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胖?

    多宝道人额头青筋蹦起,手指微微颤抖着,当下就要站起来“掀桌子”。

    他在洪荒混了这么多年,看过祖龙斗始凤,见过祖巫怼妖皇,见证六圣崛起!

    洪荒哪个旮沓角,没有过他畅游于宝物堆中的圆润身姿?

    当然,这些都不重要!

    胖道人……

    他这是胖吗?

    如果不是为了在每次跟宝物们亲密接触时,让每一件灵宝与肌肤的摩擦,都能有最顶级的享受,他会保持这种身材吗?

    懂那种,躺在宝物堆上,让宝珠在肚皮上弹来弹去的快乐吗?

    道门大兴至今,就连师尊也只会说一句:

    “宝啊,怎么最近又圆润了一点?”

    什么时候用过这个胖字!

    多宝道人怒从心起,却又想起自己此时正在挖截教教运被拖累的内幕,忍耐着没有去发作。

    当着他的面说【胖】,那不就是指着玄都大法师说【懒】,指着广成子问【大师兄你上面怎么还有个师兄】,指着黄龙说【观赏】,指着太乙真人说【你咋阴阳怪气】?

    呃,好像最后一个也没什么……

    忍耐了半个月的多宝道人,差点一捅留炸!

    还好李长寿阻拦及时,用仙识疯狂传声:

    “师兄、师兄!别这样师兄!

    这位石矶仙子是在说您珠圆玉润,忍住,忍住,只差最后两步了!

    啊对,胖字还有个含义,经常用来形容仙子美貌,像什么‘月中仙子不及你一半’,也可以理解成‘月色之美你独占一半’!

    是雅的、绝对是雅的!

    小不忍则乱大事,咱们今日是来调查的,并非一定要出手呀。”

    听着心底,李长寿仙识传来的阵阵疾呼声,想到此前的约法三章,多宝道人的道心迅速恢复。

    “长庚说的不错,小不忍,稍后就少干掉几人。”

    这已是动了杀意。

    李长寿心底轻叹,截教果然是一言不合就开始斗法,最先想到的就是干架。

    但让李长寿略微惊讶的是,多宝道人迅速露出温和的笑意,顶着伪装过的面容,抬头笑道:

    “前辈,晚辈刚才……”

    怎料石矶又道:“还要狡辩吗?

    莫非是觉得,来此地只是为了给自己谋个身份、增添跟脚,贫道的道就不值一提吗?”

    李长寿:……

    虽然知道,这石矶此时有可能是心情抑郁,想找个发泄点,但这……

    算了,救不了,等死吧。

    自己还是早早拿出第二套备用方案,改变顺藤摸瓜的思路,采取雷霆手段,打掉此地团伙,后续将事情彻底闹大,动用整个截教的力量清理门户。

    多宝大师兄那是什么人?

    截教大弟子,三教有数的高手,根据李长寿几次观察,多宝的实力应是在广成子之上,稳坐道门弟子的第二把交椅。

    若多宝此时爆发,直接显露身份,将石矶在内已现身的四名截教仙直接打杀在此地,李长寿完全不会有任何意外。

    大师兄也是要面子的。

    但让李长寿有些惊讶的是……

    “哎,这个,前辈您恕罪。”

    多宝道人应了两声,面露尴尬、站起身来,对着石矶深深地做了个道揖,忙道:“晚辈刚赶来此地,一路驾云行得急了,心神尚未安宁,请前辈恕罪、恕罪。”

    李长寿暗中挑了挑眉,对多宝道人更增三分警惕。

    “且坐,听好,”石矶并未继续多说,如此道了句,就开始讲述自身修行心得。

    那些注视多宝道人的目光也尽数收回,各自侧耳倾听,对这次昂贵的听讲,大多倍感珍惜。

    李长寿对多宝道人传声称赞道:“师兄当忍则忍,令人钦佩。”

    “唉,”多宝道人表情如常,却在心底一叹,“刚刚其实想出手,突然想到了,石矶也曾在老师座前听道,称我一声大师兄……”

    李长寿也跟着轻叹了声,并未多说,只是静静等待着。

    且说这石矶讲道时,倒也会有一些浅淡的花瓣飘出;

    倒是能证明,这位原本封神大劫中惨死在九龙神火罩之下的石矶娘娘,本身也是有些道行在。

    李长寿清晰地记得,这位石矶娘娘……

    老惨了。

    在小哪吒的故事中,哪吒在陈塘关射出一箭,将石矶娘娘的驾前童子碧云误杀,石矶娘娘去找李靖问罪,李靖很痛快地就交出了哪吒;

    石矶与哪吒斗法,轻松将小哪吒的乾坤圈、混天绫收了,追着哪吒去了乾元山金光洞。

    本来,石矶见到太乙真人就行了礼,称‘道兄’,好商好量言说哪吒的罪过,反被太乙真人开团,最后惨死在九龙神火罩之下。

    简而言之,太乙真人就是石矶娘娘命中煞星。

    而就凭李长寿对太乙真人的理解,如果故事再按原本的轨迹发展下去,阐截不免一战,拥有出色先下手意识、且百分百能成功激怒对手的太乙,绝对会先下手为强。

    不过,就当前大劫来临前的形势……

    李长寿想到了自己一连串的后续规划,这石矶娘娘是否会出现在哪吒的故事中,当真不太好说。

    更何况,这石矶能不能活过当前这一劫,都还是未知之数。

    石矶娘娘这一讲道,转眼就是六个时辰。

    待日暮西斜,太阳星在这个大千世界中的投影归于远山,山谷中的云雾也渐渐散开。

    石矶自草庐中缓缓起身,黑裙褶皱宛若水波一般飘散,面上薄雾依然未散。

    因听石矶讲道的缘故,此时有一二十人在悟道的状态。

    多宝道人此时也做出这般模样,身周飘着少许‘浅薄’的道韵,似乎还能有所突破。

    石矶脚下生云,朝着山谷深处而去,转眼没了踪影。

    而此时,李长寿身上贴着的玉片,又带来了远处传声言说的话语……

    就听石矶对旁人道:

    “好了,今日之事我已做完,稍后若再有这般事,师弟莫要去信寻我了。”

    “师姐莫急,我有一言,师姐可否听完再离去?”

    “讲吧,”石矶的嗓音中略带无奈。

    就听那截教仙道:“师姐,我知你性情高洁,不愿为了灵石宝材为旁人讲道。

    可师姐您想,您开坛讲道,造福的其实是这些想混个声名的散修,咱们得的是他们所奉上的孝敬,扬出去的是咱们截教声威。

    咱们截教万仙来朝,不在意多几个记名弟子,这就是只有好处之事。”

    “哼,”石矶轻轻皱眉,柔声道:“若你今日招来的,都是些真的有慧根、有悟性的炼气士,没有收他们给的好处,我还会信你这般话。

    此事若让内门的师兄师姐知晓,他们该如何看待?

    这不是将咱们截教三代记名弟子的身份明码标价,换做灵石?

    咱们截教的教义是为生灵截取一线生机不假,却非是这般截取!”

    听闻此言,多宝道人暗自一笑,对李长寿道:“看来,这石矶还不算腐朽。”

    李长寿笑了两声,继续听着。

    那男仙又道:“师姐你这般说其实也有些不妥,这天地间,修行莫非只看悟性?财与地也是重中之重。

    师姐,这里是您这次讲道的一些……”

    “拿回去,”石矶定声道,“你在侮辱我!”

    “您先打开看看……”

    啪!

    嗡——

    李长寿的风语咒总算捕捉到了少许动静,正是山谷深处也传出法力对撞的波动。

    风语咒又听到一声有些软趴趴的喝骂:

    “收起你这些灵石,莫要脏了贫道的眼,告辞。”

    那男仙着急地传声道:“师姐!师姐你莫要着急,是师弟我言语不当,还请师姐莫怪……师姐!”

    正此时,山谷深处闪过一抹黑影。

    石矶驾云而起,面色冷峻,赶向了天边,丢下一句:

    “今后莫要再来寻我。”

    多宝道人见状感慨万千:“看来,就如老弟你所说,参与此事之人也不能一概打杀,需有区分对待。”

    李长寿也是感慨万千:这天道的收束之力果然厉害,石矶在作死边缘疯狂试探,最后却能化险为夷……

    留着石矶,在合适的时间地点,被该杀的人杀掉,以得出天道想要的结果。

    天道刚刚对石矶有所影响?

    李长寿自是不敢确认,他只能开启空明道心,检查下自身是否被劫运驱使。

    “长庚,下一步该做什么?”多宝道人问。

    李长寿斟酌一二,答曰:“上策继续隐忍,此地这几人都已做了标记,留影球也记下了这些情形,但说服力明显不足。

    中策找一把钥匙,缩短探查摸底的间隔……”

    多宝道人传声笑道:“那就选这个中策,倒是要辛苦这位石矶师妹了。”

    “师兄想如何做?”

    “还是用此前说辞就是,”多宝道人睁开双眼,自蒲团上站起身来,低头走向山谷之外,“长庚先想个主意,将那石矶挽留住,莫要让她离得太远。”

    李长寿沉吟几声,对多宝传声一二。

    如此如此、这般这般,多宝道人听了几句就是眼前一亮。

    来时需玉符,走时却是毫无阻碍。

    出了山谷,多宝道人驾云赶去天外,径直朝那布忠尧的云舟楼船而去。

    待多宝道人距离云舟不过千里,布忠尧与采瑶已是在船首等候;

    某个少门主嘴角露出淡淡的笑意,已经在想着,自己能请一位高明的炼丹师回去,能得自己门主父亲哪般夸赞。

    突然间,侧旁有道流光飞射而来!

    云舟上的众护卫尚未来得及做出应对,采瑶与布忠尧刚刚转身,就见十丈之外,凭空多了一抹身着黑衣的倩影。

    布忠尧抬头看去,只觉得突然现身的女仙,身段窈窕动人、威压颇为浓郁,且刚刚仙识也见她从那山谷中飞出……

    截教高人,石矶娘娘!

    采瑶反应也算迅速,立刻欠身行礼,高呼:

    “弟子拜见老师!”

    石矶微微一愣,却是不记得自己在何地,见过这不过真仙境的女仙。

    她轻轻颔首,道一声:“劳烦,且在船上为我寻一间静室。

    待那胖道人回来,就让他单独来见我。

    此前见他就觉得眼熟,突然想起,我与他师也是故交。”

    采瑶连忙看向身旁的布忠尧,后者总算回过神来,对石矶做了个道揖,连忙侧身做请,口中招呼个不停。

    少顷,石矶娘娘选了一处幽静的小隔间,抬手布置了一层层结界,静静坐在木窗前,仙识锁定在慢悠悠飘来的‘胖道人’身上。

    不自觉,她额头细眉轻皱,心底回响起了,片刻前听到的那几句话语……

    就在她离开这片天地的一瞬,一道仙识突破她身周布置的仙力、突破她护身法宝,化作传声钻入她心底。

    正是那胖道人的嗓音:

    【石矶仙子,贫道乃天庭天将,今奉天庭水神、人教圣人弟子之命,暗中调查一家仙盟仙道势力是否背叛仙盟,倒向西方教。

    今日已得出结果,正缺脱身之法,恰好路过此地,想请仙子协助一二。

    待贫道顺利脱困,定秉明水神大人,给仙子重礼酬谢!

    此事关系重大,切不可声张,还请仙子先去这方势力的少门主所在云舟,凭仙子的身份要一处雅间,我立刻赶去与仙子汇合。

    见面详谈,自知真假。】

    然后,石矶就信了。

    这让多宝道人感觉毫无挑战性,准备下次换成【我,天庭水神,去雅间候着】。

    保不齐还真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多宝道人刚上云舟,布忠尧就与采瑶向前迎来,言说石矶娘娘在等他。

    此时,这位伪装过后的截教大师兄,表露出几分惊讶之感,又恰到好处的露出三分喜色、两分紧张,也算毫无破绽。

    “石矶娘娘为何在此地等贫道?”

    “似是与道友的师父有关,”布忠尧催促道,“道友快些进去,莫要让石矶娘娘久等。

    这可是实打实的截教高人,绝不能得罪。”

    “少门主放心,”多宝道人煞有其事地拱拱手,心底响起李长寿的笑声,快步赶去石矶娘娘所在之地。

    后面之事,倒是颇为顺利。

    有李长寿在暗中帮衬,多宝道人将‘天庭卧底’演绎的毫无破绽。

    在船舱中过了不过片刻,石矶娘娘带着胖道人离了云舟,借口去拜访胖道人的师父。

    临行前,多宝道人拉着布忠尧的胳膊反复叮嘱,说自己稍后自会来寻,让他莫要忘了此前商量之事。

    这让布忠尧一阵欣喜,表面风度翩翩、暗地里咬碎后槽牙,硬是在本就已不宽裕的积累中,拿了一份厚礼,给多宝道人的师父带上。

    对此,多宝道人虽然嫌弃,但还是‘感激涕零’地接了过来。

    论大师兄的演技!

    等石矶带着多宝离开,遁入这片天地之外;

    站在船首的布忠尧和采瑶对视一眼,前者露出淡定的笑意,后者却是轻轻皱眉。

    “夫君,”采瑶道,“万一他不回来,咱们如此多的灵石岂不是白用了。”

    “短视!”

    布忠尧淡定地一笑,注视着石矶离开的方向,淡然道:“今日不过些许灵石,他日咱们或许会多一方助力!

    甚至,这人将他师父也一同带来……也不无可能嘛。

    哈哈哈哈!”

    采瑶闻言微微皱眉,不由想起了自己表妹的师兄,莫名安稳了些。

    有这般关系,又有截教石矶娘娘这般高人现身,对方总不可能是个行骗之人。

    ……

    且说石矶带着多宝道人一路疾飞,渐渐飞出数万里,离了普通金仙仙识能探查的距离极限。

    于虚空中,石矶转过身来,轻声问:“道友,我送你到此地如何?”

    多宝默然无语。

    石矶又问:“若是此地不行,道友可说个地界,我左右无事,都可送你过去。”

    “左右无事?”

    多宝道人面露威严,冷然道:“所以你便去帮人开坛讲道?”

    石矶秀眉轻皱,此时总算意识到了眼前这个‘胖’道人不对劲,立刻全神警惕、手中摸出一把宝剑,向后退出数十丈。

    “不必多挣扎。”

    多宝道人左手张开,五指轻轻闪烁彩光,方圆百里内的虚空被完全封禁,一股难以言喻的威严在多宝道人身上缓缓散开。

    石矶面色大变,立刻就要出手,却又见面前这胖道人面容突然出现变化,化作了一张自己此前见过十数次,且无比熟悉的面孔!

    “大、大师兄……”

    “跪下!”

    多宝道人一声大喝,石矶纤腿一弯,在虚空中直直跪落!

    她手中的宝剑都有些拿不稳,面容与身周的遮掩法术瞬间消退,露出一张楚楚可怜的俏脸。

    李长寿却是无心欣赏美景,只是在暗自比较。

    多宝道人版本的【跪下】,确实比云霄仙子的【跪下】,少了不少威势。

    不太专业。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