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轮回盘内,三两身影对坐,玄都大法师抱着胳膊不断点头,但开口的一直是侧旁的小师弟。

    大法师也有些感慨。

    他算是眼睁睁看着李长寿一点点代替自己成为人教话事者……咳!

    他是亲眼所见,李长寿一步一个脚印走到今天的位置,成为天庭玉帝最信任的仙神,在圣人面前侃侃而谈,深受后土娘娘、几位圣人老爷信任。

    若回想过往,一切似乎都起源于南海海神教。

    一个机会改变一生这种事,在李长寿身上诠释得淋漓尽致;

    但把握机缘需要付出多少努力,同样能在李长寿身上得到答案。

    不过,大法师可以确定,自己才是老师最喜欢的弟子!

    嗯……大概是。

    后土娘娘与七情化身告别完,草环被后土娘娘用大神通封印,交到了李长寿手中。

    娘娘的目光有些不舍,纤指轻柔地划过草环。

    李长寿道:“娘娘,我有意请圣母出手,塑造一个完美道躯,而后通过轮回塔将小哀他们转生过去。”

    后土微微皱眉,轻声道:“此有违轮回之道,万千生灵本应相同,不应因我而有特异。”

    “娘娘不必担心,”李长寿正色道,“铁则之下当存变通,不然一潭死水何来活性?

    且此事并非全因娘娘之大德,七情化身都有莫大的神通,非道心坚如磐石者不能抵御,断然不能如普通生灵那般转世。

    娘娘放心,此事我已提前得玉帝陛下准许,稍后由轮回塔处给出转世魂魄,便去圣母宫中。

    有师兄在旁护送,我也会处处小心,请娘娘放心就是。”

    后土露出几分浅浅的笑意,轻轻颔首,“多谢你了,长寿。”

    “这个……”

    李长寿突然被点了本名,略微有些猝不及防,低头将草环放入一只玉盒内,收入怀中,笑道:

    “娘娘喊我长庚吧。”

    后土目光更温柔了些,轻声道:“接你师父魂魄归来时,不小心见到了些许记忆碎片,并非有意窥探。”

    “对了,”大法师问道,“齐源道友的魂魄在此地否?”

    李长寿面色一黯,不知怎么,当着大法师的面,莫名就有些鼻尖泛酸。

    片刻后,大法师与李长寿在那口宝池旁负手而立,看着水中上下漂浮的几颗金色光球。

    大法师轻叹一声,对着宝池做了个道揖,温声道:

    “如此也不错,能投胎转世重修一回,总比化作枯叶凋零了强。”

    “师父本就在劫中,”李长寿叹道,“天意难违。”

    大法师担心李长寿锐气受挫,鼓励道:“天意难违并非无法违,天道以万灵万物为基,在万灵万物同时推动下,朝着一个方向演变。

    此正是大势不可改,小事由心算之理。”

    李长寿细细品味,“谢师兄指点。”

    玄都大法师笑道:

    “唉,再过几十年,我可就指点不动你了……万物均衡,限制天道。

    长寿你走上的这条路,注定是要跟天道一争;

    但如何争,争多少,却是由你而定,不必因此给自己太多压力,莫要忘了,你终究也只是天地间的生灵。

    一切随心,与道而行,自然随意,方得始终。”

    所以说,这就是大法师您想翘班就翘班的理论支持?

    李长寿在旁拜谢,将这些话都记下来。

    两人在池边待了一阵,又在六道轮回盘边缘溜达了片刻,方才出了六道轮回盘,赶去轮回塔。

    有太极图掩护,自是百鬼莫觉、阴差无查。

    玄都大法师打量着酆都城内外大改的布局,笑道:“能把百万天兵做工匠用,怕也只有你一人了。”

    李长寿笑道:“玉帝陛下还是颇为开明的。”

    “说起这个,你也要注意下,”玄都大法师传声道,“玉帝师叔品性为兄自是放心,但玉帝师叔是距离天道最近之人,受天道影响仅次于道祖老爷。

    若天道要对你降下劫难,玉帝师叔有可能会给你一些命令,你定要小心谨慎、仔细斟酌。”

    李长寿沉吟几声,传声回道:“师兄放心,我此前就已有所准备。

    我为天庭做的事,其实分为两种,一种是我主动算计,为自身赚功德之、咳,为天地稳定之用。

    另一种便是玉帝陛下主动交代,比如那嫦娥总教习一职。”

    “你能分清就行,”大法师伸了个懒腰,“嫦娥,姮娥,月宫之中也有个人族高手名为吴刚。

    他是姮娥的护卫,也是上古人皇的爱将,你翻墙的时候注意点,被他抓住可不会跟你客气。”

    李长寿额头挂满黑线:“师兄,我去翻墙作甚?”

    “哟,你还要明目张胆地进?姮娥好歹还有大羿之妻的名分,你这……名声啊师弟!”

    大法师轻轻挑眉,李长寿嘴角一阵抽搐。

    行吧,忍了。

    稍后就带您老去商部落那边,给您创造点氤氲的氛围,把老师交代的两件人教大事的日程,往前提上那么一提。

    啧,也不知孔宣确定性别,化作孔萱后,该是何等的国色天香。

    轮回塔在望,李长寿与大法师对视一眼,不用传声商讨,直接显露真形、放出威压,淡定地飘了过去。

    “师兄,地藏总归是西方弟子。”

    “嗯,这次敲打敲打,免得他以后胳膊肘往里拐。”

    端的是默契十足。

    ……

    天庭,凌霄宝殿。

    文臣武将汇聚一堂,几名天庭出名的天庭记录员都将各自铜镜封了起来。

    有琴玄雅如今虽十分活跃,且在天庭中建立起了初步的‘威望’,但仙职尚不足入凌霄殿议事,今日并未见她踪影。

    看此时:

    白衣玉帝高台坐,老神上奏奖水神。

    二阶神位号太白,不入星宿奉君侧。

    木公朗声道:“陛下,水神入天庭以来,屡立奇功、为陛下分忧解难,为天庭崛起劳心劳力。

    先定四海、诏龙族,蟠桃宴上挺身而出,雄辩西方大教弟子,又救北洲之巫,数次破灭妖族之谋,将企图乱天之妖打的形神俱灭。

    水神革新治,修天律,正地府,明天志。

    时至今日,水神之功绩,足以位列天庭二阶神位。

    为水神能更好辅佐陛下,老臣斗胆,请陛下封水神为二阶正神!”

    此言一出,各位仙神齐齐安静。

    东木公,老传声筒了。

    每次东木公只要开始慷慨激昂地言说某事,那就是玉帝陛下,借木公之口对他们传达此事的‘结果’。

    水神升阶,那是预料之中再小不过的大事。

    说的就跟此前天庭二阶正神手中权柄,比得过三阶的水神一样。

    但这时候,他们这些天庭仙神听着就是,可不敢站出来为水神请命;毕竟这天庭还是玉帝陛下做主,水神也只是辅佐玉帝陛下。

    就听玉帝笑了两声,言道:“今日也该给长庚提到二阶了,各位觉得,哪个神位合适啊?”

    下方沉默了一阵,有天将站了出来,喊道:“陛下,不如封水神为天庭兵马大元帅,此二阶神位,总领天庭兵事,与水神颇为符合。”

    有文臣顿时皱眉道:“陛下,臣以为不妥。

    水神并非天将,而水神智谋无双,当为天庭文臣之表率。”

    玉帝含笑点头,觉得这般也算有理,便道:

    “各位爱卿各抒己见,今日好好商议下此事。”

    木公闻言顿时摁下自己的话头,知道玉帝陛下这是想听听,还有没有其他更好的意见。

    接连有仙神发声,有仙神觉得水神该成为一方大帝,也就是四御之位,天庭真正的封疆大吏,位于玉帝之下。

    但立刻又有人反驳,言说水神应当坐镇天庭,不该‘外派’。

    一直到十二个二阶正神之位被说了一遍,方才觉得都不适合水神。

    敖乙道一句,可否新增二阶神位,让自家教主哥哥,做个四海大龙神什么的,让其他还想着沾光的仙神瞬间否了。

    ——水神在哪个体系,这个体系自是要受重视。

    到此时,木公方才顺势站了出来,将此前与玉帝商量好的那套安排拿了出来,玉帝满意地点点头,让各位仙神继续商议。

    与此同时,地府轮回塔中。

    大法师与李长寿坐在两张木椅上,地藏坐在靠窗的蒲团上,此时却是紧紧皱眉。

    地藏叹道:“水神,你初次来我这轮回塔,竟是为让我徇私……这也未免,太小瞧我了。”

    李长寿笑道:“道友这般说就有些不对了,这如何是徇私?

    大德后土身化六道轮回盘,为众生不计自身得失,此时不过是借轮回塔,为后土娘娘做些事,这是后土娘娘之私事,也是咱们这些为天道做事生灵的公事。

    或者说,道友你是故意要为难后土娘娘?”

    地藏嘴角一阵抽搐,叹道:

    “水神你这张嘴,贫道当真说不过。

    贫道化身此间曾立宏愿,一应生灵一视同仁,不为各方势力为动,也不会为西方教开方便之门。

    同此,贫道需按水神此前定下的规矩行事,今日水神何以亲口让我打破这般规矩?”

    玄都大法师淡然道:“那此事就归结于水神身上,就说是水神让你干的。”

    地藏微微一笑,言道:“天道之列中,似乎水神此时尚排在贫道之后,水神倒是无法对贫道发号施令。”

    玄都大法师眉头一皱,看向李长寿。

    李长寿有些无奈地摇摇头,他确实只是三阶正神,而此时论起来,地藏已是地府阴司之中,地位仅次于后土娘娘的神祇。

    正此时,一道金光闪来,落在李长寿身上,浓郁的天道之力化出种种异象。

    庆云如芝、霞光遍布,轻快的奏乐声飘出轮回塔顶层。

    李长寿仔细体悟,不由笑眯了眼,淡然道:

    “轮回塔主地藏听命。

    开启轮回塔,将七情化身化作轮回之灵,本神自会护此灵寻寄身地。”

    地藏细细感应,皱眉道:“天道如此失衡,竟……”

    “别误会,”李长寿笑道,“算算时辰,此时刚好是玉帝陛下照例召集仙神议事,应当是论功行赏,为我提了神位。

    虽具体任命需通明殿凝好旨意,但此时在天道序列中,本神恰好,是在你之前。”

    地藏一时间默然无语,玄都大法师差点笑出声。

    哒哒哒哒,轻快的脚步声自侧旁而来,谛听用自身法力托着一只托盘,凑上来为李长寿和玄都大法师奉上香茶。

    “水神您别生气,别生气……

    我家主人就是犟脾气,让我好好跟他说说,您先喝茶,喝茶。

    现在我家主人跟水神您都是为天道老爷做事,以后还请您多多担待,他什么都不懂,还以为是在灵山上呢。”

    地藏瞪了眼谛听,谛听尾巴一扫,两只前蹄搭起来,在李长寿腿上轻轻捶着。

    大法师看的一乐,笑道:“这茶倒是不错。”

    谛听哆嗦了下,也不敢多说什么。

    “领水神命,”地藏牙缝里挤出如此一句,随后便转过身去,看着窗外之景。

    大法师给李长寿一个眼神,李长寿会意,立刻站起身来,走到窗台旁,倚在窗沿、抱起胳膊。

    李长寿道:“争来争去,没想到会是这般结果,你我倒是成了共事之人。

    心平气和聊聊吧,这一日我其实也等许久了。”

    “水神谬赞,”地藏淡然道,“不过水神手下败将,在此苟延残喘、了此残生。”

    李长寿淡定的一笑,拿出了稳教三大典籍《套路论》之精华,整理了思路,缓声道:

    “若你我非立场对立之人,没有此前积怨,该多好。”

    【套路一,惺惺相惜。】

    地藏眉角微微一动,道:“水神之谋在我之上,这是我不得不认下的。”

    “不必总是水神水神的喊了,称呼我一声长庚就是了。”

    【套路二,直呼姓名以拉近关系。】

    地藏顿时有些欲言又止,轻轻叹了口气,道一声:“长庚。”

    “地藏,”李长寿目中带着星光,笑着问,“其实我对你有所改观,是在你当日跃入轮回塔时,目中的安然,丝毫没有动摇。

    这确实是非寻常仙神所能做到的,你值得我敬佩。”

    【套路三:千穿万穿,马屁不穿。】

    地藏苦笑着摇摇头,“不过是被逼无奈,贫道自身成了老师手中的上策。

    多少是有些身不由己,贫道也非全为众生考虑。”

    李长寿笑道:“后土娘娘身化六道轮回盘,也有考虑为巫族稳固最后的气运,但能否认其大德吗?自是不能。

    其实你也是这般……

    德行二字,我不如你。

    我刚才以神位压你,在此给你致歉,我也只是想为后土娘娘做点事,望你能理解。”

    【套路四:高帽奉上,欲擒故纵、以退为进,激发起同理心。】

    地藏声音柔和了许多,开口道:“此事我自会尽心去做,之前不过是与长庚你置气,心底还是有些接纳不了如今之局。

    后土大德,贫道如何敢自比?

    今日,便是贫道被天道惩罚,也定要将此事促成。”

    李长寿微笑着点点头,言道:“你我同担此责就是……

    地藏,你有什么理想吗?

    或者说,你在修道之处,未曾接触到这些大势之争时,想过自己修道是为什么吗?”

    “自然是长生不老,探寻道之真意……长庚你笑什么?果然是这般太俗了吗?”

    “俗归俗,但却是实话。

    我就简单多了,活到老死就算了,刚修道时,连长生都不敢想。”

    轮回塔那淡淡的光芒中,窗边的两人有说有笑,仿若多年老友一般。

    后方,大法师淡定地喝着茶,听到侧旁有动静,就见谛听一只爪子捂着眼,小声叹息:

    “我家傻主人诶……”

    大法师点出一指,将谛听定在原地。

    稳。

    ……

    片刻前,凌霄殿上。

    “传旨通明殿,封长庚爱卿为太白星君,天庭二阶正神,不入星宿之列。

    主天地变革之事,主天地杀伐之事,主三界水事,有监察天庭仙神之权,凡神位不足四阶者,长庚爱卿自定任免。

    另,长庚爱卿兼任月宫嫦娥总教习,水神府改做太白殿。

    待通明殿旨意凝成之日,太白归位,三界同庆。”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