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有时候男人的交情,就是这般简单。

    敖乙三拳两脚,几乎都没怎么施展自身本领,就将自己的堂哥、南海龙宫二太子敖谋抓出海面,扼住了敖谋的脖颈。

    随之,敖乙又将敖谋扔向一旁,让敖谋去对菡芷赔礼。

    这样既维护了截教的颜面,菡芷接下来也不好意思继续责怪此人,后续也就不会引发任何龙宫与金鳌岛之间的矛盾。

    对于敖乙的这般表现,菡芷并没有太大的反应,只是嘴角略微上扬。

    反倒是……

    被揍了一顿的敖谋,目光不断闪动。

    那里面,有了一颗小小的星星……

    敖谋的那两条跟班小龙,看敖乙的目光也多了几分敬意。

    龙族对外,有一种‘远古霸主’的优越感;

    但族内,年轻的龙子也一贯奉行,谁拳头大谁是老大的原则。

    敖谋跌坐在海面上,有仙力托着,也不会沉下去;

    他目中带着几分迟疑,抬头看了又看嘴角含笑的菡芷,又扭头看了眼敖乙。

    随后,敖谋站起身来,面露正色,言道:

    “方才,我……输的太快。

    你我再较量一场,若我再输了,我便心服口服,此事便听你的!”

    敖乙淡定地点了点头,潇洒地甩了下袖袍,做了个请的手势。

    敖谋再次向前,这次目光中满是认真;

    就听,这位南海龙宫二太子一声低喝,各类看家本领齐齐上阵。

    龙吟阵阵,浪卷云翻。

    少顷,敖乙再次握住了敖谋的脖颈;

    保持少年身形的敖乙,浑身上下没有半点伤痕,也就额前有两缕头发有些湿润。

    敖乙一甩手,敖谋又跌在了海面,这次摔的倒是温柔了些。

    顿时,敖谋抬头看敖乙的目光中,星光更为闪亮……

    “我还有一门神通!”

    敖谋面露惭色,但一咬牙,站起身来:“若我再输给你,不只是此事,我凡事都听你的!”

    敖乙眉头皱了下,看着眼前这个堂兄。

    这般放不下输赢二字?

    为了顾全南海龙宫颜面,敖乙也只是点头答应,想着这次与敖谋多打几招……

    于是,半个时辰后……

    战过七回,敖谋用尽自己的本领,七战皆败……

    “敖乙二哥在上!

    请受小弟一拜!”

    三个原本嚣张跋扈的龙子,同时对敖乙作揖,敖乙淡定地点点头,喜怒不形于色。

    不用敖乙开口,三人又转身对菡芷躬身行礼,菡芷连说不用。

    敖谋虽出世早了两年,但此时却是一口一个‘二哥’喊着,比喊自家亲大哥还要顺口。

    这个南海龙宫二太子,却是当真被打的服了气。

    当下,敖谋做请,请菡芷与敖乙去南海遨游;

    又派了两名跟班回龙宫之中,带一艘宝船、备一船礼物,当做是给二哥的赔礼。

    【既然确定打不赢,那不如就彻底认输】

    敖乙问菡芷是否要换个地方散心,菡芷却道想在南海多逛逛;

    就这般,他们两个便多了一条‘导游龙’,在南海继续遨游……

    “二哥,您这神通当真了得,可是从截教学来的?”

    听闻敖谋如此一问,敖乙顿时露出少许微笑,正色道:“圣人所传道承,确实是博大精深,想不想一同拜入截教门下?”

    “这个,还是算了,小弟我可受不得去清修的苦,还是在龙宫待着自在。”

    敖乙皱眉道:“堂哥你……”

    “堂弟,堂弟,现在我就是你堂弟。”

    “不管如何,你记得节制些,”敖乙语重心长地数落着,“与你切磋时,发觉你自身亏虚之感已十分严重。

    咱们龙族虽底子深厚,但也不该如此肆无忌惮。

    莫要整日与那些海族侍女厮混,若是管不住自身,就早些找一位同族成婚,互相约束便是。”

    敖谋嘿嘿直笑,连说自己已有心仪的西海龙女。

    一旁的菡芷先是没听懂他们在说什么,而后又恍然明悟,霞飞双颊,一时不敢直视敖乙那张清秀的面容。

    敖乙对此也没觉得有什么,龙族常态便是如此,自家大哥‘敖甲’便是整日醉生梦死。

    像他这般懂得洁身自好的小龙……

    当真,是不多了。

    ……

    与此同时,破天峰西侧,酒字九仙住所。

    李长寿正站在酒玖小师叔的阁楼前,注视着此地阁楼的阵法布置,心底突然有种微妙的感觉,略微皱了下眉。

    ‘怎么感觉,像是有什么跟自己有关的事,即将发生?’

    暗中感应了下南海边缘的情形,暂时也没有爆发凡人乱战的预兆……

    “小长寿……”

    旁边的酒玖看李长寿轻轻皱眉,禁不住小声问了句:“真没救了吗?”

    李长寿顿时露出少许苦笑,叹道:“师叔,弟子冒昧的问个问题。”

    “嗯,你问!”

    李长寿仰头长叹:“你是怎么做到的,只是从防护阵中硬闯出来,就将楼下这些阵基废了六成。”

    “嘿嘻嘻,小师侄你别乱夸,我一向都是这么的能干!”

    酒玖挑了挑眉,随手拍了下李长寿的肩头。

    “交给你了,随随便便搞个阵法就行!

    也就是我经常喝醉,而且睡着了容易出些丑相,经常把贴身衣服什么的乱扔……

    不然阵法都不用搞!”

    李长寿淡然道:“师叔,您不必对弟子言说这些。”

    “嗯?”酒玖眯着眼凑了上来,“你莫非,见过?”

    “自然没有,”李长寿淡然道,“还请师叔将地下这些阵基取出,我去里面等您,稍后还需要一些炼制阵基的宝材。

    师叔,我会凭自身所学,制定几个不同的阵法组合,供你挑选。”

    酒玖顿时眨了眨眼,随手甩了一只戒指过来,大大方方地一挥手:

    “随便整!

    本师叔混了一千多年,还是有点积蓄的。”

    李长寿露出几分微笑,将戒指接过,径直入了阁楼中。

    闭关起居之地的阵法自然十分重要,但李长寿也不可能,真的将自己掌握的高阶阵法展露出来;

    要用酒乌师伯给的那些阵法见解,布置出,能够护持酒玖师叔周全的阵法。

    也是个小小的挑战。

    坐在圆桌前,李长寿在一旁找来了几张石板,拿出刻刀开始写写画画。

    兴趣迥然。

    酒玖很快就钻入地下,将那些之前就被她鼓捣了许久的阵基,挨个取了出来。

    因为只是较小的阵法,李长寿设计起来也十分迅速,等酒玖抱着阵基跑回来,李长寿已是将几个阵图方案备好。

    “喔,长寿你动作这么快。”

    “此前就有过类似的考虑,”李长寿将几面石板推了过去,“看看,要布置哪套?

    稍后我找出方位,师叔你挨个将阵基埋下,就可大功告成。”

    酒玖接过石板看了眼,顿时有些眼花缭乱头发昏。

    “你来决定吧,我又看不懂这些。”

    “师叔,”李长寿正色道,“关系身家性命之事,可不能儿戏。”

    “嗯,”酒玖认真地点点头,“那你给我解释下,这几个有什么不同?不都是阵法吗?”

    李长寿笑道:“看似相近,实则千差万别。

    师叔请看这第一套阵法,偏重防探查,若是布置好了,或许师叔您师尊都看不透此地。”

    “哦?”酒玖顿时眼前一亮,“整一个!”

    李长寿清清嗓子,继续道:

    “师叔别急,先把这几套看完了再做决定吧。

    这套阵法若是布置出来,防探查水准中等,但重防护,若是遇强敌,可增加生还几率,坚持的更久一些,说不定就能等来援护。

    师侄我,比较推崇这一套。”

    酒玖指着另外两面石板,“这个和这个呢?”

    “第三套阵法,是比较侧重于聚灵阵,可以让师叔修行起来灵气源源不断,而且算是兼顾了防探查和防护的水准……”

    听了一阵,酒玖有些头昏眼花,道了句:“不能几样阵法全都是上等的吗?”

    “这个……”

    李长寿看着手中的戒指,笑道:“其实是按师叔你给的材料来做的。

    弟子此前已经将自己所有的宝材,都投到了小琼峰的阵势上。”

    “还以为是什么原因,就这点事。”

    酒玖轻哼一声,又摸出了一只手镯、一只宝囊,拍在了李长寿面前。

    “全都照着上等的整!”

    李长寿沉吟几声,确认道:“当真?”

    “当真!”

    酒玖掐腰道了句:“整就是了!”

    区区一个阁楼的阵法,还能将她千年的家底全用光不成!

    但很快,酒玖的心境,就开始出现了微妙的变化……

    李长寿将她积攒多年的宝材都取了出来,分门别类的布置好,像极了炼丹之前整理药材……

    重点是,各类宝材,被李长寿思考之后,都有了用武之地。

    李长寿并没有图谋小师叔什么,他对酒玖的安全也是十分看重;

    毕竟这是自己的‘炼丹好伴侣’、‘遮掩小能手’。

    而起居闭关之地的守护阵法,李长寿本就觉得颇为重要。

    为了帮师叔布置出更高水准的大阵,李长寿将那些能用的阵基开始重新炼制,将废掉的阵基也拆解开来,能用的全都用上。

    甚至,李长寿还自己拿出了几样材料……

    酒玖在旁本来有些欲言又止,见李长寿都自己拿东西贴补她的阵法了,顿时也不好意思多说什么……

    两日后。

    李长寿驾云朝着小琼峰飞去,嘴角带着少许满足的微笑。

    ——搭建出接近完美的‘联动套阵’,就相当于,完成了一件艺术品。

    自己稍后也不用多担心小师叔的安全了。

    阁楼前,酒玖注视着李长寿离开的身影,扭头看看身后焕然一新,一眼就知十分难破的大阵……又低头看了眼手中的控阵玉符……

    从此刻开始,只有她的仙力注入这枚玉符,才能开启此地阵法。

    安全、隐秘、贴心、舒适,夜间没有多余的光污染,白日里也不会有什么灵力扰动。

    可……

    酒玖将自己的几件储物法宝捧在手心,看着里面各处空荡荡的储物乾坤,双腿一软,缓缓坐在了门前的阶梯上。

    她那一千多年的积累……

    真的,全用上了,没有任何浪费……

    可为什么,自己心底的感觉,没有欣喜,只有空虚。

    这要是以后自己要是没酒了,想换酒都……

    恍惚间,酒玖又听到了李长寿临走前,在她耳旁的安慰话语:

    “师叔,你的宝材和灵石并不是消失了,它们只是换做另一种形式,陪伴在了你身边。”

    “唉……”

    酒玖缓缓躺倒,双目渐渐地失去了神采。

    “我是穷光蛋,喝醉没事干。

    再有一千年,还是穷光蛋。”

    以后,入籍小‘穷’峰算了……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