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这个李长寿,随便跟着一对不就行了,怎么还分成了三路!”

    乱瘴宝林上空的云雾中,盘坐在一朵灰云上的酒玖气得不断拍打膝盖,当真想拿起酒葫芦闷一口,缓解心底这份愁。

    这次历练大会,没想到来北俱芦洲的弟子这么多,有四个还都是门内的宝贝仙种,不能出什么差池……

    现在这五个人,偏偏又‘胆大’的兵分三路,酒玖也是倍感压力。

    一个个都是……

    初生牛犊不怕虎,少年不识‘屎’滋味!

    不过想想自己当年还是小弟子时,心气儿不也跟他们一般高吗?

    酒玖眯眼笑了笑,随手拿出酒葫芦,拔开瓶塞,但她略微犹豫,又重新塞了回去。

    “算了,再熬二十天。”

    因为瘴气影响,酒玖真仙境的仙识也无法探查太远。

    好在这里只是北俱芦洲外围,毒兽实力不高,也很少会有人族炼气士或者妖族活动。——后两者进入此地,大都会去更深处。

    想了想,酒玖扭头看着后方灰云上站着的宇文陵,本想让他去跟着有琴玄雅和元青,这样自己也能减少许多压力,但话到嘴边,酒玖轻轻眨了下眼……

    ‘酒师叔,来路不明者始终有些可疑,不可轻信之。’

    心底又响起了自己飞踹李长寿时,李长寿给自己传音的这句话;虽然酒玖有些不以为然,毕竟身后这个大块头在她看来其实不堪一击。

    但不知怎么,酒玖还真就犹豫了下。

    ‘算了,此时这五个小家伙还走不出我仙识探查的范围,暂时也不用太着急。’

    驾着这朵灰云继续向前,酒玖不忘扭头道了句:“大块头,跟紧我。”

    “上仙放心,”宇文陵拱手道了句,保持着三丈距离,驾云跟在了酒玖身后。

    五人选了三条不同的岔路,越走自然相距越远。

    酒玖思前想后,选择暂时跟在王奇和刘雁儿身后,对于元青和有琴玄雅她还是更放心一些。

    至于李长寿……

    酒玖虽然颇为担心,但总不可能放着两人组不跟,直接保他一个独行侠,这样未免偏心偏的太明显了点。

    她准备三组轮流尾随,大不了尾随保护的时长均匀分散!

    按历练大会的规矩,门内仙人只是将弟子送来目的地,让弟子入内去历练,不用多管什么。

    正所谓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在险境中能让弟子快速成长,也就要承担折损弟子的风险。

    在酒玖仙识的探查中,有琴玄雅和元青在快速前往他们要去的区域;那个生长有‘厌火明心草’的水潭,也算乱瘴宝林中比较安全的区域。

    这两人虽无法御空,但此时前进的速度也算不慢,两人全程也没什么交流,一前一后急奔,偶尔遇到毒兽偷袭也是轻松解决。

    ‘果然还是破天峰的弟子最让人省心啊。’

    而酒玖低头就能看到王奇和刘雁儿的状况,这两人边走边聊,彼此似乎有那么一丢丢的好感;虽然他们两个经常遇到毒兽毒虫的袭击,但也都是从容应对,两人的实力还是挺不错的。

    ‘虽然也没太多事发生,但莫名就是有点不爽呢。’

    酒玖嘴角一撇,想观察观察李长寿的状况,仙识挪转……

    消失了!

    这么快就被毒兽分尸了!还是被什么凶兽一口吞了!

    酒玖眉头紧皱,连忙加大仙识搜查力度。

    不对,是有什么屏蔽仙识的手段,能感觉到这家伙的气息就在北方,且在飞速移动之中,前冲的速度……比有琴玄雅和元青那边要快出近一倍!

    ‘你丫一个化神九阶的御空疾飞,还往乱瘴宝林深处冲,赶着去找死啊!’

    酒玖仰头无声咆哮,本就快被撑破的麻衣一阵乱晃。

    她看了眼正在那研究一株毒花的王奇和刘雁儿,左手向前一点,驾云迅速追向了李长寿的方向。

    把这个家伙抓回来,直接塞给王奇看管!

    但片刻后,酒玖冲到了李长寿上空,保持跟李长寿同速前行,低头看了一阵,眉头却越皱越深。

    这家伙……

    似乎是用隐踪符屏蔽自身气息,这样倒是能避免被距离稍远的凶兽发现;

    且,李长寿赶路时并未冒险御空,而是用那套颇为高明的游龙探云步,脚下甚至生出了道道残影,将化神九阶的修为发挥到了极致。

    不对,这家伙腰上挂着的那只药鼎……

    酒玖嗅了嗅鼻尖,闻到了一丝丝古怪的味道,低头思索了一阵,随即面露恍然。

    竟然是赤阳毒龙涎?!

    赤阳毒龙生于北海,喜食妖兽毒兽与普通生灵,但因太过残暴、四处杀戮,损了本就不多的龙族气运,数万年前刚被龙族大肆清理。

    这种赤阳毒龙涎并非罕见的宝物,但也算价值不菲,不知道李长寿这家伙从哪搞来了一块……

    有这东西挂在身旁,寻常毒物当真不敢靠近,也怪不得李长寿敢如此肆无忌惮地前冲。

    酒玖眉头轻轻挑了挑,嘀咕道:“这家伙做了许多准备嘛,看来确实是有迫切想找的药草,他想找什么?”

    背后传来宇文陵那粗狂的嗓音:“仙长不如下去问问。”

    “不必了,若一味在仙门庇护下修行,成仙了也只是废物点心,”酒玖伸了个懒腰,瞄了眼身后的宇文陵,“走吧,咱们再去看看你家殿下,可莫在背后说我这个做师叔的偏心。”

    宇文陵立刻点头答应了声,模样有些急切,倒也符合一个忠心护卫该有的反应。

    只是,在酒玖转身飞向远处时,宇文陵腿边飞出了一只黑色甲虫,钻入了脚下的灰云中。

    这般动作太过微小,且是趁着酒玖用仙识查探其他四名弟子状况的间隙,饶是酒玖修为高过宇文陵许多,也并未发现这人的小动作……

    待这两人飞走之后,那甲虫继续在灰雾中飞驰,紧紧地跟住了李长寿的身影。

    ……

    “嗯?”

    李长寿抬头看了眼空中,疾驰中的他略微察觉到了一丝丝不同寻常,似乎有一双眼在空中注视着自己。

    但仔细探查,又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

    师叔?

    应该不是,这目光带着敌意。

    本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原则,李长寿停下身形,双手迅速结印,口中念念有词,前方灰黑色的地面突然出现了细微波痕。

    他一步迈入其中,身形迅速沉入了土中,转眼消失不见。

    五行遁法,土遁。

    片刻后,李长寿的身影在五十里之外的一处草丛中钻了出来,周遭聚集的毒虫和几只毒兽迅速朝着四面八方逃窜。

    被人盯梢的感觉果然消失了。

    李长寿迅速辨明周遭地形,低头继续奔驰,随手在袖口中拿了两张符箓出来,贴在了自己大腿外侧,速度再次暴增一截。

    神行千里符——较为普通的符箓,可增强使用者疾行速度,一般只是给刚迈入炼气境的初劫练气士准备。

    李长寿已经断定,他们一行五人,这次肯定会遇到一些预期之外的事件。

    乱瘴宝林虽然凶险,但这里只是北俱芦洲外围的外围,只要返虚境的炼气士,稍微谨慎些都可应付,也就北俱芦洲凶名在外。

    但那个半路突然出现的宇文陵……

    看起来总是很和善的元青……

    表面十分冷酷,可实际上应该没什么城府的有琴玄雅……

    公主殿下,俗世王权……

    李长寿心底分析出了一条线索,越发确信,这里面必然会发生什么故事。

    在背后策划之人自以为百算无遗漏,但让一名俗世王权中的炼气士守将半路现身,而不是去仙门中直接找门内高人解释状况,阻止有琴玄雅外出,这本就有些逻辑不通……

    算了,这些跟自己都没什么牵扯。

    李长寿奔跑中拿出那张简单的地图看了眼,目光中流露出少许无奈。

    若非已经没什么办法,他也不愿来这种凶险之地冒险,这完全违背了他在山中苟到老死的人生教条。

    但师父……

    “太清在上,百因不沾,诸邪辟易!”

    轻喝一声,李长寿打起精神,继续在满是毒障的黑色丛林中疾驰。

    然而刚过片刻,李长寿又产生了自己正被人监视的微妙感应。

    眉头略微一皱,心底也道了句麻烦,李长寿这次却没有暴露更多遁术,而是检查自己储物法宝中的几样斗法用的事物,灵识已经开始找寻合适的埋伏地点。

    他虽小心谨慎,却非胆小怕事,这两者之间还是有所区别的。

    接下来较长的一段时间,李长寿仅仅只是有这种被人盯着的感觉,并没有遭遇什么埋伏或者偷袭。

    如此精神紧绷了整整两个日夜,施展了几次土遁之法,被盯梢的感觉依然存在。

    李长寿推算了下自己此时的方位,自然已经深入乱瘴宝林,应该已经离开了酒玖师叔仙识能探查的范围。

    他一刻都未歇脚,犹自不觉疲倦,此前坚持了许多年的毅力训练,效果也是相当显著。

    突然间……

    杀意?

    李长寿散出去的灵识没有捕捉到任何威胁,对方显然是有躲避灵识探查的手段。

    目光扫了眼杀意的来源——左侧那阴暗的丛林,李长寿继续朝着前方疾奔,但他左手指尖轻轻搓动,将一根根如蛛网般的透明丝绳散在了身侧,右手在另一侧不着痕迹地鼓起了微风……

    探查利器:重瞳三头蛛蛛丝。

    不多时,李长寿心底浮现出了一幅有些模糊的画面。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