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昨夜细风微雨,浅醉不消乐忧。

    东天拂晓时,海神庙后堂只剩狼藉杯盘。

    最先离去的是文净道人,倒不是败下阵来,而是血蚊之力消耗殆尽;

    且为了给大法师留好印象,她也用了一点小心机,并未摄取这只小花猫的生灵之力,神通凝成的血蚊消散后,这小花猫安然无恙。

    就是留下了一点后遗症,特别粘大法师。

    拂晓时,第二个告辞离开的是孔宣。

    他多了几分心事,临走时还给了李长寿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李长寿对此……就当自己没看见。

    这事能直接掺和吗?

    修罗场的主体,乃孔宣、文净道人、玄都大法师,除却文净道人擅长偷袭算计敲闷棍,正面斗法比起另外两位弱了两筹,哪个是他能招惹的?

    最重要的是……

    大法师对此明显有点抗拒。

    大法师临走时,皱眉凝思、细细思索,许久才反应了过来,喃喃自语:

    “长寿,莫非孔宣道友对为兄,有些非道友般的想法?”

    李长寿眯眼笑道:“师兄您多虑了。”

    “那就好,”大法师松了口气,“此事当真难以应对,一个人长睡多舒适,若身旁多一人未免太拘束。”

    李长寿淡定地补充了一句:“这两位都对师兄倾心不已,早已不是‘非道友’这么简单。”

    大法师顿时瞪眼,来回踱步一阵,叹道:“帮为兄搞定!”

    李长寿双手一摊:“这事牵扯太大,文净道人是老师点名,孔宣道友又是天地间少有的高手。

    师兄您想,若是能将孔宣道友吸引过来,成为咱们人教的高手……以后需要顶级高手撑场子的情形,您不就能理所应当划水了?”

    因材施教,由性劝人。

    大法师仔细想了想,笑道:“倒也是这般道理。

    道侣之事且不说,为兄是不会动这般妄念的,孔宣道友若是能加入咱们人教,道门气运也可更为凝实。

    长寿,此事你当记在心上,尽力搞搞,为兄这就回玄都城了。”

    大法师言罢,掌心涌出阴阳二气,将太极图拍在李长寿肩头,身形一转,唰的一声消失不见。

    李长寿怎么看,大法师都有点落荒而逃的架势。

    不过说到底,还是大法师洒脱,觉得孔宣、文净道人都是麻烦,丝毫不为所动。

    大法师临走还将太极图拍给自己,李长寿心底就知,大法师接下来肯定会躲在玄都城中……

    下次要见大法师,估计就是紫霄宫议事之时了。

    李长寿随手洒出一把三昧真炎,文净道人与孔宣沾过的桌椅碗筷,尽数燃成灰烬。

    站在后堂门口轻叹了声,真身施展土遁,于南海之滨消失不见。

    半日后。

    李长寿回了小琼峰中,将太极图、玄黄塔、乾坤尺、焰光旗,一同放到了太清老爷的宝图前,拜了三拜。

    太极图之上飘起微弱的道韵,四件宝物被收回太清圣人身旁。

    李长寿见状,心底也放下了一块石头。

    看来,最近是不用让他本体登场了……

    带着灵娥暂时离开地下,来小琼峰表面散散心,透透气;灵娥为他泡好茶、拿来两碟点心,就驾云去找酒雨诗玩耍。

    李长寿坐在摇椅中,轻轻摇晃着身形,手中把玩着一枚金色的‘长命锁’……

    通天师叔一出手就是这般重宝,真的是如灵娥所想,在暗示自己什么?

    此宝此前已自报家门,在他心底投去灵觉,化作了有点冷的女声:

    “吾乃穿心锁,奉老爷之命,今后听从你之令,做你伴身之宝。”

    李长寿淡定地道了声谢,此时正在熟悉穿心锁的威能。

    这把锁……

    李长寿并没有太多与之相关的前世记忆,其名头自然远不如诛仙四剑、青萍剑、混元金斗这些截教系的宝物。

    但能跟自己直接对话交流,这就是重宝的标志。

    此锁名为穿心,也是杀伐之宝。

    祭起此宝,可做暗器用,袭杀普通大罗不在话下,也可做仙绳用,捆绑对方的同时,能将对方元神束缚、仙力封禁;

    实乃杀人越货、偷袭闷棍之顶级宝物!

    跟李长寿的行事风格,倒是颇为相近。

    可惜,这般重宝不能随便淬毒,要对它保持足够的尊重。

    “今后多多指教,”李长寿笑着道了句,将穿心锁握在掌心,开始初步的祭练。

    穿心锁并未抗拒,也在主动加深对李长寿的亲近之感,适应李长寿的元神之力……

    林间微风拂过,树叶沙沙作响。

    大阵之外白云朵朵,时而能见御空而过的人族练气士。

    不知不觉,李长寿有些许心神跑偏,在云头徘徊,随归鸟嬉戏,而后一声轻叹,想着未来千年。

    千年后,自己是否能全身而退?

    这却是不敢随便插旗的……

    休息半日,接下来还要回天庭忙碌,此次西方教小胜,气运有所回升,自己要想办法尽早给他们打下去。

    还有八十多年,紫霄宫中商议封神事,在那之前,自己能做的还有很多。

    李长寿心底不由冒出几个问题……

    地藏到底是不是被他师父接引坑了?又或是整场布局都在接引圣人的把控中?

    元始天尊与通天教主之间,是否已意识到了截教和阐教必有一战?

    元始天尊当日提到了‘三友’,显然是念着当年的旧情,但这般旧情,能有多少落在通天教主的弟子身上?

    太乙真人的嘴,会不会真的引发道门内战……

    李长寿不自觉打了哈欠,困意上涌,心底立刻泛起少许警兆,施展空明道心左右验证,确定劫运并未影响自己。

    应当是之前应对圣人发难的缘故,心神有些疲倦。

    ‘心神划分区域,交替休息一阵吧。’

    李长寿闭上双眼,进入了假寐的状态,小琼峰各处的大阵蓄势待发。

    迷迷糊糊中,李长寿仿佛做了个梦。

    梦境中,他看到了一朵血色的莲花,正在一团迷迷蒙蒙的雾气中汲取混浊的灵气。

    莲花呈九瓣状,但第十瓣正在缓缓凝成。

    李长寿此刻泛不起不太多念头,只是‘注视着’这朵莲花,想读懂它的讯息,又眼前一花,却见这莲花之后,现出了一名高瘦老道的身影。

    这一幕极快地闪过,这朵莲花随之破碎,李长寿的梦境渐渐消散。

    天道道韵?

    保持着空明心境的李长寿,敏锐地捕捉到了一抹如溪水般流走的道韵,嘴角微微一撇。

    他就知道,这是天道在给自己暗示什么!

    结合此前已经听到了两次,有关冥河老祖有可能还未死绝的消息,这一幕怎么看,都是冥河老祖有可能要在近期活过来了。

    对此,李长寿仔细思量,决定……

    不接受这般暗示。

    梦中所见、渲染焦虑,这是天道常用的手段了。

    若是道祖老爷给自己提示,直接凝成几个字就是了,之前【先欠着】和【下次一起】已开了先例。

    李长寿此时已经能确定,天道最少分为了三个组成部分。

    其一是天地意志;

    其二是众生意志。

    这两者互相交错,以天地间的大道为基础,诞生了监管天地的天道,至公无私、无情无心,对待天地万物一视同仁,演变的趋势便是天地稳定。

    其三是道祖鸿钧,补全天道之后并未被天道完全同化,虽然自身无法脱离天道,却可反过来很大程度影响天道。

    大劫劫运,应是天道本身演变而出,与道祖无直接关联。

    李长寿之所以能分的如此清楚,是因自己切实接触过大劫劫运,靠着劫运干掉了陆压道人;

    而在混元金斗养伤时,自己道心中出现的那团黑影,就是天道原本意志发动的劫运,在自己道心中投影出的具象。

    它并非生灵,而是天道本身意志,监督他不要搞事,让封神大劫顺利开启。

    当道祖对自己前后两次凝字传信,所现出的道韵,与大劫劫运相近,但又有所不同。

    故,李长寿可以断定,这是天道要把他当法宝人来用,故意在他心神歇息时,给出这般警示。

    直接紫霄神雷劈上去,岂不干脆利落?

    李长寿自不会去冒险,安安心心在家修行。

    血海若生变数,又可趁机组建一次道门三教高手团建……

    有太乙真人的嘴,什么团开不起来?

    话说回来,当年又是天道的哪部分,决定抹杀的浪前辈?

    李长寿细细推算,此时知道的讯息太少,也无法得出结论。

    偏偏,这个问题的答案,对他无比重要……

    “水神?!水神!”

    耳旁突然传来一阵兴奋地呼喊声。

    李长寿迅速清醒了过来,顿感神清气爽,呼吸都顺畅了许多,眼前的山林景色更为怡人。

    一部分心神挪去天庭水神府,开启纸道人,对着铜镜看了眼纸道人的外貌;

    白发白袍清瘦面庞,慈祥威严老成持重,自是水神专用皮。

    拉开书房屋门,李长寿就见到了秦天柱那满是兴奋的面容,笑道:

    “秦元帅,这是怎了?”

    ——此前去地府一行,玉帝陛下给他自己的化身论功行赏,提成了元帅品阶。

    秦天柱瞪着眼吸了口气,用自己最大的力气,传声说了两个轻轻的字眼:

    “有了!”

    李长寿有点懵。

    秦天柱拍了拍大腿,咧着嘴传声道:“我师妹,师妹怀上了!”

    李长寿眼前一亮,拱手传声:

    “恭喜陛下,贺喜陛下!此乃大喜事啊!”

    “嘿嘿嘿,哈哈哈哈!”

    秦天柱顿时双手掐腰大笑,昂首挺胸、虎虎生威,“当真不易啊,我与师妹都是先天生灵,而今道境都已不低!”

    李长寿竖了个拇指:“陛下龙精虎猛、造福苍生,当有这般福报。”

    秦天柱一边大笑,李长寿一边恭贺,构成了一副有些诡异的静默画面,让水神府的天兵天将们也有点懵。

    不多时,秦天柱就收拾起心情,朗声呼喊,通知李长寿去凌霄宝殿一趟。

    李长寿本以为玉帝陛下会与他言说升神位之事,没想到却是将凌霄宝殿封起来,喝了一顿大酒。

    最后玉帝醉倒在玉阶之上,李长寿也只能在旁装醉。

    上辈子的经验告诉李长寿:

    就算酒量比上司好,那也不能表现出来,不然要么是被拉去挡酒,要么就是给上司添堵。

    王母有了身孕,这个时间点,倒是跟七情化身转生刚好吻合。

    李长寿着实捏了把汗,若非他亲手送七情化身投生凡尘,还真以为这里面会有什么关联。

    玉帝王母并未对外宣扬此事,但天庭也有小道消息流传,不少天庭记录员都在关注瑶池的动向,但凡看到瑶池仙女就上去问一嘴。

    天庭各处的差事都算清闲,这般大事确实足以牵动各路仙神的神经。

    于是,十个月后。

    王母那边自不会有什么动静,先天生灵孕育子嗣的周期,跟凡人自是不同。

    李长寿和孔宣找的那名妇人即将临盆,李长寿直接以天庭水神的形象暗中赶去了孔宣处,在旁护持。

    无惊无险,那妇人顺利产下一女婴。

    其时,天空霞光阵阵,各处祥云丛生,满城飘起了粉色花瓣。

    女婴落地后不哭不闹,大眼观察着各处,手腕上套着一只草环,只是刚刚出生,就已是粉雕玉琢,比普通婴孩大了不少。

    待产婆领赏走后,自有孔宣此前就找好的天仙境飞禽精灵向前照料。

    此时小哀她们的记忆、人格,都尚在封印之中,将会随着她的生长不断觉醒,十六年后就能恢复成原本的七情化身。

    这具道躯是女娲娘娘亲手打造,给了七情元神七个容身之处;

    未来,她们既可选择轮流掌控这具道躯,也可互相协调,同时出手与旁人斗法,不会有任何割裂感。

    不多时,一袭白衣的孔宣,一身青色道袍的李长寿,几名花枝招展的仙子,聚在床边一阵琢磨。

    孔宣道:“既然是七情化身,不如就叫她七情吧。”

    “不可,”李长寿道,“七情之中,每个化身都是相对独立的,若是用一个名字囊括她们七个,反而不美。”

    孔宣笑道:“那你来取。”

    “大德后土、造福众生,又是巫族最温柔的祖,七情化身脱胎于她,更是融合了众生之七情。

    这般,叫她……铁蛋儿怎么样?”

    房内瞬时落针可闻。

    那本来在傻笑的女婴,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小腿儿一阵乱蹬,一股淡淡的悲伤气息散出。

    李长寿见状一笑,淡然道:

    “你们七个此时果然已经醒了,莫要捣乱,我自不会给你们这般姓名,不过是试你们一下。

    这里是凡俗之地,凡人本就重七情六欲,你们在此地好好观察,有事可随时找我或是孔宣道友,想去哪就告我一声,我自会为你们安排。

    但切记,若是你们用神通影响到了旁人,造成了惨剧,我就要将你们带离这花花世界,带去山中苦修。”

    女婴轻轻翻了个白眼,在襁褓中打了个哈欠,闭眼睡了过去。

    李长寿微微一笑,与孔宣对视一眼,离了此间屋舍。

    “道友,要多麻烦你了。”

    “是我要谢你才对,”孔宣正色道,“无论是照看这商部族,还是照看七情化身转世身,都是能为我凤族改善气运之事。”

    李长寿摆摆手,笑道:“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你与我师兄相交莫逆,我自是要为你想着这些好处。”

    孔宣顿时露出几分温柔的笑意,随之就轻叹了声:“长庚可知,我已决心定下阴阳归属,但此时缺了一缕先天玄阴气为引。”

    李长寿忙问:“此物何处可找寻?”

    “混沌海中,”孔宣道,“或是太阴星上。”

    “哦?太阴星?”

    李长寿思忖一二,笑道:“既如此,我去太阴星上走一遭,看是否能帮上道友。”

    孔宣略微有些抹不开脸面,思前想后,低声问:“你可有什么事是需我去帮忙做的?这般只是受你好处,当真于心难安。”

    “诶!”

    李长寿袖袍一挥,目视远方、蕴着星光,沉声道:

    “没有玄都师兄,就没有我今日。

    我心底只盼着,玄都师兄能够安安稳稳,有一名能与他相配的道侣相伴,潇洒红尘之外,逍遥天地之间。

    此时我只能称呼道友一声道友,但他日,我还是想称呼道友一声……师姐。”

    孔宣一怔,同样眺望着天边,目中满是安宁,久久不能回神。

    李长寿:……

    虚假的替人谈情,无非就是【爱是一道光、绿到你发慌】,又或是【我有锹一把,墙角都能挖】。

    真实的替人谈情,核心点围绕师兄展开,为仰慕师兄的孔宣画一个美好的未来,让孔宣心底产生期待感,而后再表明自己会全力协助,促成此事!

    这就是寿的报恩!

    嗯,稍后再想个办法稳一稳文净,让文净能踏踏实实为人教做事的同时,也要让她多一点对未来的期望。

    师兄,师弟只能帮你做这些,微不足道的小事了。

    “啧啧……”

    玄都城城墙上,睡梦中的玄都大法师忍不住翻了翻身,抬手捏了捏鼻子,继续舒适地睡了下去。

    远处混沌海中灰气起起伏伏,但那些讨人厌的域外天魔、天外生灵,却是毫无踪影。

    ……

    血海,某个不起眼的角落,李长寿十个月前梦中上演的那一幕情形,就在此地。

    此时这血莲已凝成了十一瓣,第十二瓣已有了大概轮廓与虚影,汇聚众生之怨、恨、恶、杀之意,凝聚无边业障。

    血莲背后,那老道的身影已是无比虚淡。

    正此时!

    这片昏暗天地忽得被紫光照亮,道道紫色雷霆如狂浪奔涌而来,转眼将这血莲吞没!

    但雷霆过后,血莲安然无恙,只是血莲背后的老道已消失不见。

    囤积在血海中的无边业障再次汇聚而来,莲花正中升起一只浅白色的火苗。

    诡异,且安然。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