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龙族跟蚊子打了一架,自己反而成了赢家?

    收到龙族送来的谢礼时,李长寿还只是隐隐有这般感觉;

    等收到东木公送来玉帝的赏赐,李长寿总算恍然大明白……

    这一战虽然是龙族赢了,但确实是他赚了。

    只是费了些口舌,浪费了一点仙力,海神教蒙受了几座神庙建筑的损失,就平白得了堆积成小山的宝物。

    又收获了龙族的感激,给了龙族不小的人情。

    这买卖,来多少次,他接……

    罢了,最好还是无事发生。

    龙宫所赠之宝大半为宝材灵石,小半是一些珊瑚、珍珠、夜明珠这类单纯的‘财宝’。

    金银这种俗物,龙宫自然不屑送。

    宝材灵石,外加那几十口大箱子,尽数让李长寿的纸道人收了,这在俗世也并无大用。

    储物宝囊多,在这里也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那些财宝,李长寿一部分赏赐给了表现不错的熊寨巫人神使,一部分留做修建神庙所用。

    接下来……

    李长寿估计,只是清点、处理这些宝材,给这些宝材打上巫密禁制,两只纸道人就要忙碌十天半个月。

    但有了这一助力……

    小琼峰的综合防御大阵,以及小琼峰流浪计划,能够向前迈出一大步!

    虽然有了大腿,但跑还是要、咳……

    虽然如今有了大佬撑腰,但还是做好万全的准备,应对不时之需。

    ‘当好事发生的时候,如果太过自喜,必会有程度不等的坏事发生。’

    李长寿沉吟几声,心底的喜悦渐渐化作了担忧,开始自检周遭之事。

    然而,李长寿刚清点了半天龙宫赠宝,那道熟悉的身影,又来到了熟悉的老街,进了熟悉的庙门……

    来的,自然是带着玉帝赏赐的东木公。

    李长寿让一只纸道人化作了白发苍苍的清瘦老者,端着拂尘、一身白袍,钻土赶去与东木公相见。

    ——此前李长寿的叮嘱,让东木公换一家海神庙碰头,完全成了耳旁风。

    进了山水灵图,东木公面露关切,问一声:“海神可安否?”

    “安,多谢木公挂念。”

    “此次不只是贫道挂念,也是陛下派贫道过来。”

    “哦?多谢陛下挂念!”

    李长寿对着空中拱拱手,含笑的表情却没多少变化。

    东木公暗中打量,不知怎么,这次见到这位海神……的纸人,总觉得对方神韵、道韵,都有微小的不同。

    似乎……

    这位海神比之前更从容,也更自信了些,满头白发都变得柔顺光亮了许多。

    “海神,这是陛下赏赐于你。”

    东木公拿着两只储物用的手镯,笑道:“因此时天庭旨意尚未凝成,神位尚未归正,这次赏赐就不起仪仗了。”

    李长寿向前,将宝物捧在手中,正色道:“多谢陛下赏赐!”

    紧接着,他却是看也不看,随意拿了一只手镯,向前迈出半步,递给了东木公。

    “木公……”

    “哎,你这是做什么!咱不是这般仙神!”

    东木公皱眉摆手,李长寿含笑前送,口中说些“都是木公在陛下面前美言”、“权当给木公补上新婚贺礼”这般话语……

    山水灵图外可见,里面的两道身影你推我让、你让我推,好一阵才停下了折腾。

    于是,玉帝陛下的赏赐,就这般少了一半。

    李长寿心在抽抽,但却知这是必要的一环;

    根据他与月老畅谈了解到,天庭仙神,就兴这个……

    随后两人闲聊几句,说的都是无关痛痒的话题。

    李长寿并未心急对玉帝言说龙族之事,现在不仅时机未到,说多了,也容易让玉帝陛下猜忌。

    东木公几次找话题,想引出‘名号’之事,但三番五次,都被李长寿不着痕迹地话题引开。

    东木公最后没办法,只能直接了当地问:

    “与道友相交渐深,我却不知道友道号,着实失礼。

    不知道友尊号为何?贫道也好,回去对咱们陛下禀告一声。”

    李长寿顿时含笑点头,心念却是在急速转动。

    自己报上本名?

    那岂不是白白浪费了自家圣人老爷,出手为他遮掩天机?

    虽说以后的规划,还是去天庭当差,跟在玉帝和老君屁股后面混,这点并未变过;

    但如果让玉帝知道,南海海神并不是什么人教隐藏高手,而是一个小弟子,那老神仙的形象也就毁于一旦。

    威信力大打折扣,行事反而十分不便。

    对玉帝,李长寿现在,还是想保持一定的神秘感……

    心底突然一动。

    自己名为李长寿,那不如……

    李长寿笑道:

    “玄门真妙境,仙灵养自生。

    本无别歧意,得道问长生。”

    东木公皱眉道:“道友的道号,便藏在这四句之中?”

    李长寿含笑反问道:“木公可知,人教自上而下,有甚名号?”

    东木公不由心下思索,人教从上到下,不也就两位?

    一位是太清圣人老爷,一位是玄都大法……

    不错,玄都大法师本身就没有任何道号、名号,再加太极图镇压自身气运,方可因果不沾。

    人教高手莫非都不喜欢用名字?

    那平日里怎么外报自家姓名?

    贫道玄都中法师,贫道玄都小旋风,贫道太清观小霸王……

    东木公定了定神,苦笑道:“可这该如何回禀陛下?”

    李长寿笑道:“贫道现起一个道号,自今日起,便自号长庚道人,木公可如此对陛下言说。”

    “善!”

    东木公顿时露出微笑,与李长寿作揖告别,赶回天宫复命。

    送走东木公,李长寿才瞧了眼玉帝赏赐之物,也无非是些灵石、宝材,并无什么稀罕之物。

    如今天庭功德虽多,但宝物不见得会有多少。

    得了龙族赠宝、玉帝赏赐,李长寿前后费了一个月的功夫,才将自己能用到的宝材,暗中运回了度仙门。

    李长寿找来灵娥,叮嘱她不要怠慢修行;

    又去找师父禀告,言说自己要闭关修行五到十年,请师父督促下师妹修行。

    随后,李长寿才将丹房附近的大阵完全开启。

    他是要好好参悟玄都大法师给的两枚玉符,并将宝材炼制成阵基,且思索如何让龙族入天庭之事。

    至于自己给玉帝报上的名号……

    只是听长庚道人,很难跟自己本名,直接建立起什么联系。

    天下长男,何其多也?

    更何况,走出度仙门,世上又有几人知他李长寿?

    ‘庚’有‘年龄’之意,问人‘贵庚几何’,便是问年纪多大。

    【长庚】便是指的年岁悠长,与【长寿】本就是相近之意。

    他姓李、名长寿、号长庚道人,没毛病。

    若是赖皮一点,长庚道人不过是他一具纸道人的名号,这又怎么了?

    “嗯?

    这长庚道人……”

    坐在地下密室中,李长寿皱眉凝思,心底浮现出少许疑惑。

    如果把自己姓氏加在这个道号上……

    李…长庚?

    似乎,这名字听的略微有那么一丢丢的耳熟,但仔细搜查自己的记忆,却又说不出到底在哪听过。

    或许是冥冥中有了什么感应吧。

    这个问题,李长寿仔细思索了几日,觉得自己这个道号并无不妥之处,这才去找敖乙梦中相见。

    他借敖乙提醒龙族,那西方教驯龙之心不死,绝不会如此善罢甘休;

    同时,李长寿也叮嘱敖乙,若无龙族高手护送,切不可轻易离开金鳌岛。

    金鳌岛有小径通圣人道场碧游宫;

    而通天教主又是执掌诛仙四剑,横推无敌的洪荒巨佬,在金鳌岛修行,与在昆仑山玉虚宫中修行,一般的安全。

    与敖乙相商几次之后,李长寿便没了多余的动作……

    龙族之事必须静待时机。

    单凭自己,甚至凭大法师的实力,必然无法将龙族直接压服。

    李长寿思路很清晰:

    要做顺水推舟之事,而非抽刀断水之举。

    不仅要将龙族入天的任务圆满完成,还要完成的漂亮,自身不沾因果!

    小琼峰的丹房地下密室。

    李长寿将那两只玉符取出,放在了一旁,此时依然未去观看。

    他又摊开了画布,赤脚踩在画布上,面露思索的神色,很快就提笔画下了……

    一只鸡腿、一颗兰花草、一只小弹弓。

    先谋划一番,定好各类对策,求个心安再说。

    机会,只会给有准备,且接得住之人。

    ……

    岁如流水曲觞合,山林静语悄安乐。

    李长寿闭关第二年,小琼峰的‘求策桶’再次开张,不过这次有了一项规矩,便是每日总共只给三只竹签。

    这代表着,李长寿已经制好了有关龙族之策,写了满满三箱布帛;

    李长寿此时正在炼制阵基,顺便参悟玄都大法师给的身外化身之法。

    那篇圣人所著经文,名为《太清道涵》。

    在其内,李长寿竟看到了一些后世《道德经》的理念,但两者本身有较大差距。

    李长寿只是看了个开篇就不敢继续看下去了……

    无他,读了开篇便感悟丛生,压不住的顿悟,不得已,向前迈出了一个小境界。

    这可不是成仙飞升之前的小境界,到了李长寿这般层次,就如门内的太上长老,一个小境界,最少也要百年才可悟透。

    圣人经文,果然非同小可!

    李长寿估摸着,自己参悟一遍《太清道涵》,离着金仙劫也就不远了。

    而自己此时,渡劫把握并不算太多,甚至可以说毫无把握,金仙劫尚无参考对象。

    李长寿也不着急,想着让积累更深厚一些,让把握更大一些,再渡劫也不迟……

    玄都大法师给李长寿的身外化身之法,自然不可能是太清老子的‘一气化三清’。

    这是一本名为《道合御》的化身神通。

    玄都大法师‘因材施教’,看了李长寿的纸道人,便给了一门,能够让李长寿去完善纸道人的化身神通,补全纸道人的种种不足。

    这就是用真心换来的机缘!

    且,李长寿翻来覆去,想着《太清道涵》开篇的内容,突然有所明悟——

    开篇的字里行间,分明就写满了‘稳’字!

    玩笑,玩笑。

    这是太清无为,跟他稳中求稳的道行,还是有许多不同的。

    这一日……

    李长寿发觉有个巡山弟子,自仙门处匆匆而来;

    仙识扫了眼小琼峰皇家棋牌室,看到三个正在里面玩闹的身影,也就没多管此事。

    有琴玄雅前几日便来了,修为又有突破,离着成仙天劫又进了一步。

    她一直没见到李长寿,所以……就在这陪酒玖师叔、灵娥师妹玩闹了起来。

    且说那名男弟子,踩着障眼法做就的仙鹤,飞到了小琼峰上空,灵识扫过,一时间没找到活人。

    于是,循着灵兽圈方向传来的笑声,飞去了那边。

    这弟子刚刚飞到,就听到……

    “有琴师姐你先前不是这样的人!

    怎么能耍赖,输了就要认罚!”

    “稍后我赢回来便是,莫要在我脸上画这些了,让人看见当真会十分窘迫。”

    那弟子不由好奇地向下看去,透过窗户,看到了里面正打闹的两道倩影,也看到了,那个脸上被黑墨画了个乌龟的……

    首、席、大、弟、子?

    屋内酒玖突然笑着来了句:“外面还真有人再看。”

    “嗯?”

    铿锵一声,火麟剑匣已然出鞘!

    ————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