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道侣不就是修道的伴侣吗?什么时候,道侣就跟夫妻是一个道理了?

    一心慕大道不行吗?

    想清净点修行不行吗!不行吗!”

    小琼峰丹房,酒乌面色微红,坐在那不断拍打着桌子,发出一声声压抑的低吼。

    丹房酒宴,酒乌坐在主位,旁边是酒乌的六师妹酒鹿儿、七师弟酒齐;

    酒玖自然也在这,不过此时正跟李长寿和灵娥坐在一旁,更像是主人家在招待客人。

    酒鹿儿看模样自是娟秀慧灵的仙子,又透着一股娇柔之感;

    她似乎钟爱绿色,一身浅绿色软香裙、其上配着草绿色的夹袄,朱钗都是透彻的碧玉雕琢而成;

    酒鹿儿个头中等,身段介于窈窕与玲珑之间,与酒玖有些相近,但有所不如;

    略圆的小脸上,柳眉杏眼、薄唇小口,脖颈修长白皙……

    第一眼给人的感觉,便是十分温柔,而她说话时也是温声细语、不急不缓,似乎跟她大声些说话,都会让人觉得有些失礼冒犯。

    再看他身旁的酒齐……略。

    两人自是不放心五师兄,跟着一同前来赴宴。

    酒乌两杯闷酒下肚,酒鹿儿小声问:“五师兄,你跟四师姐这是怎么啦?”

    于是,酒乌就打开了话匣子,在那一阵拍桌吐槽。

    酒鹿儿和酒齐都是皱眉不语;

    一旁的罪恶元凶李长寿则是不断安慰,捏着酒乌的鼻子就是一阵猛灌鸡汤。

    只剩两个完全不知怎么回事的灵娥和酒玖,在那面面相觑……

    灵娥知道些男女之事,但不多;

    酒玖倒是从小耳濡目染,修行一千多年,对这些也懂,但因为没有什么经验,也不知道五师兄这到底是怎么了,突然牢骚满腹……

    这顿酒宴开始,尽是听酒乌在那不断发牢骚。

    还好,李长寿提议酒乌一同外出走走,散散心,让四人在那吃喝玩闹,这才没浪费一桌子好菜。

    漫步在灵兽圈中,李长寿心底思量着,该如何补救此事。

    看酒乌情绪平静了些,李长寿低声问:

    “酒乌师伯,这里没有别人。

    我把你当师伯,也当知心好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跟酒施师伯,不是一直恩爱如初吗?”

    “唉!”

    酒乌叹了口气,扭头不语。

    李长寿又问:“酒乌师伯,是不是你现在有什么……难言之隐?”

    “唉!”

    酒乌又叹了口气,略微有些欲言又止。

    李长寿沉吟两声,低声道:“师伯,有一件事我不知当讲不当讲。”

    酒乌道:“你说,我听着。”

    “师伯有时,在这方面,有些不太自信,”李长寿道,“其实师伯你已经十分不错,你若是都这般了,那我以后对道侣之事,肯定也是敬而远之。”

    “我这……”

    酒乌话语一顿,苦笑半声,拍了拍大腿。

    “行吧,我实话告诉你吧!

    我现在不知怎么,就是……就是有些,不想近女色……”

    李长寿闻言顿时后退了半步。

    酒乌顿时被这半步气笑了,骂道:“你别想歪了!贫道可不是孤阳道人!”

    “是,是,”李长寿自然是开了个玩笑,他也知道酒乌的病根在什么地方。

    沉吟两声,李长寿道:“师伯,我听师父说起过你们除妖的细节,你是不是看过,我画的那幅……百美老后图?”

    “嗯,看过,”酒乌皱眉道,“你那图就是一张图,怎么可能会影响到我?

    我好歹也是真仙修为,心境也是颇稳。”

    “只是那图自然不至于,但当时,似乎师伯是中了狐妖魅术,当时师伯您的心神,是在完全失防的情况下……”

    李长寿稍微提醒了两句,酒乌略作思考,顿时恍然大悟。

    “真是如此?”

    “应当是了,”李长寿叹了口气,“这事,源于我所做的画作,虽说是那魅术的后遗症,但弟子也是有责任在。

    师伯,你若是信得过我,就让弟子来试试,能否补救补救吧。”

    酒乌那短粗的眉头皱了下,“你想,怎么补救?”

    李长寿淡定一笑,自是胸有成竹。

    不过片刻,酒乌精神抖擞,眼中满是希望,回到了丹房酒宴;

    他像是完全换了一个人,在那不断招呼几人喝酒吃菜,气氛很快就活跃了起来……

    他三个师弟师妹自然是不明所以,各自一头雾水。

    李长寿并未跟着酒乌一同回来,反而是在一个时辰后,揉着眉头回了丹房,将一只宝囊,郑重地塞到了酒乌手中。

    酒乌低声问:“有多少?”

    “三十六卷,合天罡之数。”

    “很好!有劳师侄了!”酒乌顿时笑眯了眼。

    看一旁酒玖目光灼灼地盯着自己手中宝囊,矮道人笑骂了句:“莫要多看,这可不是你小孩子家看的!”

    随后,酒乌将这宝囊郑重其事地收了起来,对李长寿竖了个大拇指。

    “还是师侄你靠谱!”

    “小事,小事,师伯勿忘咱们此前约定才是。”

    “那是自然,来!师伯我敬你一杯!若此事可成,师伯我必有重谢!”

    “师伯不必如此客气,记得不要外传就是。”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算是吊足了周围几人的胃口,但四人不管如何旁敲侧击,两人都是含笑不语。

    很快,酒乌就扔下自己的师弟师妹,先一步驾云匆匆而去。

    酒鹿儿和酒齐也是告别离开;

    待他们走后,酒玖盯着李长寿不断追问,李长寿无奈之下,给酒乌解释了两句。

    “酒乌师伯是身体出了些问题,阳气有些亏损;

    于是我就拿了一点丹药给他,又给他做了些看后赏心悦目的画作。”

    “就这样?”

    “嗯,就这样。”

    然而,李长寿话语刚落,一旁收拾碗筷的灵娥突然想起了什么,小手一晃,玉盘都差点打碎。

    李长寿扭头看了她一眼,灵娥顿时低头忍笑,动作更麻利了些。

    她想起了,玉蛙的快速繁衍……

    ……

    破天峰,酒字九仙居所。

    酒乌急匆匆飞回来,一头扎进了自己的阁楼中,取出两只宝囊;

    在一只宝囊中拿出了几瓶丹药,又在另一只宝囊中,取出了一摞精致的画轴。

    这矮道人心底浮现出了李长寿的叮嘱。

    ‘师伯记得,先看一看卷轴,抵消下心底的那些画面。

    再试着服用一颗这‘雄心’丹的丹药,看是否有效果。

    但切记,这丹药不能吃多吃,一颗就可提神醒脑,两颗就会永不疲劳,三颗就容易出事了。’

    酒乌吸了口气,低声道:

    “长寿师侄,师伯的未来,就交到你手中了!”

    言罢,他怀揣着一份颇为郑重的心情,缓缓打开了标注着壹的卷轴,缓缓将卷轴摊开,先是见两句诗词:

    春花秋月何时了,残梦徐徐知多少。

    而后画卷慢慢展开,用细致的笔墨,勾勒出了不可描述的画卷……

    酒乌渐渐看的颇有感觉,慢慢地看了下去,嘴角露出了少许会心的微笑……

    半个时辰后,他将所有画卷都已经打开,又服用了一颗丹药,坐在那静静的出神。

    这次,不过片刻,酒乌腾的一声站了起来。

    喉结颤动着,心底震颤着,眼圈红润着……

    这是!

    这久违了十几年的感觉!

    “施施、施施!我没事了!”

    矮道人连忙收起丹药,抱起那些画卷,急急忙忙出了阁楼,朝着自家道侣的阁楼冲去。

    半个月后。

    酒乌和酒施携手,一同来小琼峰登门道谢,言说李长寿妙手回春、医者仁心……云云。

    事后把灵娥笑到不行。

    因为临近门内大比,酒乌这次拿了一件仙宝、两件上等品质的法宝,作为谢礼;

    李长寿没有多推辞,知道酒乌师伯常年做执事,家底丰厚,便将三件宝物尽数笑纳,又给了酒乌师伯三大坛毒龙酒。

    巩固巩固效果,补补元气,看酒乌师伯这模样,比半个月前明显亏了一些。

    这点因果,李长寿本以为到这里就算了结……

    那件仙宝是一把短剑,李长寿给了灵娥防身用;

    那两件上等品质的法宝,李长寿却自己留了下来,想着稍后钻研炼器禁制时,拿实物做研究。

    这次门派大比,李长寿给灵娥定下了一个目标——

    哪怕灵娥主动暴露她真实的修为,也要努力争取到前一百零八名!

    这样,灵娥才能得到门内更多的重视。

    如今李长寿已经是他们小琼峰的底牌,师妹藏与不藏,其实意义已经不大。

    只需要灵娥在外面时,注意保持约法三章,别惹来新的麻烦就好了。

    至于李长寿自己,对门派大比,其实没什么期许,混到前三十六名就稳了,多争也无用处。

    日子一天天过,后山之前栽下的小灵树们,现在已经茁壮成长,纸人树浆有了源源不断的供应。

    那几颗劳苦功高的老树,也被李长寿……

    当柴火砍了。

    毕竟,它们知道的事太多了,以后成了精再杀,那就有些太残忍了。

    现在还是树,砍了也就砍了,没有痛苦,走的很安详。

    小师叔这几个月也安分了许多,似乎怕打扰李长寿和灵娥修行。

    而这对师兄妹,或许是门内大比之前,心态最稳定的两个年轻弟子;

    两人有空了就会商量,如何帮师父走出阴霾。

    小灵娥的提议——给师父寻找一位道侣,李长寿也表示同意。

    但李长寿也道,此事须顺其自然,不能急于一时。

    就这般,又是几个月匆匆而过,度仙门各峰每天都是流光飞射,人影追逐不断,紧锣密鼓地筹备着大比之事。

    这种氛围,像极了俗世的节庆。

    李长寿也开始手把手教灵娥如何御敌,将一点简单的小套路分享给师妹,让师妹能够晋级的更简单些。

    这批弟子中,灵娥是入门最晚的那批,但修为却非最差的。

    离着大比还有半个月,破天峰山脚已经开始布置场地,各位常年闭关的长老大多也苏醒出关,准备观看度仙门两百年一次的盛事……

    不止如此,度仙门还对外散出了请柬,邀了东胜神州关系不错的几家门派,以及人教的几家道承。

    金仙境掌门的气息,也偶尔会显露一两次了。

    李长寿也有些挂念,不知道掌门是否还在吐血……

    本来,李长寿以为,大比之前应该不会再出什么事。

    仙霖峰似乎暂时忘了蒯思这个真仙,度仙门周遭也已经平稳,没人算计。

    海神教那边,凶猛的发展势头总算稳定了下来,龙族也收敛了些,并未去跟其他势力硬碰硬,只是守着自己能拿到的那份功德。

    李长寿现在已经积攒了一笔不少的香火功德,差不多可以凝练出功德金身的……一个小指甲盖……

    但李长寿意想不到的是,酒乌师伯驾云来了小琼峰,还提着一堆礼物;

    矮道人见到李长寿,就露出了一缕满是深意的微笑。

    “长寿啊,雄心丹还有吗?”

    李长寿皱眉道:“师伯,那些丹药,你应当用不完才对……”

    “确实是没用完,”酒乌面色有些尴尬,布置了一层隔音结界,“这不是,我跟施施的事,不知怎么就被师父知道了。

    师父问了我前因后果,我就简单解释了下。

    咱可没说你什么事,誓言还是记得的。

    只是,当时师父问我的时候,刚好有两位长老在,然后一位长老暗中找了我……

    长寿你也知道,修行岁月太长,心态就会变得淡泊,各位长老也有道侣,自然有些愁这方面的事,我不好推辞,就将雄心丹拿了出去……

    你猜怎么着?

    嘿!还真有用!”

    李长寿禁不住一手扶额,好一阵缓不过劲。

    他在人教是为了安稳修行,找个靠山护持自身,以期顺利摘得长生果!

    不是在这里开药堂卖雄心丹,配合某个不靠谱大法师乱搞门内风气的!

    酒乌笑道:“长寿,你还能炼制雄心丹不?

    要什么材料?我立马给你拿过来!”

    “没有了,”李长寿断然摇头,“这种东西很难炼制,多了绝对没有了。”

    酒乌师伯顿时一脸遗憾,低声道:

    “当真?那我回去跟长老们说一说吧。

    唉,他们本来还准备了许多谢礼,传功长老本来还许诺,等你飞仙就赏赐无为经下卷……”

    李长寿微微一笑,他是这般为外物所动之人吗?

    是。

    李长寿在袖子中拿出了六只瓷瓶,“给各位长老分一分吧,再多真就没有了。”

    毕竟,他还要给自家灵兽圈的灵兽留一些……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