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东海边缘,一道流光急速飞射而来,在此地非著名、道侣打卡不必备的景点‘天涯海角’停下了身形。

    一身青蓝色道袍,伪装过后的青年面容,修长的身影略显单薄,仿佛在印证着他经常挂在嘴边那‘天庭文臣、不善斗法’的言语。

    来的自然是李长寿本体。

    太清老爷给看小电影……咳!

    太清老爷给了提醒,让他立刻赶来此地与其他几名圣人弟子汇合,而后一同赶往三千世界边缘,处置域外天魔之事。

    域外天魔闯入天道秩序之内,冲到了那座小千世界中;

    这些家伙论捣乱也是十分专业,直接钻入了当地众生之中,混入炼气士道心,从而躲过紫霄神雷的劈砍。

    天道此刻已将那小千世界封锁,并对圣人发出示警,圣人各自派出了自己的弟子,赶来东海天涯海角处集合。

    李长寿代表人教而来,毕竟人教现在除了他之外,也只有两个童子、一头牛和一头……经费燃烧版的老山羊了。

    李长寿刚抵达此处,东海之中飞射出数道流光;

    他转身看去,最先看到的便是那道倩影,不由露出温和的笑意;而后目光一扫,眉头越皱越深。

    圣人选人时,截教圣人老爷能料定,人教派出的会是天庭水神外加乾坤尺、玄黄塔两样宝物,实在不用什么推算之力。

    故,派来了云霄仙子,给两人多点接触的机会……

    可以,这很通天。

    其他几个不重要的圣人弟子,也都是跟李长寿相熟,最起码有过一次‘七情之厄’联手交情的高手。

    三教宝物数第一、一口土洞镇压古今强者墓的多宝道人;

    截教八大弟子中最为活跃,有洪荒小及时雨之称的赵公明,赵大爷。

    以及阐教阴阳语专家与沉默寡言组合——太乙真人与玉鼎真人。

    但等五位道门高手到齐,黑着脸的李长寿,以及面色各异的五位圣人弟子,齐齐看向了那个骑着青毛大狗、不敢落向这处岛屿的青年道者。

    这青年道者面容英俊、嘴角带着尴尬的微笑,身下的青毛大狗不断哆嗦,那本来还算威武的异兽面容上,写满了恐惧……

    西方教,地藏。

    多宝道人打了个响指,背负在身后的双手中,拿着两只海螺状的先天灵宝。

    道门诸仙,顿时能听到地藏和他坐骑在心底互相传达的对话声:

    “过去了,本主人都不怕你怕什么?我们是奉老师之命而来,是为天地做好事!”

    “主人你自己过去不行吗?放我几天假不行吗?

    你是圣人弟子,他们在意圣人面皮不会杀你,可我只是个无辜被你算计的异兽,过去水神不把我扒皮抽筋……

    他们锅都拿出来了!水神什么事干不出来?手段多脏,主人你还不知道吗?

    我们异兽的楷模白泽前辈,都不是其对手!”

    地藏骂道:“那是混元金斗!快过去,不然云霄仙子出手,咱俩全没了!

    那狠人……

    你知道她远古时杀了多少先天大能吗?混元金斗能溯返本源,大罗金仙落进去能削成金仙!”

    “这还是我告诉主人你的……真的是!主人你非争抢这活干什么……”

    抱怨声中,谛听神兽浑身乱颤,载着地藏缓缓向前。

    地藏面露微笑,目中带着淡淡的亮光,浑身透着一股祥和慈悲之意,端的是宝相庄严、气质出众。

    “哈!嗤!”

    太乙真人当真没忍住,先笑了声,又背过身去,肩头一阵耸动。

    小岛上,原本站在李长寿身侧的云霄仙子露出几分温柔的笑意;

    赵公明立刻向前踏出一步,就要祭起二十四颗定海神珠。

    多宝道人传声道:“师弟、师妹,这般场合不宜打杀地藏。”

    赵公明点点头,开口道:“让西方教的两位师叔费心了,此次外魔危难,我道门三教足以应对,不劳烦道友出手了。”

    地藏淡然道:“我西方虽贫瘠苦寒,却也有一份护卫洪荒天地之心,还请道兄勿要为难。”

    多宝道人想了想,在旁轻笑着说:“两位师叔的面皮还是要在意的,这位……”

    “贫道地藏,”地藏在谛听背上含笑道,“见过各位师兄师姐。”

    云霄淡定地收起混元金斗,李长寿面露微笑,看着谛听那有点闪躲的兽眼。

    太乙真人在旁啧啧两声:“别乱认,喊道友就行了,我们可不敢与你们西方教称兄道姐,指不定啥时候就说我们洞府宝库与你西方有缘了。”

    地藏略微有些尴尬。

    多宝道人在此地辈分最大,此时招呼一声:“事态紧急,先跟我一同过去吧。”

    当下,多宝道人手指画圈儿,天外虚空中顿时出现了一口土洞,朝着不知何处蔓延而去。

    云霄仙子架起一朵白云,托着李长寿与赵公明跟了上去;

    玉鼎真人也架起一朵白云,带起了太乙真人紧随其后。

    地藏这边就厉害了,因谛听四蹄发抖、走不太动,只能由他这个主人施展仙力包裹谛听,而后再‘从容不迫’地乘兽前行。

    刚飞入土洞,谛听和地藏就听到了前方的笑声……

    李长寿:“多宝师兄,你这土洞似乎能隔绝乾坤,也不知圣人老爷能否看透。”

    谛听立刻哆嗦了几下,地藏也是面容一黑。

    还好,多宝道人笑道:“这个当真没试过,不过应该是躲不过的,圣人已是跳出大道之外,种种神通匪夷所思。”

    西方二灵齐齐松了口气。

    多宝的地洞有跨越乾坤之能,他们在洞内前飞的速度实在不算多快,否则依照地藏的脚力,还真不一定能跟上。

    地藏也无法向前言语,此时只是静静跟着,等待稍后多刷些存在感。

    敢前来参与此事,地藏确实有几分胆识;

    也是因域外天魔是洪荒之敌、生灵之敌,此次行动乃是天道授意,替天地解除一点隐患,高手可以多去、不可以少去,天地间的大教更不可不去。

    若是在此事之间互相内讧,那定会为天道惩处,亦会让几位圣人老爷不喜。

    地藏承认,他也有赌的成分。

    毕竟他真的不敢保证,水神是否会连说话的机会都不给,就直接打杀了他。

    但很快地藏就发现,他或者说谛听,已不能给水神多少威胁;

    自水神骑乘白泽出现在天地间,谛听就再也不提有关水神的半个字……

    忽听得前方又有讨论声,道门三教这六位圣人弟子,已是站在同一片云上聊天。

    多宝道人问:“长庚近来可还在为妖族之事发愁?”

    “算不上发愁,不过是在等玉帝陛下历劫归来,再对妖族发起总攻。”

    李长寿叹了口气:“天庭建立这么多年,玉帝陛下一直等待着一场大战给天庭扬威,我也不能把所有事都做了。”

    “哈哈哈!”

    赵公明抚须大笑,言道:“玉帝师叔也是性情率真之人,能得长庚你相助,各处宵小不足为患也!”

    这是阴阳语初级,只是让某西方弟子听着刺耳。

    太乙真人嗤的一笑,“话说回来,那些妖族什么的竟都被长庚这般三阶正神算计到死,也当真够废物了。”

    这是阴阳语高级,地藏面色阴沉了下来,云霄仙子也轻轻皱眉看了眼太乙真人。

    李长寿却是微微眯眼,笑道:“太乙师兄可莫要小看了与天庭作对的这些势力,他们可非是一两句话语就能击退的。”

    一旁玉鼎真人轻轻颔首:“长庚师弟说的对。”

    太乙真人翻翻白眼,念着灵珠子在李长寿那学习,且每年回信都说过的快活,也就忍了一手。

    而玉鼎真人这话落在地藏耳中,却让地藏心底一阵暗叹。

    水神,竟将三教粘合在了一起?

    若如此,当真是他们西方之大敌……

    有多宝道人的土洞,便是云霄仙子也要疾飞数日的路程,竟被缩短到了半日。

    待土洞挖到那处小千世界的雷幕之外,多宝道人与赵公明向前打探情形如何,让其余几人在土洞中稍候。

    地藏跳下谛听,迈步向前,身周的淡淡光芒,照亮了有些阴暗的土洞。

    云霄仙子正与李长寿站在土洞末端,并肩而立。

    李长寿负手,云霄仙子一双柔荑交叠身前,两人传声说着一些趣事。

    当李长寿说到玉帝姻缘殿泥人出问题,云霄听得入神时……

    地藏径直走到李长寿面前,低头做了个道揖,而后昂首而立,笑道:

    “水神,小僧有礼了。”

    李长寿话语一顿,对云霄仙子歉然一笑,有些无奈地看向了地藏。

    侧旁的太乙真人抱着双手,啧啧称奇: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对手之间的惺惺相惜?

    地藏道友莫非是见不得人两位金玉良缘增进感情,特站出来搅局?”

    地藏皱眉道:“贫道可是打扰了?”

    “有些,”李长寿笑道,“道友可有要事?”

    地藏笑道:“于天地之内,你我立场相对,此前数次隔空交手后,贫道对水神颇为敬重。

    今日能与水神携手处置域外天魔之事,也有意比较一番,看你我今日谁功劳最大,如何?”

    李长寿笑道:“道友有谛听相助,可轻松辨别生灵心声,自是稳操胜券。”

    “咳,咳咳!”

    土洞角落中,谛听颤巍巍地向前走出两步,虚弱地咳嗽两声,口吐人言:

    “小兽旧伤复发,马上就不能动了。

    主人……保重啊,跟水神的较量,小兽恐怕无法帮……您……”

    哒!

    谛听两丈多长的身躯趴倒在土洞中,屏气凝神、身上的仙光一阵强一阵弱。

    地藏额头挂满黑线,太乙真人也是忍俊不禁,云霄仙子目中都流露出了几分笑意。

    李长寿正色道:

    “地藏道友,此次是为护卫天地而来,你我不应存比较之心,有一份力便尽一份力。

    争强好胜并非解决问题之道,且你我也不会因此次之事,就更改彼此立场,没必要有太多交集。”

    言罢,李长寿拱拱手,转身与云霄继续传声聊天。

    地藏含笑点头,转身走回谛听身旁,看着趴在那装死的谛听,差点没忍住一脚踹出去。

    李长寿视线余光扫来,谛听浑身哆嗦了下,赶紧坐起来,威严的面容上写满了纯真无害。

    地藏在心底传声骂道:“你怕个什么!”

    “主人,水神身上有白泽前辈的味道,白泽前辈要算计你我轻而易举,如今白泽前辈与水神联手,除非圣人老爷出手,无人可算。

    面皮重要还是性命重要?

    水神可能不是真想杀主人您,但我听白泽前辈远远地透露过,他是真的想杀我啊。”

    “哼,”地藏冷哼一声,坐在谛听身旁静静待着。

    正此时,那多宝道人与赵公明携手……打洞而归。

    赵公明道:“长庚,这小千世界中的情形都打探清楚了,这里存着的不少生灵,也已知晓域外天魔混进来之事,总体并未慌乱。

    但被域外天魔侵入了道心的生灵,与正常生灵无太大差异,确实有些棘手。”

    多宝道人也道:“此地有不少生灵,都是曾守卫玄都城的高手之后,咱们若是能护他们性命,还是要护他们性命。”

    李长寿问:“玄都城距离此地远吗?”

    “并无远近这般说法,”赵公明笑道,“天道之力最稀薄之地,就能寻到一个缺口,玄都城就镇压在这缺口上。”

    “那就好,”李长寿道,“咱们今日要做的,是将域外天魔歼灭或者驱逐。

    我从未应对过这般敌手,也不敢胡乱献策,还请多宝师兄主持大局。”

    多宝看向太乙真人与玉鼎真人。

    太乙真人笑道:“多宝师兄应对就是,贫道二人随时听命。”

    玉鼎真人也轻轻颔首。

    “善,”多宝道人温和一笑,便道:“接下来咱们要做的,就是搜出域外天魔的下落,被域外天魔附身者,大多眼圈有些发黑……

    长庚,你可有什么良策?这般挨个找下去实在麻烦,此地生灵也确实有不少。”

    李长寿笑道:“地藏道友的坐骑,刚好可用在此地,或许这就是西方两位圣人老爷派地藏道友前来的主要原因。”

    “哦?”多宝挑挑眉,故意问:“该如何用?”

    太乙真人啧啧一笑:“自然不可能是拿它元神炼制成法器。”

    那谛听当即哆嗦了下。

    李长寿笑道:“太乙师兄所说,倒也算是一用途,不过还是让谛听自己来说吧。

    嗯……”

    唰——

    坐在一旁的地藏只觉有阵狂风席卷而过,原本趴在那装死的神兽化作一道青光,用地藏都没见过的速度,直接出现在了李长寿面前。

    这威武神兽缩小身形、坐在地上,脑壳在李长寿腿边一阵轻蹭。

    “水神您尽管安排,咱最擅长聆听万灵心声。”

    地藏眼神逐渐失去光彩,自袖中摸出了一只铁锅,啪的一声打了个响指,在下面点起了柴火……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