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那日现身的,你可验明其正身,知他便是虚菩提?’

    凌霄殿内,各方仙神尽噤声。

    圣人亲身前来天庭,能与之对话的,只有天庭之主玉帝、王母,或是那位极少露面的圣人化身太上老君。

    便是李长寿这般,身兼太清弟子、天庭权神、嫦娥总教习、姮娥绯闻道侣、云霄仙子准道侣等多重身份,也不过是在玉帝点名后,才可站出来说一两句。

    那准提圣人如此反问,让道道目光再次汇聚在李长寿身上。

    只见!

    李长寿眉头轻皱,呼吸放缓,似乎是在努力思索,且陷入了困局……

    虽然实际上是在跟自己师妹打情骂……进行一些并不逾矩的互动。

    众仙都觉得,准提圣人的这般问题虽然有些浅白,且没有太高的水准,但确实不好作答。

    西方教圣人只需坚持,那日现身的并非虚菩提,让天庭收回对虚菩提的追杀,也可谓合情合理、有理有据。

    但李长寿……气定神闲。

    “准提教主,此事可否容我简单解释。”

    “善,”准提面无表情地吐出这般字眼。

    李长寿做了个道揖,慢条斯理地整理着拂尘,仿佛在用这般小动作,延长自己可以用来思考的时间……

    眉头微微皱起、嘴角轻抿又极快地放松,身体佝偻了一二分。

    但实际上,这也不过是确保自己稍后能不被圣人打断话语,所故意做出的反应。

    很快,李长寿眼前一亮,像是个毛躁的老神仙,有些着急的辩解道:

    “当日小神为虚菩提定罪,自有天道响应降下劫运!

    当时,劫运是落在那具化身的,随后又随那化身消散,赶去了释放那化身的本体!

    这还能有错不成?”

    准提圣人淡然道:“你念诵的是虚菩提之名,行使的是天庭神权,天道之力被你调动,自是由你而定。

    水神不加查证,就将此事安在我教弟子身上,是否有些草率,又是否,有所偏倚?”

    李长寿似是哑口无言,眉头努力挤出些微冷汗。

    此时殿内众仙神心底微微叹息……

    便是水神大人,也难以抵挡圣人发难。

    又进而,众仙神泛起了少许同仇敌忾之心,一名当日曾随李长寿前往仙盟大会的天将,此刻忍不住就要站起身来。

    但东木公却抢先半步,起身、低头,做着最深的道揖,喊着最没底气的话语!

    “启禀陛下!

    老臣此前查阅过通明殿中凝成的卷宗,其上呈现,确实是西方教圣、圣……”

    一缕目光落在木公身上,东木公浑身乱颤,头埋的更低了些。

    ——准提圣人半垂的眼皮微微抬起,看了东木公这一眼。

    木公喉结颤抖,他不过是普通金仙境的实力,如何能抵挡这般圣人威严?

    但此时,在天庭,在凌霄宝殿!

    他身为玉帝陛下身边资历最老、第二信任的臣子,身为天庭众仙神曾经的表率,如何能畏缩不前,如何能就此息声!

    “那卷宗所显,确实是西方教圣人弟子,虚、虚菩提!”

    那两道目光收回,东木公双腿发软、浑身虚汗,差些一屁股坐倒;侧旁却有一只大手伸出,扶住了木公的胳膊,将东木公慢慢‘放回’了座位。

    一声轻笑,李长寿向前迈出两步,挡在东木公身前。

    他佝偻的身形挺拔而起,双目之中神光涌动,银白的长发一根根飘起!

    此时的外貌,不过是一慈眉善目的清瘦老者,却让凌霄宝殿中的众仙神看得入了神,还有几名以敖乙、卞庄为代表的年轻将领,心潮澎湃、几乎不能自已!

    可惜,凌霄殿中都是些男仙……

    “其实,小神完全可以确定,当日那捣乱仙盟大会者,就是西方教圣人弟子虚菩提!”

    李长寿侧身对着上空拱拱手,朗声道:

    “由于一些,当着准提教主不太好明说,但大家都应心里有数的原因!

    仙盟大会举办到了关键阶段,小神就料定了,会有不能直接提名号的大教,即将来给仙盟捣乱。

    准提教主莫急,小神没有半点恶意揣测西方教的意思。

    当时,阐教副教主、现任仙盟盟主燃灯前辈就要宣布仙盟正式成立,这时一灵站了出来,出声讽刺。

    燃灯前辈也不知怎么,就给了对方开口的机会。

    小神心底还琢磨……诶?这燃灯副教主有点不对劲啊,这不是故意抛话头给某个不能提名号的大教,帮助对方搞事。

    说时迟,那时快!

    小神道心灵台出现一缕缕道韵,这道韵清清袅袅、徐徐缓缓,既晦涩难明,又清澈纯粹,仿佛世间一切大道至理,都能被这般道韵解析。

    各位猜怎么着?”

    立刻有正神问:“怎么着?”

    李长寿即刻接话:“这竟是小神的老师,而今天地间的最强圣人,给小神的提醒!

    小神心底七上八下,只觉得灵台迷蒙,来不及去感悟那些道韵,心底已经凝成了五个大字!

    此子正是虚菩提!”

    东木公在后听闻此言,禁不住掐指推算,疑惑道:“这不是七个字?”

    “那不重要,”李长寿淡然道,“圣人老爷刚才还说,天道认下的罪责是子虚乌有,小神也算圣人弟子,就不能说七是五?

    这是什么道理?”

    玉帝差点没绷住笑出声来;下方有几名天将,已是在使劲掐邻桌天将的大腿。

    准提圣人只是冷哼一声,闭目不言。

    李长寿继续道:“故,小神一见那化身,就知对方是虚菩提。

    这可是我老师道门太清圣人所说,若准提教主觉得我在说谎,可去太清观质问。

    唉,小神是当真没想到。

    虚菩提当时的气焰极其嚣张,自以为抓住了仙盟的要害,我问他是谁,他就大摇大摆显露出真身,自报家门。

    当时数万仙人都听到了,他叫虚菩提,西方教最喜欢的圣人弟子,地府轮回塔主地藏的师兄。”

    “够了。”

    准提再次开口:“虚菩提擅作主张、蒙蔽圣人,稍后我西方自会给天庭一个交代。”

    李长寿点到即止,没有继续怼下去,对玉帝做了个道揖。

    “陛下,情况就是这般,小神先在回座了。”

    玉帝摆摆手,笑道:

    “准提教主今日前来,可还有其他要事?

    吾虽也想与准提教主坐而论道,但准提教主如今也看到了,天庭初兴、事务繁忙……”

    这已是赶人的意思。

    准提圣人却道:“今日贫道前来天庭,另有要事。”

    瑶池某个宫殿角落,李长寿和玉帝陛下对视一眼,警惕性同时拉满。

    按理说,李长寿已将太清圣人抬了出来,且准提圣人已从了心,后续也没办法继续发难;

    李长寿只需反复高举太清大旗,准提圣人就是拿自己的脸皮磨铁棒。

    只要功夫深,铁棒也能磨成针。

    但准提又要开口,还说另有要事……

    有问题,不可大意。

    凌霄殿内,玉帝笑道:“不知准提教主还有哪般要事?”

    准提双目不睁,缓声道:“陛下可知远古、上古时,有一凶恶大能主掌血海,号冥河老祖?”

    “自是知晓,”玉帝略微思量,正色道,“冥河老祖,创血海修罗族,自称教主,上古时阻拦六道轮回之事,所以糟了天罚。”

    “不错,就是这冥河老祖,”准提双眼睁开一条缝隙,“冥河老祖遭天罚前,已是预感到自身将败落。

    此灵得道自远古,心机极其深沉,执掌两把杀戮生灵可不沾因果的宝剑,一曰元屠,一曰阿鼻,又有一至宝名为十二品业障红莲。

    冥河老祖遭天罚时,并未以红莲抵挡天罚,反而是一剑将红莲自斩,散十二品业障红莲的业之力汇入血海,又将三颗红莲莲子甩出,以作自身今后复生之用。

    这三颗莲子,贫道得了一颗,另外两颗不知所踪……”

    玉帝打断道:“莫非当时准提教主也在那血海?”

    “那莲子与我有缘。”

    “原来如此,”玉帝笑道,“吾自不会觉得,准提教主贵为圣人,会去血海行捡漏之事。

    准提教主还请继续言说。”

    准提丝毫不以为意,接着道:“前些时日,贫道忽有所感,将那莲子拿出一看。”

    言说中,准提左手自宽袍之下探出,缓缓张开。

    一只干瘪如石子的暗红色莲子躺在他掌心,其内残存着一缕先天至宝的道韵,却已没了半点生气。

    李长寿心底,太极图灵觉传来,凝成一句:“确实是那株红莲的莲子,不过此时灵力已散了。”

    准提道:“贫道的这颗莲子散去灵力,乃三颗莲子有一颗即将成熟的预兆。

    那颗莲子吸纳散落在血海中的业之力,可再次凝成十二品红莲。

    红莲一出,业火席卷三界,必将生灵涂炭,冥河老祖也可借此复生,成为幽冥之大患。

    望玉帝陛下早日出兵,赶赴血海,在红莲出世之前及时毁掉。”

    玉帝眉头微微皱起,盯着那莲子一阵沉吟。

    李长寿在旁小声嘀咕:“原来之前听地府报信,说西方教大批高手进入血海之中搜寻某物,不是为了找寻那朵红莲占为己有,而是为了维护三界正义。”

    “不错,”准提淡定地接了句,面不改色地答道,“我西方教虽立志为西方大兴,但也心怀天下苍生。

    在这一点上,西方教与天庭可求同存异。”

    暗示,这是给玉帝的直接暗示。

    若是原本封神大劫中的西方教,准提给出这般暗示,羸弱的天庭必然会接着,借西方以缓解道门给的巨大压力。

    但如今,西方教本就已经入劫……

    玉帝直接道:“若心怀天下苍生,那准提教主何不将那些香火神国尽数恢复原样。”

    “此事不过门下一二弟子所为,贫道也在调查是何人如此行事。”

    “哼!”

    玉帝有些不满地哼了声,又思索一阵,言道:

    “红莲之事,吾会慎重以对。

    若此事当真,天庭会全力阻止这般恶事发生。

    还请准提教主稍后也大力相助,共同为苍生谋福祉。”

    “自当如此。”

    准提圣人温和的一笑,身影渐渐虚淡,“此事既已传达给天庭,贫道也可安心回灵山修行。

    最后再提醒水神一声。

    当年那三枚莲子,有一枚辗转反侧,落入了截教圣人手中。

    如今大劫来临,截教号称万仙来朝,实际却是藏污纳垢,本身又无至宝镇压教运,大势危矣。

    而那红莲却可吸纳无尽业障,与十二品金莲一般跟脚,自可镇压教运……

    运……运……”

    圣人话语的尾声,在凌霄宝殿各处回荡。

    李长寿的嘴角禁不住一阵抽动……

    这准提,上次是没被通天师叔打够吗?

    不过不得不说,这几句话,当真是无比高明的分化之计。

    红莲,截教,冥河老祖,三颗莲子……

    天道疯狂暗示自己的那次,自己稳了一手没去掺和此事,简直是再明智不过!

    无论是通天师叔在算计,为了面子躲起来搞一朵红莲,拿去镇压教运;

    又或者,这是西方教用的计中计,本身获得了一颗以上的红莲莲子,此时用来离间天庭与截教,给截教泼一盆污水……

    这些,李长寿参与进去都不太合适。

    必须明确的一点是,他要保的是截教跟自己有关系的几位高手,而非整个截教。

    ——那超出了李长寿的能力范围,他自认绝做不到圣人都难为之事。

    这次的红莲事件,他只要牵扯进其中,就会陷入左右为难的泥潭,必须保持四条原则、五个要求、六点注意、七本行动纲要……

    此情此景,只有一副对联,能体现他的决心。

    上联是:你不去、我不去、总会有人去。

    下联是:说不去、就不去、能去也不去。

    横批……

    【去】。

    李长寿一个踉跄,在凌霄宝殿差点扑在桌上,在小琼峰上差点翻下摇椅。

    他看着自己心底凝成的那个……巨大、深邃,且蕴含了无边道韵的字眼,满腔感动化作了一个温和的笑容。

    啊,为了正义。

    ……

    “长庚,红莲之事你觉得是真是假?”

    那宫殿角落中,秦天柱传声问:“这准提圣人竟主动来说此事,莫非是西方教搜寻不到红莲踪迹,想利用咱们?”

    正一脸颓丧的李长寿幽幽叹了声:“谁知道呢,洪荒多算计,自远古至今,各类算计发生了不知多少次。

    太阳星的照耀下,已没有了新鲜事。”

    玉帝化身仔细琢磨,定声道:“爱卿这个比喻倒是不错,那这次红莲之事,就全权交给爱卿处置了!”

    李长寿:……

    “陛下,这事小神就仿佛那馅儿饼中的馅儿,不如咱们天庭名义上另派正神,小神在暗中协助。”

    玉帝化身笑道:“爱卿是怕截教那边不好交代?”

    “并非是不好交代,”李长寿沉吟几声,传声道,“此时我最担心的,反而是这事闹大之后,截教不出来主动解释。

    截教上上下下,骨子里都有一股傲气,更是瞧不上西方教,若西方造谣,截教也懒得分辩……那阐教,有可能就会趁机下手。

    大劫之下,本就各为保身。

    道门虽说一家亲,但此前几万年,在有心之人的努力下,阐截两教已是有了间隙,此事不得不防。

    陛下,在破灭掉西方教大部分的积累和实力之前,阐截两教不宜开战。”

    玉帝化身沉声道:“确实是这般道理……难得,爱卿并非一味站在截教一方。”

    李长寿苦笑道:“陛下,不提天庭中的身份,我先是人教弟子,而后是道门弟子。”

    “那就依爱卿所说,此事就让吾这化身去打头阵!”

    “陛下您还有其他化身没?”

    秦天柱纳闷道:“自是有的,这个化身莫非已经暴露了?”

    “应当已暴露许久了……”

    “咳,”秦天柱咳了声,淡然道,“那就将此事明面上交给……魏深末将军!”

    李长寿心底顿时松了口气。

    还好,玉帝陛下的四号化身不是叫魏振天,不然李长寿真就要怀疑,这玉帝陛下是不是也有点问题了……

    这事,怎么处置?

    稳一手。

    将大法师暗中请回来,召集人教坐骑天团,要随时保持足够去居中调和、威慑应劫三教的实力!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