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玉泉山中,李长寿化作人教小法师的模样,与两位阐教仙人聊起了八九玄功修炼心得。
  
  海神庙后堂,李长寿坐在太极图的虚影下,看着面前有些虚淡的人影。
  
  熟悉的血色长裙,未增未减的妖娆身形,那略微卷曲的长发,自成妩媚的神情,让李长寿……
  
  眉头轻皱。
  
  比起孔宣准大姐,蚊子这也太不占优势了。
  
  孔宣与文净道人虽都是凶狠生灵,但孔宣出身凤族,此时已是有所担当,可称之为一条‘好汉’。
  
  文净道人……
  
  这位女王大人心狠手辣,本是鸿蒙凶兽,此前不杀人族纯粹是因为不想沾染业障,万灵性命与她而言就如草芥般。
  
  若非文净道人能坏十二品金莲,且此事被太清老师推算到了,文净道人此时应该是跟金蝉子一个下场才对……
  
  “水神大人,”文净道人盈盈一礼,见李长寿目中神光闪动,莫名就有些紧张。
  
  文净道人忙道:“大人您莫怪,属下也是找准机会才敢来见您,绝未被任何人察觉到,属下这就立下大道誓言,证明属下对您赤胆忠心,一片……”
  
  “多年不见,嘴怎么这么利索了?”
  
  李长寿笑着道了句,文净道人略微松了口气。
  
  文净道人的微笑故意带上几分幽怨,轻声道:“今时不同往日,水神大人您修为突飞猛进,属下之前还有些小觑之心,如今哪敢呢。”
  
  “我修为何时突飞猛进了?”
  
  李长寿淡然道:“不过是能随时借用的人教至宝,多了一两件罢了。”
  
  文净道人:……
  
  水神大人在气质这块,一直拿捏的死死的。
  
  李长寿抬手点了下侧旁的座椅,示意文净入座交谈,主动问询:“今日你冒险前来,可是有什么要事?”
  
  “瞧您说的,”文净道人盈盈浅坐于侧,掩口轻笑,“属下一日不见您,也是如隔三秋,想念的很呢。”
  
  李长寿微微皱眉,低声道:“文净,你可知自己此时所处的位置?”
  
  位置?
  
  文净道人心底一突,她在李长寿话语中听出了警告、听出了不满。
  
  不知怎么,文净道人的道心,禁不住一阵轻颤。
  
  这些年,她一直在默默旁观,更是知晓李长寿所做的那几件大事。
  
  尤其是北洲一战,李长寿显露自身之道,一人灭杀十数头上古巨妖、妖族太子陆压……
  
  当日最令文净道人心悸的,还非李长寿突然展露的实力,而是在洪荒传闻中被抹去的那段情形。
  
  为水神大人,圣人有过简单交手,太清圣人一声‘滚’,喝退西方二教主。
  
  当时更是有女娲出手、后土现踪!
  
  自那时,文净道人就已明白,眼前这位早早拿捏住自己命门的天庭水神,便是半句玩笑都开不得了。
  
  某种意义上而言,善谋算的水神,比那个男人更危险,也更让人无力应对。
  
  可惜,这是单纯的无力与绝望,文净道人丝毫没有征服的念头。
  
  文净道人连忙起身行礼,解释着:
  
  “还请大人勿怪,属下也是被逼无奈,才……
  
  才做了他们的第六护法,做了那凶兽统领一职!
  
  属下心自是在大人这,自是在人教这,还请大人明鉴!”
  
  李长寿不动声色的点点头,心底也是忍不住一阵嘀咕。
  
  文净都已经做到西方教‘高层’了?
  
  自己刚才不过是想提醒她,一定要牢记她是玄都师兄的迷妹身份,莫要跟他说这些过火的话。
  
  老师可都在头顶看着呐!
  
  文净道人的命途,似乎也被改变了许多。
  
  此时看来,自己也当给文净道人一些甜头,莫要让她在该出手时,有半点犹豫。
  
  李长寿淡然道:“此事我自知晓,不过是敲打你一二。
  
  近来,玄都师兄在镇守玄都城,抵御域外天魔,暂时无法分身,待玄都师兄回五部洲,我自会安排你们再次相见。”
  
  “当、当真?”
  
  文净道人也不知自己为何会舌尖轻颤,目中满是亮光。
  
  李长寿淡定地点点头,又道:“你既想要与我师兄亲近,与我交谈时,当存礼数、知间距,不可有过界之言语,你可明白?”
  
  文净道人细细品味这般话语,不由大喜过望,连连点头称是,还禁不住抬手擦了擦嘴角。
  
  “属下多谢大人成全!”
  
  李长寿心底细细思量,斟酌了一阵言语,才道:“此事若无老师允许,我也不敢擅自做主,你要好生把握。”
  
  文净道人娇躯轻颤,差些就直接跪下,对头顶的太极图虚影行几个大礼。
  
  李长寿淡然道:“说正事吧。”
  
  “是,”文净道人柔声应着,又忍不住掩口笑了几声,这才坐回了座椅。
  
  “大人,西面将有大动作了。”
  
  “哦?”李长寿眉角一挑,并未插话,让文净道人将要禀告之事详尽道来。
  
  不多时,李长寿就有点坐不住了。
  
  还好,他从未小觑过西方教。
  
  就在数月前,西方教大教主接引道人出关,于灵山开坛讲道,传授众圣人弟子道与法,灵山重要人物悉数到场。
  
  文净道人也被叫去,在暗中听道,并未现身。
  
  讲道之后,则是西方教有话语权的十数圣人弟子,外加她这个凶兽统领,以及其他两名出身妖族、海族的统领,一同商议应对大劫之事。
  
  这次商议中,西方教定下了两件大事。
  
  【第一,在五部洲收敛羽翼,让西方所属尽皆沉寂下来,并主动清缴原本收容的一批业障大妖,收割功德,增加本教气运。】
  
  李长寿:……
  
  要说狠,还是这些家伙狠。
  
  当年一句‘你与我西方有缘’,让上古不少妖族老妖屁颠屁颠地去了西方教;
  
  而今大劫落下,为了给镇压西方教教运的十二品金莲减负,直接要将这些气运累赘剿灭。
  
  哪怕自断一指,也要护住气运大盘不崩。
  
  文净道人低声道:“属下就要负责此事,要灭的大妖着实不少,大多是藏在三千世界中。
  
  西方本意,怕是要让我们鸿蒙凶兽,也在此间牺牲掉部分。
  
  大人,是否要暗中招揽……”
  
  “勿要多想这些,”李长寿定声道,“让你潜藏在西方,自有上面的道理,不是让你做这些蝇头小事!
  
  切记,你此时就以自保为主,哪怕是接到了来杀我的命令,你可随意杀我化身,可明白了?”
  
  文净道人忙低头应答:“是,属下明白。”
  
  李长寿又道:“第二件事为何?”
  
  “西方对地府有所图谋。
  
  他们所图不小,怕是想控制部分六道轮回之事,或是另立一种轮回……”
  
  李长寿笑道:“你且停下,让我来猜猜。
  
  这场算计,西方早已暗中布置了数万年,事关三千世界中的诸多大千世界,凝聚香火功德,截取人族气运,可对?”
  
  文净道人一怔,小声问:
  
  “您还有另外的耳目?”
  
  李长寿指了指自己左耳,又指了指自己右耳,笑而不语。
  
  文净道人若有所思,幽幽地道了句:
  
  “属下还为探听到了此事开心了数月,不曾想您都已……”
  
  李长寿笑了笑,左手张开,掌心涌出一团云雾。
  
  这些云雾凝成了五部洲的大概形状,缩小为巴掌大小;又在五部洲周围凝出了一片片‘岛屿’,这些岛屿缩小为星光,缓缓向外扩散。
  
  星光中,有诸多闪烁着红光。
  
  李长寿有意敲打文净道人,淡定地解释着:
  
  “这是西方教此时直接或间接控制的三千世界。
  
  他们的思路确实不错,在五部洲之外开辟香火神国,再借用香火功德抵挡劫运、培养仙兵。
  
  可惜,他们始终是小觑了道门,又将人族当做傀儡木偶,还要用掌控轮回的方式,巩固这些香火神国,宣扬他们的教义……
  
  可笑且可叹。”
  
  文净道人笑道:“既一切都在水神大人您掌握之中,属下就放心了。”
  
  李长寿道:“且将你所知继续道来,我看是否有遗漏之处。”
  
  “是,”文净道人盈盈一礼,继续此前讲述。
  
  半个时辰后,文净道人这化身化作血雾消散;
  
  李长寿站起身来,来回踱步,目中满是沉思。
  
  乖乖,西方教真就这么狠?
  
  在三千世界中囤积了无数凡人正常逝去的魂魄,要在血海上另开轮回殿?
  
  若对方要用魂魄攻打地府,那很容易化解,天庭派兵及时驰援就可。
  
  麻烦的是,对方以大批魂魄要挟地府,后土娘娘那般温柔,绝不会让这般多的魂魄无辜消散,定会允许新的轮回出现,或是让出六道轮回部分的控制权。
  
  天庭能作甚?
  
  直接派兵清缴了这批魂魄?
  
  这无异于屠杀凡人!
  
  归根结底,此时最大的麻烦,还是已成了西方教手中王牌的诸多大千世界;
  
  而西方此时正有意要动用这股力量,想借此扛过大劫。
  
  不能乱,思路必须清晰。
  
  香火神国……
  
  不错,要从根本上,给香火神国打上‘祸’的标签,从而借天道之势,瓦解西方的布局。
  
  送走文净道人后,李长寿在玉泉山的纸道人也很快告辞。
  
  确定了杨戬的成长之路,会如自己预期那般发展,李长寿就暂且将此事放下了。
  
  说是暂且放下,其实也是做了些准备,他给玉鼎真人留下了十多枚专用的传信玉符,又在玉泉山附近埋下了几只纸道人。
  
  随后,李长寿就将自己关在小琼峰密室,招来十多只空白的画卷,开始细细思考。
  
  西方教上下颇多能人。
  
  西方教自然知道,去紫霄宫商议封神事,他们定会遭道门圣人与圣人弟子们针对,必然得不到多少好处,故提前将视线放在了其他方面……
  
  汇聚功德,汇聚众生念力,就可渡过大劫?
  
  李长寿仔细捉摸着,提笔画下了一只弹弓,开始了反复推演。
  
  这次的假设,他也稍微大胆了些,毕竟是去太清观学过道的圣人未公开弟子了。
  
  呃,怎么有点私生子的既视感……
  
  【如果我是西方圣人,该如何破此局?】
  
  ……
  
  有琴玄雅在水神府养伤半个月,在龙吉的照料下已伤势痊愈。
  
  但有琴玄雅不发一言,始终保持着沉默。
  
  一直到与李长寿相约的时间点,李长寿前来探望,她才露出了少许微笑,开口喊了句:
  
  “水神。”
  
  侧旁龙吉眨眨眼,嗅到了一点点,不同寻常的味道。
  
  龙吉小声道:“老师,那我先回去啦。”
  
  “辛苦你了。”
  
  “不辛苦、不辛苦,”龙吉嘻嘻一笑,对李长寿做了个鬼脸,转身就要溜仙。
  
  但一声‘且慢’从后面追了过来,龙吉眨眨眼,扭头看去。
  
  李长寿手中端着一方包裹,笑道:
  
  “这是接下来半年你要学习的谋略之法,功课可是一刻都不能落下。”
  
  龙吉的那张小脸顿时成了苦瓜,一把抢过包裹,气得轻轻跺脚。
  
  “知道啦,就喜欢欺负人!”
  
  看龙吉灰溜溜地驾云而去,李长寿轻笑着摇摇头。
  
  有琴玄雅坐在床榻上,抬头注视着李长寿,长长的睫毛轻轻眨动,小声问:
  
  “水神,都顺利吗?”
  
  “还好,”李长寿转过身来,笑道,“今后你就安心在水神府修行,我在天庭中也算有些名望,不会有人打扰此地。
  
  需要你站出来做宣传之事,我会提前通知你。
  
  你也可随意闭关,修为才是最根本的,莫忘了前方还有金仙劫。”
  
  “嗯!”
  
  有琴玄雅站起身来,换了一身浅白色宫裙的她,此刻长发如瀑般滑落,些许仙光环绕,美得令人目不暇接。
  
  李长寿又道:“此时凌霄宝殿正在朝会,我带你去天河边走走,待朝会散了再过去拜见玉帝陛下。
  
  你且稍微收拾下,不可失了礼数。”
  
  “师、水神不用去参加朝会吗?”有琴玄雅有些好奇地问着。
  
  李长寿笑道:“玉帝特许,若无大事,我不必现身。”
  
  有琴玄雅眨眨眼,虽然不明白具体含义,但总觉得很厉害的样子。
  
  李长寿去屋外等着,用仙力封了这处厢房。
  
  有琴玄雅很快就收拾妥当,换上了她最喜爱的冰蓝色长裙,搭配着金纹绣云长布靴,扎起了简单干练的俏马尾。
  
  水神府各处的天兵天将,都忍不住侧目多看一两眼……
  
  有琴玄雅向前,对李长寿抱拳行礼;李长寿驾云带她飞出水神府,朝天河而去。
  
  这一路,有琴玄雅大概有些理解了,自己长寿师兄在天庭到底拥有何等权势。
  
  但凡他们路上遇到的天兵天将,尽皆远远停下云头,整齐划一地低头抱拳行礼,而长寿师兄却只是点头回应。
  
  哪怕遇到一两位气度非凡的天庭仙神,对方也是率先做道揖,甚至还有人拐了个大弯,故意装作偶遇,向前行礼寒暄几句。
  
  李长寿对此早已习以为常,但有琴玄雅看在眼中,心底的念头十分繁杂。
  
  若问世上何物最是磨人,那自是女子的心事了。
  
  到了天河旁,让有琴玄雅远远等着,李长寿径直去了天兵操练之地。
  
  他招来卞庄,将卞庄带到了一个隐蔽的角落,淡定地布置了十几层仙力结界。
  
  卞庄:……
  
  慌是真的慌,反抗是真不敢反抗。
  
  “水、水神大人,”卞庄喉结轻颤,“您带回天庭的那位女仙,末将绝对没有动半点念头!
  
  末将此时心底都是姮娥仙子,末将愿立大道誓言!”
  
  李长寿慈眉善目地笑着,“莫紧张,我还不知你品性吗?
  
  小庄啊。”
  
  “哎,大人您说。”
  
  “我记得,你家里好像有个天涯阁,对否?”
  
  卞庄不由满头雾水,还是连忙点头:“是,是。”
  
  李长寿轻笑道:“明日带我去逛逛?”
  
  卞庄不由愣了下,随后想到了什么,双腿一颤,噗通一声跪了下来。
  
  “水神您放过末将吧!若让人知道我带您去天涯阁,我怕是要被各位仙子大能挫骨扬灰啊!”
  
  各位又是什么鬼?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