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这……怎么整?

    赶去跟酒乌师伯汇合的路上,李长寿让这具纸道人,保持着师父此时能达到的土遁速度,略微有些纠结。

    他用纸道人替师父过来此地,本就是想捉住对方的‘狐狸尾巴’。

    结果现在,‘狐狸尾巴’被他一把三昧真炎,烧的只剩下了些许残渣,刚才还给直接扬了……

    摄魂珠的残魂虽还有些,但很快也会彻底消散……

    李长寿分析过这种可能——那两封书信有可能是骗局,师父仅有的那个仇敌,想将师父诓骗至此,暗中做掉。

    但李长寿也没想到的是,师父的仇敌,竟偷偷雇了一名妖族真仙境,要行雇凶杀人之事。

    蜈蚣精的残魂中可以看到,出现在蜈蚣精面前的,是个身着法宝斗篷的蒙面男人……

    考虑到对方做这种事,必会用障眼法,仅有的这点信息没什么意义。

    这蜈蚣精也算倒霉;

    他从北俱芦洲千里迢迢来到了此地,投奔到了此地相熟的妖族‘家’中,这个临东城,就是蜈蚣精选的。

    蜈蚣精本以为,这是一笔轻松稳赚的买卖,暗中潜伏已有数月,就等着与目标人物‘深夜相会’,乱腿踹死这个浊仙……

    可不曾想,离着约定日子还有一个多月,这蜈蚣精自己先没了。

    李长寿收起摄魂珠,心底轻轻一叹,也并未过多纠结此事。

    大概,这就是命数吧。

    李长寿故意流露出一缕气息,酒乌很快就捕捉到了在地下赶来的齐源。

    这位矮道人咳了声,背着双手,表示自己刚才并没有什么逾矩的举动;

    那个姿态婀娜的老板娘,此时却他用仙绳捆了,扔在了树下。

    “师兄,还未盘问吗?”

    ‘齐源’缓缓钻出草地,一旁的酒乌皱眉摇头。

    酒乌道:“师弟,方才为兄推算了一阵,只是推算之法不精,只能查出,这妖物身上的功德来头不小。”

    李长寿故意叹了声,道:“这次本以为有什么功德宝物……”

    “师弟不可如此想,”酒乌正色道,“你我都是人族炼气士,入人教修行,护卫人族本就是分内之事。

    若是放任这群妖物在那花楼为祸,不知有多少凡人家破人亡、妻离子散,有多少凡人男子被她们吸走阳气,折损寿元。”

    李长寿在旁笑着摇头,师伯的觉悟倒是相当不错。

    “这妖也是为恶,”酒乌道,“虽有功德护体,但咱们也不能不管。

    且等她醒了,咱们盘问少许,便动手……”

    酒乌做了个抹脖子的手势,一旁‘齐源’竖了个大拇指,含笑称善。

    【善】这个字,其实就是‘好’、‘可以’这种表达肯定的用语,多为老辈炼气士所用。

    试想,一位鹤发童颜、仙风道骨的老神仙驾云而来,对自家弟子说了两句话,就点头微微笑,说一句:

    “好!”“行!”“中!”“就这么整!”

    未免太失风范。

    若这老神仙甩一甩拂尘,淡定地说一个‘善’字,让人捉摸不透之余,自身气质也更为玄妙。

    李长寿却不太喜欢说这个‘善’字,待他摘得长生道果,度过悠悠岁月,心态老了后,与后辈交谈时,八成会说一句:

    “稳。”

    且说正事。

    酒乌和李长寿假扮的齐源,带着这本体可能为六尾狐狸、一直醒不过来的花楼掌柜,在东海边缘潜形匿迹。

    他们也担心有妖族高手前来搜寻报复,故不断更换藏身之地。

    杀有功德在身的生灵,自然是要招来业障;

    但这妖女又在俗世为恶,不杀,又有失他们度仙门的原则。

    酒乌和‘齐源’也在商量,若是不行,就将这个女狐妖带回度仙门中关押,待她功德之力消散,再行诛除。

    在此之前,却是要拷问清楚,这妖什么跟脚、又做过什么善事……

    半个月后……

    “酒乌师兄,您给她下了多少迷药?”

    “不多,一整颗万长老赏赐的迷丹……”

    李长寿:……

    这个花楼掌柜,修为不过堪堪真仙境中期,自然扛不住这般药力。

    临东城之事已经提前了断,李长寿也不想在此地多等,于是偷偷用了少许‘解药’。

    又三日后,这妩媚的女妖,总算醒了过来。

    她醒时刚好在黄昏时刻,被仙绳绑在一座无人海岛的沙滩边缘,浑身妖力无法运转……

    李长寿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这女妖苏醒,想提醒酒乌,此刻却又顶着师父的身份,又不好开口。

    这女掌柜的也不简单,醒来后未有任何异动,闭着眼在那假寐,暗中用仙识观察这两个道人。

    半个时辰后,女掌柜额头那彩蝶的印记轻轻闪光,一缕暗香在她身躯上悄然扩散;

    她很快就在那‘嘤’了一声,长长的睫毛颤着,睁开眼来……

    正面对大海打坐的酒乌和‘齐源’,也是齐齐睁眼。

    “哼,总算醒了!”

    酒乌立刻站起身来,一扫衣袖,提着连鞘的仙品宝剑,转身就要上去逼问此妖跟脚。

    但……

    酒乌刚转身,眼中就见那树下仿佛有朦胧光亮,那个被仙绳困住的女妖,竟是如此……

    婀娜多姿、娇媚动人;

    那张面容仿佛与自己心爱的师姐有几分相似,那身段竟是这般迷人……

    酒乌提着的剑,放了下来,脚步也停了,目不转睛地向前看着,呼吸也开始有些急促。

    一旁的‘齐源’也是这般模样,而且呼吸喘息的频率,却是更胜酒乌一筹。

    然而,纸道人的这般模样,自是李长寿故意做出来的。

    好厉害的魅惑神通!

    假扮师父的,本来就是一只纸道人,有部分元神之力;

    这女妖暗中施展神通之后,李长寿也感觉到,自己心境有少许变化……

    他暗念清心咒,心底顿时一片空明。

    李长寿是第一次遇到这种神通,也在借纸道人仔细观察。

    这类神通称之为魅术,上古妖族昌隆时,一些妖族都会专修此法,用以套牢妖族高手,为自己找一个靠山。

    此时这女妖并不只是简单的施展魅术,自身也在展露女子的魅力,姿势、神态、眼神、目光,甚至唇间开合的幅度,显然都在配合魅术。

    很快,李长寿发现,酒乌师伯已经有些顶不住……

    矮道人向前迈出一小步……

    若是让酒乌师伯被对方魅术控制,事情也会有点麻烦。

    于是……

    啪!

    一只画轴突然从‘齐源’的袖口滑落,砸在了沙滩上,而后自行打开少许。

    ‘齐源’双目低头看去,眼底满是迷茫,却喃喃道:

    “这不是……长寿给的画卷……

    师兄,酒乌师兄?”

    “嗯?”酒乌目不转睛、头也不回,随口应了声,“师弟,怎么了?”

    ‘齐源’将地上的画轴捡了起来,走到酒乌身旁,缓缓摊开;

    又像是不小心,用胳膊肘撞了下酒乌师伯的肩膀。

    酒乌下意识低了下头,看到了那缓缓打开的画卷……

    此时,酒乌眼中的世界,都是一片粉色;

    那画卷打开半尺,正见衣裙边角,酒乌心底也有些好奇,又想抬头去看树下美人,又想低头看画中是何人。

    紧跟着,画卷又打开一寸,现出了画中人的面容;

    瞧那满脸的褶皱,看那松垮的长裙,又见那微微捏起的兰花指,以及泛黄的指尖……

    刹那间,酒乌仿佛听见‘叮’的一声轻响,耳旁靡靡之音瞬间消散;

    这矮道人蹬蹬蹬后退三步,屏住呼吸,双目瞬间恢复清明,整个人都是精神抖擞,还忍不住哆嗦了几下。

    树下女妖眉头一皱,却又继续发力,但……

    好像,自己的神通,此刻全然没了效果。

    酒乌背后满是冷汗,低声道:“刚才怎么……怎么回事?”

    一旁‘齐源’继续缓缓打开画卷,“师兄,你看,这画笔倒是颇妙。”

    “我……”

    酒乌低头看着已经打开过半的画卷,其上的‘美人’们百般姿态,心底再没有一丝丝的波澜。

    酒乌皱眉道:“师弟,这是何物?”

    “唉,这是长寿赠我之物,”‘齐源’苦笑道,“刚才不知怎么就掉出来了。

    长寿这是在调侃贫道,说贫道老了,就给这古怪的美人图。”

    “还好,有这东西在!”

    酒乌双眼一眯,看向树下那女妖。

    锵的一声,酒乌拔出仙剑,咬牙骂道:“你还敢用魅术欺我等!

    找死!”

    树下,那花楼掌柜秀眉一皱,却是又娇柔一笑,露出楚楚可怜的模样,凤目含泪,宛若在风尘之中独自绽放的幽兰……

    旁边的老道,端着那画卷又凑了上来。

    “师兄,你看这个人物,长寿画的当真不错。”

    酒乌低头一看,仿佛画中那老妪活了过来,对自己轻轻眨眼。

    这矮道人再次一哆嗦。

    再看树下那女妖,刚才他还感觉是‘在风尘中独自绽放的幽兰’,现在瞬间就成了……

    ‘在风尘中到处都是的狗尾巴草’罢了!

    酒乌抬手将宝剑抛向这花楼掌柜,锋锐的宝剑擦着她耳旁,贯入了那颗大树之中。

    这次,花楼掌柜总算彻底震惊。

    她盯着旁边那个老道手中的画卷,此时自然看不到画卷中的内容;

    但她确定,就是这一张画卷,让两人几乎瞬间摆脱了自己全力施展的魅术!

    这是,什么法宝?

    酒乌立刻甩出数十道符箓,毫无费力,就将这本就被仙绳捆住的女妖,完全镇住了妖力和妖魂。

    酒乌也看着齐源,传声问道:“齐源师弟,这到底是何物?”

    “就是一张图罢了,”‘齐源’传声答了句,将画卷慢慢收了起来。

    《百美老后图》,炼气士修道静心、抵抗魅术必备良品!

    “多给为兄看两眼来。”

    “这……好吧。

    此物虽好,师兄还请少看,毕竟师兄也是有道侣之人。”

    酒乌笑了笑,淡定地道了句:

    “放心吧,没问题。

    长寿师侄画工当真不错,红粉骷髅,年华虚度,倒不如长生逍遥,且过且行。”

    李长寿:……

    这效果,是不是太好了点。

    稍后再给师伯配些毒龙酒吧,毕竟要是师伯真的成了举不动道人,那自己也算跟酒施师伯结了因果。

    ……

    半日后,酒乌与李长寿的这具纸道人,驾云朝着东胜神洲飞去。

    两人并未直接斩杀这女妖,他们已经盘问清楚了此妖的来历,对方魅术无法发挥效果之后,并未过多抵抗,很痛快地就交代了自己的跟脚。

    简单来说,这狐妖就是有恃无恐,料定两人不会杀有功德护身的自己。

    就如人有善恶,妖也是有的;

    这头六尾妖狐修行已有六千多年,只是做了个花楼掌柜,收敛钱财、驯养小妖,自身并未直接做过吸纳凡人阳气之事。

    但她也并未做过什么好事;

    这份功德是‘祖传’下来的,她祖先曾在当年巫妖大战中,暗中搭救过不少人族,人族大兴之后,给了她一族少许功德。

    这种有功德在身、祖上曾对人族有功的妖族,两人也不好处置,故带回去给门内发落。

    “师弟,”酒乌道,“你那美人图能否借我一用?

    我怕门内长老被她迷惑,虽不会有什么大事,但也总归会让前辈高人出丑。”

    李长寿稍作犹豫,还是将这幅图交了出去。

    这本就是一副普普通通的画作,只是构思巧妙了点,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且类似的东西,他……还多。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