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湖边树下,李长寿看着草屋中的这一幕,也略微有些感慨。

    草屋中,两人面对面而坐,一人身穿风霜打磨过的甲胄,一人身穿流转着少许流光的仙宝长袍。

    烛火映面,面若桃花;

    愁思不见,鬓前白发。

    一缕三弦之声,在旁奏出哀怨凄婉之曲调,再有那两句话语:

    江林儿道:“你不该来的。”

    忘情上人道:“我还是来了。”

    顿时让李长寿触景生情,想起了自己在上辈……

    嗯?

    李长寿看了眼,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坐在身边开始弹三弦的灵娥,嘴角抽搐了下,低声道:“乱弹什么,送茶去。”

    “哦,”灵娥做了个鬼脸,把三弦收了起来,低头快步去灶台旁摆弄茶具。

    此时忘情上人与江林儿,正在屋内保持着沉默。

    这还是李长寿这半个月来,第一次见这位师祖奶奶,会规规矩矩地跪坐;

    平时她都是仗着战裙下摆宽且长,四开八叉地一坐就开始抖腿。

    听忘情上人又道了句:“既已突破,为何还要离开?

    洪荒凶险,机缘难求,不如在山中安稳修行。”

    “我还有一些交命的道友,不想离开他们,”江林儿淡然道,“我这条命与这次突破,本就是捡来的,也不想继续在山中度过漫漫余生。”

    忘情上人似乎有话到了嘴边,却只是缓缓吐了口气。

    两人又沉默了一阵,烛火灵灯的灯芯轻轻跳动着。

    “你还在介意当年之事。”

    江林儿道:“并未,现在只是觉得,我徒儿受了委屈,你竟不闻不问,也有些心凉。”

    忘情上人道:“其时我在闭死关寻求道之圆满,出关时,已是在六百余年前。”

    湖边柳树下,李长寿对自己师父传声问了句:“师父,这位忘情上人,跟师祖……”

    “我也不知,”齐源老道摇摇头,传声回了句,“为师入门之后,倒是见过这位上人来咱们小琼峰,每次过来都带着那时也刚入门的酒玖师妹。

    却是当真不知,师父与忘情上人还有这种不为人知……嗯!

    怪不得,为师一直未能渡劫成仙,咱们小琼峰千年来,该有的各峰配额都不曾落下。

    原来还有这层关系在。”

    李长寿:……

    也不知,是该说师父心大,还是该说他们的门风太复杂。

    这也让李长寿明白,为何酒玖师叔会跟师父相识,李长寿入门之后酒玖师叔也会来小琼峰探望;

    且在自己第一次出门,去北洲历练那次,酒玖师叔会对自己有格外的关照。

    因,原来在这。

    得知并非是因自己的气质与外貌,最初引来小师叔的关注,李长寿心底顿时……安稳了不少。

    灵娥端着茶水去了屋内,奉茶之后又乖巧地退了回来……

    就听江林儿道:“今后我不在山中时,你若还念着当年之情,就帮我照看下我小琼一脉,莫要再让那仙霖峰欺负了。”

    “嗯,我应了此事。

    此物,你用作防身吧。”

    忘情上人点头答应了一声,在袖中取出了一只,李长寿似曾相识的宝囊。

    啧,这不是前次,自己要与敖乙在百凡殿切磋时,酒乌师伯借给自己的灵宝吗?

    这般灵宝都直接拿来相送,这两人必然交情匪浅。

    给完灵宝,忘情上人便站起身来,对江林儿做了个道揖。

    江林儿也对忘情上人做了个道揖,两人相看,却并无多言……

    忘情上人转身出了门庭,向前缓缓走了几步;

    他并未等来身后的呼喊,于是驾云而起,负手飞往了破天峰。

    江林儿此时方才追出草屋,注视着那远去的背影,站在夜风中,许久不言。

    于是,一缕萧声呜咽,如泣如……

    李长寿瞪了眼身旁又开始起背景音乐的灵娥;

    后者顿时停下抚萧,有些心虚地道了句:“有感而发,有感而发……”

    “稍微欢快一些。”

    灵娥想了想,在袖中掏出了两只花鼓,对师兄眨眨眼征求意见。

    李长寿顿时一手扶额,道了句算了。

    草屋门前,江林儿一扫衣袖,对着已经不见踪影的忘情上人低声骂了句:

    “闷葫芦!”

    随后她便转身回了草屋中,继续收拾明早要装点的行囊。

    ……

    江林儿临走,怕齐源哭哭啼啼,直接用定身术将齐源老道定在了草屋中,却让李长寿和灵娥相送。

    她接下来要先回三千世界中自己的落脚之地,与几位去过地府的熟人商量,再去找寻大徒弟皖江雨的魂魄落处。

    江林儿道:

    “你们师父,就多劳你们两个费心了……

    行了,回去吧。

    莫做伤感之态,本师祖这次也得了你们两个不少关照,本就很不好意思了。”

    李长寿与灵娥相视而笑,齐齐做道揖。

    灵娥道:“师祖路上保重。”

    李长寿笑道:“师祖有事无事,就让人捎一封书信回来。”

    “行,你们回……”

    “且慢。”

    忽听得,山门内传来一声呼喊。

    守山的两位老大爷顿时打起精神,远处飞来的那道身影还未临近,就已拉开了护山大阵。

    来的,正是丹鼎峰长老,万林筠!

    李长寿自然不觉惊讶,此前就已发现了这位老爷子的动向;

    灵娥靠在自己师兄身侧,也不缺安全感;

    但江林儿此刻,额头已经凝出了冷汗。

    她凝视着远处飞来的这道身影,不自觉便紧张了起来,浑身气机内敛,元神就如一根绷紧的弓弦,不自觉还咽了咽口水……

    万长老飞到近前,对江林儿露出少许冷笑;

    江林儿如坠寒窟,禁不住哆嗦了下,差点就……直接跑了。

    还好,李长寿及时在旁做了个道揖,言道:“拜见长老。”

    “嗯,”万林筠长皱了皱眉,并未向前。

    李长寿对江林儿传声道:“我去给您再求些丹药,您就在此地不要走动。”

    不用李长寿开口,万林筠直接拿了两只宝囊递给了李长寿,“给你师祖防身。”

    李长寿笑道:“多谢长老关怀。”

    万林筠长老又道:“明日再开炉炼制……那般丹药,你三个月后来我这一趟。”

    “是,弟子三个月后便去拜见。”

    万林筠长老对李长寿扯了个笑容,转身便回了山门。

    这位老爷子刚走,江林儿呼了口气,不自觉已是浑身冷汗……

    “这位万长老当真厉害啊。”

    “师祖,”李长寿将那两只宝囊捧了过来,“善用这些丹药,还请不要给万长老平增因果。”

    “这是……”

    江林儿眨眨眼,将宝囊接过查看一番,如获至宝。

    万长老炼制的毒丹!

    当下,江林儿也不敢再多耽误,临走前注视了李长寿一阵,摇摇头,又点点头,一幅高深莫测状。

    取道东海,赶往东海之东,寻天涯海角。

    洪荒天地在远古时,本是无边无际,后龙凤麒麟三族大战,天地崩碎,洪荒天地只余五大部洲;

    而被打碎的碎片,就散布在洪荒天地周遭,演变为三千世界。

    三为虚指,三千为无尽之意。

    上古巫妖大战打到了中后期,一锅装不下的妖师鲲鹏,暗中挑拨两位祖巫——‘暴脾气’水之祖巫共工,与‘爆脾气’火之祖巫祝融。

    爆暴相遇,撞倒不周山,天柱倾塌导致天河之水灌入人间,天地欲要再次归于混沌。

    这就有了女娲补天,北俱芦洲玄龟遭灾,圣人砍玄龟四只大脚撑起了如今天地。

    紧跟着,道祖与六位圣人出手,将洪荒天地以无上神通包裹,也将四只天柱保护了起来;

    为了不绝五部洲与三千世界的联系,道祖在四只天柱附近,留下了进出五部洲之地的门户,这就是四处‘天涯海角’的来由。

    渐渐的,这四处天涯海角因炼气士来来往往,奇景美景多不可数,也就各自成了修仙散修之圣地……

    江林儿自度仙门而来,潜行匿迹行了一个日夜,抵达了东海之东的天涯海角。

    眺望远处,一座连绵的大城,几处漂浮在空中的仙岛;

    江林儿抵达此地时,方好是金乌西沉,海面之上金光闪耀,西面天垂火烧连云,东面已是遍布星辰……

    一根巨大无比的云柱矗立在天地之间,上不知其多高,入目不知其多宽。

    这一路,江林儿都在回味自己这次回山之旅。

    两个徒儿遭了灾祸,但幸在老大魂魄投胎去了,自己接下来还有希望寻到她的踪迹,而老二虽化作了浊仙,寿元却也是有的。

    最让江林儿捉摸不透的,就是归道境的徒孙,李长寿。

    明明,她能看透这个弟子的修为,也能接受,这个弟子在丹道和阵法之上有过人的天赋。

    但凭借江林儿这么多年,在外摸爬滚打练就的识人本领,江林儿总觉得,这个自己一眼就能看透的弟子,反而如深渊一般,深不见底。

    自己在山中的一举一动,似乎都在此人监察之下;

    甚至不经意间,自己想做、要做之事,都已被此人安排好了。

    更有……

    江林儿仙识扫了眼自己这次的‘收获’。

    忘情那个闷骚萝卜给的灵宝,拿着能提升不少战力;

    门内给的一些嘉奖,可以忽略不计;

    李长寿给的仙丹,价值斐然;

    而万林筠长老因李长寿的关系,赐下的毒丹,比那件灵宝还要珍贵……

    ‘这到底,是怎样的一名徒孙?’

    江林儿心底轻轻一叹,禁不住呻吟两声,略感头疼。

    但她知道,这徒孙是自家老二的机缘;自己今后也不必多担心老二,早日寻到老大的转世身才是正理。

    江林儿绕开了此地大城,赶往了天地大阵的出口,在一处仙岛,路过一处写着‘天涯海角’的石碑,就要化作虹光,朝远处星空飞射……

    “道友,且慢!”

    江林儿脚下一晃,立刻做出一副警惕之姿。

    海面上有三道身影疾飞而来,左右两名龙首老者的气息锁定在了她身上,让江林儿面色一阵发白。

    这般威压,竟是金仙!

    两位龙首老者侧身让开,一位面容清秀的龙族少年迈步向前,正是敖乙。

    敖乙打量了江林儿两眼,对江林儿面容倒是没什么感觉,待看到如自己教主哥哥所说,‘身着板甲、板内钉钉’,顿时眼前一亮,开口道:

    “道友可是度仙门李长寿之师祖?”

    江林儿一怔,满头雾水,但知自己在此时,逃命都不可能……

    她沉声道:“不错,你们是何人?”

    “两位长老收了威压,”敖乙笑着做了个道揖,“东海龙宫敖乙,拜见前辈。”

    一旁有龙首老者掐指推算,很快就对敖乙点了点头。

    江林儿皱眉道:“敢问尊驾……”

    敖乙笑道:“前辈不必紧张,我只是受长寿兄所请,在此地给前辈一封书信。”

    言说中,一位龙首老者抬手,将一只玉简推到江林儿手中。

    敖乙又道:“还有少许礼物,请前辈笑纳。”

    另一位龙首老者取出了一只如意状的储物法宝,用仙力送到了江林儿手中。

    随后,敖乙做了个道揖,言道:“我事已了,这就与前辈告辞。

    那如意之中有我的一面令牌,若前辈遨游三千世界时遇难处,持此令牌寻我龙族驻兵之地,可借调三千兵马。

    前辈是长寿兄的师祖,便是我敖乙的……长辈,还请不要推辞,务必收下。”

    言罢,敖乙做了个道揖,潇洒转身,与两位老龙驾云一同向西飞走。

    江林儿立刻反应过来……

    她左右看了两眼,身形迅速离开这座仙岛,隐入了天地之外的星空之中。

    躲了一阵,江林儿总算确定自己并未被人盯上,这才将那如意炼化,朝里面看了眼,那宝光竟有些刺眼……

    江林儿只觉道心轻颤,心底冒出两句人教粗话。

    同时,她也看到了那面金光闪闪的令牌……

    东海龙宫傲龙令!

    “老二到底,收了个什么徒弟……”

    江林儿竟有些背后发凉,手指哆嗦了几下,又拿了那玉简看了几眼,里面只有寥寥几句话语。

    江她横看竖看,那字里行间写满了【保密】二字,心底一时百感交集。

    ……

    与江林儿送别的敖乙,在云上含笑而归。

    李长寿只是让他过来送那几句话,敖乙却是自作主张,加了点私货。

    就如天庭最不缺的就是功德,他龙宫最不缺的,就是宝物。

    孝敬教主哥哥师祖的那点东西……他二太子,几年的零花钱罢了。

    敖乙正自高兴,心底却忽然有了些许感应,似乎是自己的神像正被呼唤。

    “两位长老……”

    当下,敖乙让长老扶着他继续前飞,心神挪移到了自己在一间小庙的神像之上。

    而此时,李长寿的一缕神念传来,在他心底说了句。

    “看庙口,那女子。”

    敖乙怔了下,借神像【看】了过去。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