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掌影、巨斧、粗壮的手臂……

这?

李长寿一直都知道,洪荒很大、奇人异士很多,自己只是个普通的人族炼气士。

但他着实没想到,自己竟然会有完全看走眼的时候!

神像侧旁,有个壮汉正张开自己的大嘴,口中喷出一股土黄色的光晕。

这束光,凝成了那只握着大斧的巨人手臂,将李长寿拍出的掌影轻松劈散!

刹那间……

李长寿有关熊寨的认知,彻底坍塌。

最初虽看出熊寨有些不同寻常之处,但自己当时忙着稳固飞升后的修为境界,观察了一段时间,也就悄然离开了。

后来,熊寨开始了他们发扬海神教的生财计划,并将海神教发展到了如今这般规模。

这个过程中,李长寿偶尔也会注视熊寨之人。

但就是这些初看只是四肢发达的家伙,李长寿一直没能看出他们有什么破绽,只是当他们贪点小财。

有时候,甚至看着他们憨憨厚厚的样子,还会觉得,有些人生就是淳朴的,是简单且善良的……

没想到;

万万没想到!

他竟然被这些看起来憨憨的家伙,蒙骗了这么多年!

李长寿自认,自己有时候确实是藏的深了点;

但跟熊寨这群人相比,绝对自愧不如,瞬间甘拜下风!

这南海海神教,干脆改名叫【猜不透】神教算了!

这些熊寨的男女老少,竟能合伙演一场大戏;当年那条载着自己的怪鱼,说不定就是他们有意捕杀……

这个瞬间,李长寿心底,横竖满满都是两个大字——

算计。

但李长寿并未慌乱,心底震撼归震撼,却不会影响到自己对形势的判断。

李长寿控制这只纸道人立刻后退,速度飞快无比;但那条巨人手臂,劈开掌影后,又抓着大斧斩了过来。

这画面说不出的诡异……

一个浑身肌肉的壮汉,张嘴吐出土黄色光芒,光芒之内凝成了一把巨斧、一条手臂,宛若活物一般,追着李长寿就砍。

这一击看似十分缓慢,但李长寿却察觉到了其上微弱且玄妙的道韵。

似慢实快、似轻实重!

这与李长寿所知的道法、神通,完全是两股不同的力量!

李长寿感觉不出其内蕴含的力道,但却不敢小看这一斧的威力。

他在空中迅速横挪,勉强躲过了这一板斧;

可身后的山坡,却无声无息,出现了一条数百丈长的裂缝……

仙识突然捕捉到,侧旁又有光芒绽放!

电光火石间,李长寿身形立刻冲天而起,一根箭矢在他脚下极快的擦过,其威力,绝对能将自己这具仙力护持的纸道人,一击穿透!

低头便见,又有一名壮汉身上出现了异样;

这人倒是没有表演大变板斧、嘴吐手臂,他本来十分粗壮的双臂,这时变成了常人一般粗细……

这两条手臂上,却流转着宛若琉璃般的光芒。

随后,这人双手凭空做‘拉弓射雕’状,手臂上的光芒,自行凝成了长弓与箭矢。

李长寿闪身冲向云中,并立刻开始左右摇晃,勉强躲过了对方的又一箭……

这一箭,射穿了上方一朵白云,在高空炸散。

李长寿继续朝着空中疾飞,飞到了刚才箭矢炸开的高度,下方的威胁顿时消失不见。

低头看去……

一群身穿黑衣的铁塔汉子,在那挥舞着手中的兵刃,对着李长寿的纸道人一阵耀武扬威,口中发出‘喔喔’的嗓音,似在嘲笑奚落。

这些年发展海神教,熊寨的男男女女走南闯北,也都算是见多识广。

他们已不再是单纯的熊寨铁塔。

当年的他们,看到有炼气士会飞,就会认为这是神灵仙人,要跪拜祈福。

如今的他们,直接把自家海神的化身打去高空不敢落下,还在下面一阵嬉笑怒骂:

“下来啊!胆小鬼!”

“装神弄鬼的!

有本事下来扳手腕,比一比臂力!”

这时,不只是李长寿有点懵,下面那人山人海的凡人教众,也都有些懵神……

打扮成了黑熊精的熊寨村长,反应倒是十分迅速。

村长眼珠一转,立刻大喊:

“海神显灵!

是海神显灵对神使降下了神力!谢海神庇佑!

海神之威,不可侵犯!”

顿时,周遭教众纷纷高声呼喊,声浪宛若山呼海啸;

这群教众再次对着神像叩拜,不少人目光中满是狂热,场面十分壮观……

这也行?

李长寿心底各种哭笑不得,自己用纸人化身前来,是为了告诉这些教众,并不存在什么海神;

但今天,他做了周全的计划,更是为了护持此地教众,灭杀了两拨来袭的大妖……

到头来,自己反倒被自己神教的神使,追着砍了一阵!

这叫什么荒唐事?

简直就是滑洪荒之大稽!

大概,自己应该是史上最没牌面的‘香火神’了……

原本李长寿只是觉得,海神教会成为自己今后的隐患,会后续惹来业障,所以要尽快解决此事。

此时看来,自己或许,也只是被熊寨之人利用了。

这些铁塔的心,也是脏的很!

高空中,李长寿目中划过一丝狠绝,反手扣住了两只瓷瓶……

但他随之就意识到,自己如果真的这么做,只会平白无故给自己招惹业障。

更何况,熊寨的这些家伙,背后可能有什么可怖的存在。

必须先搞清楚这些家伙的底细。

一个小细节迅速被李长寿捕捉,刚才那个口中喷出了手臂和大斧的壮汉,此时已是精神萎靡不振地坐在了神像侧旁;

而那名刚才手臂变成常人粗细的壮汉,此时也是垂着手臂,无法抬起来……

莫非,是血脉之力?

人族怎么可能有这种血脉之力?

李长寿心底突然划过了一道小闪电,看着下方的这群耀武扬威的铁塔身影,想起起了几则古籍所记载的典故。

……

盘古开天地后,元神化作三清,尸身又孕育出了一个种族——

巫。

巫族在远古时慢慢发育,有功德庇护,又有盘古大神残留的少许神力,十二祖巫呼风唤雨、掌控远古规则之力,族内大巫、战巫层出不穷。

龙凤大战之后,巫成了百族最强的一族;

渐自满,欺百族。

百族不服,逐渐联合,奉太阳星中化生而出的金乌族大能东皇太一与帝俊为首,自称为圣族,与巫族连年征战。

后,圣族渐渐被称之为妖族,东皇、帝俊自立为妖皇,在不周山之顶立妖族天庭……

巫妖三次大战,打空了两族气运,才有了人族渐渐兴起。

因人族与妖族有无法化解的灭族之恨,第三次巫妖诀战前的漫长岁月中,巫族与人族渐渐通婚,产生了‘巫人’一族。

巫妖落幕,巫族被封镇在北俱芦洲,妖族退避于大洲交界,而巫人一族有人族之势,也有半巫之能,也曾颇为势大。

但在上古末期人族崛起的过程中,较为凶残的巫人部落被渐渐打压;

其中比较出名的,就是轩辕黄帝与蚩尤的夺运之战。

自那之后,巫人渐渐消失不见。

‘莫非……’

李长寿看着下面活蹦乱跳的这些铁塔们,心底泛起了这般狐疑。

这真的是上古时巫人的一脉?

因为祖居南海一隅,躲过了巫人之劫,所以留存至今?

啧,倒是越看越有可能……

李长寿将手中的瓷瓶收了起来,皱眉注视着下面的情形。

事情越来越麻烦了。

巫妖大战的漫长岁月中,天地间生灵一批批惨死,无数孤魂在天地间徘徊,最后渐渐消散;

巫族祖巫,大德后土于心不忍,主动牺牲自我,身化六道轮回盘;

因此,今日之生灵,大都欠了大德后土一份因果,而且巫族残部有一部分也去了地府任职。

熊寨的这些家伙,能施展出这种神通,说明体内巫族血脉比例绝对不低……

李长寿念头不断转动,此时却是已经得出了对付这些熊货的方法。

迷药、阵法,都可轻松达到效果。

但第一套自毁神教的方案,已经没了什么作用。

除非他下狠心灭掉熊寨,不然这些熊寨之熊不断在人前显圣,海神教还是会迅速发展壮大……

正此时,李长寿突然又察觉到,西北方向的海面上,又有一大片黑云压来。

其内有六头大妖,滚滚妖气遮天蔽日。

一如既往的十分猖狂!

显然,有人还是不准备放过这次机会,想趁着海神教这次教众聚会,毁掉海神教……

李长寿也有点无奈,虽然与对方目的相同,但他又不能让凡人教众平白无故被害。

有了,这个熊寨……

李长寿控制纸道人突然朝着下方俯冲,躲开一箭,又立刻朝着西北方向飞驰。

他暗中施展风语咒,模仿下方那个‘黑熊精’村长的嗓音,在熊寨之人耳旁大吼一声:

“追!

别让他跑了!”

霎时间,百多壮汉同时发足狂奔,速度着实不慢。

“我咋开口说话了?”

熊寨村长一愣,随后连忙大喊,喊住了大半族人。

跑最快的二十多人,已是绕过了乌压压的教众,朝着西北方向发足狂奔,口中‘嗷嗷’乱叫……

他们奔跑的速度,比普通未成仙炼气士驾云,还要快上一丝。

巫,善奔,为大地之主。

李长寿暗中观察这些【疑似巫人】,同时做好了毒杀那六只大妖的准备。

他倒是想看一看,熊寨这些神使,到底有多少实力,是否还能给他其他‘惊吓’。

然而……

李长寿的仙识,又在南边发现了一块乌云,心底有些无力吐槽。

‘今天这是怎么了?南海神教一个集会,惹来这么多势力反应?’

南面的大海上,一朵黑云迅速压向安水城;

这不是妖族,黑云上站着一排排仙蛟兵,应该是南海龙宫的精兵。

李长寿想了想,索性不多去管,继续引着下方这二十多熊寨之人,迎击尚且在千里之外的大妖……

然而,这些熊寨汉子的持久力并不算强。

他们只是追着李长寿跑了几十里,已经开始气喘吁吁,速度渐渐慢了下去。

灭妖之事,还是只能李长寿自己出手。

稍后故意放一只大妖过来,试一试这些熊人的战力?

李长寿很快就打消了这个想法,他完全不必做这种多此一举’的测试……

安水城那边,已经要打起来了!

那片自南海来的黑云,已经抵达安水城上空。

一排排仙蛟兵居高临下,天地间透着一股肃杀气息,下方的凡人们再次被吓懵。

最前面那排仙蛟兵退开,两道身影并肩走了出来。

李长寿仙识扫过,心神一紧,差点就从云上栽下去!

敖乙!

遭了,这家伙认识自己的神像!

这一刻的李长寿,突然想放弃思考、随波逐流,燃尽纸道人,再不来南海。

莫非这里就是他的背运地?

然而事情的发展,在出乎李长寿预料的路上,越走越远……

此时全场的‘主角’并不是敖乙,而是敖乙身旁,那个高高瘦瘦、有点亏虚的陌生龙子……

敖谋扫了眼下方,没感觉到什么气息波动,只察觉到三两只化神境的人族练气士。

当下,他冷哼一声,想着在敖乙二哥面前显摆显摆,淡然道:

“就你们也敢自称南海神教?

来人,去把那个神像,给本殿下砸喽!”

“是!”

几名仙蛟兵将领齐齐领命,并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要面对什么。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