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门内大比……”

    小琼峰上下起了蒙蒙细雨。

    李长寿自丹房整理完丹药,朝草屋而去,心底思忖着自己和小师妹无法避开的这件门内大事。

    现在他表层修为是归道境第一阶,弟子排名,维持在门内二十多位。

    对门内而言,他这根仙苗,有点走偏了路,就喜欢炼丹和琢磨阵法;

    对李长寿而言,这个位置却是刚刚好,既没有太多存在感,也可得到较好的门内待遇。

    保留一缕仙识,注视仙霖峰上闭关的蒯思道人,李长寿将大部分心神,回归到眼前的小事上……

    “该去送一下有毒了。”

    有琴玄雅昨日刚来,现在应当还未离开。

    这十几年来,有琴玄雅来小琼峰的时间变得极有规律;

    大概每隔两年,她就会按时出现在小琼峰一次。

    像是例行公事,维持自己的友谊。

    顺便,也是她长时间见不到某位师兄,心底会略微有些空落。

    按她理解,长寿师兄是自己学习的榜样,多看看才能知道自己路有没有走偏……

    每次她来了,李长寿也都会避着,让灵娥陪聊陪玩陪喝茶;

    只有在有琴玄雅要离开,回破天峰继续闭关修行时,李长寿才会现身,与她说两句话,告一告别。

    这样,有琴玄雅就会觉得此行圆满,回去时,也不会一步三回头的张望。

    细雨朦胧,云雾渐升;

    李长寿很快走到湖边,拿了些鱼食撒入湖面。

    望远山山隐不见,看近水水起波涟。

    背后的草屋中,两层阵法内,杯盘狼藉、酒宴早散,那三道倩影,正在灵娥的床榻上醉酒小睡……

    有琴玄雅的专属位置还是床脚,坐着酣睡;

    灵娥躺在一侧,酒玖则是抱着酒坛坐倒在床边。

    三人脸上都用胭脂画着一些鬼脸,以酒玖脸上画的最多,自然是昨天输的最惨。

    李长寿看了一眼有琴玄雅的修为……

    归道境第六阶,还差三阶境界,她就能抵达自己的天劫。

    李长寿对有琴玄雅的渡劫,略微有一丢丢的担心。

    从有琴玄雅此时表现出的资质来看,她的天劫最少也是七道,有可能会是八道雷劫;

    但有琴玄雅修道至今,积累略浅,万一碰到像他那样的天劫,说不定会……

    虽然有琴玄雅对自己来说,并没有太多‘增益’,但总归也算是半个朋友……

    给灵娥准备的渡劫套餐,也给她一成吧。

    心底略微一笑,李长寿一边探查着自己师父的情形,一边盯着那个仇敌。

    两相对比,李长寿心底,略微有些不平。

    当初‘奇奇师弟’与‘雁儿师姐’的那次事件,灵娥打听到了,师父、师伯、蒯思道人的传闻。

    那则传闻中,师父和蒯思道人是因道侣之事引发矛盾,双方私斗一战;

    但,此前酒乌师伯提到了一句‘偷袭’。

    且根据李长寿这十多年暗中调查,以及在师父那里旁敲侧击问到的内容,心底已经差不多,还原了当初的原版故事……

    大概千年前,小琼峰本师徒三人,师收两个弟子,待弟子修行步入正轨,师去云游四方,寻求突破;

    留下了师姐皖江雨,以及师弟齐源。

    他们当年都是那一批弟子的仙苗,皖江雨排名八九,齐源排名十四五;

    两人青梅竹马,在度仙门大搞道侣之风的环境中,自是互相暗生情愫。

    后,仙霖峰仙苗蒯思,对皖江雨一见钟情,苦求十数年而不得,迁怒于齐源。

    这人暗中相激、处处针锋相对,最后约齐源外出比斗,实则暗中出手偷袭,将齐源打成重伤……

    所以就有了皖江雨冒险外出,去给齐源搜寻药草之事。

    至于,灵娥最初打探到的那则传闻:

    皖江雨气恼自己被男修当做争来抢去的‘宝物’,离开仙门去找寻自家师父,而齐源与蒯思约战,齐源不敌重伤。

    ——这其实是仙霖峰当年散出来的消息,偏向于蒯思罢了。

    而当初皖江雨师伯与师父孤立无援,小琼峰一无长老、二无仙人,只得吞下这苦果。

    如今……

    师伯皖江雨惨死北俱芦洲,幸得残魂投胎六道轮回;

    齐源道基损伤,挣扎八九百年,本该死于天劫之下,却被自己的大弟子,也就是李长寿一颗丹药所救。

    李长寿对此有些气不过。

    之所以气不过,并非是蒯思的卑鄙无耻,他对蒯思这种人,上辈子早有领教。

    李长寿所气的,是这两件事:

    其一,门内事后惩处,是本着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原则,仙霖峰保住了蒯思。

    如今蒯思意气风发,伴道侣、谋天仙、望长生,自己的师父,却最多只能到真仙境。

    其二,师伯皖江雨当初,是被仙霖峰逼迫到了哪般地步,又该是何等无助,门内这般多仙人,却要孤身前往北洲……

    但无妨。

    门内不惩处元凶,他做弟子的,自会去代师讨个说法!

    各峰之间本就有摩擦和不合,这是李长寿入门后,观察两三年就得出来的结论。

    故,他也不会刻意针对仙霖峰,顶多是在门内大比,遇到他们峰的弟子,下手黑一些罢了。

    ‘现在,只要你动一下。’

    李长寿双眼略微眯起,凝视着雨雾中的仙霖峰,注视着那个在洞府深处打坐的身影。

    “师兄?你什么时候过来的呀?”

    背后传来了一声轻唤,李长寿扭头看去,自是灵娥正从草屋走出来。

    她正用手指梳弄着柔顺的长发,俏脸上带着刚睡醒的少许红晕,对李长寿微微一笑;

    背后的草屋中,那两个身影也慢慢醒了过来……

    李长寿对灵娥露出少许微笑。

    当年的师姐护不住师弟,无人为小琼峰出头;

    如今,却是不会了。

    ……

    片刻后。

    “啧啧,小长寿,小灵娥。

    你们小琼峰准备在这次仙门大比,拿什么名次呀?”

    酒玖师叔靠在草屋的门框上,嘴角带着少许笑意,抱着胳膊,如此问了句。

    灵娥眨眨眼,看向了自己师兄;

    屋内正紧张整理自己衣裙的有琴玄雅,也是略微踮脚,朝外面看了眼。

    显然,她们对李长寿的‘野心’都十分关注。

    李长寿沉吟一声,本想说一句,自己争取前五十名次就行了,能得到门内给的大部分奖赏,非要去争前二十也没什么用。

    但稳妥起见,他略带犹豫地,报了个预期排名:

    “保一百零八,争七十二……吧。”

    噗嗤一声,灵娥禁不住笑出声来;

    酒玖顿时翻了个白眼,而刚系好束腰的有琴玄雅,却是轻轻皱眉。

    有琴玄雅暗中思量:‘长寿师兄无论哪一点都十分优秀,就是有时候太过谦逊,有些缺乏自信。’

    她刚要说话,小师叔已经掐腰开始数落:

    “小长寿你能不能有点出息!

    现在破天峰谁还不知道,本师叔跟你关系亲近!

    你在门内大比要是排位太低,本师叔的面皮也会被你丢光的!”

    灵娥在旁只是轻笑,知道师兄已经度过成仙天劫的她,完全不担心师兄在门内大比的表现……

    “长寿师兄。”

    有琴玄雅走出草屋,注视着李长寿,道:

    “大比还有三年,我近来修行也遇到了少许阻碍。

    不若,我多过来几次,你我切磋斗法小术,也可互有增益。”

    李长寿笑着回了句:“有琴师妹安心修行就好,到时候我努努力,应该能混到天罡层次。”

    “这才像话!”

    酒玖哼了声,但还是有些不满,又道:“门人弟子两百年为一定数,这次门内大比至关重要,关系到你今后能否留在山门中继续修行。

    灵娥入门时间还浅,你入门却已经一百几十年了。

    前三十六位,可必须保住才行!”

    “师叔教训的是!”

    李长寿认认真真做了个道揖,吸了口气,正色道:

    “那这次,师侄就大胆一些。

    保七十二,争三十六!”

    酒玖顿时感动莫名,对李长寿竖了个大拇指,“虽然门内大比,肯定不能让你用毒丹和迷药,也不会有阵法施展的空间。

    但如果你全力以赴,一定能做到的!”

    一旁灵娥背着小手,仰头看天状……

    “长寿师兄,”有琴玄雅也向前半步,那双妙目之中满是光亮,“师兄对我有何期许?”

    “既是首席,自当……”

    李长寿话语一顿,感觉自己的话语,或许会给有琴玄雅带来不少压力,于是改口道:“力争前三甲。”

    “呸!”

    酒玖一声冷哼,少许震动,气势汹汹。

    她凶巴巴地道了句:“玄雅自然是要力争头名,首席大弟子这才实至名归。”

    李长寿笑道:“斗法并非只是靠修为,临阵反应、神通克制、宝物多寡,都有一定的影响,后三者影响甚至还要更大一些……”

    正说着话,李长寿话语稍微一顿。

    仙识捕捉到,仙霖峰的蒯思道人已站起身来,朝着洞府之外走去;

    洞府之外,有三个年轻弟子站在那,在禀告有关门内大比之事……

    李长寿念头急转,不动声色,又笑着道了句:

    “若有琴师妹你不嫌弃,不如明日过来,咱们切磋几日。”

    有琴玄雅顿时笑道:“那,明日一早我就过来。”

    “恭候师妹大驾。”

    李长寿和有琴玄雅互相拱手行礼,两人相视一笑。

    有琴玄雅并未想太多,只是单纯的欣喜。

    而李长寿这边却是在考虑,假如蒯思道人这次要外出,那……

    第一个不在场证明的目击证人,已到位。

    根据李长寿对面前三人的了解,第二个不在场证明的目击证人,很快就会自己跳出来。

    “既然如此!咳咳!”

    酒玖背着手,端着一幅高人做派,向前迈出两步,“那本师叔,也就勉为其难,过来指点你们几天吧。

    你们的谢礼记得备好,我要……

    一百颗糖豆丹和十份好酒!”

    李长寿顿时笑着点点头。

    一旁师父的草屋中,有些憔悴的齐源老道站在门前,听到外面的笑语声,嘴角露出少许欣慰,抬起的手再次落下。

    随后,齐源老道便转身回到了蒲团处,盘腿打坐,继续修行。

    李长寿自然注视到了这一幕,心底略作思索,已有了盘算……

    虽然报仇挺重要,但让师父重新振作起来,好好享受余生,也同等重要。

    毕竟李长寿不是为了‘出气’,才会去找这个蒯思道人不痛快;

    他只是,替师父鸣个不平罢了。

    ……

    蒯思道人并没有让李长寿失望。

    在山中修行了十多年的这个真仙道人,给自己几个弟子许诺——在大比之前,每人添置一件上等的法宝。

    故,蒯思道人第二日就出山,朝北面熟悉的坊镇而去。

    李长寿自然不会放过这个等了十多年的机会,两只纸道人同时上路,而这两只纸道人身上,自然都带着备用纸道人。

    对方一路前飞,纸道人施土遁暗中跟随,跟了整整两日,到了一处北洲边界附近的坊镇。

    ——要出手袭杀,自然是离着度仙门山门越远越好。

    此地妖、人混杂,颇为热闹,汇聚了不少干脏活捞财之人。

    稍作思索,李长寿开始实行第二套方案。

    半个时辰后……

    蒯思道人在自己相熟的某家法宝铺子,为自己徒弟挑选一些来路不明的法宝时,突然看到,街角有个熟悉的身影走过去。

    这道人先是一愣,仙识立刻跟随上去,眼神有些迷茫。

    对方披着一直斗篷,但面容、身形,与蒯思道人本身……竟一模一样,毫无二致!

    但修为,却只是勉强抵达真仙境。

    虽然此人,极力将修为‘鼓’到真仙境中期,但明眼人一眼就能看透其外强中干之势。

    这是……

    ‘好胆!

    竟敢在此地冒充贫道,当真是找死。’

    当下,蒯思道人对法宝铺的掌柜道了句稍后过来,快步走出店门,隐藏气息、暗中跟了上去,很快就出了坊镇,驾云向前追赶。

    与此同时,小琼峰上。

    李长寿看着面前这亮丽到有些刺眼的有琴玄雅,做了个请的手势。

    “师妹出手吧……今天也要记得多留些力。”

    有琴玄雅面露正色,对李长寿做了个道揖,立刻驭剑前冲。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