空中,那血色神刀仅剩十丈,乾坤突然裂开一条黑洞洞的缝隙,将神刀直接吞没!

    正此时!

    山林处,那把本是飞射而来的匕首,突然在李靖额头前停下,李靖只感觉自己额头被一只有些冰冷的手掌捂住!

    他的仙识根本捕捉不到,这手掌的主人那快到了超出某种极限的身影,只感觉乾坤似乎被撕扯,一道身影闪烁、扭曲,出现在他身旁。

    陌生的青年道者,那鹰钩鼻如此显眼。

    李靖正愣着,这青年道者反手将那把灵宝匕首握住,其上宝光被骤然掐灭。

    这青年道者一言不发、冷峻着面容,捏着那匕首,身形‘唰’的一声消失不见,下一瞬出现在了远处半空,那名发愣的金仙面前,将匕首,摁入了对方眉心。

    随后张开双臂,身形竟化作一只丈长的金鹏,朝空中飞射而去。

    李靖双腿一软,愣愣地跌坐在地,劫后余生。

    但他并未来得及多想,连忙抬头寻找那只金鹏的去处,去看掌门师兄的境况,却又是一愣。

    空中,不知何时多了一名白发老者,正站在掌门面前,将一枚丹药塞入掌门口中。

    太、太白金星!

    眼前一黑,李靖低头缓缓软倒,倒在血泊中,带着安然的微笑。

    金仙,不过如此。

    昏迷前,李靖听到了那有些冰冷、压抑着怒火的嗓音,在天地间回荡。

    “金鹏,留两道残魂。”

    ……

    半个时辰后,漂浮在度仙门众峰之上的小琼峰灵湖边。

    道道身影拥簇而来,将一处空地围得水泄不通,却都保持着沉默。

    人群最中心,李长寿恢复真容,面容灰暗地盘坐在那,低头看着草地上躺着的季无忧。

    灵娥跪坐在李长寿侧旁,抬手拉住李长寿的胳膊,虽此时仙力耗尽有些虚弱,但总体并无大碍。

    季无忧气若游丝,那颗九转金丹在他体内,却始终无法散开药力。

    三魂尽燃,七魄已失,除却真灵还有少许残留,九转金丹哪怕能活死人、肉白骨,也无法做这‘无米之炊’。

    总要有个东西能给九转金丹去保。

    可季无忧此时,什么都没剩下……

    “别费劲了……”

    季无忧轻声说着,嗓音弱不可闻。

    他看着李长寿,费力地想要抬起手,李长寿主动伸手过去,被季无忧无力地握住。

    “家师神通还是很厉害的。”

    “嗯,窍中二气,实乃世上少有的元神秘法。”

    季无忧露出几分笑容,苍白的嘴唇轻轻颤了几下。

    “替度仙门选个好掌门……”

    “掌门放心,”李长寿喉结轻颤了下,却露出几分温和的笑意,“我定会挑选一个好苗子,传他太清妙法,培养他到金仙、大罗。”

    “多谢。”

    “弟子该做的。”

    季无忧缓缓叹了口气,手掌无力地落在草地上,看着天空飘过的白云,看着视线外那个巨大的身影,口中哼了几声,喃喃自语了几句。

    一世逍遥求,一名唤无忧。

    一人无憾事,一仙曾来游。

    灵娥忍不住转过身去,抬手捂住口鼻;周遭传来抽泣之声,一道道身影低头跪伏。

    李长寿低声问:“掌门可还有什么心愿?”

    季无忧嘴角露出淡淡的微笑,突然如回光返照一般,那浅淡的元神自躯体中猛地坐了起来,拉着李长寿衣袍。

    “如果能安排转世一定给贫道安排个修道人家一定要让贫道拜家师为师贫道还就不信了这窍中二气就修不圆满!”

    众仙:……

    李长寿:……

    静。

    “啊,舒坦了。”

    季无忧笑了笑,那虚影缓缓躺下,舒了最后一口气。

    “去也。”

    而后灵觉消退、仙力逸散,李长寿及时出手,一指点在季无忧额头,将其残魂、真灵用功德护住,收入了多宝道人曾给的蕴养元神法宝中。

    随后,李长寿缓缓闭上双眼。

    弥勒。

    “金鹏,去一趟金鳌岛,将残魂带去,要个说法。”

    “是!”

    人群之外,金翅大鹏鸟抱拳行礼,转身冲向天际。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我真没想重生啊》 《万族之劫》 《剑来》 《大奉打更人》 《地球第一剑》 《洪荒二郎传》 《临渊行》 《三寸人间》 《龙族1·火之晨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