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昊天金阙自然妙有玉皇上帝,诏曰:
  太清圣人弟子李长庚,品性忠厚良善、谦逊受礼,精擅谋略,实为天庭之栋梁。
  李长庚任天庭水神之位至今,除妖魔、护正道,划水治、定四海,安地府、稳轮回,秉承天道意志,护卫苍生万灵,为天庭屡立奇功。
  今特加封水神为周天大罗星宿太白金星,不入星宿之列,主革新、定变革、掌杀伐,节制雷、火、斗、瘟四部,总领天庭水事,天河水军听奉号令,兼月宫嫦娥总教习。
  赐,凌霄殿不拜!”
  “小神领旨,谢玉帝封赏!”
  东木公一番宣旨,李长寿朗声应答。
  前者手中旨意化作道道金光,李长寿于群仙簇拥中做道揖行礼,一道道金光汇入体内。
  忽听水声轰鸣,宛若四海掀起万里波涛,李长寿背后浮现出道道水蓝色光华,浓郁的天道之力涌来,凝成一只三角状幡旗。
  幡旗之上涌动大川河流,蕴藏四海之威,最后凝成玄黑之色,在李长寿背后猎猎作响。
  又见一颗大星于旗帜之后升腾而起,这面旗帜迅速变幻形状、增添诸多细节,缓缓化作一幅玄黑掺蓝的大旗。
  李长寿心底泛起少许明悟,抬起右手,这宝旗自背后飞来,落归他手中,竟与实物一般无二。
  得天地之造化,凝天庭之神权,蕴天道之伟力。
  其名:真武皂角旗!
  李长寿道心轻震,面容却是古井无波,继续按此前所想的那般,将手中宝旗轻轻摇晃,在众仙面前显露天庭神位之力。
  天地骤然变暗,于东天升起一颗大星,光亮虽不比日月,却是那般耀目,引动黑暗前的黎明。
  天道之力流转,李长寿与在场所有炼气士心底,都泛起了这般画面:
  平静的深海中泛起滔天波浪,苍龙跃出海面,海族欢腾起舞,空中电闪雷鸣!
  太白归位,天道革新!
  瑶池处,玉帝、王母注视着第六重天,玉帝仰头大笑,不断抚掌轻拍,下方众神起身恭贺。
  兜率宫中,坐在丹炉前思考‘牛怎么还不回来’的老君,此时也露出温和的微笑。
  太清观中的老道笑眯了眼,昆仑山小院中的道者皱起了眉,正在碧游宫云海之上枕臂仰躺的青年道者嘴角一撇,随后就开始感慨后生可畏。
  片刻后,天地归于安宁。
  太白宫中,李长寿提着神权宝器真武皂角旗,心底暗自琢磨所谓‘真武’二字,与真武大帝是否有什么关系。
  天庭各种关系乱的很,李长寿也看不透神权演变的方向,但各种‘大帝’、‘元帅’的头衔,其实都有些夸大的成分。
  就跟阐教十二金仙中,也有弟子称之为天尊的‘道行天尊’、‘文殊广法天尊’等等,听着挺吓人,但实际意义……
  也就是个道号。
  在天庭之内,讲究的是天道序列之位;
  在天庭之外,看的是道法神通跟脚高低,不一二论。
  李长寿刚收起宝旗,就听周遭一阵恭贺声。
  度厄真人最先朗声呼喊:“恭贺长庚升任太白金星,为天庭二阶正神!”
  “贺太白金星!”
  “恭贺太白金星!”
  “长庚实乃我辈楷模,天庭肱骨,道门名宿!”
  “哈哈哈哈!长庚在天庭如此受重视,我们截教仙今后但凡遇到天兵天将,该帮就帮、莫要为难!”
  赤精子喊道:“阐教贺长庚即位太白星君,略备薄礼!”
  “哎,”太乙真人笑道,“莫急着送,莫急着送,后面还有一场大的。”
  众仙顿时笑而不语。
  待周遭恭贺声过了,东木公向前拱拱手,对各处做了个道揖,笑道:
  “玉帝陛下为各位道友备了酒宴歌舞,天庭若有招待不周之处,还请各位道友多多担待。
  另,陛下请各位道门圣人弟子去瑶池入宴。”
  这般得罪人的活,木公责无旁贷!
  李长寿笑道:“劳烦木公,引我阐教、截教的师兄师姐,先一步去瑶池之中,我在此地为各位道友敬酒三杯,再去拜谢玉帝陛下。”
  木公接连称善,周遭那些原本对这般安排有些意见的仙宗、仙门高手,也并未发作。
  这种赚好感的活,李长寿……全当白捡。
  当下,阐教近百来仙中出来十数位,数百截教仙也不过走出二十余位,由木公引路,赶去瑶池之中。
  因人教圣人弟子较少,度厄真人等几位记名弟子都被请去了瑶池,也算给人教撑撑场面。
  季无忧也低着头跟了上去。
  他没有请柬,跟着师父混进天庭,又在太白殿前当了小半天门童,最后还顺势跟在自己师父后面,蹭了个瑶池仙宴的名额……
  此行不虚,着实不虚。
  随后,大队天兵扛着矮桌而来,摆矮桌、布置会场一气呵成。
  仙子们捧来仙果佳酿、美味佳肴,乐师奏起明快的乐曲,十数位嫦娥入内起舞。
  嫦娥起舞也是大有讲究,并非是人数越多规格越高。
  相反,在这种仙宴之上,舞者越少、这段舞越是珍贵。
  而月宫嫦娥之中,能拿到独舞资格的少之又少,必须是舞姿顶尖的几位。
  比如姮娥。
  太白宫中李长寿居于正中主位,敬酒三杯畅聊一二,表现出浓浓的‘恋恋不舍’。
  大家也都是明白人,主动劝李长寿去瑶池之中拜谢玉帝恩德,陪各位道门大能,李长寿推脱一二,这才起身做道揖告罪,驾云飘去。
  于是……
  坐在较高位置,却有些‘鹤立鸡群’的燃灯道人,在此地显得异常尴尬。
  而燃灯过人之处,就在于他脸皮可以无限加厚。
  此时不走、不言、不吃、不喝,就在那闷头坐着,面色无波无澜,让局部氛围异常压抑。
  李长寿仙识捕捉到这一幕,自是露出淡淡微笑。
  驾云飞去瑶池时,敖乙、金翅大鹏鸟、卞庄在前方等候,跟在李长寿身后一同前往。
  前后也不过片刻的功夫,瑶池已是在望。
  暂不提仙子成群结队出迎,各称‘星君大人’,在李长寿面前讨个眼熟;
  也不提瑶池各处张灯结彩,比当初秘而不宣的王母娘娘产女还要热闹几分。
  单说李长寿驾云飞着飞着,刚好遇到另一个方向被天将引来的鹤发老道。
  李长寿定睛一瞧,见这老道相貌清正,生的是天格饱满之相,近尺长的白胡无比飘逸,自身道韵圆满深邃,身上的道袍也是上古常见款式,宽袖下沿几乎垂到膝盖,其中仿佛蕴了一方世界。
  李长寿拐了个弯,驾云连忙迎了上去,对这老道做了个道揖,笑道:
  “见过镇元子前辈!”
  “哦?”鹤发老道仔细感应了下,随之认出李长寿之道韵,不由扶须轻笑,拐向了李长寿面前,对李长寿还了个道揖。
  老道温声道:
  “太白星君客气,此前太白星君派人教弟子去贫道观中拜访,正逢星君晋升,贫道左右无事,便来天庭走走看看,为太白贺喜。”
  ——镇元大仙所说之事,自是指李长寿安排灵娥历练时,灵娥去镇元大仙五庄观拜访。
  “多谢前辈,多谢前辈,”李长寿拱拱手,略微倾身,转身做请,“前辈还请瑶池高坐……敖乙、卞庄?”
  “在!”
  “速去禀告玉帝陛下,地仙之祖镇元子前辈,已到了瑶池。”
  “是!”敖乙与卞庄答应一声,匆匆向前。
  镇元大仙前来,玉帝王母自是知晓的,李长寿此举,却是请玉帝和王母多重视这位远古大能。
  毕竟上古时,镇元大仙的五庄观,曾是人族逃难的庇护所,也护住了人族最后的底蕴。
  而镇元大仙听闻李长寿这几句话语,笑容顿时更浓郁了些,与李长寿互相做请,一同朝瑶池飞去。
  两人并未闲聊,毕竟差了辈分,也不算熟悉。
  待到瑶池仙宴之地,李长寿主动停下步伐,请镇元大仙先行入内,镇元大仙并未推辞。
  玉帝与各路仙神起身相迎,镇元大仙也是颇给天庭面子,对玉帝做了个道揖,称一句‘陛下’,被安排在了三教弟子稍前的位置,与木公齐平。
  《辈分》。
  虽被镇元大仙夺了风头,李长寿心底却是颇为舒坦,在瑶池入口向内眺望,心底的念想突然有些复杂……
  玉帝王母高位坐,天庭仙神列右侧。
  满座高朋无常庸,齐唤太白入天阁。
  曾醉九天揽明月,而今玉盘袖中遮。
  恍惚此世无劫灾,仙路常宁当此乐。
  这一幕……
  赤精子端着酒樽,对侧旁金灵圣母敬酒,琼霄碧霄伴着龟灵,在取笑太乙真人在修罗古城的睡姿,东木公对度厄真人遥遥敬酒,云霄仙子正与高台上的王母娘娘对饮。
  若……
  这天地间没有所谓的大劫该多好。
  李长寿道心轻轻摇晃,也知自己这话太过天真了些。
  “怎么在这站着?”
  背后突然传来一声熟悉的笑声,李长寿扭头看去,却见乾坤出现一道缓缓旋转的太极图,大法师从中迈步而出。
  “师兄!”
  李长寿不由一笑,向前迎出两步。
  侧旁金翅大鹏鸟也立刻低头做道揖,呼喊:“拜见大法师!”
  玄都大法师却是轻笑几声,看着李长寿此时的样貌,言道:“你这老态龙钟之相,我可不敢胡乱答应。”
  李长寿顿时有些为难,笑道:“今日我须得用这般老相。”
  “哈哈哈哈!”
  玄都大法师抬手,笑着在李长寿肩头打了一拳,又有些哭笑不得:“你这本体都舍不得露出来?”
  “这个……”
  李长寿在袖中摸了摸,这具身形骤然缩小,那袖中飞出的一道流光,在各处仙识探查中,化作了‘水神’的模样。
  “本体自是一直在这,”李长寿笑道,“只是我修为不足,担心遭一些高手偷袭,这才未直接现身。”
  大法师、仙宴内的众仙:……
  就听木公招呼一声:“太白星君快请玄都大法师进来吧!”
  李长寿连忙答应,请大法师一同入内。
  顿时,除却玉帝和王母之外,在座仙神齐齐起身,声声恭贺如浪潮般涌来,让李长寿走一步就要做两个道揖,忙得晕头转向。
  总算,待李长寿对玉帝王母行礼之后,与玄都大法师一同,坐去了木公之前的空座。
  玄都大法师仔细一瞧,发现云霄仙子就在对面客座上坐着,于是站起身来,对玉帝拱手笑道:“师叔,弟子可否自作主张换个座位?”
  玉帝顿时明白了玄都大法师的意思,大笑两声,言道:“有何不可?”
  于是,玄都大法师迈步前行,径直走到云霄仙子面前,淡然道:“云霄师妹,咱们换个座?”
  云霄目光看向侧旁,脸颊有些泛红,犹豫一二,还是款款起身,道一声:
  “多谢师兄。”
  随后盈盈一礼,低头走到了李长寿身旁,慢慢坐了下来,坐姿端庄、表情淡定,与李长寿目光略微触碰,就立刻目不斜视。
  李长寿淡定地端起酒杯,在云霄仙子面前玉樽上轻轻一碰,传声道:
  “今日委屈你了,师兄也无恶意。”
  云霄轻柔地摇摇头,传声轻叹,道一句:“无事。”
  当真是:
  欲语还休羞正怯,正襟危坐意正浓。
  太乙真人在旁调笑了句:“依贫道看,今日不如双喜临门?”
  “呸!”
  琼霄怕自家姐姐尴尬,立刻在旁还击,“八字还没一撇就双喜临门,那也要问问我跟四妹答不答应!”
  碧霄在旁笑道:“不答应,不答应!姐夫还没来岛上提亲,我还没得好处呢!”
  云霄皱眉看来,碧霄瞬间跪坐、低头、抿嘴,刚刚还得意的表情瞬间楚楚可怜状,逗得两教高手、天庭仙神一阵大笑。
  正此时,有天将快步来报,高声呼喊:
  “启禀陛下!西方教有六名圣人弟子在西天门求见,说是特来送轮回塔主之贺词,恭贺太白金星大人升阶之事!”
  玉帝闻言,顿时想到了那道偷偷溜去找自己化身的神念,露出少许微笑,问道:
  “长庚,你可要让他们入内?”
  李长寿起身拱手,沉吟几声,自是在犹豫。
  这个时候,天庭仙神都不敢乱表达意见,但两教圣人弟子却是没那么多顾忌。
  金灵圣母直接一声:“让他们进,今日看谁敢胡言乱语,满口污秽!”
  “就是,”太乙真人在旁附和,“贫道正愁神通无用武之地,来几个可以骂的,找找乐子也是不错。”
  李长寿却道:“是否让西方教之人入内,全在陛下决断。
  只是,小神浅以为,这西方教前来此地,应当不是为了什么捣乱。
  若是这些年吃的亏还不能让他们长记性,那对咱们天庭而言,反倒也是好事。”
  玉帝轻笑两声,言道:“那就依长庚之见,让他们入内,木公安排下入座座位。”
  那天将匆匆化作流光飞去西天门,木公也站起身来,看看左右,又不断给李长寿眼神求助,最后把西方教来人的位置,安排在了交通最便利的所在。
  靠近门口,仙宴末位。
  木公刚要回座位,太乙真人准备好了‘神通起手式’,金灵圣母也准备了几分杀气,外面流光闪个不停,一批批天将赶来通禀。
  “启禀陛下!四海龙王于东天门入天庭,前来为太白星君大人贺礼!”
  “陛下!地府十位阎君已于南天门入天庭,前来为太白星君大人贺礼!”
  “启禀陛下,三千世界仙盟送来万仙贺词,两位大罗金仙于东天门处等候传话。”
  “启禀陛下,火云洞圣贤大禹帝君,自中天门等候,代人族三皇五帝前来为太白星君贺喜!”
  玉帝抚掌大笑,朗声道:“莫要阻拦,皆请来瑶池入宴!”
  然而,玉帝话音刚落,又听一声……
  哞~~
  众仙人一惊,连忙起身,便是玉帝和王母也离了宝座,到了高台之下。
  却见云雾缥缈间,一名老道骑乘青牛而来。
  这老道今日特意换了身紫色长袍,嘴角带着淡淡的微笑,身周道韵玄妙至极又清清洒洒。
  一眼诠尽自然,一语说尽道法。
  太上老君!
  李长寿连忙绕出矮桌,快步向前,低头俯身高呼:“弟子长庚,拜见老君!”
  “善。”
  老君话语平和地回应一句,骑着青牛径直到了瑶池宴前。
  李长寿一个健步,施展缩地成寸乾坤神通,就到了青牛身侧,俯身搀扶,双手虚扶老君左臂,迎老君入内。
  又听熟悉的一句:“将牛拴外面就是。”
  “是,”李长寿恭敬地应了句,目送老君缓步入内,看前方两教弟子各自拜见,这才牵着青牛去了那块熟悉的石头前。
  嗯?
  今天这牛,怎么手感不一样?
  李长寿拿出一根仙绳,穿过牛鼻环,拴在青石上,这牛低头一叹,却是用童稚的嗓音传声言说了句:
  “师兄,您有空就去把牛喊回来吧。”
  呃,竟是小银。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