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这次外出,玉帝叁号化身给李长寿的感觉,多少有些不一样。

    感觉,比之前平和了很多……

    无论是卞庄说错话,又或是吕岳出言不敬,秦天柱都是微笑着摇摇头就过了;

    虽然大概率是放在心底记小本本,但确实比之前淡定了许多,也从容了许多。

    真·心胸宽广秦天柱?

    李长寿心底暗自嘀咕,却也不能直接传声问询,当务之急,还是探一探吕岳的跟脚。

    他其实记得,原本的封神故事中,吕岳的下场也挺凄惨,被阐教三代们一阵暴打,第一次下山损了四个徒弟,第二次下山被没什么修为的杨任拿着五火七禽扇‘呼’成了灰烬。

    当时与吕岳一同被五火七禽扇搞掉的,还有吕岳的两名师弟。

    就这般,一个师父、两个师叔、四个弟子,组成了天庭八部正神中瘟部的班底……

    从这个角度来判断,吕岳跟西方教有关联的概率应当很小;

    但凡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此时大劫已更改了这么多,李长寿也不敢直接下论断。

    此前李长寿还听人说起过吕岳的名号,是在万林筠长老口中。

    万长老曾拜读过吕岳所著的半篇毒经,对截教炼气士吕岳的毒道造诣无比推崇;而万长老构想的金仙毒丹、‘道之毒’,吕岳早就有炼制好的成品在洪荒流传,只是无比稀少。

    李长寿思前想后,慎重地找了个吕岳必定感兴趣的话题,问道:

    “吕岳师兄此前说炼丹出错,这是怎么了?”

    “嗨,”吕岳那张有些苍老的面容露出几分郁闷,“陈年往事矣!不提也罢,不提也罢。”

    这满满的倾诉欲。

    李长寿正色道:“吕岳师兄,实不相瞒,师弟我也颇喜炼丹,也琢磨过不少毒丹,师兄请看……”

    言说中,李长寿拿出了两瓶丹药,先递给秦天柱一瓶,又将另一瓶用仙力推到了吕岳手中。

    吕岳打开瓶子看了眼,放在鼻尖嗅了嗅,笑道:

    “不错,这毒丹练得扎实,马马虎虎能毒死几个天仙。

    给,师弟看为兄这个。”

    言说中,吕岳在袖中取出两瓶丹药,瞧了眼秦天柱,用仙力推了一瓶丹药过去。

    李长寿还未来得及提醒,秦天柱手快,已是将玉瓶拔开;

    当下,这玉帝的化身就是眼前一黑、身形摇晃,身周连忙绽出仙力,将玉瓶结结实实地封住。

    “咳,咳咳!”

    秦天柱咳嗽几声掩盖尴尬,赞道:“好厉害的毒丹,便是大罗金仙中了,怕也要元神受损。”

    吕岳淡定地一笑,手指轻点,将一缕缕散出的毒雾收入指尖,淡然道:

    “莫要误伤了此地佳人,她们修为都不算太高。”

    稳了一手,李长寿并未打开手中玉瓶,刚要将玉瓶奉还,吕岳却傲气地摆摆手。

    “拿着防身就是,总不能被你白喊师兄,送出去的东西焉有拿回来的道理?”

    “那就多谢师兄了。”

    李长寿含笑将玉瓶收了起来,满是郑重地放到了一只宝囊中,贴身存放。

    吕岳见状笑眯了眼,又轻叹了声,叮嘱道:

    “毒丹之物,本就是丹道分支,可伤人,也可救人,世人对此颇多非议。

    长庚师弟你记得,你是天庭水神,人教仅有的两位二代弟子之一,若非是真敌不过的强敌、陷入困境,切莫露出这丹药。

    免得让人说咱们仗着阴损手段害人,有损大师伯威名。”

    一旁秦天柱将手中玉瓶递给了李长寿,笑道:“这颗也给水神大人用吧,若是遇到强敌,还能多点应对手段。”

    吕岳笑道:“你这手下倒也上道。”

    李长寿:……

    别说了大佬,看您这性情,估计这版的封神大劫也逃不过要去天庭给这位‘手下’当差,真就会成这‘手下’的手下……

    “嗯,多谢师兄提醒。”

    李长寿笑着应了声,看似随意的将玉瓶接了过来,并未露出什么破绽。

    紧接着,李长寿将话题很舒适地转了回来:

    “吕岳师兄炼毒的本领,师弟我自愧不如,相差甚远,恐道门三教之内,毒一道,也是师兄独树一帜。

    师兄当年炼丹出错,就是炼毒丹所致?”

    “唉……”

    吕岳长长一叹,看了眼身旁卞老夫人留下的茶杯,一旁卞庄立刻喊人送来新茶。

    不愧是龙头情缘服务业的少东家,机敏劲都用在这了。

    吕岳缓声道:

    “那时也是上古了,当时门内有一对道侣为上古异兽化形修行,都已修成了长生仙,心愿就是有个子嗣。

    但他们一个本体是三足金蟾,一个本体是灵羽天鸟,本就都已修成金仙,想要子嗣当真是难事一件……”

    李长寿笑道:“那也难不住师兄吧。”

    “别说这个,贫道听这个就脚软,”吕岳笑骂了声,“贫道就怕被人戴了高帽,帽子一戴,贫道就有些不知所以。

    当时贫道也是这般稀里糊涂地应下了,回去之后不断琢磨,搜集来了诸多先天宝材,志气满满地开炉炼丹,结果丹要成的最后一刻……”

    李长寿关切地问了句:“怎么?”

    “炸炉了,”吕岳以手掩面,“自那之后,一股邪气污了贫道元神……

    多亏有天涯阁这般所在,不然贫道当真是要踏入邪道,不知道会做多少错事!”

    秦天柱在旁笑着加了句:

    “虽说如此,道友也要节制些才行,若我所看不错,道友已是亏损了本源。

    大罗金仙的修为都能这般亏损本源,当真世所罕见。”

    “无妨,”吕岳淡定地摆摆手,“斗法看的又不是修为如何,若说瞬息间杀千百长生仙,怕是云霄师姐、多宝师兄,都不如贫道出手迅捷。”

    李长寿笑着将话题稳了回来:“不提风月,师兄练毒的本领,师弟我是无比佩服的。”

    吕岳一阵摇头,看着李长寿,笑道:

    “不过,自此也让贫道得了此间之乐,算是有失有得,与师弟你修的那阴阳之道颇有异曲同工之妙。”

    李长寿:抱歉,我们太清是正经的阴阳大道!

    “咱们这般只是聊天,未免有些不美。”

    李长寿看向一旁站着的卞庄,笑道:“小庄啊,让人摆点酒宴,我跟吕岳师兄喝几杯。”

    卞庄忙道:“已经准备好了,我这就让人进来。”

    “哎,慢,”吕岳手一抬,淡定地扔出去了自己的‘大能玉符’,“算贫道的。”

    “这个……”

    卞庄有些为难,不由看向李长寿。

    他刚听李长寿对吕岳的毒丹颇多赞赏,心底也是有些发怵。

    李长寿笑道:“岂能让师兄破费?

    今日师兄诚心待我,单单是这份要帮我遮掩来此地之事的心意,就让师弟我颇为感动。

    小庄啊,将玉符还给吕岳师兄,后面的事,你可懂得了?”

    “懂,懂,”卞庄双手捧回这枚玉符,笑道,“今后吕岳前辈就是我们天涯阁贵客,与吕岳前辈交好的几位姐姐,绝不会受半点委屈。

    吕岳前辈今后在我天涯阁中的一应用度,都由天涯阁承担。”

    言罢,卞庄做道揖就要转身。

    “嗯?哼!”

    砰的一声,吕岳一拍桌子,瞪眼喝道:

    “你这是瞧谁不起?可是觉得贫道家境贫寒?”

    卞庄不由懵了……

    吕岳当真气愤,骂道:

    “贫道给的灵石宝物,那是给你们天涯阁的吗?那是给那些佳人的!

    她们寄人篱下、曲意相迎,还要面对贫道这般不修边幅的老道,本就已是万分不易,岂能断了财物来源!

    这是她们应得的!”

    李长寿和秦天柱对视一眼,莫名觉得……

    就好有道理。

    这种事本就不是好事,是不可提倡的行为,对洪荒风气没有半点好处。

    但能说的如此理直气壮,也当真是没谁了。

    李长寿笑道:“师兄你莫吓到小庄,他本意也不是这般……

    这样,现如今与今后,与吕岳师兄交好的那些仙子,只可与师兄交好,不可再与旁人相见。

    吕岳师兄在不在此地,这些仙子清闲修行,也都得一份灵石宝物,这份由天涯阁出。

    师兄,你看这般安排如何?”

    吕岳这次倒是并未反驳,细细思量状;李长寿摆摆手,卞庄低头领命而去。

    看着卞庄的背影,吕岳奇道:

    “你这手下是谁?似乎刚才你们进大阵时,他就被人喊是少阁主……”

    李长寿笑道:“他是天涯阁阁主的独孙,如今在天庭任职。

    实不相瞒,此次我也是来找天涯阁,问问天涯阁是否有意为天庭做事。”

    吕岳奇道:“天庭缺了女仙?”

    “咳!”秦天柱在旁解释道,“非也,水神只是想在三千世界中以天涯阁为基础,拉起一个势力,与西方教相抗。

    天庭怎么会缺了女仙?就算缺了,也不至于来此地招纳。”

    李长寿张张嘴,哭笑不得地看着秦天柱……

    陛下,咱们这还没探明吕岳的底细,怎么就直接把明面上的计划说出去了?

    这要稍后喝点酒,临天殿的秘密是不是也要不保了?

    秦天柱意识到自己多说了一点点,对李长寿笑了笑,静静地低头喝茶。

    李长寿:……

    这届天帝,实在是太难带了!

    卞庄刚跑出去没多久,一名名身着彩裳的仙子,将乘着精美菜肴的托盘摆在细柳腰身处,带着少许白雾款款而来。

    不多时,一只圆桌放下三四十道珍馐美味,侧旁本来还有仙子拿着玉筷、端着酒水,负责夹菜填酒,但被吕岳摆手挥退。

    吕岳道:“我长庚师弟不适合这般阵仗,都下去吧,菜我们还不会夹吗?”

    秦天柱也招呼卞庄一同入座,卞庄推辞几句,被李长寿看了眼,赶紧低头坐下,在吕岳身旁为吕岳添酒。

    吕岳也将自己的面容变得年轻些,化作了中年模样,主动与李长寿拉近点距离。

    李长寿做东,招呼几人端起酒樽饮了三次,就到了各自敬酒的环节……

    吕岳几杯水酒下肚,主动问道:“长庚师弟,你刚才说要对付那西方教?要不要师兄给你多备些毒丹?”

    李长寿心底一动,但还是摇头笑道:“在三千世界与西方暗中博弈而已,我若亲自下场,事情就麻烦了。”

    “不错,如今大劫降临,还是要慎重些。”

    吕岳叹道:“那西方教两位师叔跟咱们道门圣人老爷完全不同,他们下手黑的很,做事没底线。

    我听多宝师兄说,远古时这两位,算计了不少大能。

    就说那红云老祖吧,当初为何紫霄宫中让座?还不就是被这俩家伙给忽悠了。

    红云原本和鲲鹏挨着坐,若是红云不起来,鲲鹏自也可借势不给那两位让座,可红云一起、鲲鹏也抗不过那两位威胁,他能不气那红云吗?

    归根结底,还是西方这两位,夺了鲲鹏的机缘,鲲鹏忌惮西方大圣人不敢报复,只能拿红云开刀撒气了。”

    一旁秦天柱深以为然地点点头:“是这么回事。”

    吕岳笑道:“说的就跟你见过一般?”

    李长寿:……

    这位是真的见过,还是紫霄宫听道最靠前的尊尊尊贵席位,当时就在道祖左手边。

    吕岳正色道:“长庚师弟,为兄对你这些,就是要你小心些西方那两位。

    西方教也藏了不少手段,他们好像还有凭功德就能塑造金仙的功法,贫道之前听一位同道中人说起过。”

    李长寿顺势道:“咱们在酒桌上不论及圣人老爷,只说圣人弟子。

    师兄觉得,这西方教圣人弟子中,谁最难缠?

    此事就当提点下师弟,师兄,我先敬你一杯……”

    “好说,好说,跟师弟聊聊天就是,什么提点不提点的。”

    吕岳蹲着酒樽,与李长寿轻轻碰了下,美滋滋地喝了口,笑道:

    “西方圣人弟子,要分两说。

    西方不讲究记名弟子与正式弟子,他们分,是在圣人成圣前收的圣人弟子,还是后来为了忽悠高手加入西方教而收的弟子,这两批圣人弟子明显有差距。

    据贫道所知,这些早年入门的弟子大多名声不现,却实力非凡,你须得小心应对。

    像什么虚菩提、地藏、多目能等等,贫道也只是听人说起过,不知他们具体名号。

    但也不必太过担心,终归,他们比咱们道门三教的大弟子们,实力还是差了一筹。”

    到此时,李长寿心底已是大致确定,这吕岳应是跟西方教没什么关联。

    然而稳妥起见,李长寿继续敬酒,待酒意更浓,继续问了下去:

    “那师兄觉得,阐教之中的各位师兄师姐如何?”

    “那边跟我们截教,这几万年来摩擦不断,”吕岳叹道,“说到底,还是二师伯与师尊的道不同。

    不过嘛,阐教之中有几位当真有些讨人厌烦。

    就说那燃灯副教主,阴险狡诈、煽风点火,仗着辈分高就到处乱咬人,几次气得贫道对他撒一把毒丹。

    这阐教……嘿嘿,根本心不齐。”

    李长寿笑问:“那阐教各位师兄师姐中,谁最令师兄敬佩?”

    “啧,这不好说,”吕岳摇摇头,“这天地间,圣人弟子虽多,但能称为洪荒之英豪的,却少之又少。”

    秦天柱道:“阐教之中有洪荒闻名的十二金仙,那十二金仙之首的广成子,可称英豪?”

    吕岳道:“广成子师兄修为高深,法宝众多,一手番天印名声响亮,可惜心思深沉、多谋多算却少了担当,几次将身上的责任推给旁人,非英豪也。”

    李长寿瞧了眼周遭大阵,将袖中的留影球默地捏碎,笑问一声:

    “那师兄觉得,阐教福德金仙云中子师兄,可称之英雄豪杰?”

    “云中子虽擅炼器,手段高明,但所炼宝物都是模仿已有诸多先天灵宝,实乃赝宝祖宗,非洪荒英豪也。”

    秦天柱又问:“那太乙真人如何?”

    “太乙说话总是阴阳怪气,两边几次差点打起来就是因他而起,不顾旁人颜面,不知何谓进退,只图自己言语爽利,非洪荒英豪。”

    秦天柱问:“黄龙真人又如何?”

    “唉,”吕岳叹道,“黄龙师兄性情太过忠厚,旁人说风就是雨,毫无主见,非洪荒英豪。”

    李长寿越听越觉得,这段话泄露出去太容易引架,将话题赶紧挪偏:“吕岳师兄觉得,截教各位师兄师姐又如何?”

    “这个……”

    吕岳笑道:“贫道倒是觉得,我截教之中,义薄云天者当真不少。

    当然,贫道就算了,贫道现如今也不在乎名声如何。

    若说洪荒英豪,当推公明师兄与金灵师姐,其他同门,也都差了点意思。”

    秦天柱看了眼李长寿,笑道:“云霄仙子如何?”

    吕岳笑道:“云霄师姐性情温柔,与世无争,但自身道行深、威压强,且有些固执,上古时多次把师尊问的哑口无言。

    但凡云霄师姐一声轻喝,我教上下数十位常听师尊讲道的弟子,都是禁不住道心轻颤,威严太盛,非英豪也。”

    秦天柱顿时对李长寿投去了善意的目光,李长寿……就当自己没听没看见。

    一时间,这引凤阁内笑语不断;

    几人谈天说地,聊的颇为畅快。

    然而,他们喝酒不过半日,一名中年女仙匆匆而来。

    她入得大阵、站在门外,就对卞庄传声说了几句,随即转身离开。

    卞庄眉头紧皱,低声道:“水神,我祖母那边有些麻烦。”

    “哦?”

    李长寿笑道:“可是有西方教高手送来书信什么的,威胁天涯阁莫要多管闲事,许诺天涯阁只要持中不动,就可免遭灾祸?”

    “这个……”

    卞庄奇道:“您怎么知道?”

    李长寿端着酒杯饮了一口:“老对手了,自是明白一些。

    此时应有西方控制的势力开始调兵遣将,要对天涯阁施压了。”

    秦天柱目中精光闪烁,面色冷峻,刚要淡定地开口说几句狠话……

    砰!

    一只苍劲有力的手掌拍在桌子上,那带着少许醉意的吕岳老道冷哼一声,淡然道:

    “给他们回信,让他们放马过来,且最好多派些人来。

    不足百万兵马,不值贫道挥起衣袖。

    这个小庄,你就明白地告诉他们,若是吓到了此地诸位佳人,便是他们西方圣人弟子齐来,贫道也要让他们丢下半数性命!”

    李长寿劝道:“师兄不急出手,毕竟事关截教立场……”

    “贫道在此地并非只是截教弟子,”吕岳目中闪烁着星光,慨然道:“贫道不过是一只找到归巢的倦鸟,是这天涯阁的熟客。

    他们打扰贫道修行历劫,贫道岂能惯着?

    就这般回信。”

    卞庄低头答应一声,起身匆匆而去。

    李长寿端着酒杯,笑道:“不提风月之事,师兄也当属英豪。”

    “哎,师弟过奖,过奖。”

    “但师兄,”李长寿话音一转,凑向前去,“咱们用毒也要讲究一些技巧,明着来他们总能想法子躲掉,伤些普通仙兵也只是浪费宝材。”

    吕岳眼前一亮:“长庚可有指点?”

    “哪能说指点,”李长寿在怀中摸出了几只宝囊,“一点,声东击西、让人意想不到的小玩意罢了。”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