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黑池峰上,李长寿驾云缓缓飘来,仙识听着那边的对话声,并没有着急进入黑池峰的大阵。

    灵娥的这位大表姐……

    一言难尽。

    “娥,修行讲究的是法财侣地,你已成了仙人,按理说可以出师。

    表姐这边虽然是在三千世界,不在这五部洲之中,但也算一方修行的好去处,你是人教道承弟子,这点也能得不少好处呢。”

    “表姐,这个……”

    “娥,瞧你在这山中过的,都有些灵光不显了!

    你用这个试试看,这是用万年份的南海灵蚌宝珠碾成的宝药,可让你肌肤更水灵呢。”

    “那个……”

    灵娥一阵无奈。

    她此时展露的,不过是伪装;因为今天有男仙在场,肯定不能露出真容,增加给师兄添麻烦的可能性!

    “娥,跟表姐一起回去吧,你这峰头连个像样的屋舍都无。”

    “这位……仙子。”

    一直低头的酒雨诗,此时却是有些忍不住了,她抬起头来,目中带着少许无奈,“有时,你所见,不过是旁人想让你所见。”

    那戴着面纱的女子笑道:“刚才还没问,您是娥的师叔……可是修行出了差错?”

    酒雨诗淡然道:“在这峰上,我资质确实是最低的,并非修行出差错。”

    灵娥忙道:“雨诗师叔莫要这般言说,你才入门不久,修为进境已是不低了。”

    随之,灵娥蹙眉道:

    “表姐,你这般言说我门中长辈,是否有些过于失礼?”

    “是是是,”那蒙着面纱的女子不以为意地笑了声,“在这里给雨诗道友赔礼了,我说话有些直,你莫要往心里去。”

    灵娥嘴角一撇,板着小脸道:“表姐,你今日真是来看我的?”

    “当然。”

    那蒙着面纱的女子拿出一把小巧的折扇,在手边轻轻晃动,笑道:

    “除却来看你,我还来此地作甚?

    娥,你拜师不久,我就得了仙缘,拜了师父,此前一直沉心修行,鲜少外出走动。

    这几年我也算时来运转,修得真仙,又有幸听高人讲道传法,更是遇到了结伴修行的道侣,法财侣地具备。

    这才想来寻你,带你回去一同修行。”

    灵娥摸着下巴一阵琢磨,突然问道:“当真?”

    ‘大表姐’眯眼笑着,“还能骗你不成?你在这里并不如意,我身边也缺个体己之人……”

    酒雨诗又忍不住道:“感情是要我们灵娥去做你侍女。”

    侧旁一直含笑不语的男仙,此时皱眉道:

    “这位道友莫要误会了,采瑶身旁不缺侍奉之人。

    她修道至今,只有灵娥这一个妹妹修道有成,我们这次来,就是想接她换个更好的福地修行。

    贫道不才,在一方也算有些积累,家父前些时日更是加入了如日中天的仙盟。”

    这男仙言说中,对着空中拱了拱手,言道:

    “真说起来,家父与当今天庭水神大人也曾有一面之缘!

    而今大劫已经开始酝酿,我家中也算安稳,自是能给灵娥更好的修行环境。”

    酒雨诗:……

    灵娥眨眨眼,笑道:“表姐,我在这里如意的很,哪里都是不愿去的。

    不过,还是多谢你们这般美意。”

    ‘大表姐’叹道:“灵娥,你还是跟小时那般,总是这般要强。”

    那男仙温声道:“灵娥妹妹……”

    “道友还请收回这般称呼!”

    灵娥秀眉紧皱,立刻斥道:“你的道侣是我表姐,我与你并无任何关联。”

    男仙顿时有些下不来台面,‘大表姐’眉头轻皱,低喝:

    “你这是如何跟自己姐夫说话?”

    灵娥目光瞥向侧旁,淡定地道:“我都修道成仙了,莫非还要遵循俗世那套俗礼?”

    “灵娥,你如今怎得如此无礼!”

    “哈哈哈!采瑶你莫要生气。”

    男仙阻拦住‘大表姐’,目中有光芒绽放,注视着伪装了数层的灵娥,赞叹道:“当真不愧是大教道承的弟子,气度果然不凡。

    是贫道有些唐突,在此地赔礼,稍后定要自罚三杯。”

    此时,这男仙绽放出少许天仙境的威压,整个人坐的笔直了些。

    酒雨诗额头微微见汗,灵娥抬手摁住她手腕,本是想直接显露道境反威慑回去,仔细想想还是忍了。

    要低调,不能给师兄惹麻烦,把这两个家伙打发走就算了。

    本仙女这么多年的稳字经,那可不是白抄的!

    于是,灵娥露出‘职业假笑’,准备接下来只用【嗯嗯】、【对对】、【是的呢】这三句话应对这一男一女。

    正此时……

    忽听侧旁有清朗的嗓音传来,却是吟了一首诗:

    “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里桃花仙。

    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

    灵娥抬头看去,小嘴微微张开,那一声‘哇’被拆解成了长长的‘喔啊’……

    酒雨诗也是看的愣了下,却是第一次见这般模样的李长寿,只觉得整个黑池峰都变得明亮了许多;

    又突然警醒,想起自己师叔的身份,扭头看向侧旁。

    ‘大表姐’一双凤眼看的直了……

    她只觉,驾云飞来的这男仙,身形挺拔,面若冠玉,剑眉星目却不显锋芒,面颊棱角分明却不增锐利,反倒是嘴边挂着的淡淡笑意,能让人心境平和、旁无杂念。

    有诗赞曰:

    本是度仙稳重客,忽坐太清圣人前。

    天庭仙神他首位,三教大仙俯仰间。

    圣母宫中自高座,碧游玉虚随意安。

    将成星君号太白,人人唤作稳中仙。

    李长寿飘然登场,一袭白袍、长发飘飘,瞬间便让黑池峰陷入沉静。

    他此时显露的道韵,乃扎扎实实的天仙境后期,自身气度实属非凡,便是用‘淡定从容’、‘潇洒飘逸’这些词眼,难以概述万一。

    ‘大表姐’身旁的男仙突然站起身来,挡住了前者的视线;

    灵娥的这位表姐立刻回过神来,暗道自己怎得失了分寸,连忙抚平道心,也站起身来准备迎接。

    倒是灵娥……

    噗!

    一缕白烟缓缓飘起,灵娥双眼化作了螺旋圈,身子如同柔软的海草左摇右摆,歪到了酒雨诗怀中。

    她妙目如丝、话语轻摇,柔柔地喊了声:“师兄~”

    李长寿对她含笑点头,先是脚尖点地,而后靴根落稳,长发与白袍下摆停下摇晃,温声道一句:

    “一炉丹药刚刚炼罢,未能去山门迎接二位,还望海涵。”

    正此时,少许微风飘过,李长寿身上散发出淡淡的、极品灵丹才有的清香,让那年轻男仙精神一震,略带震惊地注视着眼前的李长寿。

    炼丹大家!

    “灵娥,”李长寿轻轻皱眉,语气却是从未走过的温柔,“怎得坐没坐相?”

    灵娥连忙坐直身子,妙目瞪着自家师兄,努力让自己小脑袋转起来。

    这是……

    什么情况?

    师兄怎么突然不低调了?

    这不是自己亲手为师兄缝了一年多,但师兄觉得太张扬,而选择封存的袍子吗?

    难道,师兄看上了自家表姐?

    呃,这个好像不太可能,便是云霄姐姐,师兄也是犹豫很久,才试探性地动心……

    灵娥脸蛋红彤彤地,小声问:“师兄,你怎么来啦。”

    李长寿笑道:“好不容易有你家中亲人前来探访,我便是再忙碌,也要挤时间过来见见。”

    酒雨诗忙道:“我去搬个蒲团。”

    “哎,”李长寿连忙阻拦,继续温声道:“师叔且坐好,我们两个小辈在这,岂能让您做这些粗活。”

    言罢,李长寿淡定地滑了下大拇指上的玉扳指,一抹流光闪过,一只蒲团出现在灵娥的蒲团侧旁。

    那男仙和‘大表姐’目光看来,不由一惊。

    后天功德灵宝级的储物法宝?

    还是没刻意祭练,仿佛随手戴上的后天功德灵宝?!

    李长寿笑着拱拱手,既表达了客气,也不出声寒暄,径直坐了下来。

    他目光注视着灵娥,抬手帮灵娥扶了下玉钗的位置。

    灵娥肩头下意识耸了下,感受到师兄的气息扑面而来,第二波蒸汽瞬间漫过额头……

    今、今、今天这到底是,什、什么情况?

    “两位且坐下吧。”

    李长寿头也不抬地道了句。

    大表姐和男仙下意识道了声谢,一同坐了下来,对视一眼,各自收敛气息。

    尤其是后者,算是见过些大世面、领略过几次高手的威压。

    此时,男仙已是断定,眼前这个青年道者绝非寻常天仙,对方这般淡定从容的风度,这份清静无为、怡然自得的气质……

    男仙问:“道友如何称呼?”

    “灵娥的师兄,”李长寿温声说着。

    灵娥的‘大表姐’柔声道:“道友没有道号吗?”

    李长寿微微皱眉,言道:“我与两位之所以会有交集,是因我师妹。

    我知你是我师妹的表姐就足够了,咱们不必有更多交集。”

    ‘大表姐’面色有些尴尬,有些不知该如何应答。

    那男仙刚要开口,李长寿淡定地转了转手指上的扳指,男仙顿时将话语咽了回去。

    这种在三千世界中修行成长的势力‘子弟’,都非什么愚笨之人。

    男仙含笑道:“道友当真洒脱,人教道承果真非凡。

    道友可是……精擅炼丹之道?”

    “一般,称不上精擅,人教之中丹道在我之上者,大有人在。”

    李长寿轻轻转了下扳指,几道仙光闪过,矮桌上顿时摆了几只瓷瓶,瓷瓶口还都是打开的,阵阵仙光缭绕,却没有半点药香飘出。

    那男仙低头一看,表情有些呆。

    五品、六品灵丹?!

    更离谱的是,这些灵丹都是装在几只花色不一、一看就是用神通随手捏成的玉瓶中……

    《细节》。

    李长寿淡然道:“两位大老远前来看望我师妹,这些不成器的丹药,算是对你们这次前来的谢礼。”

    “多谢道兄,”那男仙笑了笑,自己并不动手,示意‘大表姐’将丹药收起来。

    正此时,就听雷声轰鸣,矮桌与地面微微震颤。

    白泽搭建的‘厨宫’之中,裹着半丈宽围裙的熊伶俐,抬手高举着一只大大的托盘,迈开大步、奔驰而来。

    她也得了李长寿传声,此时毫无忌讳地释放出自身气息,一道血气如狼烟般冲天而起,那庞大、结实的半巫战躯,散发出浓郁的危险气息。

    托盘放下,其上有一只烤灵兽,十多盘配菜。

    随后熊伶俐抱拳,对李长寿做了个道揖,转身奔远。

    “两位饮酒吗?”

    李长寿温声问。

    此时已不觉浑身冷汗的男仙连忙点头,面色都有些苍白。

    李长寿取出两壶仙酿,开始熟络的劝酒;

    那男仙已是有意结交,‘大表姐’此刻更是忘了该如何推辞,稀里糊涂在旁同饮。

    这个过程中,灵娥则是反复……冒烟……

    今天对于灵娥来说,绝对是出生到现在,最开心的一日。

    无他,师兄的目光一直不曾离开自己身上,温温柔柔、那般温暖,宛若冬日暖阳,似乎要把她芳心融化。

    尤其是,师兄与路人甲、表姐乙聊天的间隙,还会温声问一句:

    “师妹,你可要吃这个?”

    不等灵娥拿筷子,师兄就会夹起那般菜肴,送到自己嘴边……

    末了,还会拿出一方手帕,给自己温柔地擦擦嘴角,轻声道:

    “都快成花猫脸了。”

    简直!

    要娥亲命了!

    灵娥背后出现一道粉红色的光圈,整个人迷迷糊糊、道心飘飘摇摇,仿佛成了一朵粉红色的云朵,里面都是甜甜的糖心。

    两人侧旁的酒雨诗,全程扭头看向别处,有点不忍直视。

    这没出息的娥。

    而对坐的两位来客,男仙微微皱眉,女仙目光有些羡慕……

    李长寿两不耽误,‘照顾’师妹的同时,继续敬酒劝酒,此前暗中在酒水中做了点手脚,多放了些原酿,让两位客人很快就有些微醉。

    话题不知不觉,就被李长寿带到了‘截教仙记名弟子’之事上来。

    李长寿笑道:“截教万仙来朝,实乃当世大教!

    不知,道友拜入的是哪位仙人门下?”

    被李长寿目光凝视,名为‘采瑶’的女仙忙道:“我家老师便是骷髅山白骨洞中截教高人……石、石矶娘娘。”

    “道友怎么心虚了?”

    “并未,只是,”采瑶低头避开李长寿目光,‘只是’了几声,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那男仙故作洒脱,笑道:

    “让道兄见笑了,我家采瑶这记名弟子,其实是走了些门道混来的。

    不过,确实是听石矶娘娘讲了道,也与石矶娘娘有一面之缘。”

    “哦?”

    李长寿挑了挑眉,正色道:

    “我喜好炼丹,平日里也就在附近坊镇走动,并未去过三千世界,不知这里门道。

    我家祖师度厄真人,于道门中,地位也不过是与石矶娘娘相近。

    可否请道友详细言说一二?我保证,守口如瓶。”

    这男仙仿佛突然找回了自信,笑道:

    “道友自是不知这些。

    截教算是道门三教中,门人弟子最多的大教,更是天地间第一大教。

    因门人弟子数量繁多,且大多都会去三千世界走动,自然就会结识不少散修高手,而这些散修高手若是请截教仙讲一次道、说一次法,也不算难事。

    按洪荒规矩,听一次讲道,就可算作是记名弟子。

    久而久之,就有了专门去做此事的散修高手,不同截教高手的记名弟子,已是明码标价。

    再有,一些截教仙人名声不显,过的并不如意,也会以自身为引,去请那些截教真正的高人现身……

    能遇上一次石矶娘娘讲道,且将采瑶安排进去,可是花费了贫道不少心血。”

    采瑶微微皱眉,并未多说什么,低头不语。

    “哦?”

    李长寿眼前一亮,笑道:“三界之大,无奇不有,外面竟还有这般名堂。

    实不相瞒,我有一位散修好友,也想混个截教圣人弟子的记名弟子,如此确实比在这般仙宗中,跟脚更深厚些。

    不知道友具体花费了多少心血?”

    男仙抬手,伸出三根手指。

    李长寿恍然大悟状,故意道:“只是区区三件后天功德灵宝,就能换来截教仙记名弟子跟脚?”

    ——此时他给自己的人设就是【傲气的炼丹师】。

    “不,不,道兄误会了,”这男仙尴尬一笑,解释道,“纯净灵石三百担足矣。”

    “才这些……”

    李长寿挑了挑眉,嘴角轻轻一撇,心底暗自轻叹。

    此时总算知道,红莲为什么会崩溃了;

    也总算知道,为啥通天教主诚心找了这么多年的混沌钟,而混沌钟看到通天教主的影子,就开始撒丫逃命了……

    截教把摊子铺得太大!

    这般此前没人重视的小事,却成了拖累截教的‘秤砣’。

    此时点到即止,自己多问反倒不稳,知道暗中存在这种事,稍后调查就是了。

    对坐的男仙微微一笑,身体前倾,低声道:

    “道兄,这三千世界中,有大批高手缺灵药,诸多仙道势力缺灵丹。

    依道兄之能,若是与贫道联手,不出百年,便是请截教内门弟子来单独讲道收徒,也非不可能之事。

    道兄乃采瑶之妹的师兄,我是采瑶的道侣,你我自当互相信任,共成大事。

    道兄可愿联手?”

    一起恰灵石……

    李长寿淡定地摇头,笑道:“我炼丹只为修道,对灵石毫无兴趣。”

    这男仙笑容一僵。

    但随之,李长寿又道:“我倒是可以介绍一位炼丹水准凑合、又颇缺灵石的好友。

    但能否说动他,就看道友你的本事了。”

    “哦?”

    男仙再次露出了春风般的微笑,端起酒杯,对李长寿敬了一杯水酒,“多谢道兄提携。”

    “客气,不过是举手之劳。”

    李长寿象征性地抿了抿酒樽。

    他心底轻叹,这次只调查、不出手,避开灵娥表姐一家吧。

    毕竟是师妹的亲戚。

    “师兄……”

    侧旁传来一声呼喊,李长寿扭过头,却见灵娥屏住呼吸,目中满是水波,右手持玉箸夹一块精挑细选出的灵兽肉,另一只纤手接在下面,慢慢凑了过来。

    李长寿很自然的张口,对灵娥眯眼轻笑,轻轻眨了下眼。

    那天,灵娥记忆中迷迷蒙蒙,到处都是粉色的光斑……

    她只记得那天的阳光很暖,师兄的笑容也很暖,自己晕晕乎乎在丹房中清醒过来时,摆在面前的石板,也很暖。

    ……

    金鳌岛;

    一道传信玉符自南海破空而来,直直飞往高空,凭空消失不见。

    不多时,多宝道人身形一闪而过,挖出一条土洞,朝东胜神洲某个坊镇而去;

    在赶路时,多宝道人按李长寿来信中叮嘱的那般,开始仔细变装,换上了一身锦衣,改变了些许面容,收敛自身道韵,备好一批四品五品的灵丹。

    他倒要看看,到底是谁,又是如何,拖累了截教大运!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