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又是夜深人静,安水城海神大庙。

    ‘长寿兄?’

    侧旁的金镶玉神像,发出了一缕缕神念呼喊。

    少顷,主神像给出反应,两缕神念再入云雾梦境,敖乙又见到了,在神像脚下站立的身影。

    敖乙快步向前,目中光芒闪烁,少年面容神采奕奕。

    “长寿兄!我父王已开始调兵遣将!

    那西……

    那些人窥伺我龙族久矣!此次定要让他们知晓,我龙族绝非随意可拿捏!”

    听闻此言,李长寿心底倒是没什么波澜,这在他意料之内。

    龙族现如今傲气未失,不太可能不战而退;

    但稍后之事,必须要细细谋划。

    不能将西方教打太痛,避免【打了小的,引出老的】,也不能死伤太多凡人,给自己增添业障。

    李长寿道:“莫要欣喜,这次咱们要对付的并非普通之敌。

    更何况,若起战祸便不免有死伤,这并非值得开心之事。”

    “嗯,长寿兄教训的是。”

    敖乙立刻收敛笑容,拱手做了个道揖,面露惭色。

    随后,敖乙便言说了自己这两日的作为。

    他赶回东海龙宫面见自己父王,按李长寿所叮嘱,陈述此事。

    东海龙王稍作思忖,便召集龙族众长老商议;

    除却有一两位老龟仙,觉得不能跟西方教硬碰硬,其他长老义愤填膺,尽皆请战。

    敖乙定声道:

    “这次,父王决定派仙蛟兵三万,我龙族高手六百余,金仙境二十位!

    若战事紧急,族内数位长辈也已随时准备开赴战局!”

    李长寿:……

    心底略微……有那么一丢丢负罪感……

    无他,龙族大兄弟当真——太实诚了。

    动辄就是二十金仙、六百龙族高手,三万仙蛟兵!

    这兵力,若不考虑其他因素,灭个大仙宗都够了!

    不动则已,动则山崩地裂大海啸;

    龙族能在远古生存至今,当真也有自己独到之处……

    李长寿不由有些心虚,龙族这般大张旗鼓,对方只是来了十几只真仙境的大妖……

    那就很尴尬了。

    敖乙道:“长寿兄可还有要嘱托的?我这就要跟几位叔伯碰面,从海中赶往南海。”

    “乙兄你如今修为尚浅,不宜参战……”

    “我是海神教大护法,此战如何能缺席?”

    敖乙目光颇为坚定,“我平白拿了这么多功德,自不可能让族人为我去流血拼命!

    父王已命我挂帅,此次定要痛击强敌!

    倒是长寿兄,此战你不必担心,也不必赶来。”

    “我如何不担心?

    既然如此,你当护好自身,莫要逞强斗狠。”

    李长寿道:“这几日,我已做好了退敌之策,就放在安水城你我神像之后,是一个蓝色包裹。

    你可先让一位脚程快些的高手,暗中取走,其内还有给你的书信。

    我也说句大话;

    但凡你能做到这些计策所想,龙族可进可退,只要不是超然于天地之外的高手出手,定不会有太多伤亡。”

    敖乙眨了眨眼,顿时想到了什么,低声道:“这退敌之策,可是上面……”

    李长寿高深莫测的一笑,并未多说什么;

    摆摆手,消散了梦境。

    度仙门小琼峰上,李长寿收拾了下心神,开始进行下一步骤。

    与此同时,东海龙宫之中……

    敖乙依言而行,请了一位擅疾飞的龙族高手出马,立刻赶去了安水城,暗中取走了那退敌之法。

    待这位龙族金仙腾云驾雾,疾飞回了东海龙宫,龙宫三万水军,已在海中准备就绪。

    二太子敖乙挂帅旗,换上了一身碧玉战甲,身后有几位气息高深的高手贴身护持。

    这高手远远就传声一句:

    “殿下,拿来了!”

    正在海底来回踱步的敖乙眼前一亮,立刻迎了上去,道一声:“劳烦叔叔奔波!”

    那位龙族高手化作人形飘然而来,在袖中拽出、拽出……

    四四方方、两尺长的一只木箱;

    木箱确实被蓝布包裹。

    敖乙和众多龙族高手顿时一愣,敖乙连忙用仙力包裹木箱,免得被海水压垮;

    打开木箱之后,看到了几摞整整齐齐摆放的竹简。

    众多竹简上方,还有一只传信玉符。

    将玉符拿起,敖乙仙识探入其中,很快就看到了简单的几句话:

    【事急从权,无法详细阐述原由;

    接下来要走的步骤就在此内,总共二十六步;

    第一步《行军篇》,出发前必读,读完之后便可知第二步为何】

    敖乙将玉符收起,低头找寻,很快就捧起一只竹简;

    将竹简缓缓打开,上面字迹清晰,刻着的文字仿佛有某种法力,让敖乙很快就看的入神……

    不多时,敖乙读完第一篇。

    略微斟酌,敖乙决定按这计策行事,立刻取出父王赐下的【九龙傲天大印】,朗声道:

    “诸位叔伯,各位同族,立刻分兵前行!

    一成兵马在海面出行,由水路入南海,但要收敛气息,不举旌旗,不可招摇!

    其余大军,潜藏影踪、向北绕行;

    经地脉,走东胜神州转入南赡部洲,避开众仙门探查,赶去南洲西南!”

    一龙族高手皱眉道:“殿下为何分兵?”

    敖乙闻言,心底立刻浮现出,刚看的竹简上的那句:

    ‘若有人问为何分兵,便说想想这次对付之敌。’

    敖乙淡然道:“叔叔可想想这次对付之敌。”

    那龙族高手眉头一皱,顿时不再多言。

    又有老龙道:“我龙族遨游九天之上,何时做过在土中钻来钻去之事?”

    敖乙心底略微惊讶,暗道,长寿兄背后的高手,莫非能窥破未来?

    这个问题,也在竹简中有记。

    当下,敖乙不慌不忙,保持淡定,道了句:

    “大地乃盘古大神之躯所化,云雾不过盘古大神之呼吸,如何不可借地脉通行?”

    那老龙沉吟两声,躬身行礼,不敢多言。

    龙族众高手再无异议,也都收起了对敖乙的轻慢之心。

    当下,龙族水军分兵前往南洲西南,一南一北、一明一暗。

    敖乙又叮嘱道:

    “还请族内长老出手,帮龙族大军遮掩天机。”

    “太子殿下放心,”一位白发苍苍的龙首老者笑道,“已在做了。”

    敖乙点点头,将手中竹简又看了一遍,很快就将下方众多竹简接连收起。

    有蛟龙车架驶来,敖乙与几位龙族高手坐入其中,也是走海路,吸引敌方注意。

    趁着赶去南海的路上,敖乙开始翻阅这二十六只竹简。

    《行军篇》之后乃《总论篇》,再之后分别为——《战局选址》、《埋伏篇上》(中下)、《诱敌篇》。

    《诱敌篇》之后,分做了三个分支,根据对方反应,选择对应计策,之后还有各类细分。

    不多时,敖乙捧着竹简,竟看得痴迷。

    ‘不愧是人教高手,这些计策考虑之周全,简直令龙发指!’

    很快,敖乙按竹简中的嘱咐,笑着拿出了那一整套《埋伏篇》,让各位高手先了解这般战术……

    “各位叔伯,来看看这设伏之法,堪称世所罕见!”

    几位龙族高手含笑点头,本没怎么在意,将这三只竹简拿在手中观摩,很快都是面露正色。

    “化整为零,行散而神不散……”

    “表层埋伏为诱敌,令敌无法判明形势,浅层埋伏为伤敌之用,后还有中层、深层埋伏、后备之兵……

    丝丝入扣,着实厉害。”

    “这就是人族当年胜过巫妖之法?”

    然而……

    他们虽对这般埋伏之法感觉不错,但并不建议敖乙用这些有些奸诈的计谋。

    但敖乙一句:

    “两军对垒,何以言诈?

    比起这点无谓的面皮,我更在意族人性命!”

    几位龙王一辈的龙族高手各自点头,遵命而行。

    龙族上下律令十分严格,此战,敖乙持帅印,有完全的决定权。

    于是,几日后……

    龙宫三千仙蛟兵、数十位高手,‘偷偷摸摸’抵达了南海,在安水城附近的海域潜藏了下来。

    他们的行踪,自然瞒不过,一直在盯着水路的‘敌人’。

    这支龙宫兵马,早已被几只黑蚊盯紧。

    又几日;

    大地深处,陆续有一批批仙蛟兵汇聚而来,他们藏身地下,并未现身。

    就算龙族高手再小心谨慎,隐藏行迹之法再高明……

    这些仙蛟兵的踪迹,依然被人监察到了。

    不过,监察他们的,是某位已经在短时间内安排妥当一切的南海海神。

    又有几人能想到……

    一向有些自负的龙族,会在什么事都未发生时,就这般小心谨慎、钻土而来?

    当李长寿看到:

    龙族近三万兵马开始‘螺旋’前行,在预选的连绵荒山之下,布置了一浅六深,整整七层埋伏圈!

    并由众高手联手遮掩行踪……

    总算,李长寿心里的一块大石,落下了五分之一。

    ……

    李长寿这几天也没闲着;

    他在最容易爆发教徒冲突的几座海神庙,安排了靠谱的神使与纸道人,又让神使提前安抚好了众信徒。

    对方大概率,会从凡人教众冲突开始下手……

    果不其然。

    龙族大军的埋伏圈刚落位不过六天,与南海神教相邻的几个教派,汇聚了大量的信众,开始朝几座南海神教的大城涌去……

    真?跨城械斗。

    凡俗国度的势力也派兵监察,但他们也不敢招惹这些教众。

    这几群教徒,自然是要去砸海神庙。

    他们其实大多也都是贫苦之人,大部分人参与此事,是因一些财物驱使……

    李长寿不想沾业障,对他们自然不会下狠手;

    在给龙族的退敌之策中,也反复提及,不可伤及凡人。

    几天后,数千其他教派的教众,率先找到了一座在城外的海神庙……

    正午时分,天色昏沉。

    海神庙前,一名青壮小伙,举着一把长棍纵声高呼:

    “南海海神是迷惑人心的恶神!

    捣毁这里,让更多的人信奉我们的黎马神!

    砸!”

    当下,数千凡人前赴后继,浩浩荡荡!

    他们举着锄头,提着木棍、柴刀,喊着口号,涌向了大门紧闭的海神庙……

    但,这数千人一起前涌不过十丈,海神庙大门突然大开!

    两名浑身甲胄的雄壮大汉跳了出来,齐声怒吼:

    “且慢!”

    乌压压的人群顿时被这两个凶神恶煞的门神吓到,一个个不明所以,但都迅速停下步伐。

    混在凡人之中,正要暗中出手的几道黑影,此时也略微皱眉,暂且观察。

    左侧大汉对人群问道:“你们……是来砸我们海神庙的?”

    刚才领头的那青年,硬着头皮喊了句:

    “不错!你们这些假神,恶神!”

    “请!”

    两壮汉齐声大吼,同时做出侧身相请的动作;

    一人在怀中掏出一只小鼓,拿在手中,轻轻拍打了起来。

    另一名大汉则是扯着嗓子,跟着节奏,开始一句句大喊:

    “各位都是咱老乡,咱有一言你听讲!

    庙里神像砸就砸,莫要伤人狠心肠!

    大门就这两丈宽,各位可别争拥忙!

    砸门之前先拆墙,拆完门庭砸神像!

    众位莫要心慌张,一人一掌就咣当!

    神像不值几个钱,拥堵却能小命亡!

    我们哥俩这就速速离,各位砸完先歇脚,后面还有下一场!”

    言罢,这两个大汉对着下面拱拱手,鼓声也就此停了。

    “好!”

    “再来一段!”

    “来甚么来!这是让你来听曲儿的是怎么!”

    吵闹声中,那两个大汉急匆匆退入神庙,众目睽睽之下,一溜烟跑到神庙后院……

    翻墙跑了……

    一群凡人顿时满头雾水,还是有人率先冲了进去,一群别教信徒顿时冲垮了围墙,涌向了海神庙中。

    地底,寄托着李长寿心神的纸道人微微一笑。

    不增业障就可,神庙被砸,也只是海神教损失些财物罢了。

    ……

    此时,在西牛贺州边界某处洞府中,暗中通过血蚊傀儡观察到这一幕的文净道人,也是双眼略微有些茫然……

    这是,几个意思?

    但很快,文净道人暗中布置的血蚊傀儡,发现了数十道龙族气息赶向被砸海神庙;

    而南海之中的龙族‘大军’,也已开始浮出海面集结。

    “哼,”文净道人嘴角一撇,继续看戏,等待着将自己那些孩儿们放出去的最好时机……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