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对于老卦师夜深人静私会‘乌鸦妖’之事,李长寿只是稍感意外,并未太过惊讶。

    毕竟他上辈子就明白,这世上第二复杂的东西,就是人心。

    说这个深夜现身的人影是‘乌鸦妖’,其实并不严谨。

    此时李长寿只是用重瞳蛛丝注视着此地,一缕仙识远远观察。

    除却能知道【这个东西】是真仙境初期的修为,也无法直接判断出,对方是否为妖修。

    也可能,刚才的乌鸦只是障眼法、化形术。

    听那老卦师低头禀告了一阵,这道身影很快就点点头,将两块金饼、一张纸符扔到了地上,随后便再次化作乌鸦,无声无息的飞离此地,转眼没了踪影……

    李长寿思索少许,出于稳妥考虑,并未向前追踪。

    又过了半个时辰,李长寿自百里外的林中施展土遁,悄悄到了这处庙宇的地下。

    这事如果换个角度来看:

    【震惊:夜深人静,某海神偷偷遁入自己的庙宇,将黑手伸向了老庙祝!】

    莫名还有些小刺激。

    因不得不考虑,刚才是对方给自己演了一场戏,故意引自己上钩;

    故,李长寿此时的行动十分小心。

    他并未直接现身,只是在地下,用指甲盖勾了一丝丝软仙散,将这抱着金饼熟睡的老卦师,彻底迷晕了过去。

    随后,李长寿取出了一根发丝般的细绳法器;

    这细绳自行延展,悄悄钻出地面,缠绕在了这老卦师的额头。

    搜魂小术:迷罗绮梦诀。

    此法可令被施法者陷入梦境之中,在梦中主动展露自己的记忆,缺点是只能对修为较低之人施展,故称之为小术。

    片刻后,李长寿读完了这个老卦师的‘坎坷一生’,施展土遁悄悄溜走,未在此地过多停留。

    顺便,临走时还不忘散出一丝‘醒酒药’,用以中和软仙散的药力,让这个老卦师明日正常醒来……

    悄悄的他一个来回,没有留下半点痕迹。

    随后,李长寿寻了一片荒山老林,让纸道人在地下停下活动,开始整理,自己从老卦师那里得来的诸多情报。

    这个老卦师……

    明面身份是他海神教的【庙祝】,实际上还是‘鸦神教’、‘男女教’、‘老神教’、‘大凶教’、等,附近三千里内,足足七个教派的眼线!

    对于这种二五仔,李长寿这位海神,心底……

    十分感动。

    如果这样的人才能够再多一些,他还用辛辛苦苦跑到这里,去亲手搞垮自己的教派?

    刚才那只乌鸦,就是鸦神教的神使,对方让老卦师监察此地出现的‘奇人异士’……

    此前李长寿所感应到的教派冲突,便是鸦神教与海神教争香火、抢地盘,鸦神教一方先发起了攻势。

    李长寿不得不思考一个十分严肃的问题。

    整个海神教的核心,其实就是熊寨的寨民,那个寨子已经全员‘神使’,几百个强壮的寨民东奔西走。

    他们,用大海表达海神的胸怀,用肌肉宣扬海神的教义,用拳头展示海神的强大……

    李长寿不曾管过此地,甚至连托梦、感应指引这种事都没做过半次。

    熊寨的这群铁憨憨,到底是仰仗着什么,在跟这些拥有‘真仙境神使’的教派对抗?

    李长寿对此颇为费解,甚至不得不怀疑,有人想把海神教养肥了再宰!

    关于海神教内部的讯息,老卦师倒是知道的不少。

    虽然老卦师现在只是一个小小的庙祝,并且有七份兼职,但他依然有一颗向上爬,成为正式神使的野心!

    对此……

    李长寿甚至想显灵一次,主动提拔这个老卦师,将他放在一个,更容易搞垮海神教的位置。

    咳,不说玩笑话了。

    李长寿来此地,是为了让海神教自然崩塌,摆脱这个因果,清扫掉这个隐患。

    这个过程,不能引发凡俗之中的教派大战,不能惹来业障,也要避免起到反效果,让海神教进一步壮大。

    来此地之前,李长寿已经思考了几套方案。

    其中最简单、最有效的一条,就是想办法,让南海海神失去‘神环’;

    让这些凡人教众,觉得自己信错了神。

    釜底抽薪!

    李长寿此时也已得知,就在三日后,在海边上的‘安水城’,会有一场规模巨大的海神庆典。

    老卦师因为是此地庙祝,且离着较远,这次并不能前去;

    但根据老卦师得到的消息,海神教很多‘重要人物’,以及数以万计的教众,会聚集在安水城,举行盛大的海神祭仪式!

    这就是十分不错的机会。

    到时,只要李长寿的纸道人现身,将那里的神像轰碎,当面击败那些海神教的‘重要人物’……

    就能直接证明海神并不存在。

    随后只要多做几次类似的事,海神教自然就会分崩离析!

    计划的步骤虽简单,要对付的也没什么高手,但李长寿依然不敢有丝毫怠慢之心……

    务必仔细打探、细细谋划,详加布置、考虑周全!

    争取不动则已,一动,弄垮海神!

    李长寿当夜就开始了行动。

    他先在海神教势力范围内迅速转了一圈,用仙识查看各处的海神教庙宇。

    在海神大典开始前两天,李长寿抵达安水城附近,详细调查了此地神使,并暗中试探了熊寨的寨民;

    李长寿已经能够确定,他的这些‘神使’,最多就是有个千八百斤气力的‘普通’人,少有几人有修为在身,但也不过是练气境、化神境……

    接下来,李长寿不断为自己的计划查漏补缺。

    为了防止海神大典被鸦神教扰乱,他将两只天字纸道人藏在安水城之外,随时准备出手阻击。

    ——鸦神教若是前来捣乱,必然会引发教派争斗,或许会有流血惨案,给自己这个海神再增业障。

    不得不防。

    随后,李长寿又暗中调查,可能跟海神教有关联的炼气士;

    最后也只是打探到了,海神教一位大神使的女儿,去了北面的仙人界,拜了仙人为师。

    应当就是某个熊寨的小姑娘,拜入了中神州的仙门。

    李长寿心底不由浮现出了,名为熊伶俐的少女,那铁塔般的身影……

    但时间有些仓促,也来不及去确认。

    只是刚拜入仙门没几年的弟子,也做不了什么事……

    虽然必须将这种情况考虑在内,但也不必为此过度紧张。

    两天的时间内,李长寿不断抓细节、扣漏洞,力求计划完美无缺。

    他将自己能考虑到的情况,都做了防范和布置。

    这次应该稳……

    咳,这种话也不能轻易说。

    此时不能大意,也不能排除任何荒谬的可能性……

    海神大典前夜,安水城。

    李长寿的纸道人躲在自己租住的小院中,不断陷入思索。

    大典开幕是在清晨,庆祝活动将会持续一日一夜;

    安水城也因涌入了太多海神教的教众,此时十分拥挤,街巷格外的热闹。

    李长寿在方圆千里之内,一直没能发现什么威胁。

    高度警惕中过了半夜,不知不觉已是清晨,旭日东升。

    锣鼓的喧嚣声中,满城都是鼎沸的人声,各处挂起了彩色的布匹;

    一尊两丈高的海神像,被八位强壮的熊寨神使从此地庙宇搬出,开始游街示众……

    数不清多少教众簇拥在神像周遭,沿途的男女老少争相上香叩拜。

    李长寿都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香火功德,猛涨了一小截!

    ‘假若我现在是个大罗金仙,这份功德也就笑纳了。

    可惜……’

    暗中叹了口气,李长寿倒也不觉得有什么可惜之处。

    比起功德,小命才是根本。

    现在还是庆典前的游街环节,待神像在城外落稳,教众们齐齐汇聚……

    那,才是他最合适的出手时机!

    继续监察各处,哪怕是要对付凡人,李长寿丝毫没有放松。

    与此同时,李长寿的纸道人仙识探查不到之地……

    ……

    南海,离安水城两千里之外的海面上。

    一艘仙光缭绕的宝船飘着,这宝船宛若一只贝壳,前后却有百丈直径。

    在宝船的边缘,站着一群南海龙宫的仙蛟兵。

    为了招待好敖乙和菡芷,南海龙宫二太子敖谋,调来了自己的‘亲卫队’做护卫。

    此地数百仙蛟兵,各个都是真仙境后期!

    这类仙蛟兵,也算是龙宫的一大门面;

    以真仙境为兵,是此时天庭都难凑出来的大手笔。

    这小半个月,敖谋引着敖乙和菡芷,在南海游山玩水,不亦乐乎。

    探访海上仙岛,欣赏海底盛景,参观龙宫宝池,寻找海族密地;

    菡芷的心情,也稍微舒缓了些;

    将自己养大的师父遭了劫,就相当于丧亲之痛,菡芷要完全缓过来,还要有些时日。

    今日飘在这片海域,其实也是无聊闲逛。

    此时,菡芷在跟几位海族元仙境的女乐师,讨教音律;

    一群美丽的海女在翩然起舞,但两家龙宫的两位二太子,却站在船头眺望北面的陆地,并未去欣赏这些海女的舞姿……

    敖乙说到此时龙族的困境,敖谋也是长吁短叹,委婉地言说了些自己的看法。

    十岁前的敖乙,觉得‘众人皆醉而我独醒’;

    十一二岁的敖乙,发现自己身周有不少族人只是装醉;

    现如今的敖乙,却是早已明白,龙族的问题,许多族人都是知晓的,只是无力改变什么。

    但也有对这种大事不太关心,整天是真的醉生梦死之龙。

    ——敖谋就是这般。

    敖乙背负双手,那有些清秀的少年面容,却有着一份被现实冲刷后的老成沉稳。

    “吾族,何时能再次腾飞于九霄云上,笑傲于百族之间。”

    “二哥您管的也是太宽泛了,”敖谋在旁笑道,“这般活着不累吗?

    咱们能想到的事,老一辈肯定早就想到了。

    能做的,他们肯定也就做了,咱们也只是白操心。”

    “不试试如何知道?”

    敖乙轻轻一叹,刚要继续说话,突见北方有一朵云雾升腾。

    云雾之中带着一缕金光,在高空之中悄然消散……

    敖乙奇道:“那是?”

    “我也不知,”敖谋扭头吼了嗓子,“龟丞相,过来解释解释!”

    在不远处候命的龟仙人连忙答应一声,背着龟壳、拄着拐杖,向前观察了两眼,答曰:

    “回禀两位殿下,那是人族在祭拜南海海神,所产生的功德福云异象。

    近年来南海之地兴起了一个海神教,发展尤为迅猛,咱们也暗中查过,不知那海神到底是何方神圣。”

    “气运福源……真好啊。”

    敖乙目光带着少许感慨,嘴边露出少许苦笑。

    一旁敖谋见状,却是顿时怒火冲天。

    “我堂堂南海龙宫都不敢自称南海海神!

    来人啊,点起兵马!跟我去那异象之处走一遭!

    我到要看看,这个海神教的海神,到底是什么名堂!”

    那龟丞相欲言又止,但不远处几名仙蛟兵的将领,已是齐声应诺。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