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这……’

    见到云霄的一瞬,李长寿双目一凝,只觉得道心被人用木槌狠狠凿了下,整个人懵懵然,心底泛起了两句上辈子颇为喜好的诗词。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她自云雾现身,负手驾云前行,目中带着浅浅笑意、嘴角挂着浅浅酒窝,自发梢到指尖都有过精致的打理。

    尤其是,她一双柔荑、十根纤指,指尖都点上了粉白色的灵粉,手腕上环绕着精致的彩带……

    云霄啥时候这般细致打扮过?

    自己此前,莫不是想多了?

    这次并非通天师叔要搞事,让自己暂时去混沌海中躲一躲,避免被牵连;

    纯粹是通天师叔想促成自己与云霄的姻缘,借此让自己离截教更近一步?

    这!

    不早说,为什么不早说!

    堂堂圣人老爷,真就一直赖在第一层?

    只是单纯的谈情聊人生,何必去那凶险的混沌海?

    六道轮回盘它不香吗?

    李长寿低头看了眼脚边的白泽,抬头看了眼天空中飞着的金鹏,心底抽搐了几下,嘴角露出温和的笑容。

    错会了佳人意,他自是不能再让云霄尴尬。

    李长寿温声道:“已经等一阵了?”

    云霄轻轻摇头,又对化作白猫大小的上流瑞兽白泽微笑致意,那抿过了灵草叶枝的薄唇轻启,带着少许芬芳。

    “并未等太久,只是刚来此处,要出发了吗?”

    李长寿心底立刻浮现出三四个答案,几乎下意识就做出选择,点头答应了下来。

    已准备充足,自是要按原本计划行事。

    “这次让金鹏代步吧,他的极速便是离了洪荒天地依然可完全发挥,你我的神通法术都会受些影响。”

    “嗯,”她柔声答应着,目中流转过少许玩味。

    李长寿顿时读懂了她的调侃,略显拘谨的一笑,开始暗中清点自己随身携带的一些物件,招呼金鹏下来。

    下意识想找漱口水是什么鬼?

    紧张了、紧张了。

    白泽颇为识趣,最先窜到金鹏背上,跳到了金鹏脑袋位置,还对金鹏传声叮嘱了两句。

    白先生,洪荒老瑞兽了,还能不懂这点事?

    云霄仙子一现身,白泽心底就是‘咯噔’一声,知道他跟金鹏今日,八成是意外坏了水神大人的好事。

    可这也不能怪他不识趣,他也不知具体哪般情形。

    水神当时用纸道人问:‘白先生,出得洪荒天地进入混沌海,你那趋吉避凶的神通是否还有作用?’

    白泽老老实实回答:‘在洪荒天地的大道规则影响之地,自是能感应凶吉,只是不可太过深入混沌海。’

    然后,他就被召来了此地。

    看这个样子,水神这次明显是想多了,稳着稳着,把自己稳进去了吧?

    虽然白泽已经开始想办法,如何让自己跟金鹏及时脱身,但心底莫名也是一阵暗爽。

    总算也有水神算不到的事了!

    李长寿与云霄飞到金鹏背上;

    本是隔着半丈摆的蒲团,在白泽的示意下,被金鹏挪到了相隔一尺,李长寿和云霄并未点破此事。

    李长寿拱拱手,做了个请的手势;

    云霄微微颔首,自侧旁打坐,裙摆在身周缓缓飘开。

    李长寿问:“咱们这次如何去寻那宝地?”

    云霄素手一翻,掌心多了一把袖珍小剑,解释道:“这是师尊的陷仙剑,可指引你我去那处所在。

    师尊说,那里有你的大机缘,也不知具体是何。”

    李长寿温声道:“此行本就已是机缘。”

    云霄并未接话,只是目光更加温柔了些。

    金翅大鹏鸟问:“老师,仙子,我们该去何处?”

    云霄催起手中袖珍小剑,指出东南偏下的方位。

    金翅大鹏鸟张开羽翼,十丈长的身躯在天涯海角平滑地窜了出去,身周撑开一道仙力壁障,开始均匀加速。

    专业的坐骑,往往只需简单的指令。

    白泽昂首站在金翅大鹏鸟脑袋上,眺望着前方虚空,用仙力封住了自身,还特意将这般封禁表露了出来。

    仿佛在说,你们后面谈你们的,咱什么都听不见。

    李长寿注视着近在咫尺间的仙子,想到了已在进行中的封神大劫,心底暗自轻叹。

    身上带着的那张旨意……

    暂时还是带着吧,此时并不是拿出来的合适时机。

    与云霄相处时,李长寿感觉最舒服的点,就在于自己不必多想什么话题,不必多费什么心神,只是各自坐着,仿佛就有流云静水环绕彼此。

    只觉岁月安好,不觉时光流逝。

    大概,这就是云霄仙子独特的魅力。

    虚空中,远远近近晃过一片片光斑;金鹏不知不觉达到了自身极速,一方方世界被迅速抛在身后。

    “通天师叔回去后可说了些什么?”李长寿小声问。

    “我此前并未见到师尊,”云霄柔声道,“是大师兄来三仙岛寻,说了紫霄宫之事。”

    李长寿眉头紧皱,沉吟几声。

    云霄轻笑了声,问:“可是在介意,被师祖强行给了封神主劫者的身份。”

    “没,这本就是我想去帮天庭争取之事,”李长寿试探性地问了句,“除了正事,多宝师兄可对你说了一些其他……不重要的细节?”

    云霄有些不明所以,仔细想了想,俏脸略微有些泛红。

    脸红……

    果然是知道了吧?

    李长寿心底不由一阵哀叹。

    多宝师兄这过分了吧?他被道祖整了一顿、衣袍破了、出了点糗,至于这么大肆宣扬吗?

    截教人均守口如瓶?

    云霄看向侧旁,抬手理了下耳旁秀发,轻声道:“师兄说,让我莫要留遗憾,大劫降临,谁都不知会发生何事。”

    李长寿先是松了口气,随后额头挂满黑线。

    “这话也危险了些,你莫要因此胡思乱想,紫霄宫中什么都没定下,你……

    罢了,给你看此物。”

    言说中,李长寿在袖中将打神鞭拿了出来,其上浓郁的天道之力显现。

    云霄仔细端详着,一根手指点在打神鞭末端,闭目细细体会。

    “此物似是天书的一部分。”

    “不错,”李长寿将打神鞭收了起来,温声道,“此次大劫我为主劫者,有几点感悟,从未对旁人提起过。

    天庭不只是管理三界,天道还可借天庭秩序,巩固天地安稳,增加天地镇压九污泉之力,让天地可容纳更多生灵。

    秩序二字,确实可以限制业障增长。

    当然,这也会造成一些负面影响,比如压抑天性、一定程度上泯灭个性。

    人书定生死轮回,天书为天道增加一层保障,随着劫难进行,天庭越发兴盛、大劫需泯灭的炼气士也就相对越少。

    只要大劫不失控,其实有很大希望,将大劫控制在不伤圣人亲传弟子的程度。

    当然,这也是理想状态。”

    李长寿侃侃而谈时,云霄在旁静静看着,似乎他讲的这些都不重要,他说话时的神态、颇为明亮的目光,沉稳、清晰、不显缓慢的嗓音……

    总是那般不令人生厌,又想去多听多看。

    李长寿笑道:“你这般看我作甚?可是觉得我今日打扮太随意了?”

    云霄道:“你障眼法似乎又改过了。”

    “你竟能看出这般小事。”

    李长寿抬手在自己额头轻点,撤掉了大部分的伪装,“此前偶有所悟,突然想到了改良障眼法的思路。

    这般看着可还顺眼?”

    “嗯,”云霄轻声应着,“只要是你原本模样,总归是顺眼的。”

    主动进攻?

    李长寿老脸一红,莫名感觉自己竟然有点顶不住攻势,果断变化思路,在袖中取出了两只玉符,与云霄谈论起了修行之事。

    找话题,也算是搞对象时的基本能力之一了。

    这一谈倒是不要紧,却是勾起了云霄那较真儿的性子,与李长寿辩论了起来。

    他们从三千世界,谈到天外虚空,又穿过天道壁垒,飞入混沌海中。

    金翅大鹏鸟本身修为境已是大罗,自身之道足以抵御混沌气息的侵蚀,在金鹏背上坐着也是无比安稳。

    再入混沌海,少了太清老师的庇护,李长寿直观感受到了,那一条条无序之道对自身大道的冲击。

    元神宛若冲入一片泥泞沼泽中,有一种难以施展、难以感知的憋闷感。

    总算知道这混沌海为何叫做‘海’了。

    这般感觉,确实像是一个凡人冲入偌大的东海、南海,若迷失方向,最终只能力竭而死、葬身鱼腹。

    在混沌海中,最重要的就是保持方向感,时刻明确自己的方位,以洪荒天地为起始点。

    为此,李长寿这半个月查阅了不少天庭存放的古籍,制作了几套能在混沌海中找寻‘回家之路’的大道法器,以作不时之需。

    离开洪荒天地越远,自己与纸道人的联系也就越微弱;

    这并非是距离远近决定的,而是源自于纸道人所利用的那些大道,在混沌海中还是无序状态。

    ——李长寿对这些大道,也只是通过符箓、禁制去利用,尚未有足够精力去参悟。

    还好,通天教主所说的宝地,离着洪荒天地并不算远。

    在白泽主动提醒,他感应吉凶的神通即将失效时,云霄掌心的陷仙剑轻轻震颤了几下,已是到了那宝地附近。

    此时已不知过去了多久,混沌海中岁月都已错乱。

    但李长寿一直在暗中计数,他们闯入混沌海,应不会超过半个月。

    金鹏立刻停下身形,李长寿与云霄相携起身,朝着各处眺望。

    入目尽皆是混沌气息。

    这些灰蒙蒙的气息并非均匀分布,本身也是一种无序;每一缕混沌气息看似蕴含着大道至理,却根本无法被生灵直接感悟。

    值得一提的是,洪荒天地附近的域外天魔、混沌生灵,大多聚集在了玄都城附近。

    这其实是一种很高明的手段;道祖主动竖起一个靶子,吸引那些域外生灵聚在一面,从而缓解其他各处的‘防御压力’。

    白泽从前方跳了过来,保持着小号瑞兽的姿态,让自己尽量显得不太刺眼。

    这位上古十大妖帅笑道:“水神,仙子,接下来该如何找寻?”

    他其实是给李长寿一个台阶,接下来可提出分头行动,他跟金鹏就老老实实退场。

    李长寿明显也犹豫了少许,最终还是婉拒了白泽的好意。

    稳一手。

    此地是混沌海,若是失散只能去洪荒中再见,而且说不定就遇到什么奇奇怪怪的危机。

    嗯,只要脸皮够厚,哪管什么灯泡不灯泡的。

    李长寿问:“通天师叔可有其他叮嘱?”

    云霄看着掌中这把绝世仙剑,唤道:“还请显灵。”

    陷仙剑顿时光芒大作,化作三尺长短,漂浮在云霄面前,一缕灵觉在李长寿和云霄心底同时响起。

    “随我来,就在前面了。”

    还是个少女嗓音。

    这把剑自行向前一划,前方混沌气息朝着左右分散;剑上那玄奥难明的圣人道韵,自是出自于通天教主。

    金鹏再次向前,这次又飞了不知多远距离,或许已过百万里,或许只不过飞出数百丈。

    前方混沌气息突然消失不见,他们冲入了一片虚空。

    一条条灰暗的大道,在此地竟是可视的状态,于虚空之中交错纵横,构筑了一片相对较为稳定的道则‘气泡’。

    若将洪荒天地间那井然有序的三千大道比做道则海,这里确实只能称之为道则‘气泡’,随时可能被飘来的混沌气息碾碎。

    此虚空也非洪荒天地外围的虚空,乾坤道则有着明显不同。

    就在此地正中,似有一团氤氲的气息,金鹏缓缓向前飞,那气息转眼化作一片云海,云海之内别有壶天。

    白泽在旁及时发表点评:“混沌海虽大,这般密地却是极少的,难得,离着洪荒天地还不算太远,又如此隐秘。”

    李长寿闻言笑了笑,他刚才想到的,却是元神道与肉身道的优劣。

    元神道于洪荒天地内,有种种强过肉身道之处;

    但到了混沌海中,主修元神的炼气士,若无大罗之境,自身之道都无法离体施展神通;

    强横的肉身却不受影响,拳头砸出去的就是破坏力。

    也是近些年钻研八九玄功有成,又吸纳了祖巫本源精血的原因,李长寿在混沌海中,倒是没有泛起太深的危机感。

    “金鹏,小心些,全神警戒。”

    李长寿如此叮嘱一句,金鹏定声回答一声‘是’。

    随之,寿下意识离着云霄近一些……才不是为了等会儿顺理成章牵手什么的!

    金鹏飞入云海,陷仙剑再次现出剑光,斩开前方一团团云雾,寻到了一座葫芦状的‘山’。

    云非云,山非山。

    不同规则之下呈现出的相似事物,其本质或许会千差万别。

    李长寿仔细感应,这山岳周遭有诸多奇怪的大阵,阵法原理与洪荒完全不同,却能利用少许混沌海中的残缺大道!

    高人遗迹!

    李长寿心底冒出这四个字,多少有了些期待感。

    这里是混沌海,也不会有岁月流逝之感,这遗迹看似崭新,实则存在不知多少洪荒元会。

    通天教主果然没说错。

    李长寿与云霄对视一眼,各自露出轻笑,有了一种‘同时经历了某件事’的微妙默契感。

    但不急,再稳一手。

    “白先生,劳烦你感应下,此地吉凶如何。”

    白泽道:“此地已是天道之力能投到的边缘地带,我需多感应一番。”

    李长寿自是点头称善,多等了一阵。

    很快,白泽缓缓舒了口气:“前方并无灾祸。”

    “一起进去吧,”李长寿招呼一声,让金鹏化作人形,将小戮神枪递了过去,自己反握住乾坤尺。

    云霄也取出混元金斗与缚龙索,配合陷仙剑,倒也称得上是全副武装。

    她带李长寿外出寻宝,自是要护好实力稍逊一些的他。

    为了照顾李长寿的面子,云霄会主动躲在他身侧,看准时机再出手,若是他能应对的,便让他去应对。

    三人一瑞兽缓缓靠近那山岳,毫无阻碍地进入了一处洞府。

    可惜,洞府之内空荡荡,各处布置着些许七彩灵石,只有简单的石床与一副座椅,残留着某种浑厚磅礴的大道残韵。

    白泽鼻尖耸动,目光流露出几分疑惑,嘀咕道:“熟人在混沌海的落脚地?”

    “妖族高手吗?”李长寿谨慎地问。

    “不一定,”白泽道,“远古时曾有大批高手为了躲避龙凤大劫,来混沌海中暂居,这里应当是那时候留下的道场。

    不过,这种道场应该只是空壳,没什么宝……咳!”

    白泽突然明白了点什么,突然轻咦一声:“金鹏,看外面那是什么?”

    金鹏鸟不明所以,扭头看去。

    白泽忽然一声:“看,竟是妖师鲲鹏,快追!”

    言罢,白先生直接化作人形,一把拉住金鹏的胳膊,将金鹏连人带枪拽着冲出此地。

    与此同时,白泽的一缕传声也落在李长寿耳中:

    “水神好好搜寻,我与金鹏在外把守,这里必然有宝……通天老爷可不会骗人。”

    这般生硬的演技……

    李长寿微微皱眉,略有些担心地看向云霄,怕云霄介意此事。

    却见云霄果然是低头面红,目中似带着几分愧疚。

    愧疚?

    李长寿顿时明了,云霄是觉得,她截教外门大弟子的身份,拖累了这段感情。

    “咱们,”李长寿温声道,“在这里找找看吧。”

    “嗯。”

    云霄轻轻颔首,与李长寿一左一右暂且分开,开始细细搜寻各处。

    很快,李长寿就有所发现……

    那座床榻之下,当真藏着一件宝贝,似是先天土行之精。

    李长寿将这块土行之精取了出来,仔细观察,发现此物已化形做一只石像,其上并无半点禁制。

    “好东西,”李长寿赞叹一声,“多谢通天师叔指点。”

    云霄却道:“此物只能镇一镇宅院,又能做何用?”

    李长寿解释道:“我在圣母娘娘处得了一些五行灵物,又在多宝师兄处得了一套五行宝珠,将小琼峰已经打造成了防御灵宝一般。

    此物稍加炼化,就可当做小琼峰的‘灵’,让小琼峰有所蜕变。

    对我而言,确实堪比先天灵宝一般的宝物。”

    云霄看他说的认真,禁不住抿嘴轻笑了声,柔声道:“莫要强为师尊解释了,师尊的用意我自是明白的。

    只是,我本不该邀你一同来此,但被大师兄说中了心事。

    大劫之下,我怕自己也会……”

    她抬起头来,注视着李长寿,目光坦坦荡荡,又那般柔情似水。

    “我不想留遗憾,终究是想寻一旁人无法探查之地,对你言说心意。”

    此时,若是一个没有经验且铁质男儿,怕是会感动之余将那道旨意拿出来,解释说‘你今后也没事,我定会保护好你’。

    李长寿作为过来人,此刻自不会犯这种错误。

    此刻不能提其他事,就说彼此、只言当下。

    他不再压制自己的道心,收起那块土行之精,朝着云霄迈出一步。

    “这些本该我来言说,毕竟我是男人。”

    “男子如何,女子又如何?”云霄轻轻眨眼,“是人族的规矩吗?须得男子说这些话语,才不会被人当做品行有失?”

    “哪里有这般规矩,”李长寿忙道,“只是我自身有些……”

    大男子主义用洪荒用词习惯怎么表达?

    在线急,挺等的!

    ……

    “嘿嘿,啧啧啧。”

    洞府之外,那些奇特的大阵外围,白泽扶着自己的山羊胡一阵轻笑。

    金鹏低声道:“白先生,这是怎么了?那妖师鲲鹏在何处?”

    “你跟鲲鹏不是还算亲戚?”

    “他是吾族叛逆,”金鹏目中迸发出少许锋锐之意,“若能寻到他踪迹,定要提他首级回不死火山!”

    白泽缓缓点头,对此事倒不是很了解,只是隐隐听过传闻。

    金鹏又忍不住问:“咱们为何不在洞内帮水神大人?”

    “咋还不明白?”

    白泽传声道:“水神大人现在可不比从前,道祖亲封大劫执掌者,背后就是太清圣人老爷与道祖老爷两座大靠山。

    截教这是着急了……懂不懂?”

    金鹏仔细思索,禁不住露出几分笑意,传声道:“云霄仙子算是我见过,最能配得上老师之睿智的仙子,这也是一件好事。”

    白泽却叹了口气,打量起各处阵法,传声回道:

    “水神原本应该是想,在大劫中全力护住云霞仙子,之后再与云霄仙子正式确立道侣关系。

    这是水神的担当,也是水神习惯的稳。

    但云霄仙子应该是感受到了大劫带来的压力,不想继续拖延下去了。

    此时,想必两人在那互诉衷……嗯?”

    白泽突然皱了下眉头,看着这座‘山’上的一块青石,以及那青石上,正轻轻闪耀光芒的道纹印记。

    白泽向前走出几步,仔细端详,动心突然开始颤动,面色变得有些凝重。

    “白先生,又怎么了?”金鹏不解的问。

    “此地洞府还有生灵居住,”白泽低声说了句,“这是在混沌海中确定位置的特殊印记!

    对方激活了这般印记,已在赶来的路上!”

    白泽话语落下,金鹏却像是突然见到了什么,双目瞪圆,喉结上下颤动。

    那外围的混沌海中,一道无比巨大、又无法判断到底有多大的阴影,正极快的在侧旁划过……

    与此同时,空旷的碧游宫主殿中。

    通天教主斜靠在白玉阶梯上,面前的三把宝剑搭了个‘正三角形’,其内显露着清晰的画面,放送着截教多个道场的情形。

    多宝道人在侧旁打坐,此时睁开双眼,问道:“师尊,您给云霄师妹和长庚师弟,到底安排了哪般宝物?”

    “宝物?”

    通天教主闻言顿时笑眯了眼,“什么宝物,能比得上两人共同经历一些艰难险阻,留下珍贵的回忆?”

    多宝道人一愣,忙问:“您不是在混沌海中找了个密地,让云霄师妹和长庚师弟亲近用?”

    “嗯?”

    通天教主皱眉道:“为师何时告诉过你这些了?

    长庚还未给为师敬茶,大师兄也没准许此事,更没热热闹闹操办一番,怎么就能让云霄嫁过去?

    你莫非以为,为师在用云霄拉拢长庚?”

    “那师尊……那里到底是什么地儿?”

    “也没什么,不过是鲲鹏的一处落脚地,”通天教主淡定地一笑,“不必担心,鲲鹏重伤在身一直无法痊愈,也就是跑得快些,已非云霄对手,为师更可随时凭陷仙剑挪过去。

    两人经过这次磨难,想必能携手共进,深知彼此之重要!

    哈哈哈哈!”

    多宝道人:……

    翻翻自己的宝库吧,看有没有能护住膝盖的灵宝。

    通天教主突然想到了点什么,皱眉看向多宝,“你该不会,对云霄多说了些什么吧?”

    “弟子劝她,让她莫要留遗憾。”

    通天教主脸一黑,只能仰头长叹,突然有种老父亲的沧桑之感。

    剑指一点,通天教主面前的三角框中,呈现出一副有些模糊的画面……

    画面中,一男一女的身影只有隐隐的轮廓,此时正面面相对,间隔不过两尺,似乎在说着什么。

    通天教主剑指画了个简单的剑元符箓,三把宝剑颤鸣,倒是传来了异常清晰地对话声:

    “抱歉,你本是云上的仙子,我却执意将你拉入凡尘。”

    “是我自己要落下的……”

    “云霄……”

    “嗯。”

    轻唤声中,十指交扣,两道身影渐渐凑近。

    通天教主一手遮眼,旁边的多宝道人满脸尴尬,低头不去多看。

    一尺、五寸、三寸……

    两道身影离着越来越近,已是各自闭上双眼、屏住呼吸;

    虽然画面模糊,但依然能看到云霄仙子那因紧张而攥起的纤手,能看清李长寿此刻道躯的紧绷程度。

    两寸!

    一!

    轰!

    画面突然震颤,诛仙剑、戮仙剑、绝仙剑同时爆发出剧烈嗡鸣,通天教主坐起身来,看向画面的左侧边缘。

    那里,一只漆黑的头颅撞开山壁,冷漠且带着愤怒的巨大双眸,凝视着有些渺小的李长寿与云霄。

    那金翅大鹏鸟和白泽的身影狼狈后飞,似是被这巨大的头颅直接撞到了洞内!

    果、果然出现了吗?

    那【但凡有类似情节必被打扰】的洪荒铁律!

    李长寿嘴角疯狂抽搐,立刻就要扭头转身,看向这头没有给自己太大威压的陌生凶兽。

    上个打扰自己好事的那家伙,已经在河里捡斧头了!

    但李长寿刚刚扭过头来,目中还未燃起怒火,自身尚未显露威严,面前仙子略微用力拉了下李长寿的手掌,又轻轻踮脚……

    啵。

    李长寿怔了下,扭头看向面前那镇定自若、仿佛无事发生的仙子。

    云霄极快地抽回纤手,李长寿下意识摸了下自己脸颊,刚才那轻轻的响动、近乎无法感受到的触感,在他道心不断回荡。

    “让我来吧。”

    李长寿笑着道了句,动作很自然地迈出一步,将云霄挡在身后,直面那巨兽的头颅,注视着对方那双有些恐怖的紫黑色双瞳。

    八九玄功,起。

    均衡大道,起。

    玄黄塔、乾坤尺,起。

    侧旁传来白泽的呼喊声:“水神当心!这就是妖师鲲鹏!”

    李长寿不由精神一震,向后退了小半步,打了个手势。

    一起上!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我真没想重生啊》 《万族之劫》 《剑来》 《大奉打更人》 《地球第一剑》 《洪荒二郎传》 《临渊行》 《三寸人间》 《龙族1·火之晨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