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已清清冷冷的大莲台下,波光粼粼的水面上,一朵白云由北向南慢慢飘着。

    李长寿保持着白眉白发的老神仙模样,与慈航道人的间隔……

    足足有七尺!

    他目不斜视、耳不多听,虽然在两人身周撑开了一层结界,但这仙力结界透明、透彻,且不会引起任何误会。

    莲台边缘,赵公明抱着胳膊,纳闷道:“吕岳师弟你说,这慈航师妹会因何事,而找长庚独处?”

    “师兄您问这个,我也着实不知。”

    吕岳叹道:“我只是听人说过,阐教十二金仙中,慈航师妹温柔正直,修道境界也是不错的。”

    金灵圣母哼了声:“反正不会有什么好事。”

    “不错,”赵公明道,“现在事情已开始明朗了,长庚就是这次大劫的主劫之人。

    长庚是道门弟子,还是天庭权神,天道老爷都能欠他功德,这关系都快理不清了,阐教有意拉拢长庚,也是情理之中。”

    听闻此言,吕岳也开始有些忧心:“难不成,阐教那边是想……”

    赵公明和金灵圣母对视一眼,面容都有些严肃,对此事颇为重视。

    赵大爷沉声道:“吕岳师弟,我跟你打听一件事,你务必切实回答。”

    “公明师兄问就是,我定知无不言。”

    赵公明小声道:“那天涯秘境,到底……”

    蹭!

    金灵圣母手中宝剑出鞘三寸,妙目满是警告。

    赵公明喉结一颤,话锋顺势一转:“长庚犯过错没?”

    “这哪能犯错?”

    吕岳忙道:“师兄,我可以用道心心境做担保,长庚在天涯秘境中这么多年,绝对没染指过任何仙子。

    甚至那位卞老夫人,也就是今日排行第七的副盟主,天涯阁阁主,几次托人来问过我,要不要给长庚安排些内容,让长庚在繁忙的公务中放松下,我都是言辞拒绝!

    长庚住在天涯秘境,是为了干大事,是为天下苍生计!”

    赵公明满意地点点头,“然后?”

    吕岳老脸一红:“卞老夫人也是太过热情,每次都给师弟我安排上了……”

    锵!

    金灵圣母手中长剑出鞘,剑身清波荡漾;

    吕岳缩了缩脖子,紧紧并拢双腿,下意识就躲在赵公明身后。

    “哼!”

    金灵圣母收起长剑,低头瞧着下方的情形。

    赵公明背负双手,肩膀撞了下吕岳,后者长长地松了口气,有些紧张地站在侧旁。

    想他吕岳,好歹也是截教第一用毒高手,不提跟大神通者斗法、与顶尖高手对战,毒丹一撒就可葬下大批金仙。

    但在截教八大弟子面前……

    他就是个师弟。

    正此时,天边闪过一抹金光,金翅大鹏掠空回返,落在赵公明几人侧旁,并未下去打扰。

    赵公明问:“可查到那虚菩提的下落?”

    “并未,”金翅大鹏鸟有些失落地摇头,“似乎只差一些,让他提前逃了。”

    明明水神老师说的,那是大功一件。

    “这确实是个厉害人物。”

    赵公明眺望着已西斜的日头,叹道:“此前他发难时,我着实为长庚捏把汗呐。”

    金灵圣母道:“就该在他化身现身时,直接打杀了。”

    吕岳却道:“师姐,长庚应是想借此贼之逼迫,顺势说出之前那些话语,以此让仙盟各方势力彻底归心。”

    “是这般?”

    金灵圣母有些不以为然地道了句:“我还以为长庚差点弄巧成拙。”

    赵公明笑道:“长庚足智多谋,轻易不会失算。”

    “不错!”

    金翅大鹏鸟在旁赞叹:“老师是我生平所见最为睿智之人!”

    三位截教大佬各自露出会心的微笑。

    赵公明笑道:

    “这西方教,现如今每次算计,都几乎要赔上一个圣人弟子。

    虚菩提此次被劫运缠身,又被天庭三界通缉,也不知今后会落得个哪般下场。

    他们这还争什么?乖乖等着大劫落下就是了。”

    金灵圣母露出浅浅的笑意:“若真西方教每一次算计,就有一名圣人弟子被长庚反算计,这倒也不错。”

    吕岳沉吟一二,却道:“自这虚菩提今日一段话判断,西方教还是有不少能人,咱们切不可大意。”

    金灵圣母低头看向了水面上,已交谈了一阵的李长寿与慈航。

    此时,李长寿正皱眉沉思状,似乎是遇到了让自己为难之事;而一旁的慈航道人,目中略带愧疚。

    “他们到底在说什么?”金灵圣母似是颇为好奇。

    赵公明刚要拿出几件,从多宝大师兄那里忽悠来的探听灵宝;

    下方李长寿对慈航道人说了几句话,慈航含笑答应一声,对李长寿再做道揖,而后转身驾云离开,只留少许轻叹。

    李长寿对着慈航道人的背影还了一礼,也是半声轻叹,驾云回了莲台上。

    “怎了?”赵公明直接问。

    “一些阐教之事,”李长寿笑道,“不是什么大事,咱们且回五部洲吧。

    今日仙盟已立下,最难的一步也算迈过去了,稍后就要靠他们自行运转……

    吕岳师兄,我可否拜托你一件要事?”

    吕岳精神一震,笑道:“直接言说就是,何来拜托二字?”

    “后续可能需要师兄你常驻天涯秘境,”李长寿正色道。

    听闻此言,吕岳本是一喜,但又见到了李长寿背后师兄师姐,尤其是金灵圣母那道锐利的眼神……

    “这个,”吕岳面露为难,小声道:“长庚,师弟,为兄这也是要……要歇一歇的。”

    嗯?

    突然明白,为何会有‘坐怀不乱丹’这种宝药了!

    李长寿皱眉道:“我担心西方教后续要去天涯秘境闹事,天涯秘境也会成为仙盟各方势力交换信息之地。

    若无吕岳师兄镇守,当真要麻烦不少。”

    “咳,既是做正事——”

    吕岳拖了个长音,弱弱地看了眼金灵圣母。

    “看我作甚,”金灵圣母淡然道,“在外行事多注意些,你如今声名渐起,一举一动也代表了咱们截教圣人弟子的风貌。

    若有太多流言蜚语在外流传,莫怪我到时教训你!”

    “是,是,师姐您放心,我定不会让什么消息传出来……”

    “嗯?”

    “我吕岳,定不会做任何有辱咱们截教名声之事!”

    那天的吕岳,做出这般许诺的时候,斩钉截铁、无比认真;

    其后若非李长寿的纸道人亲眼所见,吕岳不过枯坐了两日,就一不小心进了莺莺燕燕红红绿绿的阁楼,李长寿还真就信了……

    仙盟大会有惊无险,吕岳回天涯秘境坐镇,白泽和酒乌早已跟着人群一同退走。

    临天殿此时已步入了高速发展期,有白泽坐镇,李长寿还算放心。

    此时西方教在三千世界中得注意力,都放在了仙盟上,这就是李长寿的首要目标,而今也算完美达成。

    借着金翅大鹏鸟的脚力,在金灵圣母的提议下,他们再次去西方教建在各处的香火神国转了转,搞搞破坏、杀杀高手。

    一直到金灵圣母没了兴致,这才踏上了归程。

    距仙盟大会顺利落幕的一月后,南海之滨、海神庙后堂。

    金灵圣母痛快告辞,先离了一步。

    赵公明却还是不太放心,借口留下来喝茶,故意支开金翅大鹏鸟,又问了李长寿一遍:

    “此前那阐教的慈航师妹找你,到底是所为何事?”

    李长寿笑叹:“其实很简单,她为燃灯道人说了说情,想让我今后不再针对燃灯道人,我并未答应。”

    “就这般?”

    “就这般,”李长寿正色道,“我与慈航师姐只不过是有两面之缘,还能有何事?”

    赵公明扶须长叹:“那老哥我就放心了,归去矣,归去矣!”

    李长寿也只能摇摇头。

    这都把他当成了什么人!

    待赵公明离开后,李长寿特意将金翅大鹏鸟招来,问道:“金鹏你来看,我像是那般会随随便便为女色所动之人?”

    金翅大鹏鸟笑道:“老师您玩笑了,您如何会为女色所迷?”

    “这般呢?”

    李长寿转了过身,化作一青年道者形象,与自身原本形象有七分相似。

    金翅大鹏鸟沉吟几声,他……

    明显有了些迟疑和犹豫。

    ……

    虽金翅大鹏鸟被‘驯服’的过程,李长寿有全程参与,对金翅大鹏鸟也存了五六成的信任;

    但自己本体的去向,还是不能让金翅大鹏鸟察觉。

    待金翅大鹏鸟回天庭水神府修行,李长寿先去南海逛了圈,顺道视察南海‘鱼’生,又去天外溜达两圈,这才悄悄回返小琼峰。

    这次外出也有不短的时日,李长寿本以为灵娥会担心受怕。

    但悄悄回返小琼峰时,就发现灵娥在灵兽圈旁,跟熊伶俐一同愉快地荡秋千……

    某天庭水神默默拿出了小琼峰复合大阵阵图,准备稍后让灵娥继续温习功课,并要求一笔画完!

    且说仙盟正事。

    接下来的两年间,西方教一点儿也不安分。

    明面上,各方香火神国收紧防线,并未对外扩展势力范围;

    西方教原本散落在各处的零星势力,也迅速归于各处香火神国中,巩固香火神国的防备。

    仙盟一方在天庭水神的‘指导’下,操训仙兵、集结高手,开始筹备第一场大战。

    而暗地里,西方教坑蒙拐骗一日不停,不断试图瓦解仙盟,暗袭、收买、分化、离间,无所不用其极。

    仙盟一方还是在天庭水神的‘指导’下,开始宣扬天庭香火,从各处香火神国的边角开始逐步蚕食。

    从香火神国手中争取到香火信众,这既可动摇香火神国根基,又能让这些凡人不至于信念坍塌,酿成惨剧。

    双方明里暗里不断交手,只是西方教圣人弟子彻底消声觅迹,香火神国各处也未见太多高手。

    文净道人这两年也来过一次海神庙通风报信,传递的消息也很有价值。

    ——西方教有不少高手进入了血海,似乎在搜寻某样宝物。

    李长寿迅速联想到了,那朵血色莲花……

    只可惜,文净道人对此事也是一知半解,西方教并未让血海出身的她加入这场搜寻。

    对此,李长寿只能告诉文净道人不必多管此事,他自有打算。

    太极图、乾坤尺、玄黄塔这三件人教重宝,一直在他身旁伴了两年;甚至他此前将宝物放在老师画像前,老师并未收回去。

    这就很说明问题。

    也正因这般,由于白泽、酒玖等人去经营临天殿,而暂时变得有些清冷的小琼峰,这两年十分热闹。

    李长寿与灵娥的灵台,就仿佛成了两个‘聊天群’,太极图、乾坤尺、玄黄塔、穿心锁、焰光旗,天天在里面聊东聊西。

    说一说圣人早年趣事,谈一谈对战过的灵宝,论一论各类宝物的灵性。

    虽让李长寿和灵娥大开眼界,但听的时间长了,也是颇为心累。

    尤其是,塔爷一直在怂恿李长寿,让他去把混元金斗与金蛟剪接过来同住,扩充灵宝聊天群的规模;

    还好,李长寿定力过人。

    因后续大劫之事,从各个角度出发去考虑,当前阶段确实不宜与云霄仙子迈入热浪境,免得她在大劫中分心,或是被大劫劫运利用。

    这日,李长寿正在丹房中开炉炼丹,手中捧着一只瓷瓶,其内装着吕岳炼制的‘坐怀不乱丹’,正细细分析药性。

    确实是与他的心火烧同等‘战术价值’的‘神丹’!

    若是与百美老了系列法器同用,说不定就能净化吕岳师兄元神中的‘邪气’!

    仔细琢磨了一阵,李长寿收起这般丹药,盯着这漆黑丹炉中跳动的炉火,略微有些出神……

    要不要闭关一段时日,静待紫霄宫商议封神?

    树欲静而风不止,西方教接下来必然还会搞一些幺蛾子,毕竟此时局势,对西方教颇为不利。

    关于那血色莲花之事,李长寿虽不想主动参与,但一直很在意。

    根据此时已得到的讯息,可以推断出,那株血色莲花,应该就是被毁掉的十二品业火红莲的莲子所结,是冥河老祖复生的后手。

    根据文净禀告,西方教掌握着一颗十二品红莲的莲子,这是修罗族投靠西方教的主要原因。

    但西方教绝不会轻易将莲子交出去。

    ——冥河老祖当年逆天而行,相助冥河老祖复活,必招惹无边业障。

    再联想到,西方教八成也在找寻这株莲花的下落,所以,大概率非西方教在背后操纵此事。

    那,这朵血莲从何而来?又是谁在背后算计?

    修罗族自己搞事?

    更不可能。

    此时大劫已降下劫运,修罗族是被驴踢了多少下,才会让自家老祖在大劫时复生……

    长期以来,李长寿的目光都是在道门、西方教、天庭之上来回挪移;

    但关于这株血莲之事,李长寿却觉得自己必须跳出原本框架,多保留几分警惕性。

    “暂且静观其变吧。”

    李长寿轻笑了声,开始收束炉火,准备收丹。

    正此时,度仙门中凝出一股天道之力,让李长寿手一抖,差点就将一炉灵丹毁了。

    这是?

    李长寿看向天道之力环绕的那座葫芦状峰头,不由露出几分微笑。

    万长老,终于突破了。

    ……

    与此同时,西牛贺洲灵山的某处秘境中。

    “还请两位老师救我!还请两位老师救我!”

    两位圣人的宝相之前,一名头发灰白的老道正不断叩首,额头一缕青黑色劫运无比清晰。

    “唉。”

    那接引圣人一叹,缓缓闭上双眼,道:“师弟,不如去天庭一行。”

    “师兄说的是,”准提圣人托着一颗满是七彩霞光的盆栽,笑道,“也该去天庭走走,会一会今日之天帝。”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