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懵逼树上懵逼果,圣人像前一哆嗦。

    怎么就,突然灵验了?

    李长寿嘴角不断抽搐着,他可是没说半个字,没冒半句话,只是上香,在这里给道承源流祖师爷磕个头……

    这一抹道韵,自然似曾相识。

    当初为了求这一抹道韵降临,酒乌师伯哭完、有毒师妹哭,又费心修改台词,勉强请得画像显灵。

    如今……

    就这么随便了吗?

    李长寿心底立刻警醒了过来,老老实实趴着,心底感慨横生。

    总算,自己也在圣人老爷面前,混到眼熟了!

    生命安全系数虽然没有直线飙升,但比之前,跟脚厚了何止数倍!

    但让李长寿有些不明的是……

    这抹道韵一直缠绕着自己,可他既没听到什么传声训示,心底也没什么感悟,

    片刻后……

    道韵还在,画像已经归于平静。

    而刚才感觉到那一抹道韵的两位长老,此刻也都有些狐疑,并未发现有什么其他状况。

    两位长老看着那三根‘高香’,心底不约而同泛起了这般念想:

    ‘应该,是上香有所不同的原因吧。’

    又片刻后……

    只有李长寿能感觉到那道韵还在,但此时画像已经没了任何异常,围观的长老们也都不再多关注这边。

    毕竟李长寿来上香,已非一次两次……

    李长寿虽不明所以、满头雾水,但还是静静地在那趴着,等待圣人老爷下一步指示。

    然而,此时懵了的,并不只是李长寿……

    ……

    九重天阙,兜率宫后院,那颗熟悉的老树下。

    今天的风儿,虽然不算喧嚣,但透着一股奇怪的味道……

    哦,是老君的两个小童子在尝试炼制灵丹,似乎这一炉又要散掉。

    一身玄色长衣的玄都大法师,正盘坐在树下的蒲团上,皱眉不断掐算。

    他心底浮现出的画面中,有个年轻弟子正跪在老师的画像前,不言不语,也不说话,只是在那跪着。

    这般情形……

    自然是被敬爱的老师,太清圣人老子,用玄都大法师都不能理解的神通,直接将‘感应’转了过来。

    但玄都大法师此时颇为费解。

    他推来算去,只能知道,这情形发生在,上次那家差点被人灭了的东洲度仙门;

    这年轻弟子所求何事、为何跪着,一概不知。

    度仙门此时各处也都是十分安宁,没什么大事发生。

    “能惊动老师,必然是有什么大事……”

    玄都沉吟了半声,开始推算这年轻弟子的平生过往、发生了何事,结果……

    “有点意思,有人替他蒙蔽了天机?”

    玄都挑了挑眉,左手凭空一拽,指尖如泼墨一般慢慢甩动,一张太极图的虚影,漂浮于他掌心之上。

    右手并起剑指,对着太极图虚影轻轻一点,玄都闭目凝神,细细推演。

    很快,玄都心底就泛起了一丝明悟。

    此时自己心底感应到的这个家伙,名叫李长寿,度仙门年轻弟子,年龄不足两百岁……

    “完了?”

    玄都有些错愕,仔细琢磨通过太极图推演到的讯息,随后便挑了挑眉。

    一个小弟子的跟脚,他借来太极图的威能都推演不出,这就有些过分了。

    玄都又推演一阵,这次很快就确定,自家老师此前出过手,替这个小弟子遮掩了什么……

    似乎,就发生在不久之前。

    有意思。

    老师多少年不曾出手了?

    自巫妖大战之后,人族先贤三皇五帝归于火云洞,六位圣人便隐居不出,不在人前显圣。

    如今,老师竟会主动出手,帮一个‘偏远’道承的小弟子遮掩天机……

    到底有什么大事?

    玄都大法师不敢去问自己老师,那样容易被老师罚禁足,每次都是万年起步……

    既然这事情是围绕这个年轻弟子,他直接去找这个弟子问问就是了。

    玄都缓缓起身,自身长袍若水流一般流转,心底又泛起了些许明悟……

    【龙族入天】

    ——这是圣人老师给的提示。

    玄都顿时明白了,下面跪着的这个年轻弟子,是【龙族入天】中的关键人物!

    至于,龙族怎么入天、为什么入天,这个年轻弟子在这件事中能发挥什么作用,那就是玄都大法师此时所不知的了……

    玄都大法师禁不住一阵皱眉,嘀咕道:

    “老师,您能不能直接给弟子传个声。

    这样直接让弟子有所感悟,会让弟子感觉,自身之道毫无意义。”

    言罢,玄都心底再次泛起了一缕感悟……

    【下次一定】

    玄都:……

    低头颓然一叹,玄都大法师一步迈出,身形消失在了兜率宫中。

    九重天阙云缥缈,进出天门无人知。

    这位人教首徒几步迈出,已过万水千山,一个回眸,五洲匆匆而过……

    不过片刻,玄都直接出现在了度仙门上空,站在了那丝薄润滑的大阵之上。

    却无一人能见他身形。

    仙识一扫,玄都顿时微微一笑。

    别的先不说,度仙门这道侣之风,搞的就很不错嘛,门内这么多成双成对的。

    若是能加大力度,多多生养,那人教何愁不兴?

    玄都手指对破天峰上一点,身形又悄然消失,没有惊动半个人影。

    破天峰百凡殿。

    正趴在那的李长寿,感觉到自己身周的道韵缓缓消失,心底先是松了口气,又有些怅然若失。

    圣人并没有任何指示……

    莫非是在告诉自己——南海神教大胆去搞,你背后也有圣人?

    李长寿迅速打消了这般有些狂妄的想法。

    度仙门本来就是圣人的记名弟子所创,自家掌门在圣人老爷那边恐怕都没这种待遇……

    尤其是【鸡腿】,本就是出了名的清静无为,不管闲事。

    再跪一会儿?

    再跪一会儿吧。

    心底正如此想着,一缕传声入他耳中,嗓音颇为清朗:

    “来度仙门西南三千里,一见。”

    嗯?

    李长寿眉头一皱,仙识在各处扫过,又立刻收敛了起来。

    毫无所得。

    他起身看了眼圣人画像,并未有半分道韵波动,心底虽有疑惑,却决定在这里继续拜一阵。

    传声之人若是人教高手,为何不便在度仙门内现身?这本身就有些问题。

    片刻后……

    那缕传声再次传来:

    “刚才传声可是没听到?

    我乃人教大法师,你在老师画像前拜祭,必是有什么难事,我便过来看看。”

    李长寿心底一惊,但随之又有些狐疑。

    有这种好事?

    他只是在圣人画像前烧了三柱香,半句话都没说,就惊动了圣人,让圣人唯一弟子现身来见?

    虽有可能是真的,但怎么看……

    还不如【我,玄都,打灵石】这种更可信!

    李长寿喃喃道:“前辈如何自证身份?”

    “嗯?”

    玄都大法师也是一怔,修道至今,头一回遇到这般情况。

    ‘我如何证明我是我?’

    这小弟子,还真有意思。

    玄都沉吟两声,又对李长寿传声,这次直接道了几句无为经的内容。

    话音一转,玄都又对李长寿讲述了两句,与无为经一脉相承,却比无为经更高深的经文。

    见李长寿依然目露疑色,玄都大法师也有些哭笑不得,隔空对李长寿显露了一缕,自身的道韵……

    这位大法师无奈之下,还传声道了四个字:

    “龙族入天。”

    听闻此言,李长寿心底立刻明白了点什么,找到了逻辑支点。

    其实,李长寿是根据这一缕道韵确定了,对方是个修为颇为恐怖的存在……

    若想对自己出手,度仙门恐怕会被直接从东胜神州抹掉。

    在这种人物面前,自己现如今,并没有什么操作空间。

    总算,李长寿在圣人画像前起身。

    他面色如常,去找相熟的长老求来了出山门的玉牌,转身朝殿外而去。

    出了百凡殿,李长寿又嘀咕一句:

    “前辈,我要不要喊上我家掌门?”

    “不用,你来就是,我若是歹人要害你,何必对你说这般多?”

    “前辈勿怪,”李长寿喃喃道,“弟子一时未能反应过来,这就赶去拜见。”

    言罢,他驾云朝山门而去,用玉牌顺利出了山门,取道西南,慢悠悠地飞出数百里。

    玄都大法师也并未继续催促;

    李长寿看了一阵测感石,才落在一片林中,施展土遁,迅速穿梭过两千里。

    ‘要不要用纸人先试探一番?’

    李长寿左右思量,很快就打消了这个想法。

    这种高手,无论是不是玄都大法师,自己都不能玩虚的……

    用真诚,换机缘。

    用仙识反复搜查,却查不到半点人影;

    但当李长寿从土中跳出来,驾云赶向‘三千里处’,心有所感,偶然低头看去,见到了一处河谷中,那位身着玄色道袍的青年道者;

    此人正挽着袖子坐在溪水旁,面前生了一堆火,烤着几条鱼,悠然自得。

    这一瞬,李长寿心底安定了大半,驾云缓缓落了下去,离着十丈远,深深做了个道揖:

    “度仙门弟子李长寿,拜见前辈!”

    玄都大法师摇头一叹,端着烤鱼,道了句:

    “我修行也算有些年头,当真未曾见过你这般啰嗦的小弟子……嗯?”

    玄都大法师像是突然发现了什么,扭头盯着李长寿看了眼,哑然失笑。

    “掩藏修为之法倒是颇为高明,我此前未细看,也是看走了眼。

    你这修为……

    怎么还只是个年轻弟子,度仙门为为何没给你一个长老之位?”

    李长寿沉吟几声,低头道:

    “弟子渡劫不过数十载,渡劫时幸得机缘飞升,得了这般修为造化。

    但弟子渡劫前,在门内只是普通弟子,若突然展露这般修为,恐被同门看做异类。

    故,弟子用了这般遮掩之法。

    并非有意隐瞒,也对自家道承绝无半分恶意。”

    玄都缓缓点头,言道:

    “这些不过是小事,过来坐吧。

    你越是拘礼,我越是不喜,咱们人教本就没这么多规矩……

    倒是,此时我有些明白,为何老师会让我来找你谈谈,飞升者有之,但你这般飞升的,自古也是少见。

    是个人才。”

    李长寿抬头笑了笑,这才仔细打量眼前这位青年道者。

    第一感觉,便是普通;

    仔细体会,却又觉得眼前这道者,宛若高山大岳,又不给人半分压迫感,更是完全无法看透半分。

    大法师只是随意坐在此地,手中端着树枝,其上还有半生不熟的烤鱼,却仿佛与自然相融,与天地呼应,无半分不和谐之感。

    到此时,李长寿才确定下来,这位确实时人教排第二的大佬。

    玄都大法师!

    “愣着作甚?”

    “第一次见到前辈您这般高手,觉得如做梦一般。”

    李长寿缓缓呼了口气,向前迈出两步,坐在玄都面前,主动伸手道:“弟子来烤吧。”

    “你倒是挺上道。”

    “长者有所求,弟子服其劳,本就是理所应当之事。”

    听闻这般回答,玄都顿时笑眯了眼,将木柴递了过去,随后又伸了个懒腰。

    玄都像是想到了什么,随口道:

    “对了,我此前还弄坏过你的姻缘泥人,与你结下了少许缘法。

    上次让度厄道兄转交给你的灵丹,可服用了?效果如何?”

    “并未服用,”李长寿笑道,“弟子身体并无异样,那灵丹想留给走了地仙之道的家师。

    前……大法师,弟子冒昧问一句,浊仙真的只能修行到真仙?”

    “嗯,浊仙本就只是地仙之道,只能修成真仙,”玄都缓缓点头,“你还是……节哀顺变吧。”

    李长寿:……

    真·聊天鬼才。

    “说说吧,有什么难事,”玄都大法师看着李长寿,“既然老师让我下来找你,我自会助你摆脱困境。

    还有,你与龙族又有什么关联?”

    李长寿嘴角露出些许苦笑,道:“大法师可知南海神教?”

    玄都掐指推算了下,言道:“最近听说过,天庭都在传,玉帝小师叔对这个神教大加赞赏,要将这个神教的野神收编为正神。”

    李长寿叹道:“弟子就是南海神教……教主。”

    “哦?”玄都眼前一亮,“你若是这么说,我可就来精神了!

    你还不够两百岁,怎么成了南海神教教主?当年我也让人暗中搞过神教,没几百年就黄……

    咳!

    快说说,这是怎么回事?”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