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小琼峰,地下密室中,自丹鼎峰回返的第四日。

    ‘再这么搞下去,度仙门迟早要坏掉。’

    李长寿坐在书桌后的座椅上,手指敲打着桌面,心底慢慢盘算着。

    若灵娥见到这般情形,估计会立刻坦白自己在灵兽圈改造过程中,偷懒偷工等一系列问题。

    无他,这是师兄想大事专用表情……

    突然间,李长寿眼皮一挑,略微停下正发散的思路,指尖节奏也稍微停顿。

    仙识捕捉到,酒玖师叔正坐着大葫芦、扛着狼牙棒,嘴里哼着“师兄喊我去巡山嘞~”,离开小琼峰,飞往山门方向。

    李长寿自然知道,酒玖师叔是接到了酒乌师伯传信,赶过去帮酒乌师伯一同……

    关爱某人身心健康。

    如果有必要,也可以让对方不健康。

    按李长寿此前所做的布置,酒乌师伯此刻,已将丹鼎峰真仙执事柳飞仙,请出了山门……

    酒乌师伯如今虽也善用毒阵应敌,但酒玖师叔一同过去,总归是有备无患。

    为何李长寿会立刻想到柳飞仙?

    全因此前万林筠老爷子曾说一句,曾在柳飞仙那里讨去了一颗雄心丹。

    李长寿炼制的雄心丹,都知其下落,全都是给老一辈、有这类需求的前辈准备,柳飞仙那里为何会有雄心丹?

    单凭这一点,就足以去诈上一诈。

    半日后,酒乌和酒玖一同驾云归来,酒玖扛着的狼牙棒上鲜血淋漓……

    入了山门,酒乌径直赶来小琼峰;

    酒玖却是犹豫了下,最后还是选择回破天峰自己的小窝中,修行几日。

    她那豪华防护阵法套餐,若是建好了不用,也太浪费了些。

    怎么也要多睡几觉,睡回点本钱!

    待酒乌赶到丹房中,李长寿真身并未现身,只是用纸道人接待。

    刚见面,酒乌就气愤难平地道了句:

    “就是这个柳飞仙搞的!

    这家伙炼丹不过关,不知道从哪知道了情石之事!

    又照着自己解析出的丹方炼制了一番,最后却是弄了个邪祟之丹!”

    “师伯不必生气,”李长寿笑道,“刚好,我得此机会,从雄心丹之事中脱身。

    师伯是否伤了这柳飞仙?”

    “唉,我与他也是过千年的交情了,”酒乌叹道,“自是没伤他,只是按师侄你说的,吓了一吓,他便全都交代了。”

    李长寿缓缓点头,两人继续商量着,接下来如何将雄心丹上交到百凡殿中;

    今后,李长寿不会再给太多雄心丹,一年供应二十颗,算他与酒乌师伯孝敬门内各位前辈。

    “只是,后面也无法跟师伯五五分账了,”李长寿满是遗憾地道了句。

    酒乌笑道:“这几年,也是托你的福。

    这事到此截止其实是好事,毕竟真正有需的长老们,大多都已用过了雄心丹。

    倒是那个柳飞仙……”

    李长寿问:“师伯处置的可全面?”

    “除了小玖下手狠了些,其他都没问题,不过也都是皮外伤。”

    酒乌道:“长寿你且放心,他已立下了大道誓言,且条目周全,并未有缺漏。

    稍后柳飞仙便会去求见掌门,只是……”

    “怎么?师伯有话说就好。”

    酒乌沉吟两声,问道:“整顿门风,这四个字说着简单,具体该如何下手?

    而且,这事对咱们有什么好处?

    为何非要让柳飞仙,去用这事将功补过?”

    李长寿心底略感欣慰,酒乌师伯能这么想,如今已算大道小成!

    心底突然想起,师父经常念叨的那几句话,李长寿低声道:

    “师伯,先有度仙门而后有小琼峰。

    故,度仙门兴,则小琼峰兴。”

    酒乌面露恍然,那浓眉之下的大眼珠子中透着浓浓的敬佩。

    “是师伯看的太窄了!”

    李长寿笑了笑,与酒乌继续聊门内其他事。

    ……

    送走酒乌,李长寿心底也是感慨莫名。

    ‘门内这道侣之风,已快成顽疾……’

    虽说是上行下效,这风气是被最初那些长老们带起来的,又有某不靠谱的大佬暗中出手,干扰人教道承内的姻缘。

    但这么搞下去,只会有负面效果,没有什么正面增益。

    人的精力就是这么多,都用在风花雪月上,如何保证修行进度?

    除非门内搞来几套高明的阴阳和合双修道法,有门人弟子结成道侣,去百凡殿内登记领证时,就给他们免费发一套……

    但就如毒、遁一般,双修之法,也是难登大雅之堂。

    在这喘一口气就是浓郁灵气的洪荒天地中,修仙就是这般,众炼气士以宝物、神通、跟脚为荣,却将双修、毒、遁之法不断贬低。

    ——李长寿主要是为毒、遁感到冤枉。

    双修互补之法,他也不觉得有什么高明之处。

    李长寿最初确实是想用雄心丹在门内敛财,扩充自己的小琼峰防御大阵,这几年也是收获颇丰。

    但经过这次‘假药’事件,李长寿却发现:

    雄心丹已经开始动摇度仙门的根基。

    度仙门的根基,不在于门人弟子,而在于天仙境修士的数量,以及他们冲击金仙的可能性。

    铁打的长老,流水的弟子。

    自己想要在门内待的安稳,度仙门的长盛不衰,才是最为重要的。

    “说到底,这也是我瞎操心。”

    话说回来,掌门大人修行‘哼’字诀落下伤病,不知如今恢复如何了。

    呃,李长寿突然意识到:

    以前时,掌门操心的事,他操心;

    渐渐的,掌门不操心的事,他也操心;

    到如今,就连掌门本人,自己也在操心……

    李长寿有些哭笑不得,倒也不觉得心累,毕竟这都是为了自己的小命考虑。

    若门内道侣之风、享乐之风得不到抑制,长此以往,他小琼峰无事,其他峰自行衰败、后继无人,那也没什么意义。

    虽一个仙门不可能长生不衰;

    但起码,在他自己有自保的能力之前,度仙门不能就此衰弱下去。

    所以,这几年李长寿也在思索这个问题:

    【该想个什么办法,让同门多些小心、勤于修行?】

    思前想后,这事总归是十分困难。

    所以,借着这次假丹药之事,李长寿当时就下定决心,决定顺水推舟,‘无私奉献’一次。

    毕竟在李长寿的规划中,他还要在度仙门中藏过漫长岁月。

    整顿门风,势在必行!

    但,不能由他出面……

    ……

    两日后,养好皮外伤的柳飞仙,驾着云从门外晃晃悠悠回来。

    这位真仙境执事,体态稍富脸微圆,神情恍惚目失神,到了山门前,只是躬身行了个礼,几番犹豫,迈入了仙门。

    守门的老大……

    咳,守门的老仙人笑道:“柳师侄,看你面色不对,这是怎么了?”

    “有些心事,谢师叔挂念,”柳飞仙干笑了声,做了个道揖,低头朝破天峰而去。

    他刚驾云飞走,仙识散开,就听守门的几位真仙在那闲聊……

    “也不知是谁这般缺德,竟炼了假的雄心丹出来!

    小五师侄那边没办法,决定将雄心丹交给百凡殿分配了。”

    “这怎么好分?咱们何时才能轮上?”

    “哎嘿,当真是想将那炼制假丹药的家伙抓出来,痛打他一顿才出气!

    我都跟我师姐说好了!”

    于是,柳飞仙提臀收腹,驾云飞的更快了些。

    去到渡仙殿,柳飞仙徘徊少许,突然冲到那大殿禁制之前,双腿一弯跪在那,仰头大喊:

    “掌门!

    门内执事柳飞仙求见!”

    就听得一声沉吟,殿内走出两位守护主殿的长老。

    一人温声道:“掌门正在闭关,你有何要事?若当真是要紧事,先说来听听,我等可去喊醒掌门。”

    “这个……”

    柳飞仙定声道,“长老,此事关系重大,我要当面对掌门言说。”

    “哦?”两位长老对视一眼,立刻摇头,“按门规,必须由执殿长老代为通传,掌门一人身系度仙门安危,平日修行也至关重要。”

    “你先说何事!”

    “我……我……”

    柳飞仙眼珠一转,想起酒乌的叮嘱,突然仰头哭嚎,大喊:

    “我为度仙流过血,我为度仙门扛过刀,我要见掌门!”

    两位长老眉头大皱,刚要动手将柳飞仙擒拿,就听几声咳嗽传来……

    掌门无忧道人的嗓音,在三人耳旁回响:

    “哭哭啼啼成何体统,进来吧。”

    柳飞仙摸了一把脸,连忙起身,两步冲进了大殿……

    小琼峰地底,李长寿用仙识看到了此处,就没继续追看下去。

    他此时也不太敢轻易探查金仙周遭,尤其还是门内的主殿。

    接下来事情的发展,一半在李长寿算计之内:

    【度仙门门内执事找掌门哭诉,痛陈门内大兴道侣之风,对门人弟子的修行,产生了极大的影响,请掌门开展‘树新风’、‘大修行’之事。

    掌门无忧道人采纳了这条谏言,并嘉奖这位执事一番,而后召集各峰峰主、长老商议此事。

    紧接着,度仙门开始了轰轰烈烈的整顿门风运动……】

    但后续事情的发展,一半也出乎李长寿算计:

    【因门内道侣甚众,整顿门风之事维持三月,无疾而终。】

    提出此事者,丹鼎峰柳飞仙,近日因被敲闷棍太多,被长老们重点保护了起来。

    李长寿:……

    行吧,当他白费了功夫;

    果然不能强人所难去强人所难。

    稳妥起见,李长寿将小琼峰炼制成宝物的长远规划,现在开始做了一点修改。

    从今日开始,一点点构造小琼峰外围大阵,以现有的核心大阵阵基为基础,将小琼峰打造成稳固的整体。

    然后,在必要时,开启——

    流浪小琼峰计划!

    ……

    西牛贺州,圣人道场‘灵山’附近,那处隐秘的洞府中。

    一抹金光笼罩在床榻上侧躺的妖娆身影上,将洞内照的光亮横生。

    随着这金光退散,文净道人缓缓睁开那双狭长凤眼,轻声喃喃道:“二教主放心,文净定会全力以赴。”

    一抹晦涩难明的道韵,在文净道人身周缓缓消散。

    随之,文净道人坐起身来,随手拽出一条长衫为自己披上,漫步走到了洞内的莲花池。

    终于又能见到自己的孩儿们了……

    文净道人嘴角轻轻扯出了一抹冷笑。

    圣人老爷高高在上,随时能将她抹杀,却依然防备着她一手。

    这次让她去算计西海龙宫与南海龙宫,却只放给了她三分之一的族人……

    “龙族虽衰败,但依然不可小觑。

    要我去施压,再由西方教去度龙入灵山,当真是想让我孩儿的命去填此事。”

    文净道人沉吟几声。

    此事,倒是跟此前那度仙门的算计不同,必须仔细谋划,先前那场算计只是她随手一挥;

    虽然结果有些吓人,她几乎就暴露在了那个人教大师兄的面前。

    ‘此时去算计龙族,应当不关道门三教之事,龙族与道门并无往来,也不会再遇到那个吓人的大师兄才对。’

    念及于此,文净道人的嘴角,却是不经意间微微扯了扯。

    ‘能让本女王大人担惊受怕这么久的圣人弟子,当真也是不多见。

    哼!

    还有那个用傀儡灭我傀儡之人,你已经引起了本女王的兴趣。’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