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昆仑山除却是圣人道场玉虚宫之所在,也是洪荒著名的散修聚集之地。

    此地修行的众多老神仙,大多与阐教没有直接关联,毕竟阐教收徒门槛相当高,并非寻常金仙就能企及。

    此地修行的不少仙人,都是耳聪目明、消息灵通之辈,与中神州各大坊镇、各大宗门,都有密切的联系。

    所以,昆仑山渐渐成了洪荒小道消息集合地,各个峰头那近乎每日不停的仙宴,成了最好的仙神交际场。

    度厄,老名流了。

    最近这半个月,洪荒之中有关【十二品红莲即将现世】的消息,九成都是源自于此。

    最初大半仙人都当这是假消息。

    洪荒太大,类似的传闻每日都有许多,难辨真伪。

    但当度仙门祖师、人教圣人老爷记名弟子——度厄真人,一次酒后开口,事情就变得不一样了。

    ‘这消息还能有假?

    贫道找不少好友打听过了,十二品红莲确实即将出世,此物可镇压大教教运!

    贫道在截教的几位好友都赶去血海之中搜寻了,各位莫要多问,此事也莫要外传,免得给贫道那几位好友增什么事端,贫道可是答应了他们要守口如瓶。’

    于是,【十二品红莲即将现世】之事,几日内传遍了洪荒五部洲各大仙门,以及就近的数十座大千世界。

    各大仙门的高手、洪荒五部洲内的散修,朝血海蜂拥而去,让地府不得不严阵以待,也让天庭只能再次增兵。

    还好,李长寿未调查消息来源……

    血海中的高手一多,事情就变得复杂了起来。

    各路散修、仙宗来人数量虽多,但大多都是各自为战,遇到好处凑一凑,遭遇麻烦自会一哄而散;

    修罗族将血海视作自身家园,更是对十二品红莲无比看重,敌视一切前来血海之中搜寻红莲踪迹的炼气士。

    虽然,他们也没红莲的准确消息。

    双方已开始爆发斗法,炼气士一方都是接战急退,谁都不愿死斗。

    西方教、阐教、截教倒是开始约束弟子,尤其是西方教,大半高手都已回返灵山,并未在血海中继续掺和。

    这让李长寿最近几日不得不怀疑,这西方教会不会已经寻到了十二品红莲,却故意不拿,想借此让道门三教起争执。

    可这般至宝,对外宣称‘贫瘠’的西方教,如何会不去拿?

    又或是,因某些原因,无法取出那只血莲,所以西方教选择放弃,再将消息传开,借此算计?

    这个解释倒是最合理的。

    头疼,李长寿现在的唯一感觉,就是颇为头疼。

    血海边缘,二十万精锐天兵驻扎的大阵中,他正在营帐内来回踱步。

    主位上,蓄着大胡须的天庭主将魏深末抬手扶须,用粗狂的嗓音道:

    “水神,阐教和截教的仙人还未来找你吗?”

    玉帝这第四号化身,明显也是花费了一些心血,从外形相貌、用词习惯,都尽量避免让人联想到天庭玉帝。

    他如此一问,李长寿停下步伐,坐回了侧旁‘军师位’,叹道:“这倒是能佐证,我所交之友都还不错。”

    “哦?”魏深末扶了下头上的仙盔,“为何会这般说?”

    李长寿道:“咱们来此地已过六日,截教、阐教与我相熟的仙人都未现身,应当就是怕我难做。”

    魏深末发出一阵豪迈的大笑声,言道:“确实是这般,本元帅原本还以为,咱们刚到此处,就会有两教高手前来与你碰面。

    本元帅此前还担心,会不会在这里打起来。”

    “不会,元帅放心就是,大家心里都有数……嗯?”

    仙识突然捕捉到,在东、西两个方向,各有一道流光朝天兵大营疾射而来,其内包裹着两只玉符。

    这……

    刚夸完,两边就来信了?

    突见一道金光极快地闪过,两只玉符离着营地还有千里,就被这金光捕获。

    少顷,帐门打开,一身黄金锁子甲的金翅大鹏迈步入内,将两只玉符捧到李长寿面前。

    “老师,已查过了,未有机巧算计!”

    “善,”李长寿答应一声,看似从容地接过玉符,实际上心底依然带着八成警惕。

    读罢玉符中的讯息,李长寿的白眉先是紧皱,而后舒缓,低声道:“金鹏,劳烦你继续在外巡查。”

    “是!”

    金翅大鹏鸟拱手行礼,转身匆匆而去,精神十分饱满。

    玉帝化身魏深末起身来问:“怎样了?”

    李长寿将其中一枚玉符递给魏深末,另一枚玉符收入袖中,笑道:“元帅,这个就莫看了。”

    魏深末眼前一亮,笑道:“是云霄仙子送来的?”

    “嗯,”李长寿轻轻舒了口气,“她让我安心处置此地之事,她也知我处境为难,劝我莫要因私情而动摇自身立场。

    还说,稍后她若奉师命,前来血海之中争夺十二品红莲,也会尽力劝诫同门勿要轻启战端。”

    魏深末赞道:“当真是个识大体的仙子,水神何不早早迎娶?”

    “还早,还早,”李长寿忙道,“元帅先看阐教来信,这是赤精子师兄发来的信件。”

    “让本元帅看看,”魏深末挽起衣袖,仙识探入其中仔细读了一遍。

    “水神,这其实也没说什么,只是在问红莲之事是真是假。”

    李长寿道:“关键在最后一句。”

    “嗯?”魏深末又看了几眼,细细品味。

    【若此事为真,还请长庚师弟早做定夺。】

    “阐教这是要你表态啊。”

    魏深末将玉符扔到了书案上,双手叉开扶着案边,又道:“看他们此信的措辞,都算客气,也尊礼数,算是给足了水神你颜面。

    但偏偏又有一封来自云霄仙子的书信,此时姑且当做是截教的态度。

    两相对比,亲疏远近立分。”

    李长寿笑着问:“元帅似乎喜欢截教多一些?”

    魏深末吐槽一句:“还不是被你带的!”

    而后两人相视而笑,开始商议对策,如何写给阐教的回信。

    半个时辰后,白泽保持着瑞兽之姿,从天边飞来,身旁还有一名戴着牛鼻环的壮汉,却是去血海中完成初步探查的‘人教坐骑小分队’。

    为何不带金翅大鹏鸟一同过去?

    其实,几日前,金翅大鹏鸟主动以晚辈自居,想驮着白泽和青牛两位‘前辈’,一同去血海之中探查。

    但……

    他实在太快了。

    金翅大鹏鸟的极速太过吓人,在血海之中也丝毫不受影响,但如此一来,白泽来不及感应前面是危是安,金翅大鹏鸟就直接撞上去了。

    且飞得太快,也无法探查得仔细,反倒有些得不偿失。

    于是,金翅大鹏鸟只能含泪挥手,送别两位洪荒坐骑行业中的翘楚,主动请命在天兵大营周围巡逻。

    不多时,保持着上流瑞兽姿态的白泽,与人形的金翅大鹏鸟、青牛,一同进了主帐。

    李长寿向前迎接,请青牛与金翅大鹏鸟入座,白泽则自顾自地走到了李长寿的座椅后面,优雅地趴了下去。

    某不配拥有坐骑的天兵主帅出声道:“两位可有什么发现?”

    青牛摇摇头:“各处都十分糟乱,每个角落都搜查过了,毫无业障红莲的踪影。”

    白泽沉吟一声,又道:“这会不会,是西方教故意扰乱视听之计?”

    “咳,”李长寿抬手咳了声,笑道:“此事应当是真的。

    那时地府轮回塔之事刚刚解决,我因直面圣人威压,又算计筹谋太多,心神有些支撑不住,十分疲累……”

    “水神!”

    魏深末目中满是惭愧,起身拱手道:“为天下苍生奔波,辛苦了!”

    白泽扭头不忍直视,一旁的金翅大鹏鸟目中满是崇拜,青牛也是颇为认可地点点头。

    在拯救苍生摇人平事这一块,李长寿确实拥有极其丰富的经验。

    李长寿苦笑道:“先说正事,我并非在卖惨。

    那次我迷蒙中睡了过去,心神也放松了下来,有一缕天道之力趁虚而入,在我心底凝出了这般画面。”

    李长寿左手张开,掌心涌出淡淡云雾,其内现出自己梦中所见的情形。

    血莲与老道。

    魏深末纳闷道:“那时,水神为何不去除掉这血莲?”

    “我担心是大劫在故意引诱,”李长寿正色道,“且忙着组建仙盟,也分不开身,若要毁掉这般血莲,天道直接降下天罚就是,何须我出手?”

    魏深末深以为然,点头叹道:“水神确实分身乏术。”

    白泽却道:“天道示下之事,还可如此无视?”

    李长寿叹道:“两次了,功德都没结,这做起事来,当真少了几分心劲儿。”

    轰隆隆!

    头顶突然传来闷雷声,李长寿赶紧改口:

    “为天地稳定,为生灵安康,哪怕没有功德又有何妨?

    白先生,莫要再提什么功德之事了!”

    白泽的山羊胡一阵抖动,随后低头认了下来,眼神有点小幽怨。

    魏深末将话题拉回了正事上,忧心道:

    “既找不到红莲的踪迹,咱们当如何应对当前之局?

    如今越来越多的炼气士赶来血海,与修罗族冲突不断,多耽误几日,局势怕是要失控。”

    李长寿道:“元帅莫急,思路必须保持清晰,不可慌乱。

    第一,要继续搜寻红莲的下落,稍后咱们去见一见地藏和谛听,看那只能听三界生灵心声的神兽,能否给咱们带来些好消息。

    第二,天庭需对外发出告示,庇护地府。

    血海可以乱,但地府乃轮回之地,绝不能生乱。

    第三,就是想办法将阐教和截教仙拉到一起,将此事说开,谈下条件。

    首先要确保,这朵红莲要被天庭和道门掌控,要毁要留再行商议。

    事不宜迟,元帅,我等先去轮回塔找那谛听。”

    “我也同去,”魏深末站起身来,“轮回塔反正也不远。”

    李长寿痛快答应了下来,转身就……就……有些不解地歪了下头。

    只见,一直保持着瑞兽之姿的白泽,此时正迈着优雅的白泽步,身周流光溢彩,头顶的彩羽闪烁七彩霞光。

    上古瑞兽,趋吉避凶,十大妖帅,实可谓大贤之首选坐骑。

    出门若是坐在这瑞兽背上,往来笑谈何庸人,一字一语俱真言。

    突出的,就是一个排面。

    李长寿心底轻笑了声,刚要迈步向前,侧旁金光闪烁,却见那金翅大鹏化作两丈长短的本体,背后凝成一只玉质的蒲团。

    始凤之子,身居极速,天庭元帅,当真不愧是急速坐骑的首选。

    出门若是坐在这金鹏背上,千万里瞬息可过,笑谈间杀敌万千。

    突出的,就是一个极速。

    此时,金翅大鹏鸟与白泽单眼对视,前者目中带着尊敬也带着一股冲劲儿,后者目中十分自信……

    李长寿:……

    真的,坐骑出现‘修罗场’情节,是他真没想到的。

    一个是智囊,一个是武将,他要什么坐骑?自己不会遁吗?

    此时该如何选?

    总不能劈个叉……

    “咳,”李长寿假装咳嗽一声,侧旁却突然传来一声温柔的牛叫。

    哞~

    却见一直保持壮汉模样的青牛,此刻化出本体,对李长寿招呼一声:“圣人老爷才有的待遇,不来体验一把?”

    李长寿轻笑了声,拱拱手,小心翼翼地跳到了青牛背上,也算暂时为李长寿解了围。

    前方金光闪烁、霞光收敛,却是白泽和金翅大鹏鸟同时恢复人形,相视而笑,一起做了个请的手势。

    这让本来还犹豫选左还是选右的魏深末,有些尴尬地蹭了蹭鼻尖。

    只能驾云跟上去了。

    ……

    中神州,乾元山金光洞。

    两朵白云自西北方向疾飞而来,其上载着两位老道,一人是赤精子,一人是黄龙道人。

    入得护山大阵,赶到金光洞前,洞内已是有三道身影迎了出来。

    翩翩少年灵珠子向前见礼,沉默寡言玉鼎真人微微皱眉。

    一身红袍分外显眼的太乙真人,嘴角带着无奈的笑意,似是早就料定赤精子会来此地,叹道:“师兄,你果然还是来了。”

    赤精子正色道:“师弟你可知发生了何事?”

    “无非就是十二品红莲,”太乙真人嘴角一撇,“先说好,我跟李长庚也不算太熟,关系不算太铁,莫要让我去找他游说。”

    赤精子闻言眉头轻皱,道:“此事一来关系到咱们阐教教运,二来关系到天地安稳,必须慎重以待。”

    玉鼎真人却道:“咱们不缺镇压教运的重宝。”

    赤精子又道:“但依大师兄的意思……这次大劫,哪怕西方教整个覆灭,也不够填劫运。”

    黄龙叹道:“此事当真有些麻烦。”

    太乙真人淡然道:“咱们又不缺宝物,旁观就是了。

    真要想跟截教斗法,彼此面对面、抢一个先手、骂一些粗鄙之语,这些都无可厚非,死道友不死贫道。

    但给截教暗中使绊子……这就有点,啧。

    大师兄是不是也被燃灯副教主影响到了?咱们跟截教之间,当真就必须要你死我活?”

    赤精子默然无语,黄龙真人想解释,一想到自己跟赵公明喝酒作乐的岁月,也只能轻轻一叹。

    玉鼎真人道:“此时莫要给长庚传信,不然只会让长庚难做。”

    “为何?”赤精子道,“来时为兄已修书一封,用玉符送去了幽冥界。”

    “那还斗个什么,”太乙真人禁不住吐槽一句,“能判定输赢之人都被推到了截教。”

    “这?”赤精子略微不明。

    “唉,”玉鼎真人叹了声,“看来,只有去幽冥界走一遭了。”

    与此同时;

    东海深处,千里迷雾包裹的三仙岛。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